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一次渡劫

1.


张佳乐醒来时发现自己是裸着的。裸着的意思是他的衣服不仅散落在床上,更重要的是他的真身露出来了。

张佳乐是只颇有修为的花妖,不要怕,他虽然是妖怪,但是只好妖怪。二十一世纪的妖怪也上学,思想品德课每学期必考,张佳乐同学和人类小伙伴一样背得痛不欲生。这年代的妖怪其实和人类也没什么分别,大概是生活条件好了,什么补品超市里都能买到,所以张佳乐他妈给他进补的厉害,小小一只妖怪竟然只花十年就能幻化人形,修炼内丹,长到这年竟是可以修仙渡劫了。

虽然妖怪的身份不能公开,可张佳乐知道光是这个荣耀联盟里就有好多选手有仙家背景。最近的手边就有个开天眼的林敬言。

是的,不要惊讶,林敬言大大就是这么牛。他的天眼博古通今,前世今生命中劫数都能看个一清二楚。

张佳乐去霸图后和林敬言逛超市,跟他开玩笑说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王杰希才是天眼的拥有者。

“王杰希是有天眼。”林敬言在拿天眼看橙子的产地,一边摸索一边说:“不过他的眼只看姻缘,六界生灵谁喜欢谁谁不喜欢谁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说来王杰希也算是月老门下的大弟子了。”

“………………”

“真.瞪谁谁脱团啊。”林敬言感慨道。

总之这些先撇开不谈,重点是昨晚本该是张佳乐的第一次渡劫。张佳乐时间算的好好的,想这天晚上找个宾馆认真面对,谁知道国家队从苏黎世回B市的飞机晚点,拖了一天,以至于撞上了接风宴。这种宴会体育局领导都在,少不得台面上喝几杯,这一喝就喝出了事。

在张佳乐稀薄的印象里他只记得当晚雷声大作妖风阵阵,自己还记着爬起来关窗,结果关完了往床上一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想来在机场和林敬言打电话时对方有提过一句,你这次渡劫貌似不会太顺利,千万要小心。

啊!!!张佳乐想要尖叫,所以说渡劫失败变回真身了吗?


2.

房门适时被人敲响。叶修的声音在外面懒懒地传来:“张佳乐,开门,送温暖。”

叶修是个道士,祖上专门捉妖,他那个用了好多年的烟盒就是个法器。张佳乐那些年沉迷白娘子传奇,看叶修老觉得他是个秃驴。

叶修其实不捉妖,他懒死了,也就假意修炼一下道法,现在的妖比他都文明,他捉什么捉。

不过道士和妖怪骨子里多少有些相克,所以他和张佳乐碰在一起少不了要斗斗嘴,跟小学生似的。

昨晚风雨大作,叶修多少猜到有人要渡劫,再想席间张佳乐那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就明白了过来。因此早上一醒就来关心人家了。

“道友,焦了没?”叶修问。

张佳乐郁闷,他想给林敬言打电话问问怎么办,可是他现在没手,只有两片不中用的叶子,迫于无奈只好叫叶修进房。

叶修进房后吓了一跳,只见张佳乐横在床上,双腿退化成须根和绿色的茎秆,双手则成了两片叶子,脑袋上顶着一个含苞待放的大花苞。

也亏得叶修修为高深才看得见张佳乐那掩藏在花托上的脸。

“啧。张佳乐,你这是闹什么。”

张佳乐欲哭无泪,“你说呢,渡劫失败啊。”

“哎,就知道你霉。”叶修摇摇头,一屁股坐到床上,把张佳乐抓起来,“别怕,让我给你看看。”

语毕,随催动法术给张佳乐做了个扫描。

“怎么样?”

“内胆没事,修为略有下降不过吃两顿好的能补回来。”

“靠,叶修你靠不靠谱啊。”

“哥好歹是有仙身的人,你不信我信谁?”

“那我什么时候能化成人形啊?”

“这个得找天眼看看。”

“老林在N市……”

“这不还有老王嘛,走,带你找他去。”

“王杰希能看吗?”

“死马当活马医,要相信王大眼。”


3.

叶修出门到宾馆后头的花坛里挖了点土,又去超市买了个塑料碗,回去把张佳乐往碗里一塞再灌上泥。张佳乐嫌盆小,脚疼。

叶修说你忍忍,又不是买鞋还有尺码可言。

忍就忍吧,张佳乐比较不能忍的是叶修拿自来水浇他。有漂白粉不健康啊!!!至少用纯净水吧!!!

收拾妥当,叶修就带着张佳乐去敲王杰希的房门了。

王杰希昨天喝了酒,还在睡,敲了好久才来开门。王杰希穿着他微草的睡衣,头顶几搓乱毛四面八方的翘着,全无平日里神棍的形象。

“?”

王杰希连话都不想说,更懒得去好奇为什么叶修要捧着一盆花站在自己的房门口。

“介绍一下,张佳乐的真身。”叶修说。

“原来昨晚渡劫的人是你。”王杰希让出门,睡眼惺忪地去洗手间洗脸。

“是啊,失败了。”张佳乐说。

王杰希走出来,脸上终于恢复了平日镇定的神色。他打量了一下张佳乐,不语。

“大眼,给他开个眼瞧瞧?”叶修说。

开天眼对修为有损,道上规矩,开一次是要付重金的。张佳乐问王杰希能不能刷卡。王杰希摆摆手说算了,他这也不是专业的天眼,不好收钱。

于是开了眼,给对方做了个核磁共振。

“估计明天就能化人形了,别担心。”王杰希说。

张佳乐松了口气。叶修说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牺牲一下陪陪你好了,说完还揪了把张佳乐的叶子。

王杰希古怪地看了他俩一眼,道:“非礼勿视。”

“啥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


4.

张佳乐耷拉着脑袋好不忧愁。

叶修安慰他,一次失败而已,你都失败这么多次了还不习惯吗?

“叶修。”张佳乐忧郁地说,“其实我会放毒气。你已经中毒了你知道吗?”

叶修镇定自若,“那你的毒气一定很微弱,不然哥这样的仙身怎么会毫无感觉呢?”

“靠,叶修你能不能安慰我一下。”

“张佳乐同志,你要是需要我安慰我倒要看不起你了。”

“我怎么就不能被人安慰了?!”

“好,那我安慰你。”叶修对着张佳乐的花瓣说:“张四亚,你四亚的事不要伤心,你退役前拿不到联赛冠军了的事不要伤心,你渡劫失败变成一朵花的事也不要伤心。”

“……你滚吧。”

“我滚了谁给你浇水?”

“我找王杰希。”

“呵呵,王大眼可是连仙人掌都养不活的人。”

“叶修我和你拼了!”

叶修一边轻轻拨开张佳乐的花叶,一边渡过一口真气过去。张佳乐嘴硬到现在突然被人关怀了一下,竟有点不知所措。半响才憋出一句你干嘛。

“你修为有损,哥给你补补。”

“你别给我精气,被道士局知道了要抓我的。”

“什么精气不精气的,这是真气懂吗?”叶修给他理了理叶子又拨弄下花苞,“我这么关心你,你也不感谢一句。”

张佳乐想他的确对自己挺好的,这人虽然嘴上得不到他什么便宜,但实际上做事一直很体贴细心。张佳乐想叶修这个大概就叫口是心非?傲娇萌?

这么一想忍不住调戏他,叶神的大恩大德要我怎么回报呀?

叶修点了支烟,抽了一口缓缓道:“以身相许吧。”

“靠!你占我便宜!”张佳乐大怒。

“怎么占便宜了?香花赠美人,你个小花妖赠我这个帅哥不是正好?”

“世间还有比你更无耻的人吗?”

“我是认真的,你考虑一下呗。”

其实叶修明着暗着都跟张佳乐表白好几次了,张佳乐自己也挺喜欢他的,但不知是什么毛病就是临阵退缩,每次叶修一提就啊啊直叫企图糊弄过去,弄得叶修也没办法了。可是每次闹完后张佳乐就想骂自己有病,既然两情相悦那为什么还要躲呢?

张佳乐觉得自己应该是怕谈恋爱的。有种人就是喜欢关系没挑明前那种你来我往眉来眼去的暧昧感,真谈上恋爱了反而缩手缩脚不知道该如何相处。张佳乐也有点这症状,比方说他现在跟叶修斗嘴斗得挺顺溜,可以后真谈恋爱了吧总不能再这么斗嘴下去了,一想到要自己和叶修说情话他就吓得要内胆崩裂了。

所以张佳乐又怂了,张佳乐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不说话。

叶修站起来说:“我给你买个大点儿的盆去。”

“谢谢啊……”

“嗯。”叶修答应一声离开了。


5.

张佳乐陷入了忧郁。

他老是因为一些有的没的陷入忧郁,像什么春末花谢了啊,清蒸螃蟹好残忍啊,我现在好开心因为太开心了所以又觉得忧伤了啊……

所以说,双鱼男,难搞。

张佳乐对自己说,等下叶修回来了必须给他个答复。他是真的喜欢叶修,不想错过这个人。

可是等叶修回来了张佳乐又说不出话了,这时候真想拥有黄少天的垃圾话技能啊。叶修给他买了个陶制花盆,他把张佳乐脚边的泥扒开些,然后抓着张佳乐的脖子说,我拔了。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道:“你拔吧。”

然后张佳乐就感觉自己双腿一凉,冷风嗖嗖的从须根间穿过,在他还没来得及起鸡皮疙瘩之前又被插进了温暖的土壤间。

叶修评论,有点像哈利波特里的曼德拉草。

张佳乐气死了,不想和叶修表白了。

叶修给他换完盆,又去洗了个手回来,然后他打开电脑登陆荣耀把张佳乐放置play了。

张佳乐看他刷本心里痒痒,无奈自己没手,只好鄙视对方开着君莫笑满级的号去各大公会撩人虐菜的可耻行径。

地图上几大公会在抢Boss,一片嘈杂的语音里时不时冒出几个熟悉的声音。这才回国第二天,各位职业选手就兴致勃勃回公会玩耍了,这种敬业精神真是值得联盟大书特书。

霸图这边有韩文清坐镇了一个暑假,战绩骄人,这会儿见到君莫笑偷偷摸摸潜入的身姿,腰杆也硬了嗓门也大了,不知是谁,大喝一声围攻叶修,接下去子弹和拳头就四面八方朝君莫笑身上砸来。

张佳乐大笑。

君莫笑灵活地走着位,一边不忘调笑一下霸图老冤家。

只听黄少天隔着语音说:“Boss留给中草堂玩,咱们打叶修!”

“靠,有没有人性,哥可是率领你们拿世界冠军的功臣啊。”

“打打打,仗着比赛紧张平时言语攻击我们的仇可都记着呢。”李轩也在那里起哄。

叶修再怎么神勇,被国家队集火外加一百多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打手,也没有英勇对抗的勇气了。他开溜起来倒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当即推着君莫笑就跑,边跑还边往人群里开几枪。

叶修不要脸地说,霸图的朋友们你们看刚刚是不是蓝溪阁的人在打你们啊!

张佳乐怒道:“不要戏弄霸图的粉丝!”

“那我调戏百花去了?”叶修说。

只见地图边缘几个百花公会的人犹犹豫豫地跟在大部队旁边,不知是加入好还是回去抢Boss好。张佳乐刚想大骂叶修无耻,可一想到自己和百花的关系又郁闷了一小会儿,凶狠的语气在肚子里发酵了一秒变成了有气无力的一句,你真无聊。

叶修扔了鼠标,原地下线。扭头看花盆里的张佳乐,说:“还郁闷着呢?这都几年了?”

“我欠他们的。”

“想太多。”叶修淡淡道,“人家现在好着呢。”

张佳乐也知自己矫情了,顺着他的台阶下来,嘀咕一句有情妖无情人。

“正是这个理儿。”叶修点头,摸了摸张佳乐的花瓣。

张佳乐被他摸得脸上发热,喊一句:“叶修!”

“说。”

“我那啥……”

“想上厕所?”

“……我喜欢你。”

“……”

“叶修你说句话。”

“呵呵,就知道你喜欢我。”

“呵你个头!”


6.

张佳乐问叶修咱俩现在该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该干嘛干嘛。难不成你这朵花还能吃了我?

“我吃了你!”张佳乐努力往前挪了挪。

叶修握着他的茎秆在花瓣上亲了一口。张佳乐只听见啵的一声,头顶的花开了。

大红色,非常喜庆。

“啧啧。”叶修评论。

“看毛!”张佳乐郁闷。


END

评论 ( 39 )
热度 ( 9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