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飙速宅男-Supernova

1.


无法听到关于棒球的任何信息。

电视里的报道、杂志里的情报、同学嘴里的讨论,一切的一切都会让原本就很暴躁的荒北感到更加烦躁。就连没啥心眼的真波都知道这是某人最大的雷区,千万千万不要去踩。

但这种东西,大家越是紧张,就越是让人想知道被问到后的样子。

“其实也不会怎样,但最好还是不要去问。”新开说了等于白说。

反倒是主将福富替真波将那个疑问问出了口,他对荒北说,别人送了我棒球球票,你要去吗?

“啊???你问我要不要去看棒球比赛???”果不其然,荒北露出了他那标准的即将要发脾气的表情,两根眉毛高高扬着,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纹丝不动地福富。

福富很镇定,就像他会有不镇定的时候似的,回答:“我想只有你能看懂。”

“铁甲面你是故意的是吧?”荒北说这话时鼻子都快贴到福富的脸上了。

“不,我只是很认真的在提议。你要去吗?”

会打架吗?会掀桌子吗?会生多久的气呢?队里的其他人静静交换着眼色。

可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荒北只是从福富手里很野蛮的抢过那两张票,看了下日期,说了句,去就去。然后就收进口袋了。

“看什么看?不要练习了啊?!”荒北对其他人说话的口气可真是够烂的。

“那就约好周六了。”

“哦。”


2.

其实荒北自己也感到莫名。他自己也清楚,当福富跟他提到棒球两个字的时候自己应该发火,毕竟这是他给自己的设定嘛,他曾经对自己说 ,以后谁要再敢在他面前说棒球就要狠狠揍他一顿。

不过这个设定是虚假广告就是了。他非但没打过人,相反,刚开始时只要别人在谈棒球,他都会尽快跑掉。说来有些没用,可是他真的为此感到极度难过。

也曾自暴自弃,后来总算回到正轨,重新找回了梦想。渐渐的,荒北发现自己对棒球的那种不敢听不可说的情绪缓解了许多。别人在他面前说了就说了,要过一会儿才能感到那种钝钝的痛。他也说不清这种变化是因为什么,但总算明显感觉到那个打在心上的结在慢慢松开。

大概这就是放下过去的感觉?

所以当福富和他说起棒球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自己应该暴走,然后才想到,好像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队里真的没人看得懂棒球嘛,所以邀请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这么一想,便答应下来。

周六和福富一起出门,到了会场才知道要看的是高中棒球的秋季预选赛,对观众来说可看性和知名度并不是很高,所以看台上的观众寥寥无几。不过由于春季甲子园会根据秋季大会的成绩进行选拔,所以队员们个个都非常认真。

赛前准备的时候两队都将口号喊得震天响。荒北突然很想离开,但因为小福在身边,所以还是老实地坐在位子上。他四处瞎张望着,不愿意将目光投到场内。

当投手的第一个头球嗖得一声落入捕手手套时,荒北不禁浑身一震。那个球的声音太好听了,有力、精准,让人浑身舒畅。他迫不及待地扭头去看福富,可惜那家伙不懂行,依旧抱臂端坐着,没有丝毫感动的迹象。

“小福……”

“怎么了?”

荒北嘲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完全不懂棒球啊。”

“……”

“你的票到底哪儿来的?”

“朋友送的。”

“你还有看棒球的朋友?”

“他是他朋友送的。”

“可恶,棒球明明很帅,你们这些人真没眼光。”

“……”

福富还在想到底怎么吐槽,荒北却突然拉住了他大叫:“小福快看,是伸卡球!!!”

“嗯?”

“那个投手会投伸卡球啊!”

“……这是很厉害的意思吗?”

“当然很厉害啦,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没想到竟然能投出这么棒的伸卡。”荒北激动地说道。

“哦……”

“啊啊啊又来了,看到没,那个三棒根本拿他没办法。臭小子干得漂亮啊。”

福富想原来荒北还会在自行车以外的事情上露出这种兴奋的表情。


3.

一场比赛下来,福富的大腿几乎被荒北拍了个烂。结束后荒北还絮絮叨叨地要跟他分析战局,福富看着他眉飞色舞的脸突然说:“你真喜欢棒球啊。”

荒北一愣,迷茫了一瞬,忽然收起那种放光的眼神,低声吼一句啰嗦,越过福富一个人暴走似的向前走去。

福富忙追过去道歉。

荒北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自己的球鞋,摆摆手,“没事啦。”

河堤上静悄悄的,没有其他路人。有风轻轻吹着两人的头发。福富说,我觉得荒北你刚才很高兴。

“是吗?”

“嗯。”

“你那副严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真恶心啊。”荒北不知怎得就是很想找茬。

“我觉得荒北你还是很喜欢棒球。”

“小福你闭嘴!”

“你看棒球的时候还是会很兴奋……”

“我不是叫你闭嘴了吗!”

福富不再说话,可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固执。荒北没有去看他,跳下堤坝,坐到草坪上。

“对不起啊小福。我一提到棒球就比较暴躁。”

福富摇摇头。

“我有点得意忘形了,以为自己可以的。”

“还是很在意?”

“当然啦。”荒北大声说,“毕竟花了很大的心血嘛。”

荒北抬头看看天,又回头看着福富,说:“小福,我小时候一直期待自己能成为松坂大辅那样的投手。你知道吗,他的球速竟然可以达到每小时156公里。有这样球速的投手,就已经是最佳王牌了。”

“我想投出快球,最快的球,让所有打手站在打击席上都害怕被砸伤的球。我觉得那就是最帅的。”

“可惜我投不出。现在想想,就算我没受伤,我也不过是个没有天赋,一直靠努力来维持位置的虚假王牌而已……”

“荒北是有天赋的。你很快、很强,很有天赋。”福富抢白道。

“啧,我又没和你说自行车,我说的是棒球!”

“你很强。”

“我说棒球呢!!!你倒是听我说话……”

“你很强。”

“你……”荒北注视着福富面无表情的脸,终于露出嚣张的笑容,“对啊,我是很强。我可是最强的王牌辅助。”


4.

回去的路上荒北给所有人都买了炸肉饼,尽管非常嫌弃,但也给新开带了巧克力香蕉味的饺子。

福富对这玩意儿似乎特别反感,不知道以前受过什么阴影。

尽管没有部活,活动室里还是吵吵嚷嚷的,闹得荒北又发了好几次脾气。

“没事吧?”新开问他。

“什么事?啊?你找我有事?”荒北傻乎乎地问。

但是新开没有再说下去了。过一会儿荒北才反应过来,大家竟然都在担心他的心情。这帮家伙……娘娘腔吗……

一个人回到寝室后,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想到白天的事,忍不住翻下身从床底下把藏了很久的箱子拖出来。

箱子里装的是以前用的投手手套,很破旧了,上面还歪歪扭扭的写着学校和姓名。当时搬进宿舍时鬼使神差的就带了进来,之后就一直塞在床下,落了三年的灰尘。

手伸进去时很冷,久未使用的皮革硬邦邦的套在手指上,像个盔甲似的。荒北试着握紧了拳头,只听见嘎吱嘎吱的声音。他想要是自己现在投球,肩膀也会发出这种声音吧。

从小时候起他就对速度有种变态的追求。快就是强,这就是唯一的真理。所以他努力想投出快球,努力加强自己的跑垒能力,后来不能打球了,这种追求也没能消失,他骑着摩托在山道上胡乱冲刺,即使过弯时也不肯减慢速度。也是因为这个,当他被福富超越时才会那么的火大。

想要赢,想更快,这种冲动一直鼓励着他拼命踩动踏板。东堂说这叫热血,那就这么叫吧。

荒北一度以为自己的青春要结束了,所幸遇到了福富,开始了骑车。灰暗时期的他就像个肚子上被扎了一针的气球,漏了气,到处乱窜。那是因为总有一股劲在身体里拼命冲撞,找不到发泄口。而自行车的出现,终于使得荒北安定了下来。气球被补好了,迎着风,重新向前飞。

过去这种东西,果然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吧。

荒北褪下手套,感觉国中时那个拖着轮胎在操场上跑步,在牛棚挥汗如雨等待上场机会的自己逐渐变得遥远了。不过并不觉得难过,只是有一点怀旧,就像看到比赛直播时出现的前来解说的退役选手一样,忍不住心想,那时候他也站在这个舞台上啊。他倒是很想对过去躲在更衣室不敢面对棒球生涯已经完结的自己说一句,白痴,怕什么,这又不是终点。

荒北曾问小福公路赛的顶点在哪里?小福说是夏季高中联赛。那就去那里吧,可那只是顶点,并不是终点。只要自己还想往前,就永远不会有终点。

荒北想手臂断了又怎样,腿骑断了又怎样,还是要往前,还是要更快啊。


5.

可是支撑荒北向前的又不仅仅是那股热血,更多的好像是对这支队伍的热爱。

真奇怪,这队里明明都是些讨厌鬼和莫名其妙的人,可一旦穿上队服聚在一起,荒北就忍不住感到无比自豪。他以前老想着当王牌,穿上背号一,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现在也依然喜欢受到瞩目,只是放在第一位的却是整支队伍。

大家想到狼时总喜欢用孤僻来形容,可实际上狼一直是群居动物。狼群的荣耀才是最重要的。

荒北不觉得自己站在王牌背后是一种妥协,他依旧追随着那种极致的速度,当他第一次追上小福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那股尖锐的热血,正在变成一种较为圆润,却更加深厚的力量。

他很强,他的队伍很强。光是想想就让人心绪沸腾想要出门骑个几圈呢。

荒北喜欢猫,喜欢百事可乐,喜欢棒球,喜欢自行车,喜欢在公路上极速驰行的感觉。

他走出门去,最后一次摸了摸那只手套,然后将它放在垃圾回收站里。

外面的路灯刚刚亮起来。宿舍后面的公路正安静整洁地躺在那里,荒北站着,仿佛听见风拍打鼓膜的巨响。

“还是去骑一圈吧。”他自言自语道。

一颗超新星在爆发时输出的能量可高达10^43焦,这时候抛射物质的速度甚至能达到10000千米/秒。想象一下吧,那画面该有多震撼。

荒北一个人蹬着车沿公路笔直前行,逐渐变成了一颗超新星。


END

评论(2)
热度(58)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