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巴比龙-This Too Shall Pass

Dega从小就对美丽的事物缺乏抵抗。


他会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在乡下的田野间寻找颜色鲜艳的蝴蝶,然后将他们制成标本,夹在随身携带的画本里。


他的画本里有着各种素描。没人真正教过他怎么画画,在这件事上他完全是自学成才。他的数学老师父亲总认为艺术是失败者的收容所,只有骗子、吉普赛人、同性恋者才会沉迷其中。关于这一点,他倒没说错,毕竟Dega正是这三者的综合体。


他首先是一个骗子,然后被迫远离家乡不得回归,最后,在圭亚那的闷热的空气与腥咸的海风中,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同性恋者。


Prouver que j'ai raison serait accorder que je puis avoir...

—— 美国队长-We Anchor In Hope

距Steve上一次去瓦坎达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这样那样的任务里来回奔波,本以为转到地下后事情会少点,可事实恰恰相反,现在的Steve不仅要处理外在威胁,也要暗中应对内部隐患。

“等这事处理完,我一定要回瓦坎达去。”Sam狠狠揉搓着肩膀上僵硬的肌肉,“我必须让Shuri调整下翅膀的基准仪,不然迟早得摔死。”

Steve挥拳揍趴另一个敌人后,喘着粗气点了点头。

回瓦坎达意味着可以见到Bucky。上次见到他时,他的脸色已经比刚从冷冻舱内出来时红润了许多。感谢瓦坎达的太阳,Steve终于不用再为Bucky苍白的脸色而揪心了。

那时他和Bucky站在草原上,阳光洒在金色的干草上,每当风经过...

—— 我不是药神-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

浩子是贵州人,家在凯里市下面的一个小村子里。


他初中毕业后就跟着表哥去深圳打工,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个人辞了工作,跑来上海。他平时不爱说话,也不愿和人相处,下了工就一个人窝在铺上,插着耳机听广播,偶尔听到好玩的,笑出了声音,大家这才意识到原来他在屋里。


浩子租的那个房子,不,应该说房间,统共二十平米不到,分上下铺睡了四个人。睡浩子下铺的是个干瘦黝黑的男人,在工地打工,皮肤在日晒雨淋之下已经干涸得看不出年龄。他有一口黄牙,说起话来带着湖北口音,吃馒头总爱浇上一层家里带来的辣椒酱。有时他也会给浩子尝一点,浩子很喜欢那个味道。


那天房东带人来赶这个湖北人走,说他欠了三个月的房租,...

—— 最好的我们-Pale Black Eyes1

已完结,后面两章是更新部分。

灵感来自 @南方蝶道 太太的的拉郎神作→av14440458

注意:剧情走向不一样。


第一部

1.

丰海的老板是一个极为豪爽的人。

饭吃到一半突然出去了半小时,再回来时说咱们别吃了唱歌去吧。然后也不由分说,强拉大家去了一家会所。

贺涵本就对他有些不屑,此刻望着会所金碧辉煌的装饰,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抱着我倒要看看今晚你还能做出什么幺蛾子来的心态跟着他还有其他几个饭局上的人一道走进包厢。

包厢里除了酒,还有一排公主少爷。丰海老板一边招呼大家落座,一边吵吵嚷嚷地喊着点歌。贺涵强压下心里的怒火,捡了个角落,裹紧大衣坐了下来,心想等他们喝多了就找机...

—— 最好的我们-Pale Black Eyes2

第三部

1.

贺涵再也没主动提起过要照顾余淮的事。余淮虽然表面上也一副从没听过那话的模样,但整个人却慢慢朝贺涵打开了,不自觉地会向贺涵提起或是询问一些事情,比之之前那种生硬地态度又柔软几分。

贺涵知道,像余淮这样的人是逼不得的,现在两人之间的这种平衡反而是现阶段他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

况且他也不准备表现得太过冒进。他又不是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意昭告天下。他有自己的私心,也有自己的节奏。他既已播下了种子,那后面的花应该等余淮这边来开。

这天余淮照例去医院,贺涵出去见了个客户,便顺道去那儿接他。

余淮上车后总算没说什么不用麻烦他这种话了,贺涵不禁松了口气。然后又问晚上准备去哪儿吃饭。余淮想了...

—— 最好的我们-Pale Black Eyes3

第四部

1.

余淮到机场时已经凌晨两点了,没人来接,他自己打了个车一路往家赶。父亲在电话里的哽咽声还徘徊在耳边,令他的心神片刻不宁。

母亲五年前新换的肾又出了问题,再加上并发症,医生说已经不建议再做移植了。

父亲在电话里说的语无伦次,余淮不得不耐着性子一点点地问,才把这些事整理出来。这几年来父亲的精力衰退得厉害,往往一件小事就能激起他很大的情绪波动,余淮不知道这次母亲万一撑不过去会给父亲带来多大的打击。

回到家稍微休息了会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他又忙着和父亲一起去医院。父亲见到他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却明白写出了他很高兴有个能依靠的人。余淮心中感慨,自己终于成了这个家唯一的顶梁柱。

五年前他从大学退...

—— 琅琊榜2-一塔枕孤城

第一次见到萧平旌,是在宫里的元宵宴上。


当时元时才五岁,被宫女牵着手,跌跌撞撞走上大殿。父皇让他坐在怀里,指着跪在下面的蓝披风少年说,这是你平旌哥哥。


元时越过父亲的衣袖偷偷朝下望去,只瞧见那人脸上大大的笑脸。元时看着看着,也跟着傻笑起来。


父皇宠爱长林二公子,这在宫里算不得秘密。大家都知道每次二公子进宫面圣,都能把陛下哄得很高兴。就连平日在后宫,陛下也会时不时地提起他,说他最近读了什么书,又学了什么武艺。


母后对此颇为不满。


“真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要对一个连世子之位都承袭不了的人这么上心。”


尽管父皇母后常提起这位萧平旌,但对于这位哥哥,元时的脑海里却始...

—— 最好的我们-追光者

拉秦风过来玩一玩


余淮是在高复班上认识秦风的。

那时他离开原来的城市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上学,秦风也是,两人都错过了自己想去的学校,不得已又重来一年。

余淮来,是为了逃避,他的自尊心太强,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别人的眼光无论是同情又或是可惜都令他无法忍受。

但秦风不同,秦风是来思考一个大问题的,这一点,直到他俩认识很久之后余淮才明白。

高复班的气氛与普通高三班完全不同。这儿从第一天起就几乎没人说话。

没完没了的试题加上砖块般厚重的参考书,像砌墙似的把人一个个围起来,从早到晚,不见日光。

余淮压力很大,有时候做梦梦见自己在考场,别人都在奋笔疾书,只有他对着空白的卷子一个字都想不起来。梦醒了,心脏狂跳,一身冷...

—— 唐人街探案2-兔子洞

瞎写写,没什么内容。


“哎呀老秦,没办法了,今晚是要睡在这里啦。”


秦风听到他这句话就来气,要不是唐仁胡闹,他们就不会在这儿逗留过久以至于错过了和Kiko约定的时间被锁在仓库里跑不出去。


“睡、睡你个头。”秦风一急就犯结巴,“这里是山口组放物资的仓库,每天都有人巡查,等明早他们发现我俩在这里,直接套、套个麻袋,沉尸东京湾!”


唐仁张了张嘴,“不至于吧,网上不都说日本黑道和蔼可亲给小朋友发糖的吗?”


“你、你是日本小朋友吗?”秦风瞪了他一眼。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里早已接受了被困在此处的事实。在进来之前Kiko就告诉过他,这里的保安系统非常严密,她只能保证五分钟的...

—— Super Sons-Boyhood

复健路漫漫……


“我们应该出去逛逛。”Jon在房间那头说道。


Damian勉强从掌机中抬起头来。即使隔着厚厚的窗帘,他依然能感受到外面毒辣的阳光。像这种日子就该呆在黑暗凉爽的房间里玩游戏喝冰镇柠檬汁。


“我们可以去林子里玩,那儿很凉快。”Jon又说。


他正半跪在沙发上,鼻子贴着温热的玻璃,透过唯一的一条窗帘缝窥视着外面。


“别想了,Kent。”Damian不耐烦地说,“我是不会出去的。”


“为什么?”Jon终于扭过头来看他,“现在是暑假,我们就该出去玩儿。”


“我们可以晚上出去。”Damian耸耸肩。他把掌机搁到一边,十指交叉,若有所思地抬头看着天花板...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