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出轨的女人-Pop It Up

从小到大,Ben最常被人说的一句话就是,咦,原来你不是阿Bill哦。


真奇怪,他俩明明生的一模一样,连穿着打扮、身材发型都没有任何区别,别人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一眼就看出来了啊。”别人不耐烦的说。

骗人。Ben在心里想,要是看出来了还能和我睡觉?但他嘴上又不会这么说,只好无辜的瞪着别人,让别人觉得他又笨又可怜。

“你走吧。叫阿Bill那个死鬼过来啦。”态度极其冷淡,就好像他是一个冒着余烟的烟蒂,令人烦躁到恨不得扔在地上踩一脚。

于是Ben就只好灰溜溜的离开。心里也会觉得委屈,忍不住想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他哥, 他好歹还花力气好好服侍了人家,可Bill却赚了人家的钱还在心里踩一脚。

不过这种话Ben也只敢在心里悄悄想,想的时候甚至会先张望一下四周,好像他哥会听到一样。

他从小就怕他哥,怕得不得了,Bill叫他往东他就从没向过西。凡事都顺着依着,唯恐让他哥说第二遍。都说双胞胎性格应该很相像,可他却被他哥压得死死的,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也有好心人问他,你干嘛要那么听他话,你又不差的,离开他自己生活啊。

他听了只是拼命摇头。委屈又窝囊。人家看他这幅样子就闭了嘴离开了。下次见到他和他哥在一起,笑脸对着的也永远是Bill。阿Bill长阿Bill短的叫着,好像Ben是空气。然后Ben就明白了,原来世上没人关心他。

噢,其实还是有的,他哥心情好时会关心他。带他剪头发,带他健身,叮嘱他做爱一定要带套,不要忘记问人家要打车费。Bill会勾着他的脖子说,为什么要自卑?你可是我的弟弟,就凭你这张脸你也有本事嚣张。

可Ben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他只好低着头不吭声。Bill见了很生气,骂他废物,说他丢脸。Ben无法反驳。

Bill从小就是人群的中心,他长得好看,嘴巴又甜,叔叔阿姨的一叫,红包都多拿几个。那时Ben还跟在他后面,因着双胞胎的关系,Bill受宠他也跟着享福。后来也有大人说,这个阿Ben倒跟阿Bill不一样,安安静静的,将来说不定更有出息。

Bill当时没说什么,张着嘴从人家阿姨碗里吃鱼,一双眼睛笑嘻嘻的在台面上扫来扫去。Ben还以为他没听见那些话,谁知晚上回了家,一进房间Bill就把他往地上一推。接下来就是一顿拳头,打够了才扔下一句话。

你以为自己是谁。

我是阿Ben啊,我不是阿Bill。Ben坐在地上,脸上被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后来Ben就学乖了,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了隐形人,以至于虽然他和Bill长得一样,大家也不会注意到他。

Bill满意了一阵,突然又有个新念头。

他认识了很多校外的混混,总是翘课出去high,缺席率高到快要留级。他便把Ben拉出来,给他五十块让他给自己代课。

“那我自己的课怎么办……”Ben小心翼翼地问。

“别上了啊。”Bill理所当然的说,“哎哟,你只要保证我出席率够就行了啊。你爱不爱你哥?你也不想看到我留级吧。”

Bill说完亲热的在Ben的脸上亲了一口,他用力拍Ben的背说,“拜托你挺胸抬头,我什么时候这么萎缩过。”

Ben只好从教室后门溜进去。前桌的人转过来问你今天怎么不逃课,Ben小声说不舒服啦。他一边说一边看到Bill站在墙下,踩在别人的肩上翻过墙去。他看起来又帅又潇洒,不知怎的,一瞬间,Ben突然有种恨到快要爆炸的感觉。

“是不是不开心?”Bill无法无视他的时候便会这么问。

“没啊。”Ben闷闷道。

Bill放下手里的杂志,来到他身边,把他整个圈紧怀里,下巴搁在他肩上,嘴唇贴在他耳边,笑嘻嘻地问,“又有谁欺负你啊?哥帮你揍他。”

“没有啦。”Ben想躲躲不掉,被他哥搂着动弹不得。

“那你摆着张脸给谁看?”Bill在他耳边的声音冷起来。他钳住Ben的下巴,冷酷的说,“你也想成为我的吧。有钱、受欢迎、男女通吃,你不是巴不得这样吗?”

Ben说不出话来。难道他没有嫉妒过Bill吗?在他夺走所有宠爱与目光的时候、在他在各色男女间游刃有余的时候……如果他和Bill位置对调他难道会看得起现在的这个自己吗?难道他不希望有个影子可以来处理所有的烂摊子吗?

Ben想到这里又突然觉得Bill对他的所作所为都有意义了起来。好像是自己无理取闹了点。

Bill大概也看出了他的软化,摸摸他的头,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弟弟嘛。晚上到四季宾馆来找我哦。”

最后Ben还是老实去了。Bill正光着脚都在门口,身上胡乱套着件衬衫,一见他就劈头盖脸的骂怎么手脚这样慢。

“堵车……”

“赌你个头啦,快脱衣服。”

“啊?”

“啊什么。叫你进去睡觉啦,我都伺候好了。”

“那你现在去哪儿?”

“去找阿May。别问那么多,让你睡五星级宾馆还那么多废话。”

Ben溜进去,看到赤裸的女孩正在熟睡。明明够漂亮了,可Bill还是不满足。

Bill有好多女朋友,也许还有男朋友。高中时只是交往来玩,后来渐渐地发现其中还能赚到点钱,于是Bill就开始卖。

他潇洒惯了又懒得上班,更何况那些老女人老男人们疯狂起来的样子比年轻人更为不堪,他乐得看他们为他打破头皮一掷千金。

人家会想你出来卖是不是因为家里穷要帮着还债啊?不然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不做正经职业呢?

如果需要骗人,那Bill会顺着话头落下几滴眼泪。但Ben知道他就是喜欢这个,他喜欢别人爱他,喜欢所有人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他就是要当万人迷。

他玩一两个还不够,他还要更多。于是这时候Ben就该出场了。

最开始还跟念书时一样,就只是冒充他睡一觉而已。后来他就要求他替他去做。

Ben死活不肯。那时他已经有了正经职业,是个货车司机,想远远地躲开Bill自己生活。结果又被抓回来,Bill把他锁在房里不让出去。

求求你。Ben缩在角落里,感觉自己像个女人一样软弱。

但Bill从来不会同情他,Ben心里也清楚。偷偷哭了好几回,其实理智上早认了,但情感上就是过不去。也不是觉得出去卖恶心,就是不想被Bill这样摆布。他算什么呢,难道是Bill随身携带的安全套?难道他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被关了三天,没吃没喝,靠自来水度日。到后来已经头晕眼花,感觉就要死过去了。

这时Bill终于进来,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脸。Ben缩起来,蜷成一团。Bill就在他背后抱他,不断吻他的后颈跟耳垂。

Ben啜泣起来,感觉委屈的天都要塌下来。

“别哭别哭。”Bill温柔的说。

Ben任由Bill脱掉他的衣服,然后被摆成奇怪的姿势。Bill进入的时候还坏笑着冲他眨眨眼,Bill说,你记住好了哦。

原来还是为了自己,并不是在真心安慰我啊。

很奇怪,虽然统统都明白,可Ben还是有点兴奋。他被Bill充满技巧性的动作弄得浑身瘫软,迷迷糊糊间又想起过去种种。想到被欺负时Bill挡在他身前,想到Bill买了摩托车后带他去维多利亚港看夜景。有好多好多小事,他都像宝贝一样珍藏在心里。

当然会嫉妒Bill,可更多的时候,他竟是渴望得到Bill的爱的。哪怕他对自己有所欲求,可就像现在这样温柔的假意对待都会很开心。

他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呢?现在Ben好像有点明白了,他的存在就是为了Bill。他就像Bill脚下的泥土一样,任由他从自己身上汲取,而他的汲取就是他的全部意义。

Ben不再挣扎,他像只纯洁的小羊羔一样依靠在Bill的怀里。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哥哥可以像以前一样保护他,那么他愿意听从任何安排。

Ben会得到爱吗?他懂什么是爱吗?会不会以后有人对他好他便以为那也是爱了呢?

说起来,也许Ben根本就不知道爱是什么。他索求的,也不过是一个依靠罢了。他软弱惯了,没人照顾他他反而无法生活。

Bill在他身边大笑,那手指戳他肚子问愿不愿意。

嗯,愿意的。

乖。屁股痛不痛?

Ben摇摇头,又点点头。他呆呆看着Bill,然后看到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露出两个酒窝和一口白牙,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END

评论(12)
热度(130)
  1. Leviz罗密欧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