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美国队长-Your Hand In Mine

1.

家里的橱柜坏了。

那扇门本来就坏过一次,后来被Steve强行用钳子缴上了,导致每次开时都异常的紧。Steve自己习惯了倒没什么,但Bucky刚搬过来不知道,他那只手稍微用了点劲儿就把整扇门卸下来了。

Steve在客厅听到声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大喊一声就迅速冲了进去。Bucky也被他吓了一下,下意识举起木板挡在胸前。Steve见了更加不好,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比划了起来。刚开始还互相躲避,结果打着打着就开始拳脚相加,没轻没重起来。

等两人回过神来,厨房已经被拆的差不多了。

Steve喘着粗气说能别打了吗Bucky?

Bucky也不明白怎么就打起来了,有点生气的虎着脸瞪Steve。

Steve想又怪我吗?他一手叉腰一手扶在幸免于难的不锈钢水斗上,问,“刚才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又头痛了?”

“没。”Bucky对他仍有戒心,他的眼睛始终盯着Steve,全身肌肉紧绷,随时可能发起进攻。

“那你干嘛砸门?”

“砸门?”Bucky的眼中露出一丝迷惑。他看看Steve又低头看看还被他拿在手里当盾牌的木板,想了一会儿又舔了下嘴唇,小心地说,“我好像把它掰下来了。”

“好像?你说你不是故意的?”Steve突然觉得有点累。

“不。”

“好吧。”Steve垮下肩,他扫了一片狼藉的厨房一眼后竟然摊开手笑了起来,他说,“对不起。但我想我们得打扫一晚上了。”


2.

Bucky是两周前住进来的。鉴于他精神不太稳定时的破坏力,Stark明确表示他不会报销任何费用。Fury把Steve叫过去才开口说了一句对Bucky的监视可以解除了,Steve就自告奋勇地表示要把他接回去同住。

事后Fury说早知道那么容易搞定他就不准备演讲稿了。

Bucky对和Steve同居这事倒没想象中的抗拒。他对Steve的确有种异于常人的亲近,虽然一般人很难看出来,但那种微妙的气氛却是真实存在的。Stark曾对此表示质疑,他跟Natasha打赌说他能在Steve和Bucky之间待个一小时,Natasha对此不屑一顾,她说要是他真能做到她就倒立行走一整天。

Stark得意洋洋的去了,他结结实实坐在Steve和Bucky中间的位子上,张开怀抱一手揽一个(当然没有真的揽上去),开始满嘴跑火车。他调笑一下Steve的老土,又假意夸赞下Bucky的头发。可惜这招从一开始就失败了,换做以前Steve可能还会出言叫他闭嘴,但现在他连闭嘴都不说了,他只是无奈的挑下眉毛继续看书什么的。Bucky不说话,他就不说,他俩看起来越是自在的不得了。

Stark先是无聊,再是玩手机,然后越来越如坐针毡,最后终于按耐不住刷的站了起来。刚好经过的Natasha什么都没说,只是歪嘴笑了一下。

“好吧,五百块。”Stark翻个白眼,老实掏出钱包。

Steve本想叫他们别拿他跟Bucky开玩笑,但转念想到以前在布鲁克林时他跟Bucky也常拿人打趣后便决心随他们去了。Bucky歪着头问他Stark的时间是不是跟他的钱一样不值钱。Steve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

Stark说我讨厌死他们了。


3.

Bucky大多数时间都很安静,他只有在不得不对Steve说话,譬如晚饭能不能叫俄国菜时表达自己的意见。以前他们在一起时他永远是主动说话的那个,但现在不一样了,所以Steve必须挑起他们之间的大梁。

神盾局的心理医生说为了让冬兵重回社会,必须多让他说话。这就跟自闭症患者一个道理,得多与人交流才行。于是Steve就开始努力找话说,从打招呼开始。每天早上都要说早安,晚上睡觉前一定要道晚安。

刚开始Bucky根本不理他,渐渐地会抬头看看他,然后突然有一天他回应了。

Bucky在他说完早安后,简单的说了句早。

那一天Steve都特别开心。

之后便开始一些其他对话。Steve发现问Bucky封闭式问题,比如是或不是时他会回答得很明确。但一到开放式问题时他就会沉闷不语。心理医生解释说这是因为他已经习惯服从命令,他的自我选择的意识被强制剥夺,导致他现在很难为自己要什么而做出判断。他能正常思考,但他不能为自己思考,因为自我这个概念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

Steve听了自然觉得难过,毕竟以前的Bucky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但人总不能想着过去是吧,还是得面对现实,尽一切所能去帮助他的朋友。

Steve看了很多书,想出来的法子竟然是让Bucky决定他们的饮食。从一日三餐到去超市买东西,Steve一概让他来挑。Bucky并不是傻瓜,在有任务目标的前提下他自然会做出选择。他们的目标就是生存,所以他让Steve吃了整整三天的压缩饼干。

Steve吃到苦头后急忙换了种方式,他让Bucky买零食。于是Bucky就面对货架苦大仇深起来了,他第一次表示抗拒,他认为零食并不是必需品。但Steve只是说他想吃。

“你想吃?”

“嗯,要不先挑种饮料吧,对了,别买水,Bucky。”

Bucky皱起眉头。他像挑选枪支一样,认真阅读了每种饮料的成分介绍然后来回比对。最后他给Steve买了一瓶看起来有点可怕的宝蓝色饮料。Steve喝了一口后表示口味还不赖。

然后是蛋糕、薯片、还有其他零食。Steve吃不了的就拿去神盾局分给大家,就连Natasha都忍不住夸他们买的香蕉干好吃,还问是在哪家超市买的。

这让Steve想起过去,想起Bucky捧着他妈妈烤的蛋糕跑来Steve家,他的双脚踏在楼梯上,发出嘎嘎吱的欢快响声。你吃这个,他趴在桌上给Steve挑蛋糕,这个最好吃。他一边说一边嘬沾在手指上的巧克力酱。

Steve给Bucky买巧克力,他向他保证他一定会喜欢的。

Bucky接过那条好时时的表情好像会被毒死似的,但他还是咬了一口,过一会儿又咬了一大口。

所以他的口味并没有变,他仍旧是他的Bucky,这让Steve又心酸又欣慰。


4.

收拾完厨房的烂摊子后Steve翻起了宜家的广告册。

“你在看什么?”Bucky问。

“呃,我得给咱们挑个壁橱,还有碗柜,还有烤箱,还有各种厨具。”

Bucky瞄了眼册子。Steve注意到了,问你想挑吗?

Bucky没说话,这一般意味着,有点儿想,但其实也没大所谓。所以Steve说,不然明天我们去宜家看看吧。

“好。”Bucky顿了顿,艰难地说,“晚安。”

“晚安。”Steve对他笑道。


离他们最近的一家宜家在五个街区外。Steve本想搭地铁来着(他对这玩意儿很着迷),但一想到Bucky的手臂可能会在安检时惹来麻烦,所以还是改为步行。

Bucky没什么意见。两人带上棒球帽就走了出去。

天气很好,又是周六,所以街上都是人。路过公园时Steve看到路边有人在卖墨西哥玉米卷,Clint曾热烈地向他推荐过而他尝过一次后也觉得非常美味,所以他立刻想给Bucky也买一个。

他让Bucky等在原地,自己跑过去排队。等快到他时他突然想问对方要不要加辣椒酱,然后他扭过头来,看到了如下一幕。

一个小丑递了一块红色方格的手帕给Bucky,然后用手指指嘴,比划了一个笑容的样子。Bucky的腿边,实际上是小丑的腿边挤满了孩子。他大概要表演什么魔术,然后找了Bucky当助手。

为什么会有人找Bucky当助手啊?

Steve焦急的望向他,但他的脸上只有一丝淡淡的迷茫。暖烘烘的阳光落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不过的无所事事在公园闲逛的青年。

Bucky抓着手帕,没想开枪。

小丑从那块手帕里变出一副扑克,扑克变成扇子,扇子抖出帽子,帽子里又抓出兔子。Bucky对着那只凭空冒出来的兔子把眼睛瞪得浑圆,就跟底下那群孩子似的。

后来等Steve走过来把玉米卷塞进他手里拉着他离开时他还惊讶的回头去看那个小丑。

“你喜欢那个吗?”

“他怎么做到的?”Bucky沉思道。


5.

就在Steve还在那儿担心他会不会花一整天纠结那个魔术时,Bucky的注意力早就被宜家吸引住了。

Steve也有点震撼,他不明白怎么有人能把东西摆放的那么让人想买。

他们什么都想买。

只要一陷进那些软绵绵的沙发,样式精巧的椅子,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其实什么用场都派不上的装饰品后,他们就彻底忘记了这次前来的初衷。

Steve那间公寓的家具都是自带的,所以根本没给他选择的机会。而且对他们那个时代的男子汉来说,喜欢逛商场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习惯。但时代不同了,而且这些家具竟然还可以自己组装,Steve简直把持不住。

他俩就像乡下人一样东看看西瞧瞧,要让Stark见到这场景,他准能编出一百个段子来。

你们是超级英雄,你们见过各种黑科技,所以别被一个懒人沙发给吓到了好吗。Steve心底有个声音无力的说道。

旧时代对男人的要求一直是处变不惊,他们得时刻保持着镇定,以便为女士们提供坚实的臂膀。所以男孩儿们从青春期开始就对自己进行各种约束,他们得显得很绅士很潇洒,哪怕他们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时幼稚的像个三岁小孩一样。

现在,Steve跟Bucky就和三岁小孩没什么分别了,而且他们还是到了圣诞节跟妈妈一起去商店挑礼物的孩子,只是这次他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他们买了一大堆没用的东西。然后当他们来到床上用品区时,新世界又打开了。

本来他们只是站在那儿看说明书,然而一个家庭走了过来,两个孩子欢快的跳上了床,在上面打了好几个滚。他们的爸妈躺下试了试,一家人交换了意见便离开了。

Steve和Bucky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法忘记刚才那些孩子跳上去时床垫下陷的诱人弧度。

反正周围也没人……

Steve先躺了上去,战战兢兢,他其实可不好意思了,所以他拉了Bucky一下。你知道,丢人的事要是两个人一起做,就不那么难堪了。

Bucky似乎小小的挣扎了一下,他先是伸手按了按床垫。弹簧起劲的卖弄着自己,而那带绒的床单也卖力的蹭着他的手掌。Bucky舔了下嘴唇,他先是放上一只膝盖,然后坐下,躺下,伸直腿,把另一条腿也抬上床。

Bucky静静躺着,双手老实的放在胸口。

他跟Steve一样,一开始僵硬得很,可渐渐地,床垫那种柔软舒服的感觉包住了他,头颈下的羽毛枕头像是云一样,让他飘忽起来。

冻在冰里睡觉时他们可没这么好的待遇。

“老天。”Steve舒了口气。

Bucky在他身边嘟哝了句什么,Steve没听清,但应该也是赞叹的话。

他们就那么躺着, 忘记了正身处大庭广众之下,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想这么永远躺下去。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和对方一起。

小时候在布鲁克林Steve家那张狭窄的小床上,他们不得不侧着身面对面睡觉。后来是在行军途中,围着火堆打一个地铺,军大衣盖在两人身上,一起仰头看星空。

现在,经过了无数事情,他们终于又躺到了一起。Steve侧过头看Bucky,对方正呆呆望着天花板,眼里难得带着空白的放松。Steve默默笑起来,他觉得很幸福。


6.

最后Steve掏钱买了那对枕头,回去的路上两人还绕路去第六大道的中餐馆买了春卷。

傍晚时车流较密,两人便决定坐轻轨回去。安检时并没有发生Steve之前担心的事,Bucky的金属手臂响了,他撩起袖子给保安看,保安还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祝他好运。

他们坐在一起,有点疲倦,谁也没有说话。

Bucky一直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刚好是太阳落山,那红色的圆盘已不如白天那么刺眼。它用带着一点凉意的光芒照着整间车厢,Bucky的黑发在那束光线里有点变成金色了。

落日穿过一栋栋大楼,倒影在Bucky眼里。一时间好像坐上了穿越时空的列车,他们一会儿在1930年的布鲁克林,一会儿又飞跃到2014年的曼哈顿。时间混在一起,地点混在一起,一会儿亮,一会儿暗,一会儿分别,一会儿又能重逢。他们似乎失去了很多,又确实收获了很多。

有时事情再也不会回来,可未来也确实等在前方。再多坚持一点点,再多努力一点点,反正黎明总会降临,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

Steve看着Bucky的,忽然伸手握住了他那只完好无损的手。他的手包裹着他的,轻轻的,并没有用力去握,因为他再也不会失去他了。

Bucky始终没有转过头来,可是过了一会儿,他悄悄翻转过手掌,回握了Steve。

羽绒枕头在购物袋里膨胀,春卷的香味弥漫了整间车厢,而他们的手互相包裹着,没人说话,大家都在等着回家。


END

评论(26)
热度(828)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