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痞子英雄2-习惯养成

等吴英雄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发现陈真的私人物品已经占据了他家的每一个角落。

扔在沙发上的帽子、留在浴室的护肤品、搁在茶几上的手表,还有挂在衣橱里的各色衬衫外套,总数加起来比吴英雄自己的还要多出两件。

其他的诸如案件材料、笔记本、照片集等等就不去说它了。直到吴英雄在自己的沙发垫下发现了一把上了膛的、差点没把他屁股轰掉的手枪后,终于彻底暴走了。

他愤愤地掏出手机按下通话记录中永远排在第一位的那个号码,气急败坏道:“陈真!我拜托你过来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弄走!”


陈真半小时后赶到了。在门口脱了鞋,熟门熟路地走进房间。吴英雄跟在后面把他的鞋捡起来放进鞋柜又关了门。

陈真往沙发上一坐,伸长了手臂,喘道:“什么事儿?这么急?”

吴英雄看他这幅大爷样不由得在心中感慨这三个月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自己让这个流氓土匪称霸自己整洁的小家这么久。


三个月前,病毒危机解除。陈真曾找吴英雄谈过一次有关他警车理赔的事,不过当时被吴英雄搪塞了一下,接下去又直接赶去现场,忙了足足一个礼拜,等案件顺利完结后,陈真就突然人间蒸发再也联系不上了。

老实说吴英雄有点失落。不管怎么说,陈真都是个有趣的人,虽然他大多数时候简直惹人生厌,但就是因为他的不通世故,所以吴英雄吐槽起他来可以毫不留情,这种变态的爽感也是前所未有。

所以说,陈真的突然消失,让吴英雄感到很寂寞。

他没有对方的号码,也不知道邮箱。仔细想来连工号都不知道。拐了弯托人去向东区的同事打听,得到的回答也只是,那家伙脑子有病,英雄哥你离他远点比较好。

怎么这么说人家呢?他好歹也帮着解决了海港城的病毒危机……

他作为警察是一等一的啦,但要做朋友,还是免了吧。

结果竟没一个人知道陈真家住哪里,平时会去哪儿活动,为什么会睡在车里,车报废后又能到什么地方去。

吴英雄想着想着竟然泛出了一丝忧郁。

“英雄哥,怎么啦?”浩克问。

“嗯?没有啊。”吴英雄看着自己那份快被戳烂的牛排,一咬牙,问:“浩克,你能帮我查个人吗?”

“好啊,是谁啊。”

“东区分局,陈真。”


陈真,名校高材生,3年海外深造经历,1年苏格兰场外派经验。回国后直接担任总局高级职员,但因为性格难以相处,而且自身对支援前线有着强烈的志愿,因此被移至东区警局,作为特别机动警官,单独行动。

光看资料还以为陈真一定是个高大威猛冷酷帅气郁郁不得志又牛逼到极点如高仓健一样的硬汉。谁知道真人是个细长条小白脸,性格坏得让人恨不得给殴打他的匪徒加油鼓气的臭小子。

可是,了解了这么多,陈真依然不知所踪。吴英雄关掉档案,陷入沉默。

就在吴英雄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么和陈真错开了之际,这个欠揍的小样突然又爬上了吴警官的警车。

“看什么看,把我忘了啊?”陈真斜了吴英雄一眼,开始对着后视镜整理刘海。

吴英雄还处于对此人的脸皮厚度的震惊之中,转眼看见到他脏兮兮的衣服还有眼睛底下深深的黑眼圈时,涌到嘴边的吐槽就统统滑了回去,演变成一句让他自己都吓一跳的,“你怎么都不来找我?”

陈真一愣,眼睛像警犬似的上下打量着吴英雄,最后咕噜咕噜转了一圈,嘴巴一撇,说:“吴英雄,你有什么阴谋?”

算了,还是别关心他了。吴英雄心想。他问:“你上哪里去了?”

“我去当卧底了。”陈真潇洒地说道。

“你?卧底?”

“干嘛这么惊讶?我在美国有上过专门的卧底课程,而且这次行动圆满完成,我还收到一枚奖章了呢。咦,在哪里,刚刚明明被我塞进口袋了……”

吴英雄懒得理他,径自发动引擎。倒车的时候急刹车了一次害得没系安全带的陈真一脑袋撞在了车门上。

“吴英雄!你真想撞死我啊!”陈真揉着脑袋埋怨道。

对了,就是这种贱兮兮欠揍的语气。吴英雄听了浑身舒爽,从上衣口袋掏出墨镜戴上,问他说你去当什么卧底了,竟然没被发现。

我去当化学家,抓贩毒集团呢。

“他们竟然没把你一枪崩了……”

“吴英雄,你几个意思啊。我好不容易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任务,你竟然还急着咒我死,你还有没有良心!”

“为什么我在你嘴里就像负心汉一样?”

“本来就是!把我的车还给我!”

“我已经在报告中写清车辆是怎么损坏的了,但东区分局不给你报销,我也没有办法。”

陈真瞪他一眼,“冠冕堂皇,满口谎言。”

“是真的,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陈真气到吐血,举着根手指语塞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吴英雄,你等着。”


之后吴英雄便开始各种巧遇陈真。在各种案发现场、路边小摊,最多的还是在他车子旁边,总是被他拉开车门坐进来。吴英雄有尝试过锁掉车门,可陈真视锁为无物,老是能跑进他的车子,留下各种各样的物件。

是的,他就像只园丁鸟一样,在吴英雄的车子里筑起了巢。

吴英雄曾花一个休息日的时间把车子里不属于他的东西整理出来让陈真上门来取,结果事实证明这是个天大的错误。陈真借此机会得以登堂入室,非但没把车里的东西带走,更把活动范围扩大到了吴英雄的客厅。

“放心,我不进你卧室。”陈真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看书,“像你这样外表正直的大英雄,内心多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吴英雄听着就把刚从橱里拿出来准备给陈真盖的毯子塞了回去。

不过这件事他还是做错了,因为陈真第二天就因为着凉发了高烧。陪他吊水时,他嘴上还不停,变着法的激怒着吴英雄。要不是看在他是个病人的份上,吴英雄真想一拳揍下去。

“看什么看,咳咳。”陈真的鼻子塞住了,软绵绵的鼻音听起来一点都没震慑力。

吴英雄出门给他买水果,一个苹果两人对半吃。吴英雄问他你现在住哪里?

“宾馆。”

“干嘛不回家?”

“我没家。”

“……你是孤儿?”

陈真白他一眼,嘴里塞得鼓鼓的,“吴英雄你咒我就算了,干嘛咒我爸妈?我只是没有房子而已,你想哪儿去了。”

“没房子?买啊,再不然借警官宿舍嘛。”

“懒得打扫,行动起来不方便。”

“我看懒得打扫才是真的吧。”

“你不知道,我这人有洁癖。但我又不可能天天回去擦地板,所以干脆眼不见为净就住在车里了。”

吴英雄对他表示无语。

住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就没完没了了。陈真对吴英雄一点都不客气,除了吃穿住用以外,还开始插手对方的案子。

从一开始的我只是帮你分析分析,迅速发展成一起调查出任务抓捕罪犯了。

虽然吴英雄很不乐意,可他不得不承认陈真的存在真的帮了他很多忙。

“你们东区没案子啊?”吴英雄问。

“有啊,在查呢,帮你不过是举手之劳。”

“你真的很欠扁你知不知道。”

陈真切了一声,低头看卷宗去了。


现在,吴英雄看着大摇大摆坐在自己沙发上毫无悔过之意也没打算把东西搬走的陈真,下了最后通牒。

“我拜托你别把我家当仓库。”

“行行行,你帮我收拾出来,我找一天来搬走行了吧。”陈真说完还小声地骂了一句。

吴英雄无奈道:“说真的,你就没想过找个女朋友一起过点属于自己的生活吗?两个人跟一个人差别真的很大。而且如果你有女朋友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难相处。”

“吴警官,你可没资格说我难相处吧,就你那不要命的性格,连搭档都找不到就更别提恋人了。”

“我是我,你是你。陈真,你会喜欢人吗?”

“我不喜欢人还喜欢狗啊。”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那你说,跟人交往能干什么?”

“能干很多事啊。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有人在家等你回来,和你说话。还可以拥抱接吻。”

“你很期待?”

“至少不反对。”

陈真一歪头,挑衅似的说:“你说的那些事,我和你两个人都可以做。那你要和我交往吗?”

吴英雄立刻反驳道:“我们不一样,我们没有拥抱和亲吻。”

陈真露出一副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白痴的表情,他站起身,走到吴英雄面前,张开手臂,利用身高优势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然后在对方震惊之际,轻轻用嘴碰了一下吴英雄的嘴唇。

“好了,都做了吧,你要和我交往吗?”

“陈真!”

吴英雄正要暴走,却被陈真一掌挡了下来。他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接着轻快地抓起自己的外套对吴英雄说:“不好意思,有个案子,急着走,你车借我一下。”

吴英雄愣一下,追出去喊你拿车钥匙了没。

陈真头也不回,“你觉得我会没有吗?”


不过警察嘛,再怎么聪明,也不会有百分百的安全。

陈真在这次任务中吃了很大的苦头,失踪整整三天,最后还是吴英雄亲自带队闯进一间废旧的仓库才把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的陈真给拖了出来。

等救护车来的时候吴英雄很没出息的红了眼眶。他本来就是个容易动情的热血男儿,现在见到本来生龙活虎人人见到都想揍一拳的陈真躺在地上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自然又生气又心痛。但更多的是一种即将失去的恐惧。陈真的存在感太强了,他就像他留在他家角落里的那些小东西,不知不觉,竟然埋得这样深,哪里再能全部丢出去呢?

“吴英雄……”陈真的声音十分微弱,吴英雄不得不把耳朵凑到他嘴边才能听见。

“你哭啦?”

“我没有。”吴英雄快速抹了下眼睛。

“还……撒谎,我都……看见了。”

“你别说话,保存体力。”

“你,咳咳,你关心我呀……”

“都这时候了,你还耍嘴皮!”

“有的耍就多耍一会儿……”陈真喘了一会儿,又慢慢道:“我那些东西,你都扔了吧。”

“扔个屁,你自己拿回去。”

“真要我拿?”

“不拿也可以啦。”吴英雄说着说着眼睛又发酸了,“你给我撑住啊听见没,我还没赔你车。”

“说到车……嘿嘿……你的车被我炸了……”

吴英雄一吸鼻子,凶道:“你赔我!”

“再说……”陈真微微笑了下,慢慢陷入沉睡。

好在救护车来得及时,最终还是救了回来。吴英雄想是不是自己的每个搭档都要这样吓他一回,但仔细想想陈真和徐达夫却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兄弟和喜欢的人的区别,前者你会相信他陪他去做任何事,而后者,你根本不希望他离你太远,陷入任何危险。

陈真脱离危险期后,吴英雄趴在他床边睡了一觉。梦里陈真和一条哈士奇在赛跑,陈真跑不动,气喘吁吁地说吴英雄你还愣着干嘛,快帮我把狗抓回来啊。然后他就不停地笑,笑啊笑啊笑得肚子都痛了。

醒来,只见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的陈真正瞪着眼睛看自己。

“看什么。”吴英雄问。

“你刚才叫我名字了。”

“没有,你听错了。”

“哼,不承认就算了。”

“喂,你有哪里不舒服吗,要帮你叫医生吗?”

“吴英雄,你白痴啊,请问我包成这样会有地方舒服吗?”

“……很好,还会嘴贱,说明恢复得不错。”

“我昏迷前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什么话?”

“不让我搬出去的话啊。”

“哦。”

“哦什么呀,到底算不算数。”

“看你表现。”

“喂,吴英雄……”

吴英雄突然凑过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你跟我交往我就同意你不搬出去。”

“你……”

吴英雄又亲一下,“答不答应。”

“我……”

再亲一下。

陈真的脸诡异的红了,他来回挪动着脑袋想躲开吴英雄的嘴唇攻击,喊着耍流氓啊你。

“你第一天认识我?”

“是,我第一天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流氓了。”

“所以呢?答不答应?”

陈真自暴自弃道:“行行行,我答应你行了吧。”

“态度不端正啊,陈警官。”

“吴英雄你有完没完,要不是我胳膊断了,我掐死你啊。”

“你来啊。”吴英雄笑道,转身高高兴兴地给他削苹果吃。

“唉,陈真。”

“嗯?”

“我觉得你不应该是个丢三落四的人啊,但你为什么老是把东西忘在我家?”

“是吗?”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吴英雄皱起眉头。

陈真不答,只是嚼着苹果,渐渐地他的笑容再也藏不住。他咬着嘴唇半得意半得逞的看着吴英雄说:“现在你知道,没有我,不行了吧。”


之后陈真申请调到了南区分局工作,和吴英雄搭档,堪称警界的黑白双煞。不过他接电话的习惯总是改不过来。

“收到,这里是东区分局陈……不对,”陈真对着在一边暗笑地吴英雄做了个愤怒的表情,“这里是南区分局陈真和吴英雄,我们这就赶去现场。”

“又说错啊。”吴英雄发动引擎。

“你有听说过一个理论吗,就是改变习惯需要二十一天。这才第十五天,不劳您费心。”

“我不费心,我才不费心呢。你多错一次,就多在下面一次。”

“你大爷的,早知道不和你赌了。”

“陈警官,请愿赌服输哦。”

“土匪……”

“流氓,我帮你说好了。”吴英雄露齿一笑。

“臭流氓。”陈真白他一眼,带上帽子,指挥道:“开快点,还想不想办案了。”

吴英雄踩下油门,抬眼看下后视镜,发现两人都在傻笑。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