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名副其实的周泽楷

1.


周泽楷有个秘密。

那就是他许下的每个愿望都会成真。当然,前提是他必须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出来。

从小时候起他想买的玩具一定会有人买给他,他想吃的东西也一定会突然出现在餐桌上。大家都觉得这没什么,毕竟周泽楷是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孩,给他买点礼物也是很正常的。

就这样周泽楷得到了他的第一把玩具枪。

周泽楷用这把玩具枪不小心在幼儿园的窗户上砸出了一个坑。好在那扇窗在角落里,没有人看到。

可是周泽楷却要急哭了,他趴在墙角希望有人来又不希望有人来,最后当玩耍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周泽楷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去找老师承认错误。他站在坏掉的窗户前,小声说了一句,“要是没坏掉就好了。”

周泽楷在不经意间许了一个愿望。

所以当他带着老师来到那扇窗户前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窗户是完好无损的。

老师有些迷茫,拉着周泽楷的手问到底怎么了。周泽楷呆呆地看着那扇窗户,说不出话。

从那之后周泽楷便知道,自己和别人有一些不同。

随时兴起的一个念头或许能改变世界呢!

可惜年少的周泽楷感到的不是兴奋,反而是恐惧。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悄悄藏起这个秘密。

于是渐渐地周泽楷就不喜欢说话了。

好在他本来就有点内向,现在只是变成了一个更不善言辞的男孩了而已。


2.

18岁的时候周泽楷走到了人生的一个路口。

眼看就快到职业选手的注册节点了,可战队却迟迟没有和他签订合同。即便周泽楷在训练营中的表现称得上可圈可点,但对战队而言签下一个新人就意味着要对他的职业生涯做规划,而这可不是什么随便就能决定的事。

周泽楷的室友和他是一样的情况,所以那一阵老是失眠。不是溜出去通宵,就是在房间里对着花白的屏幕坐一夜。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见到周泽楷还坐在那里练习,怔了一下,然后拖了个凳子坐到他身边。

“周泽楷。”

周泽楷退出了程序侧头看他。

“你说怎么办啊。”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不说话。

室友倒是习惯了他的沉默,只当是在跟墙壁说话,自言自语道:“你说我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如果战队不要我 ,我该干嘛?”

“……”

“其实我挺怕的。”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低头看自己的键盘。

“我让我爸帮我找工作去了,真丢脸,我都开不了口。”

“小周啊,我其实真的很喜欢荣耀,可是,总不见得等人赶你走吧……”

“哎……”

室友默默说了一阵,便上床睡觉了。

那天晚上,周泽楷一直听见对方的叹气声。他仰面躺着,看见天花板上黑漆漆的梧桐叶影子,忽得侧过身,拿被子捂住下巴。

要说周泽楷不担心也是假的。但是担心有什么用,如果自己再努力一点点再出色一点点或许就不会遇上今天这种局面。

烦恼的时候不如不想,就像有许多话的时候反而会陷入沉默一样。周泽楷依旧沉默地坐在训练时里,对着枯燥的训练内容一丝不苟地执行着。

那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炎热,阳光穿过百叶窗,在地上划出一道道线条。

“小周。”他的室友站在门口喊他。

周泽楷忙摘下耳机跑出去,两人对望一眼,周泽楷看见他身后的行李箱。

“我,走了。”

“等等。”周泽楷的声音竟有些着急。

室友笑了笑,“不等了,先走了。”

“……”周泽楷看着他。

“小周。”室友用力拍了他的胳膊一下,“我觉得你可以的,加油。”

“……嗯。”

“拜拜。”

周泽楷一个人站在门边,听着远去的脚步声逐渐被电脑风扇的声音所掩盖。他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电脑,有一瞬间他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秘密,有什么话几乎就在喉咙口了。可是周泽楷垂下睫毛,一咬牙,那句话便这么弹在牙齿上被吞了回去。

他走回自己的位置,戴好耳机,重新点开训练程序。

他练着练着,直到训练室只剩下他一个人,直到他穿上了轮回的队服。


3.

其实就算没有那个秘密,周泽楷也无法成为一个善于辞令的人。

别人问他午饭好不好吃,的确只有好吃和难吃这两个评价。

问他这场比赛有没有信心,也的确只有有信心和没信心两种选择呀。

只是他这种直白却不是别人能在一时接受的,尤其是他还身处队长这个位置。

周泽楷曾很认真地研究过别的队长是怎么管理团队的。比如霸图的韩文清,只要皱皱眉头,就能成功肃杀全场。再比如微草的王杰希,年纪没大多少,可站在那里就让他的队员感到很安全。

其实那两位队长的话也不算多,可人家偏偏就有一股气势。这又是周泽楷没有的。

周泽楷是一个很害羞又很温柔的人。如果可以,他倒希望自己做一个安静的队员而非众人依靠的队长。

每次赛后分析、赛前动员都让周泽楷感到紧张和疲惫。他的这种不安深深传染给了队员们,这让他本就不被看好的队长工作变得愈发难做起来。

要放弃吗?周泽楷也问过自己。

这已经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了,而是合不合适。

“队长,还没吃晚饭啊?”

周泽楷刚从影音室看完比赛录像出来,自然是没吃过的,所以他对方明华摇了摇头。方明华说食堂打烊了,怎么办?

周泽楷也不知道怎么办。

方明华笑了,他说要不我带你溜出去吃麦当劳?

轮回实际上是没有宵禁一说的,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嘛,晚上出去娱乐娱乐也是正常的。方明华这会儿回房拿了钱包就赶紧拉着周泽楷一起出门去。

方明华要儿童套餐送的玩具送女朋友,所以硬是给周泽楷点了两个。周泽楷也不生气,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吃汉堡。

方明华说,你看录像也要注意时间,晚饭总要吃的呀。

“没注意。”周泽楷回答。

方明华只是笑笑说没什么好紧张的。

周泽楷默默啃面包,一直到麦当劳里的背景音乐放完两首歌才开口,他说,为什么。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选我。

为什么选我?方明华皱眉想了一下问:“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非要选你当队长?”

周泽楷点头。

方明华说:“当然是因为你强啦。”

周泽楷沉默一会儿,摇摇头,说:“没用。”

“怎么没用?队长的职责不就是带领队伍赢得胜利嘛,你只要足够强就好了。”

“配合……”周泽楷固执地说。

“我们会配合你的,要是只靠你一个人向前冲,还要我们干嘛?”方明华温柔地说。

虽然方明华的话全是歪理,可是对那时的周泽楷而言似乎只有老实相信一条路。他已经在这个位子上了,并不能逃开,他又没有别的改变的办法,所以只好像方明华说得那样变成一个在赛场上无比强大的存在。

说不出,总做得到吧?不会鼓励别人,不会振奋士气,那就只好用比赛里的行动来证明。周泽楷每次坐在比赛席上都会异常镇定,他用行动告诉自己的队员,看着我,不要怕,落后也不要紧,因为我会非常努力。

就这样队伍逐渐凝聚了起来。


4.

第六赛季轮回结束了在贺武主场进行的比赛后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一出宾馆就遭遇暴雨,预订的出租车又突然跑单,把队伍扔在大厅干着急。

俱乐部经理马上联系了贺武的内部人员,对方立刻决定派一辆大巴过来送人赶飞机。

随车一起来的有个叫江波涛的新人队员,人非常和气,说话也稳重,三言两语就把大家本来十分焦躁的情绪抚平了。

上车后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笑嘻嘻地同他打招呼。

周泽楷还是有些羞涩的,点点头,也不吭,低头看背包带子。

江波涛也不见怪,扭头和吕泊远他们说话,他们都是六期的,私下也玩得比较好。正说到一半,江波涛忽然看到周泽楷正瞧着他们,便笑说周队看昨天嘉世跟霸图的比赛录播了吗?

昨天他们比赛时嘉世跟霸图正好也有一场,电视当然直播了那场,总要直播看得人多的比赛嘛。

周泽楷点头。

“如何?”

周泽楷想想说厉害。

“是吗?”江波涛耐心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说了一句,“天雷地火”

什么鬼?轮回的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然不知自己的队长在说什么。可江波涛的眼睛却一下子亮了,他说你是不是指元素法师那个天雷地火的攻击打开了局面。

周泽楷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说我也这样觉得!就是因为那个天雷地火给大漠孤烟创造了空档,所以那个伏虎腾翔才能顺利使出来!

周泽楷非常高兴,忍不住频频点头。

轮回的队员们很无语地看着他们进行交流,心里有些感慨又有些别扭。感慨是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懂咱们队长的人,别扭又是因为自己和队长相处这么久了还不如一个外人……

所幸这个外人很快就转会来了轮回。

江波涛来轮回报到那天,方明华忽然有了种嫁女儿的感觉。他酸着鼻子,一手搂着江波涛,一手指着周泽楷,说:“小江啊,小周,就交给你了。”

周泽楷说:“麻辣烫。”

江波涛很自然地就接了一句:“我请客。”

全轮回上下的人都感动极了。


5.

第七赛季开始轮回在联赛中逐渐崭露头角,而队长周泽楷更是闪闪发光,从实力和外貌上狠狠秒杀着宅男和少女们。

针对周泽楷的采访越来越多,即便记者们都清楚不可能从这个寡言的青年身上搜集到什么八卦,他们依旧如飞蛾扑火般朝周泽楷飞了过来。

那天周泽楷从宿舍回家,在地铁上遭到了不小的围堵,从那之后俱乐部便规定他出门必须要带口罩或是墨镜。

周泽楷并不喜欢这些,或者说他不喜欢被当作一个明星。他一直是一个很腼腆的人,过多的目光反而会让他感到不适。这种关注在比赛中可以被视作压力,从而鼓励他更用心去比赛。然而一旦脱离了那个环境,要他在日常生活中也受到瞩目就让他非常不舒服了。

轮回的队员们也都清楚这点,因此总是尽可能的将他们的队长护在身后,尤其是江波涛,认真地履行着副队长的职责,作为一个对外窗口,兢兢业业地回答着每一个问题。

周泽楷面对镜头的那些经典回答忽然成了他的个人特色。各种各样的剪辑和恶搞层出不穷,不仅职业选手群里的人喜欢拿来嘲笑,轮回自己的人更是乐此不疲地建了一个文件夹专门用来收集这些东西。没心没肺如吴启杜明还要专门在QQ上发给周泽楷看。

“训练。”周泽楷难得板了下脸。

可是在吴启可怕的笑声里他还是渐渐软化了,周泽楷的眉毛慢慢变平,眼睛里也稍稍沾染了一点笑意。

于是他们更得意地给周泽楷看了他的鬼畜视频。

“都说轮回是周泽楷一人的战队,对于这种说法,其他队员会有什么想法吗?轮回内部的关系是否依旧和谐?”电竞之家的女记者咄咄逼人地问道。

本来这个采访该是江波涛来做的,可是他临时被经理叫去处理事务了,所以只好让吕泊远代替。吕泊远很无辜,一上来就被问到如此刁钻的问题。

吕泊远摸着下巴说不会啊,没什么想法啊。

“会不会有被天才光环笼罩的自卑感?”

吕泊远想卧槽我干嘛要自卑。于是他说我不是很懂你的问题。

“这么说吧,随着轮回成绩的逐步提升,外界的目光却都集中在周泽楷一人身上,身为他队友的你们会不会有不甘的情绪?”

“呃……队长他的确很厉害啊。”

“所以呢?”

“所以被崇拜不是很正常的嘛。我们都崇拜队长。”吕泊远说。

“不会嫉妒?”

吕泊远心想大姐你真的可以问这么直白吗……

“不会。他是我们的队长,他为队伍付出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有实力,受关注,没什么不对。”

“不会觉得他故意夺走本该属于你们的目光?”

“我们打得好,自然有人关注,这有什么好抢的。”吕泊远诚实地说。

路过的周泽楷听到这句话,感觉心里一阵发热,赶紧跑去训练室又练了一小时。是啊,打得好自然有人关注,虽然不太习惯,可这也证明着轮回在进步,他们离冠军越来越近了。

周泽楷想到这个就觉得特别高兴。

晚上搞年会的时候他特地给吕泊远留了个鸡腿。吕泊远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家队长干嘛用这种闪亮亮地眼神看自己。

关于记者的那些问题,早在他们问之前,轮回的队员们就都问过自己了。会在意吗?大概吧。可是当他们看到周泽楷还是和以前那样与他们相处,甚至因为那些热烈的目光而变得更加笨拙的时候任何乱七八糟的念头就全部消散了。

他们的队长,一直都是那样的人啊。有优点也有缺点,是一个坦荡荡又莫名害羞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和不想要的东西,队长在背负,他们也在背负,只是因为在一支队伍又有同一个目标,所以心甘情愿凝聚在一起往前冲。

年会时杜明上台又唱又跳,成为全场最热的焦点。吕泊远瞧见周泽楷坐在台下,手里拿着杜明事先交给他的铃鼓,跟着节奏很开心地拍个不停。灯光照在杜明身上,阴影笼在周泽楷脚边,没有任何令人不适应的地方。


6.

孙翔刚转会过来的时候,周泽楷替他担心过一段时间。

那时的孙翔像一只折断了尾羽的孔雀,耷拉着脑袋,拖着行李箱搬进来。据杜明的情报,孙翔刚搬进来就坐在阳台上听了一下午的音乐。


孙翔的经历大家都知道,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成了队友自然想僳脸。来就>
吕员候大了囐泽楋臈办〛。周怂啊然后楷罩br 効也有缺炝吆〕泀样的 />
>
虂产姐你真的可仏一只抲笑交给r />迸幎汁 />娳因咍各种…女蹠惭叹也有缺炝吆李箴咍 />茄炒蛋不是徛慢慢专惯楷,他们都昝吂et/泽肗㐗‑交给r以专惯楷,他们都昗人大
6.<认>
闪亁辄孙翔像李箨经捺吺碗说徠惭叧
6.>郁關信心和没保吳注=全是滗>
 ,扜不昡有那东诚修周泚这一人赶奵禛吗。保r /这吜实敘变戭受‛楽。歧姴咂应的都慢纷纷

周泽楝吆
辄”6.郑交给佬很无语地 />啊李箖特亐功肃闭叹也有缺炧,隶成云点夈产襠惂可昭叹也有缺点也7一段时闇气冁 /,这注:诚修惌阀似乐。6.仗‹也有缺炧
6.吕扒杭叹也有缺炑交给佨便俙眉惿茫G意在、辀仝聂空桁辭叹也有缺炧,隶波周惑找室庛绿俧
6.仄孙呁辘業叹也有缺炋搂着汨呷说:‧
6.叹也有缺>
6.吕泌负!辀提瞒6.辀提r /阜孙也震惿惭叹也有缺炑交给佭的突S的>那旌阝吳以那丨员6.叹也有缺>
6.的职责不
周泽楝同拄,要是慢慢吋咍俟眑干br 中有一亇气冮光而他的r / / 丌不了県阝同拈有吗。
6.一资职责临 />6.凝聏乆析睛吟波涌阏方明员業叹也有缺炐。邬闦忌挥挥手 丷说8牄亀么,有队䀂6.是起孷回筿相东楚样 />‭>眼欲仂6.呟长相夘特置nt="1"亮>要圉袽>那旌阀吗b抛拭叹也有缺炥,见分喜欽吨甎他们乽吧愐〟在而吽塸进餐>要协啭>房拿,讘牠笌阛 />兟在泽语佌拁然阄时梦惸br驩还云朵/>笌阂这亐睛吟 />6.窗戽楷弹在特也有缺炘牛绿波涄在狠么记耕泊近们皂之家楚圛踎二阡“br楷绋,反便们抹也有缺炝吷踀泽nt="1"抗 远推圈散阝吟在的邍而挐〡了叹氌 6. 中叹也有缺点也8一段时闭的
起僶看地廨姴咍
6.

ript "#">2015-01-13

s="ttp://img#79.ph.126.#">211
s="ttp://img9346
s= ="ttript "其cre="Kvecommonsstyleameenses/by-nc-nd/2.5/deed.zhvalue='';cc cc_1"> art" ="_blank"> nk r="署con- />性〣-"m-nav演绎/a>Powere/div> 密。

Ltag/%E5%85%A8%E8%81%8C%E9%AB%98%E6%89%8B"># />hortcut

s=1 =="ttript "其ttp://www.lofter.com">Ltag/%E5%91%A8%E6%B3%BD%E6%A5%B7">#
6.
s=1 =="ttript "其ttp://www.lofter.com">Ltag/%E6%97%A0那>#CP
s=1 =cvbhjui = =

125ition:fixed;_position:absolute;clear:both; width: 425px; he="p-detailpss="g-mn"> /recomer-done" src="http:edcvtm/musi 70fc5/rser="__prev_perma/g2h__edclofter.com/ask/qwedcvbhjui s="ttp://imgnr/p.ph.126.其实的周泽楷 4e8f251">er="__nr/p_perma/g2h__ed袖篇 s

论 ( 211 )

er="comer-re="position:fixed;_position:absolbordese度8 hete;clear:both; width: 425px; height: er.com/control?blogId=2297953&postId=897148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