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吸血鬼日记-Cape Of Good Hope

(连这种剧我都要写文,我还有救吗(´;ω;`))


Damon是Enzo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劣的人。

鉴于他活得很长,所以这句话特别有分量。

“你说我比那个变态Witmore还坏?”Damon做了个嫌恶的表情。Enzo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Damon翻个白眼,懒得和他争辩,自顾自地从桌上抄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Enzo却来了劲,背靠着吧台开始数落,“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没人性、没义气、没有一点同情心。”

“老天啊,我把那该死的玩意儿关了好吗?”

“也许你不应该关了,那能教会你什么叫爱。”

“我现在倒是非常不想知道爱是什么。”Damon挑了下眉毛,把面前的酒杯推开。

“你变得无趣了知道吧,伙计。”Enzo伸手揽住了Damon的肩膀。Damon不耐烦的动动嘴角,推开他,站起身,“狩猎时间到了,杀手。”

Enzo笑了一下,很快站起身抓起自己的外套,离开之前他把Damon刚才留下的酒一饮而尽。Damon已经走出门去,没有回头,就好像知道Enzo一定会跟上来似的。

Enzo的心里闪过一丝恨意,随即觉得有趣,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在Damon欺骗他这么多次后他有什么自信去认为自己会继续把他当朋友。

但他还是追上去了,懒散的跟Damon保持半步远的距离。英国人,老派的绅士作风。

Damon狩猎时像狮子,而他弟弟比较像黑豹。区别是一个喜欢玩弄和炫耀,而另一个则干净利落得多。Damon狩猎完全看他心情,心情好时会从调情做起,称赞对方的美丽,送上一连串亲吻与媚眼。而心情不好时就像现在这样,泄愤般的拗断别人的头颈,像垃圾一般丢在一边。他不是想吸血,他只是在发泄。

Enzo小心地绕过那堆尸体,避免让血沾到新买的皮鞋上。他扫了眼Damon那被鲜血染红的下巴评价道:“惨无人道。”

“你今天怎么回事,诚心找茬是吧?”

“放轻松,伙计。这叫英式幽默。”

Damon翻了个白眼。Enzo拐进杂货店给他买了瓶矿泉水洗脸,他们重新走回大街上,百无聊赖。

Enzo说我们可以出去逛逛。

“我们正在逛。”

“我是说去远一点的地方,来个公路旅行。”

“好主意,如果我年轻个二十岁大概会跟你走。”

“我说既然你留在这儿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跟我走呢?”Enzo认真起来。

“我不能。我要是能撩开这一切我早就离开这倒霉的镇子了。”

Enzo注视着Damon,对方的双眼里充满真实的焦躁。他没有说谎,Enzo看得出来,其实他早就对这里心生厌倦,但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始终不肯离开。Enzo不知道他是为了照顾那个善良到有点烦人女孩儿,还是放心不下他那个总是被麻烦找上门的好弟弟。

真奇怪,他竟然有放不下的东西。他可以把自己留在火海里,却放心不下那些没有他依旧能活得很好的人。有点贱是吧。

但更贱的是自己,因为就算他那样对自己了,Enzo仍想要他。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人生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一个是得到了。

Enzo是真心想过要恨Damon的,自己跟自己约定,如果能活着出去,一定要报复他。都计划好了,要从他心爱的东西下手,结果一见到他那带着歉意的眼睛就忍不住想,哦,原来他对我有点愧疚的,然后手就软了,心也静了。那就走吧,反正也自由了,就当给自己积德,原谅他吧。

可走出几步又开始生气,凭什么就这么原谅他了?自己被他扔在地狱里八十年,他却在外头关闭了人性风流快活。当初他为了自己逃命关掉人性,现在又为了爱一个小姑娘,整天弄得颓废兮兮一副心碎罗密欧的模样,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恶心。

他有什么资格和别人谈爱?就凭他把自己满腔的信任和爱意踩在脚底下的冷酷劲儿,他就不配谈什么付出跟牺牲。

他现在那些所谓的情伤算个屁。他有尝试过80年来心心念念,恨完了还自己给他找理由原谅的感觉吗?

Enzo恨恨地看着Damon痛苦的脸色。他说:“等我找到了Maggie,我就去好望角。你应该一起来。”

“为什么是好望角?”

“还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我当兵时在非洲驻扎过一年吗?”Enzo看着Damon,“那里的人告诉我,在非洲的最南面有个海角,海角上有座灯塔,当人站在灯塔上往下望时就好像能看见整个世界。”

“听起来不错。”Damon撇撇嘴。

Enzo微笑了一下,“所以你要不要来?”

“不。”Damon摇头,“没兴趣。”

“你对什么感兴趣?”

“威士忌。”

Enzo感到很泄气,不过本来就不应该对他抱什么期望,所以也算在情理之中吧。Enzo拒绝了一起回酒吧的提议,Damon没说什么,他对Enzo的行动一向没多在意。他耸耸肩独自转身离开,Enzo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才迈开脚步。


Damon是个很容易抱怨的人。

刚被抓住时他总抓着栏杆变着法的咒骂Witmore,那些话实在太有想象力以至于Enzo听着都忍不住要笑了。Enzo倒是劝过他几回要节省体力,可Damon就是不听。该死的,这人怎么就不愿意听别人的劝导呢?

直到他被带去做了几次实验后,就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一开始Enzo还以为他死了,隔着栏杆轻声呼唤他的名字。Damon就那样默默背对他躺着,一声不吭。

后来Witmore也进来给他做检查了,确认他没事后又冷酷的锁上了门。Enzo趴在地上对他说他真应该装死的,说不定还能逃出去。

Damon终于开口了,因为很就没说过话,所以嗓音变得干涩而粗粝。他问你在这儿呆了多久?

“足够久。”Enzo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Damon吸了口气,问,你觉得我们能逃出去吗?

“我不知道。”

“你知道吗……”Damon从侧卧的姿势改成平躺,他的双腿交叠双手放在胸口,他对着天花板眨了一会儿眼睛,然后慢慢说,“我还以为Stefan会发现我失踪了。”

“Stefan是谁?”

“我唯一的弟弟。”Damon做了个鬼脸。

“他可能正忙着。”

“可能吧。”Damon的声音有些怪,好像他正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一样。

Enzo支起一条胳膊,“嘿。”他敲了敲墙壁,“你应该相信你兄弟。”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相信他。毕竟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们就互相对着干,你知道,女孩儿,对错,什么都得争。”

“他会来找你的。”Enzo平静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Damon侧头看他。

“因为我希望他来找你。这样也可以把我救出去。”

Damon对他的理由嗤之以鼻,他重新躺好,准备睡觉。

Enzo却很想和他说话,他已经很久没好好跟人说话了。他说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抱有希望,你知道,在这种地方,一旦没了希望,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什么是希望?闷头做大梦也叫希望?”

“即使是那样,大兵。”

“我不是什么大兵,等一下,你以前当过兵?”

Enzo骄傲的点了下头。Damon揶揄道,我猜这也是军营里教的吧。

“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反正我在这儿也没什么事,每天尽钻研人生了。”

“呕……”Damon索性翻过身面对墙壁去了。

Enzo笑道,我是认真的。你必须想点好事,不然这日子可就太难熬了。

“好吧,假设说我开始可悲的幻想Stefan会来救我了,那你呢,你在幻想谁?”

“我就幻想咱俩可以一起逃出去。”

“要是能逃出去我得好好带你去喝一杯,你有多久没喝过酒了?”

“噢,那可真是记不清了。”Enzo和Damon一起笑起来,他看着对方把下巴搁在手背上,那双眼睛闪动着,既暴戾又脆弱。

那个眼神Enzo记了很久,以至于在后来寂寞的80年里,他一直在想,他想象空荡荡的隔壁里有这么一双眼睛在闪烁。他觉得关于人生悲剧的那句话应该改一改,再加上一个悲剧,那就是还未得到却已失去。

Enzo想自己真的被关太久了,他早就忘记了新鲜空气的气味,他对折磨也已习以为常,他甚至对自己是这世上唯一被抓来虐待的吸血鬼这一事实而感到好笑。就在这时有人闯了进来,他无知、脆弱,他需要教导和庇护,这一切让Enzo找到了活下去的念头。他让自己陷了进去,闭耳塞听,拒绝出逃。

如果换个场合,换个时间,自己还会不会被Damon所吸引呢?Enzo倒很想说一句绝对不会。可没人给他一个假如的机会,所以他只好认栽。

认了吧。被背叛也认了,被欺骗也认了。他喜不喜欢自己,又是否对自己爱理不理都认了下来。Enzo懒得去纠结,反正纠结后受伤的也是他,Damon那个混蛋又不在意。

Enzo为自己这种随遇而安的心态感到骄傲,尤其是在他看到Damon和他弟和他弟的前女友兼他的前女友之间那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我好爱你可我不能爱你的恶心把戏后,他更坚定要let it go了。

如果Damon问他为什么留在他身边,兴许Enzo会很自然的告诉他,因为他他妈的爱他。就跟他爱他弟跟那个圣母姑娘一样,虽然不至于那么缠绵悱恻,但因为他去死,倒还是能做到的。

Enzo如自虐一般留在Damon身边。他感觉自己真的被Witmore整成个受虐狂了,现在这种情况就好像以前被关在笼子里时,Witmore会在他够不到的地方放一小杯鲜血一样。

这让Enzo想起旧时代的伦敦乡下,乡绅和小姐们互相试探,靠掩在扇子背后忽闪的眼睛来说话。前一夜还和你谈笑风生亲爱有加的姑娘,第二天可能就与别人订了婚。又有可能那个从未正眼瞧过你的美人转眼间就嫁到了你的身边。他们不说,他们靠猜,这是一种充满风险的情趣。这是Enzo擅长的,却不是Damon所能理解的东西。因为他他妈的是个愚蠢的美国人,美国人只会冲上去亲嘴儿。


有时候,譬如现在,Enzo会想,真他妈够了,我要结束这一切。自己的人生已经够倒霉,参军、打仗、变成吸血鬼、被抓去做实验,何必还要在这一长串倒霉事里添上一件苦苦求爱始终不得呢?

Damon可以跟他的弟弟一起去死了。Enzo阴沉的想。

他想尽快找到Maggie,这个女孩儿的存在意味着Damon不是唯一与他过去有联系的人。Damon不是他的唯一,这一点,对Enzo来说非常重要。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这给了他一个劝自己放手的极佳理由。

他可以对自己说,Damon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趁你还没跟那三人一样爱的死去活来毫无自尊之前,赶紧走吧。

对,离开,去好望角,看看海什么的。他一直很想去那里,很久以前,在还在打仗的时候,在战壕里等待开战的前一刻,在那平静又兴奋的夜晚,某个老兵对他说起好望角。说那湛蓝湛蓝的海,白色的灯塔和帆布,还有黑色的像夜色一样的人。

这些美好的想象给Enzo一次又一次带来了活下去的意志。虽然他从未亲眼见过好望角,可那副想象中的景色早就深深烙印在脑海里,成为了对他来说独一无二且意义深重的一笔。

对他来说,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可能就是好望角了。

然而自从他遇到Damon以后,他每次幻想起好望角,他看到的都是自己与Damon一起走在南非街头的场景。Damon会抱怨说热,抱怨说吵,说这个说那个,也许到了灯塔上也会故意说些糟心话。

Enzo仿佛能看到他翻个白眼大声说,真的吗?你就给我看这个?这他妈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可气,但他始终在那个想象里。


手机响了,是Damon。

Enzo终究没有摁掉,撇撇嘴,接起来。对方也是一把懒洋洋的嗓音,好像他就该随时待机等他电话一样。

“你在哪儿?”

“外面。”

“随便。”Damon打了个酒嗝,“晚上要不要去郊外活动下身体?”

“我以为你已经改邪归正了。”

“到底要不要?”Damon不耐烦的问。

Enzo恨透了这种语气,可是忽然间他又想起好望角。他想到在Damon说完那句讨人厌的话后,他会探头朝下望,黑色的头发落在额头上,双眼倒映着大海,有波涛在其中滚动。

然后他就原谅了一切。他回答说没问题。

“你现在到底在哪儿?”Damon又问了一遍。

Enzo一边拉开神秘瀑布镇警察局的大门一边说:“我在找Maggie的线索,我查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神秘瀑布,我想警长这儿应该会有些资料。”

“好吧,祝你好运。”Damon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END

 
评论(3)
热度(17)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