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美国队长-Bloodstream

偶尔会做恶梦。

基本醒来时就忘了,徒留一整天的低血压作后遗症。他自己不觉得什么,反倒是Steve总能发现他的任何不对劲,于是神盾局的心理医生就会一个接一个的来找他。其实Bucky到现在都搞不太清心理医生这种人的存在意义,他们似乎只会坐在那里问问题,然后在一本本子上记个不停又不告诉他原因。Bucky对这种形式感到厌烦,但当他一旦表现出心不在焉或防备状态后这一切又会被重新记录下来。

所以当Steve再次提出他的脸色看起来很疲惫要不要找人聊聊后他有点生气地表示了拒绝。

“我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Bucky扔下一句简短的话语后立刻转身离开。

Bucky不喜欢自己对Steve的态度,他知道对方很关心他,可他无法承受Steve眼里对他的期待。他根本想不起任何事,他的脑子就像一个空空如也的鱼缸,有的只是最近被放进去的东西。

一开始他还幻想自己能对Steve说他想起了什么,但随着时间逐渐流逝,他依旧记不起任何事。Steve的存在变成了他的焦躁来源。当你无法回应某人的期待时,你会想要逃跑。

不过无论怎样,Bucky的直觉都不停在告诉他不要伤害Steve,所以他还是老实的留在纽约。唯一的反抗只是尽量减少和他的会面或任何闲谈。

Bucky的住所被安顿在神盾局内部,Steve有暗示过他搬去他家,可Bucky无论如何都不肯答应。因为过去如何,又或是现在的他不再那么抗拒Steve了,事实上,对于他来说,这个男人依旧是陌生人。他无法与他人诉说这种落差,毕竟其他人之于Steve更为陌生。

有时候Bucky一个人坐在寂静的房间里,他也会想自己和一台电脑、一只钟表有何分别呢。当他的右手握住左手时永远是冰凉的。

他甚至替Steve担心,他所追寻的那个过去的Bucky真的与现在的自己是一个人吗?当他发现这两个人永远无法合并时他会不会感到痛苦。而痛苦,是Bucky本能的,最不希望在Steve脸上看到的表情。

他无处可去,便坐在底楼的长凳上。阳光从玻璃天花板上洒下,他却坐在阴影的那一半里。双肩垂下、双腿交叠,头微微低下,下颚却紧绷着。他的气息渐渐隐去,直到和周围完全同步。

“嗨。”Steve出现在他身前。鉴于之前刚吵过架,所以他现在的笑容看起来非常努力。“我可以坐下吗?”

Bucky看着他。

Steve坐下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抓了抓裤子,又歪头看了眼Bucky,想了一下,突然说,“要不要去看电影?”


Bucky竟然没有拒绝。

只要他不明确地说不,那其他一切的沉默都表示他愿意或他愿意忍耐。Steve猜想他之所以没有拒绝大概是因为之前冲他发火所以感到不安的补偿之举。这让他有点难过,又觉得好笑。可当他发现自己觉得好笑的地方源于Bucky对他的迁就,哪怕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都在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时,更深的痛苦完全笼罩住他的心脏。

当Bucky被伤害时,他又在哪里呢?

Steve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放下这种愧疚,并且他也不允许自己放下。

刚醒来时Steve很喜欢回忆过去,怀念雨水敲打在自己公寓外生锈栏杆上的响声,怀念在街上和女士擦肩而过时她们扑在头发上的粉的香气,等等等等,那是属于旧时代的保守的美好。

当然也会想Bucky。他一直想他,深陷其中。可当Bucky真的回来后,Steve却不愿再想了。每一次对比都是一种痛苦,他觉得Bucky不是变了,只是自己还没做好包容他的一切的准备。

他带Bucky回家看DVD。

机器是Stark送的,据说有许多神奇的功能,不过Steve都没尝试过。挑片子花了点时间,无论Steve问什么,Bucky都打定了主意不肯回答。

以前他对电影有可多意见来着。从选片起就唠叨个不停,边看还边评论,不好笑的地方都傻笑个不停,弄得Steve总是特别尴尬。最糟糕的几次索性被请出了电影院。即便这样他也不罢休,一路上张牙舞爪的模仿着那些电影明星,还逼着Steve跟他对台词。Steve最讨厌他的一点就是,他从来记不住台词,而当Steve流利地背出一长串后他却反过头来嘲笑他少女心。

“这部电影是Sam推荐给我的。”Steve按下播放键,对Bucky笑了笑。

Bucky抬眼看他。

Steve兀自笑笑,一拍大腿坐到Bucky身边。两人中间隔了个抱枕,谁也没想挪开。

电影放到一半,Steve想问Bucky要不要喝些东西时,他突然看到了对方的表情,像雕塑一般,冷冰冰的。他的眼睛盯着屏幕,可屏幕上的画面却没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他在看又没在看,他醒着又没醒着,他活着,又好像没有活着。

Steve按下了暂停键。

Bucky朝他投来一丝迷惑的眼光,Steve却强压下心中的痛苦,故作轻松道:“这片挺烂的是吧。”

“也许。”Bucky说。

两人陷入沉默。Bucky低下头,过长的头发遮住脸颊。Steve突然说,你这头发挺碍事的吧。

Bucky闻言伸手拧了下额前的一撮头发,慢吞吞地回答,有点儿。

“我给你剪了?”Steve问。

Bucky没有拒绝。



Steve拿来剪刀,在地上铺好报纸,给Bucky套上雨衣。他给他剪头发,两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只剩头发落在报纸上的沙沙声。

Steve本想找些话说,想来想去没有合适的,不如继续沉默。过去,Bucky总会带起话题,他从来不需要多想。现在角色转换,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糟糕。Steve想自己之所以自己无法适应这种转变,是否也与他仍在贪恋Bucky过去的温柔有关呢。

他觉得很难过,因为他明确的感觉到,他与现在的这个Bucky渐行渐远了。

Bucky的头发逐渐变短,露出耳朵轮廓。

Bucky说,以前,我和你,是怎么样的?

“什么?”Steve以为自己听错了。

Bucky又轻声重复道:“我想知道以前的事。”

“以前?”Steve不想他难受,所以反劝道,“以前的事记不起来也不要紧,现在这样就够了。”

“我想知道。”Bucky咬了咬嘴唇。

虽然他的语气没有变化,可Steve能感觉到他的固执。他盯着Bucky的发旋说,我基本上都和你说过了,我们生在布鲁克林,后来你先去参军,我参加了超级士兵计划注入血清后也追了过去。我们一起捣毁了九头蛇的根据地。

“你以前什么样?”

“以前很难看。我的皮带能在腰上缠两圈。”

“那我呢?”

“你……”Steve深深叹了口气,“你常穿一件毛呢的灰色西装和黑大衣,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好,看似风度翩翩,实际上粗心的不行,新皮鞋买来总是穿个三天就沾满了泥巴,每次来我家都弄得到处都是。然后我会叫你把鞋脱下来擦干净,你却还总说我的喜好是擦皮鞋。”

“有时候你真的能把我惹毛。但始终对你气不起来。”Steve艰难地咽下唾沫,“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人。”

过了很久,Bucky才慢慢说,“我变不回他了。”

“我知道。”

“你想他吗?”

“那不重要。”

“对不起。”

Steve紧紧握住剪刀,用的力气是那么大以至于被金属压住的骨节都开始嘎吱作响。他深呼吸一次,终于决定把那句话说出来。

他说:“你想不想离开?”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去跟Fury说。也许一开始会受到监视,但我保证之后不会再有人去打扰你。你可以去东欧,或者任何一个太平洋小岛,不会有人发现,你可以过全新的生活。

与其说这些话是说给Bucky听得,不如说这是Steve在自我说服。他爱Bucky,他会为了他做任何事,所以他认为能斩断对方一切痛苦的最根本方式是与所有过去说再见。不管好的坏的,只当是再洗一次脑,忘得一干二净,然后重新开始人生。既然他想不起自己,那就当从没发生过好了。他不想再看到Bucky为了掩饰这一切而对他产生迷惑与不安。

他们的感情应该是快乐美好的,即便在失去他的那些时光里,Steve每次想起Bucky,依旧能感到温柔。他希望Bucky也能享受到这种幸福,但对现在的Bucky来说,这非但不是幸福,反而成了他前行的绊脚石。

他有的是一个看不见的过去,他的记忆不属于他自己,就算他愿意相信Steve,他所看到的旧世界也必须通过Steve的双眼。那里没有属于他的色彩,他只是在扮演Steve回忆里的一个角色。他演的很笨拙,他甚至背不出台词。

Steve想来想去,认为让他走是最好的办法。

Bucky扭头瞪他。他的双眼里带着一丝惊慌,嘴唇无措的半启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一个音都没能发出来。

Steve移开视线,他很怕看到Bucky的表情后自己会松动。

不知过了多久,Bucky默默站了起来,他扯下雨衣,放到椅子上。然后离开了。


Bucky想离开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被物化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脱离九头蛇,他却觉得作为一个人活着的确有些可怕。人是有感情有记忆的,而这两样他却都没有。

那是人的根,而没有的人,不过是朵蒲公英,风一吹,就不在了。

过去,他至少知道自己会被回收。可作为人活下去了,就必须有独立的选择,他有了主动权,他可以去任何地方而不受阻拦,可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儿。

无论去哪儿,都是一样的。夹杂在陌生人中,不被需要,不被记得。

Steve说过他不会忘记自己,Steve看起来很需要自己。所以他一直留在这儿没有离开。原来他不走不仅仅是因为害怕看到对方失望的表情,更是因为这种被需要的感觉。

可是,现在Steve说他可以随意离开。是不是因为他不是过去的那个Bucky了,又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这种变化对对方造成了永久的痛苦?

Bucky真的很迷惑,他不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他甚至开始希望有人能给他一个明确的指令,他想做些什么,却始终没有方向。

他又做起了那个恶梦。

他从高空中开始坠落,他的脊背朝下,气流飞速朝反方向涌去。他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抓,可面前空空荡荡,唯有棉絮般的云层,笼住他的视线。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他只能坠落,没有尽头。

Bucky突然想起Steve。他想起他看他时的眼神,那会灼伤他的温柔。他想起他对他露出的那种微笑,眉头微微皱在一起,嘴角却上扬起来。

Steve伸手抓住了他。他说,我抓住你了。

Bucky猛地睁开双眼。黑暗里闪烁着Steve的蓝眼,他趴在床边,眼光和Bucky平视。他见他醒来便轻轻打了个招呼。

Bucky的目光往下一扫,看到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他本能的想抽回,但Steve却抓得很紧。

Steve又说了一遍,我抓着你呢。

“你怎么会在这儿?”Bucky问。

“我……”Steve叹了口气,“我说错了话,想来弥补。”

“你说错什么了?”

“说要你离开那事。”

Bucky眨了眨眼。Steve原先似乎是半跪着的,现在他换了个姿势坐下来,手却依旧没有放开。Steve说,你又做恶梦了,没事吧?

Bucky摇摇头。

“好吧。”

过一会儿,Bucky说,“我不想走。”

Steve的眼睛变得更亮了,那像是一种鼓励,所以Bucky决定把心里所想的全都说出来。他说,很抱歉我变不回原来的样子了,很抱歉给你带来痛苦,但我真的不想离开。

“因为你是世界上唯一需要我的人。”

Steve需要Bucky。在他最卑微的时刻,他需要他鼓励的笑容,在他最光辉的时刻,他也需要他欣慰的笑容。很早很早以前他就开始依靠着Bucky,就算他一个人也能活得更好,可因为有了Bucky,人生变得更为完整。Bucky是真正可以分享他一切感情的人,当两个人在一起时,快乐可以变为双倍,痛苦也可以去除一半。

不管在哪个世界,Bucky始终是他最重要的支柱。他需要对方,正如对方需要他一般。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Steve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说道。

Bucky想哪怕自己的左手是冰凉的,当他的右手和Steve相握时也能一样温暖。

Bucky说,我好像想起点以前的事了。

“什么?!”

Bucky皱起眉头,“你以前是不是还没我肩膀高?”

“你可以忘了那事。”

Steve说完自己忍不住先笑了。差不多有三秒,Bucky松开眉头,忽然露出一个几近于笑容的表情。

Steve见了,突然很想哭。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5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