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勤劳的赫奇帕奇需要表扬


9.


之后几天,小天狼星把更多的细节告诉了哈利。


他说自己之所以下定决心越狱,是因为在报纸上看到了一条新闻。他边说边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剪报。


哈利看到上面是一张会活动的照片,一共九个人,两大七小,所有人都有着火红的头发,他们站在金字塔前,兴高采烈地朝哈利挥着手。


哈利朝下看去,只见照片下印着一行字:魔法部工作人员得大奖。


预言家日报报道:魔法部滥用麻瓜物品司主任亚瑟.韦斯莱获得了本报的年度大奖——加隆奖。据记者了解,韦斯莱家的大儿子,比尔.韦斯莱正在埃及为古灵阁工作。韦斯莱先生将利用这笔钱带全家一起去埃及过暑假,顺便拜...

8.


“你去哪儿了!”哈利急切地问。


“看到一个老朋友,不得不躲起来。” 


小天狼星的头发是湿的,哈利都不知道外面有下过雨。他看着对方身上泥泞的衬衫,心一下沉到了肚里。他鼓起勇气问:“所以……你真的是个逃犯吗?”


小天狼星沉默了。就在哈利开始绝望的时候,他终于自嘲地笑了笑,反问:“如果我说我是被冤枉的,你会信吗?”


“我信!”哈利立刻说。


真奇怪,他明明没有认识小天狼星很久,也真的想过他是杀人犯的可能性,可是此时此刻,当哈利真正面对小天狼星的时候,所有的猜忌和犹疑全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只消看上一眼,就知道,小天狼星不会骗他。


果然,小天狼星的脸...

勤劳得像个赫奇帕奇


7.


不知不觉中,万圣节快来临了。


女贞路上各户人家的草坪上都摆上了南瓜灯。就连德思礼家也不能免俗,佩妮姨妈气鼓鼓地将一只大南瓜摆在门口,并在旁边插上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谢绝触碰。


哈利和达力所在的学校要组织一场化装舞会,达力和他的好哥们皮尔已经为这事筹划了大半个月。他们要打扮成狼人,用狼牙棒到处打人脑袋。


哈利告诉达力,他根本不用化妆,因为他看起来和猪根本没有区别。为了这句话他差点被达力追出几条街,可惜小天狼星护着他,达力根本伤不了他半分。


小天狼星告诉哈利,要不是怕引起魔法部注意,他早就将德思礼一家变成猪了。哈利喜欢这个想法,那...

6.

自从知道布莱克是他的教父后,哈利的生活顿时明媚了许多。

现在,不管德思礼一家的行为有多么气人,都不能让哈利真正觉得痛苦。因为他知道,小天狼星就在门外守护着他。他每天期盼的就是能和小天狼星一起出去散步,他们会绕开社区,沿着小路去向少有人至的地下通道。在那里,小天狼星可以自由地恢复人形,和哈利说会儿话。

哈利发现自己什么都能和小天狼星说,他并不像大多数大人那样不耐烦,他总是会倾听哈利的每一句话,并针对他的难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建议。而且哈利发现小天狼星给的建议往往都很棒,他教会哈利怎么避开佩妮姨妈监视的目光、怎么抢在弗农姨夫开口前用咖啡堵住他的嘴、怎么在被达力追逐的时候“不小心”跑到老师面前让他吃...

对不起,我是故意写这么多夸小天狼星帅的句子的


5.

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因为据哈利所知他父母那边没有一个亲戚朋友,如果有的话,姨夫姨妈早就想尽办法把他送过去了。

所以他到底哪儿来的教父呢?

“他们告诉你,你爸妈没朋友?!”男子愤怒极了,看起来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哈利不敢说话,只好点了点头。

“一派胡言。我就是你爸最好的朋友,这也是为什么他让我当你教父的原因。”说到这里,男子的眼中忽得流露出一丝哀伤。

他有一会儿没说话,这给了哈利仔细打量他的时间。

他差不多是哈利见过的人当中最帅的一个,只可惜瘦过了头,衬衫在他的身上飘飘荡荡,像挂在一副骨架上似的。他的脸色像蜡一样惨白,眼睛底下也有深深的阴影。哈利不禁...

是亲情向!


4.


一转眼,布莱克已经来到德思礼家整整两个月了。而哈利也即将迎来自己的十岁生日。他知道自己对于生日有所期待是件很蠢的事情,因为德思礼一家根本不会送他任何生日礼物。用弗农姨夫的话来说,他允许哈利出现在他们家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


可哈利还是忍不住悄悄盼着那天的到来,因为……说不定、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呢?哪怕是达力在当天摔一跤,都能令哈利觉得快乐。


7月31日悄悄来临了。这一天,哈利如往常一样,在佩妮姨妈冰冷的敲门声中醒来。他对自己说了一句生日快乐,然后走进厨房。


弗农姨夫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桌边看起了报纸。哈利接过姨妈塞在他手里的长柄杓,把一颗煎蛋盛...

3.


哈利决定替布莱克保守它会写字并且听得懂人话的秘密。


他知道如果这个秘密被德思礼一家发现了会怎样。他们对所有超出普通范畴之外的事都深恶痛绝。弗农姨夫会立即把布莱克逐出家门,更坏的,他说不定会把布莱克卖给电视台,让它戴上领结,叼着指挥棒,在晚间新闻后的天气预报节目里点出哪些地方即将要下雨。


这可真是太糟了不是吗?


而且说真的,哈利现在可深深爱上了布莱克,他享受每一点和它相处的时光。在这之前,哈利从未意识到自己竟然可以和狗产生这么深的感情。


他喜欢每天早晨和傍晚各一次的散步,他会对布莱克倾诉学校和大屋里发生的事情,有时是开心的(比如达力又怎么出丑了),有时是难过的...

想写一个fluffy的小故事!


1.


对于家住女贞路8号的哈利.波特而言,狗不是一种很友好的生物。


倒不是说他不喜欢狗啦,在杂志上看到那些毛发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小狗时,哈利心里还是挺喜欢的。可面对真的狗,那种会在院子里冲他嗷嗷大叫,或者在他的表哥,达力,的驱使下朝他扑来的狗,他可真是敬谢不敏。


所以,当他在早餐桌上听说达力决定领养一只小狗时,哈利顿时觉得天都灰了。


“领养,”佩妮姨妈饱含深情地说道,“弗农你听到了吗?我们的达力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他还关心那些流浪狗呢!”


弗农姨夫在他的座位上哼哼唧唧地翻着报纸,“我真希望那条即将被选中的幸运的狗能比这儿的某

哈利波特-五个葬礼和一个婚礼1

已完结

单箭头警告

BG内容警告


1.

1971年,悲伤的鲍勃,及他悲伤的家人的葬礼。

“我们真的要去禁林吗?”小矮星彼得绞着他胖胖的小手怯生生地问道。

詹姆停下脚步,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矮小男孩,“看在梅林的份上,彼得,我已经说了一百次了,我们不是要去禁林,而是去禁林的边上!”

“恕我直言,我看不出两者有何区别。”卢平平静地指出。

当然有区别,詹姆心想。去禁林是要被关禁闭的,而去禁林的边上嘛……詹姆露出一个笑容,他还没傻到要在入学第一个月就被罚禁闭,这会让他妈妈发疯的。

“也许我们该等等小天狼星。”彼得建议道。倒不是说他和小天狼星特别亲密什么的,没有人和布莱克家的男孩亲密。对彼得而言,...

哈利波特-五个葬礼和一个婚礼2

4.


1981年,彭斯夫妇的葬礼。

暴雨如帷幕般笼罩了整座戈德里克山谷,从波特家里透出的灯光像一支小小的蜡烛,在浓重的黑暗中破出一丝微光。

詹姆在窗前不安地来回踱步。

“无论如何他们现在都该到了。”

“也许有什么事耽搁了……”莉莉怀抱着哈利不安地说道。

“不会的。”詹姆摇摇头,“如果有,一定是食死徒。”

莉莉抿紧了嘴唇,她扭头望向炉火,右手仍在不断轻拍着襁褓中的哈利。她知道詹姆话中的含义,凤凰社刚经过大战,如果在此时再遇到另一批食死徒,他们就凶多吉少了。

三天前,彭斯夫妇被伏地魔抓走,关在位于伦敦郊外的庄园里。那是食死徒在伦敦最大的根据地,何况伏地魔本人也在场,因此凤凰社成员不敢冒然闯入。这几天里穆迪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