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唐人街探案2-兔子洞

瞎写写,没什么内容。



“哎呀老秦,没办法了,今晚是要睡在这里啦。”


秦风听到他这句话就来气,要不是唐仁胡闹,他们就不会在这儿逗留过久以至于错过了和Kiko约定的时间被锁在仓库里跑不出去。


“睡、睡你个头。”秦风一急就犯结巴,“这里是山口组放物资的仓库,每天都有人巡查,等明早他们发现我俩在这里,直接套、套个麻袋,沉尸东京湾!”


唐仁张了张嘴,“不至于吧,网上不都说日本黑道和蔼可亲给小朋友发糖的吗?”


“你、你是日本小朋友吗?”秦风瞪了他一眼。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里早已接受了被困在此处的事实。在进来之前Kiko就告诉过他,这里的保安系统非常严密,她只能保证五分钟的控制权,并且必须一次成功,要想再侵入第二次,必定会留下痕迹。所以,今晚,秦风他们注定是没法出去了。


唐仁在仓库里溜达一圈又跑回秦风身边,撩起风衣,双手叉腰道:“那就先这样吧,明天早上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啦。”


“也只能这样了。”秦风盘腿坐到地上,“你就祈祷他们眼神不好发现不了我们吧。”


“你放心啦。”唐仁一见他消气,立刻又嬉皮笑脸起来,“实在不行,我和你一路杀出去啦。”


“你就少说两句吧。我、我还要分析一遍案情。”


没错,他们来这个仓库的本意就是搜集线索。此刻秦风一边在脑中整理着现有的情报,一边努力将它们拼凑出一幅完整的图片。


也不知秦风思考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唐仁的呼噜声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晰的啪啪两记车门关上的声音。秦风猛地扭头看向唐仁,发现对方也在黑暗中瞪着眼睛看他。


两人一阵手忙脚乱,捂着对方的嘴一路拉拉扯扯地躲进角落里的一张塑料布下。刚安定下来,仓库的门就被人从外拉开了。


进来的是三个日本人,两男一女,叽里呱啦地嘀咕了好一阵。借着外面的路灯,秦风认出那男的是山口组一个堂口的老大,叫杉本。


“老秦,他们说什么呢?”唐仁在他耳边悄声问。


“不知道,你别说话,小心被他们听见。”秦风低声道。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只见杉本突然朝秦风和唐仁的位置走来。


“急急如立令,我命令你不许到这里来,走,走,不要走到这里来!”唐仁跟念经似地叨着。


秦风也没工夫管他,他只知道自己这会儿心脏都快跳到喉咙口,但求唐仁那些妖法能够应验。


杉本越走越近,秦风不禁闭起了眼睛。


“哎,老秦,他推个箱子出来干嘛?”


伴随着唐仁话音的,是一阵咕噜噜地滚轮声。秦风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唐仁的妖法又一次施法成功,杉本堪堪避过了他俩,从旁边的杂货堆里推出了两个方方正正的大箱子。


他要干嘛呢?秦风皱起眉头。


杉本和那两个女孩说了几句,竟转身朝外走去。俩女孩互相看了一眼,从箱子里掏出几件衣服来。


“老秦,咋回事啊,难不成要这俩女的打扮好了钻进箱子里去?”


“你、你怎么这么变态。”


“不是我变态啦,是日本人变态啦,不然整那么大的箱子干嘛啦?”


“说不定是有东西要运出去。”秦风吞了口口水。其实这话他自己都不信,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两个女孩会钻进箱子被带走。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果然唐仁残忍地戳穿了他。“哎,我看我们现在就冲出去把她们放倒,然后躲进箱子里溜出去啦。”


“你、你连她们要被送去哪儿都不知道,就敢冒名顶替?万一、万一是被送去沉海的怎么办?”


“放心啦,我游泳技术很好的啦。再说了,如果她们真的是被送去杀掉的,那就当救人一命啦。”


“哎……”


还没等秦风说完,唐仁冲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晕了两个女孩。秦风只好一咬牙也跟着冲出去帮他把人拖到塑料布下盖好。


唐仁的行动力可真不是盖的,有时秦风真想不明白凭他这鲁莽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平安长大的。


总之唐仁这会儿已经跑到箱子边,抓起一团衣服扔进秦风的怀里。


“这什么啊……”秦风抖开一看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往脸上涌去了。手里赫然是一套兔女郎制服。


“裙子啦。”唐仁没有一丁点介意地脱了衣服把裙子往身上套。这套制服袒胸露乳不说,背后还有个毛茸茸的兔尾巴。这下秦风十分确定这两个女孩根本不会被沉海了,她们应该是作为特殊礼物要送给某个人。


“靠,这么暴露,收箱子的人是变态啦。”唐仁嘀咕道。


“我、我不能穿这个……”


“你不穿等下怎么逃出来?你要被沉海我可救不了你的啦。”


“我就算换上这个等下也一秒暴露,我看我们还是留在原地……”


“那两个妞都被打晕了你当门外那个日本人傻吗?哎呀你不要担心啦,我在泰国的时候什么重口的都看过的啦,说不定人家就喜欢尝新鲜啦。”


“你、你……”


秦风正说着,门外的杉本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开口问了一句。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听语气秦风也猜了个十之八九。唐仁给他使了个眼色,捏着嗓子学着小电影里的样子胡乱诌了两句。


“老秦,护士服都穿过了,扮个兔女郎一定没有问题。”


“可是……”


“我相信你哦。”唐仁冲他抛了个媚眼,率先钻进箱子,没了动静。


事已至此,秦风真是被逼上梁山了。他也只好胡乱套上衣服,钻进箱子,紧紧蜷住身体。唐仁在那边用力敲了敲箱子,很快杉本听见声音便走了进来。


杉本在外面问了一句,秦风也掐着嗓子嗯了一声,只觉得箱子晃了一下,被推出了仓库。



根据声音和颠簸的程度,秦风推算他们现在被运进了离仓库大概半小时车程的地方。他们应该进了电梯,然后又被推行了一段路程。由此判断他们所处的地方应该是类似于酒店之类的场所。


小推车突然停住了,随即传来了开门声,秦风躲在箱子里大气都不敢出,忽然听见唐仁所在的箱子被推进了房。


糟了糟了。秦风握紧拳头。他和小唐被分开了!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他所在的箱子也被推进了一个房间,房门咔哒一声被关上后,世界恢复了寂静。


房里有没有人?有什么人?会发生什么?他该怎么逃出去?他该去哪里和小唐会和?要是小唐在他会做什么?秦风的大脑高速运转着。


总之先掌握主动权再说。秦风打定主意,决心推开箱门。


与此同时,另一双手也在外面拉开了箱门。


“秦风?”


“野田昊!”


灯光下,站在箱子旁边的赫然是日本侦探野田昊。


野田昊迅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指门外,示意外面有人。


“这是哪儿?”秦风问。


“山口组下面的酒店。”


“你怎么会在这儿?”


听到这个问题,野田昊的脸上又浮现出他常见的莫名得意的笑容,“我们不是比赛谁先混进山口组找线索吗?我动用了一些私人关系,得到了贵宾款待。”


秦风知道他没有说谎,光看这房间的奢华布置以及箱子里的兔女郎,就知道野田昊的待遇了。可这人生活中到底是干嘛的呀?


“我没想到你的出场方式会这么特别。”野田昊还在那儿说着,伸手将秦风拉出箱子。


“谢谢。”秦风一站起来才想起自己现在身上穿着什么。脸上一红,又缩了回去。


“衣服很好看。”野田昊眼中的笑意像融化的蜜糖,快要溢出。


秦风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着,故意避开野田昊伸着的手,一手拉着低领,一手遮着屁股上的圆尾巴,颤颤悠悠地跨出箱子。


然而老天似乎要故意做弄他,只听刺啦一声,制服的腰侧直接裂了一道口子。


“很新潮。”野田昊故作严肃地说。


“我、我是被逼、被逼无奈。”


“你和唐仁,很有趣。”野田昊用生硬的中文说道。


“我只是想查出真相。这些插曲……”秦风裹紧了身上仅剩的布料无奈道,“都是意外。”


“真的是意外吗?”野田昊倒来了两杯香槟,“我倒觉得你们的每一次胡闹都在把自己往真相所在的地方准确推进。”


“巧合而已。”秦风移开视线,“对了,我还得去救小唐,我知道他应该也在这一层,但具体在哪个房间就不清楚了。”


“你现在不能出去。外面都是山口组的人。”


“啊?客人都准备干、干那种事了,他们还在门口值班?”


野田昊耸了耸肩。“你放心,到现在都没闹出动静,说明局势掌握在你的那位搭档手中。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秦风认同他的想法,点了点头,坐到床上,“你查到什么了吗?”


“还没有,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把我带到这里来招待。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箱子里的‘礼物’。”


“看不出来,你还挺正直的。”


“正直?”野田昊一脸无辜,“我喜欢的,是男生。”


“啊???”秦风这一声刚出口就知道闯祸了。


果然门外的守卫出声询问。野田昊一边示意秦风钻进被子,一边用日语大声回应。


守卫不依不饶,仍旧在那儿嘀咕。秦风左右望望只见野田昊忽然一边答话一边脱了外套鞋子爬上床来。


“你你你,你干嘛……”


“别动,他们要进来了。”野田昊低声道。


“但、但是……”


秦风刚眨了一下眼睛,就发现野田昊已经脱得只剩内裤了。野田昊把他压在身下,一条胳膊撑在秦风脑袋边上,另一条胳膊掀起被子,把秦风光溜溜的大腿给露了出来。


秦风心中的小凤嗷得大吼一声。


“你们是准备看我做吗?”野田昊望向门外。


秦风悄悄从野田昊的肩膀处望去,见到两个守卫正站在门口朝里面探望。他赶紧撇过脸,希望不被发现。


野田昊看他们不走,忽得下半身用力顶了秦风一下。床板吱呀一声,叫得甚是暧昧。


如果在这儿被抓住只怕会把野田昊也暴露出来,到时候就没人能找到线索了。想到这里,秦风心一横,眼一闭,伸手搂住了野田昊的脖子,捏起嗓子小声叫了一声。


这声音他自己听着都哆嗦,更别提那两个守卫了。两人掉头就走,留下秦风和野田昊单独相处。


“噗……”门一关上野田昊就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这么入戏。”


秦风红着脸坐起来,“逼不得已。”


“我很好奇,为了真相,你会做什么地步。”


“什么意思?”


“秦风,在你眼里,正义是什么?”野田昊问。


秦风扭头看他。野田昊并不移开视线,反而愈加大胆地注视着对方。秦风平静地回答:“我认为,正义就是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


“即使这个报应不合法?”


“你又没问法律是什么。”秦风微微笑道,露出一颗虎牙。


“如果我的情报没错,你应该还是警校的学生?”


“不错。”


“我能问一下你加入警校的原因吗?像我这样做一个业余的侦探不好吗?”


“那就见不到很多案子了。”


“你和我很像,我们都喜欢破解谜题。但是,有些谜题,想想就好,插手去碰,未必是件好事。”


“多谢指教。”秦风笑道,“我从来就只想知道真相而已。不该管的事情,我是不会去管的。”


“你是聪明人,我还期待能和你多多竞争。”


“还有机会的,只是不是今天。”


“什么意思?”野田昊心里一动,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那里不知何时被戴上了一个闪着红色小点的黑色手铐。


“对不起。”秦风一脸歉意地摁下了手中的开关,“这是Kiko特制的磁力手铐。”


一股巨大的吸力将野田昊的手腕牢牢固定在床头板上。


“什……”


“守卫进来的时候。”


“怎……”


“趁你说话带上的。”


“为……”


“我得想办法出去。”秦风边说边捡起野田昊刚才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往自己身上套,“你放心,到时候你就说是我打晕了你然后把你拷起来的,山口组要是怀疑,你就往我身上推,反正我进来时也没监控拍到,我不会有事。现在我得去救小唐,都这么久了还没出乱子,我怕反而出事。”


“我救你时,你就在想这个?”野田昊又好气又好笑。


“谢了。要不是遇到你,”秦风穿戴完毕,来到野田昊面前,“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你很有趣,秦风。”


“彼此彼此。对了,兔女郎是你的爱好吧,山口组老大的外孙。”


“我一直在等你揭穿。”


“多亏你,我已经得到想要的情报了。”


秦风把兔尾巴轻轻放到野田昊的胸口,“狩猎愉快,野田昊。”


秦风走出门去,过了有一会儿,楼道里传来一片吵闹声,野田昊听到这里,不禁大笑起来。



END


 
评论(12)
热度(220)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