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美国队长-The Only Moment We Were Alone

1.

Steve最近在学俄国菜。

当然是为了Bucky去学的,但对方却完全不领他的情,面对Steve端上来的试验品,他向来都保持着冷酷无情的姿态,干脆利落的抛出一个不字。

“我知道卖相不太好,但味道真的还可以,试试吧。”Steve劝说道。

结果只是让Bucky从厨房挪到了客厅。

Bucky不肯吃当然是有原因的。虽然Steve平时做的一些家常菜都挺不错,但一旦涉及到俄国菜,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反正那些杰作不光是卖相难看,闻起来味道也不对劲。总之每次试验过后,他用过的锅子都会散发出一种焦掉的味道,整整一天,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法驱散。

所以,不吃。

Stark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笑话。开会时他对Steve说,不是你一直心心念念要人家恢复自我意识的嘛,现在拒绝你一下又怎么了。

Steve哑口无言。好在Jarvis是位好绅士,他开口为Steve解了围,“先生,我认为这件事的重点应该是Rogers先生愿意为了Barnes先生而努力。”

“谢谢,Jarvis。你比Stark更有人情味。”

“不客气,您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Rogers先生。”Jarvis礼貌地答道。

Stark又露出了那种老天啊我身边怎么会有这些人的表情,他气势汹汹的质问他的AI道:“Jarvis,你到底站在哪边?”

“在这件事上,我站在Rogers先生这边。”如果这位有着无与伦比智慧的AI有实体的话,他现在大概要笑了,他接着说道:“但与此同时,我也对Barnes先生表示同情,他应该吃些更好的。”

“我的好Jarvis。”Stark得意地夸赞道。


2.

Steve痛定思痛,决定向Natasha虚心请教。

“什么?做菜?我可不会。”

“你不会?”

“我干嘛要会那些?”Natasha不耐的反问道,“就因为我是个女人所以你就觉得我应该会做菜?”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我知道。”

Steve捏捏鼻梁,心想Natasha绝对要比Stark难搞一百倍。电话那端的俄国特工似乎换了个地方坐下,Steve听见电视跟男人说话的声音。

“听着。”Natasha嚼着口香糖,“我知道第六大街有家俄国餐馆很地道,你可以带Barnes过去尝尝,如果他喜欢,你再模仿着来,怎么样?”

“好的。谢谢。”

“你在和谁打电话?”电话那端的男声变响了,Steve猜那是Clint的声音。Natasha回答了,Clint又问,他要干嘛。

“他要我给他推荐一家俄国餐馆。”

“噢别。”Clint大声冲着电话喊道,“别去,队长。那家店可难吃了,你永远也搞不懂毛子的口味。哎哟……你干嘛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噢……”

Clint的哀嚎声戛然而止,过了三秒Natasha冷静的声音重新响起,她清晰有力的报出了一个地址然后挂断了电话。

Steve有点儿为Clint担心,你知道,就一点儿。


3.

总之他们去了。Bucky穿着Natasha给他选的紧身裤和皮衣,吸引了不少女孩儿的目光。这让Steve恍惚间回到了一九三几年,那时的Bucky穿着他崭新的军装,将头发全部朝后梳得一丝不苟,他拿着份报纸从街角走来,虽然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但依旧帅得惊人。

他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可依旧很受欢迎。你知道,有时候一个人的世界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好像被关在一个高速旋转的球体里,晃得你直想吐。但就是有那么几件小事、几个特殊的人物,无论怎样还会在那里,这时候你只要抓住他们,就不用担心被甩出去,你就这么抓着,直到世界自己安定下来,重新落回大地。

那家俄国餐馆看起来有点冷清,尤其是在七点这个晚饭时间。Steve走进去时脑子里一直反复播放着Clint的哀嚎。他们被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想想吧,他的身材根本不输Steve)领到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摆在桌上的菜单全是用俄文写的,而那个服务员似乎不准备在他们点完菜前离开。

“呃……”Steve来回翻看着那只有一页的菜单。

就在他尴尬到极点时Bucky突然开口了,他用流利的俄语给他俩点完了菜,还和服务员简单交谈了一会儿。服务员走时似乎对他们很满意,因为他给他俩端上来的菜的分量极其可观。

这些菜没Clint说的那么可怕,Steve特别喜欢最后上来的蘑菇汤。当他夸赞好吃时他发现Bucky的眼里闪烁着一层光芒,然后他才发现这些菜是Bucky特地为他选的。


作为饭后运动,两人决定一起走回家。走到一半时路上的路灯全暗了,再抬头摩天大楼里的灯光全数熄灭,一时间只剩下大街上的车灯,世界陷入黑暗。

Steve能明显感受到Bucky在他身边绷紧了身体。他将一只手放在对方的胳膊上以示安抚。

“发生什么了?”“停电了?”“我妹妹说皇后区那儿也停电了。”

人群从楼里涌了出来,这让Bucky更加不自在,他警惕的环顾着周围可能的狙击点试图把Steve挡在身后。Steve一边抚摸着他的胳膊,一边从口袋里找出手机给Fury打电话。

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Fury开头就是一句,局势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已经有人过去帮忙了,请你原地待命,队长。

“真的没事吗?”

“有变化会直接叫你。”Fury说完就切断了电话。

Steve盯了手机三秒,然后立刻转身按住Bucky的肩膀轻声道:“没事的,这不是针对我们的行动,所以冷静点儿好吗?”

Bucky还是很紧张,他的眼睛不停分辨着周围的人群。事实上大家的夜视能力都没他那么好,所以所有人都在互相撞来撞去,街上乱成一团,汽车鸣笛声此起彼伏。这对Bucky的状态可没好处,所以Steve只能努力把他带到一个角落里,他有力的双手扶在Bucky的脸侧,稍微用力使他的目光与自己的对上。

“看着我,Bucky。”Steve一字一句道,“我不会让我们俩个受任何伤的。我需要你相信我好吗?”

Bucky的视线慢慢稳定,最终聚焦在Steve的脸上。他不停舔着嘴唇,像一只无措的野生动物。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Steve,他依旧紧绷,但不再狂乱了。

“好,就是这样,我和你在一起呢,没什么可以打败我们的对吗?”Steve将自己的额头送过去,轻轻贴了Bucky的一会儿。

十字路口处传来了汽车相撞的巨响。Steve瞥了一眼又快速把目光收回来,他低声对Bucky说,“好了吗?现在让我们过去帮忙行吗?”

“Bucky?”

Bucky眨眨眼,又舔了下嘴唇,然后恢复了镇定,“走吧。”


4.

一辆公交车和一部轿车相撞了。好在因为天黑,车速都不是很快,所以没造成太重大的灾难。

Steve和Bucky率先冲过去,拉开车门帮助里面的乘客下来。Steve大声指挥着,他的声音坚定而强大,对安抚人心有着极佳的效果。

虽然很暗,但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认出了美国队长。有些不太有礼貌的,掏出手机拍个不停。Steve的眼睛被闪光灯刺了一下,他不得不伸手去挡。

这让Bucky非常不满。他紧紧跟在Steve身边,试图赶走任何企图接近想要合照的人,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混了九头蛇的人,更何况他们对待Steve的态度真是糟糕,好像他只是个供人合照的雕塑一样。

围观的人群里有个小男孩认出了Bucky,他悄悄溜到Bucky身前,对着他的脸直楞楞地看个不停。

Bucky有些不自在,他低头看了孩子一眼,又一眼,再一眼。Steve终于注意到了,他蹲下身温和的问孩子,你在看什么?

“他是Bucky。”孩子指着Bucky。

Steve回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道,“是啊。”

“可他不是死了吗?”

“不。他没死,他现在回来了。”

“真棒。”

“是啊,真棒。”

Steve揉了揉孩子的脑袋,然后站起身过去帮救护车搬运伤员。Bucky留在原地,他看着那个孩子,然后慢慢地,他伸出手,放到了孩子的头上。

“嗯?”孩子抬头看他。

Bucky轻轻、轻轻地拍了一下。孩子对他笑笑,然后朝自己的母亲跑去。

Bucky觉得很高兴。


5.

处理完事故后Steve终于得以和Bucky一起逃出人群的包围。路上再没遇到什么事,每个路口都有NYPD的警察在指挥,人们很快找到了停电的乐趣,好些年轻人手捧蜡烛装扮成吸血鬼的模样在街上乱逛。

他们到家时电还没恢复。Steve思索着要不要再给Fury打个电话问问进展。

屋里一片漆黑,就当Steve还在门口手忙脚乱想要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时,夜视能力极佳的Bucky已经进屋,从储物柜里找到一盏煤油灯点上了。

说到煤油灯,这又是Stark的一个不好笑的笑话。他似乎认为这能用来嘲笑Steve的过时,但Steve较真的想如果他肯费心翻翻历史课本的话就会发现电灯早在十九世纪末就普及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谢谢Stark,这玩意儿现在很管用。

Bucky把灯放到他们新买的料理桌上。Steve脱了外套,走进去给他俩一人倒了一杯牛奶。因为停电,牛奶变得有些温热。Steve检查了下冷藏柜,发现融化情况不算太糟,不过早上买的鲑鱼可能得扔了。

“我想我差不多知道蘑菇汤该怎么做了,明天尝试一下吧。”Steve说。

Bucky从杯子边缘扫了他一眼,拒绝发表评论。

Steve有些丧气,他背靠桌子,摊开手道:“就试一下好吗,Bucky,就当是挽救一下我的自尊心。”

“我不觉得你有做俄国菜的天赋。”Bucky老实说。

“好吧。”

“如果你想吃,我可以试一下。”

“等一下,这不是什么九头蛇塞进你脑子的生存技巧吧?”Steve注意到Bucky受伤的神色,一股内疚感突然涌上心头,他叹了口气,朝握住Bucky的手,“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对不起。”

Bucky低着头,闷闷道,“没关系。”

“对不起。”

“其实是我想做。”Bucky顿了一下,我想这个词对他来说有点陌生,但他还是努力重复了一遍,“我想做菜。”

Steve张开了嘴,一开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然后他发现根本不需要言辞,他只需要为Bucky快乐的微笑就够了。

突然间,有什么感情在血管里驱动着他。他抬起手,握住了Bucky的胳膊,将他拉近。当两人面对着面,而Bucky正用一丝迷茫的眼神看着他时,下一个动作就变得格外清晰了。

Steve吻了Bucky。

极其自然的,好像他们之后会像这样吻上一千次一样,轻轻的吻了他。这在以前,甚至是一秒前,都会让Steve感到脸红心跳心烦意乱,他会想一大堆该不该行不行好不好,他会担心Bucky的反应,会害怕毁了他俩的友谊。但这一切,在这一秒全部迎刃而解了。

他就是要吻他,此时此刻。

Bucky既没有躲开也没有抗拒。他笨拙的模仿着Steve的动作,没有一丝技巧,只是带着最纯粹的温柔与最柔软的善意。

“我爱你。”Steve轻声说。

Bucky没听清,他的听力因为一直接触爆炸变得不太好。他迷茫的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Steve决定用行动表达,他再一次深深地吻了Bucky。

不知何时电力恢复了供应。电视、音响、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重新填满空气,世界又回到了她原来喧闹又充满生机的模样。

Steve不知道Bucky能听到多少,但四倍听力常让他有种快被淹没的错觉。

可是,Bucky的吻让他变得平静,那些嘈杂声被统统抛之脑后,他和Bucky紧紧靠在一起,像一只小船漂浮在海面之上。

现在,他们的世界,只剩彼此。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5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