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全职高手-迷

1.


郑轩喜欢喻文州有些时候了。

忘记为什么喜欢了,毕竟他是个慢性子,很多事情拖得久了就不记得起因经过了。喜欢就喜欢嘛,也没多热烈,顶多就是和喻文州说话时会慢个半拍,以前脱口而出的语句,现在则要想一下再说。还好郑轩本来就够懒散,他微妙的变化在别人看来就是多年懒惰终成痴的验证。

黄少天教育卢瀚文,要好好努力,千万不要学郑轩啊。

“压力山大啊黄少。我只是不求上进而已,有这么夸张吗?”郑轩辩驳。

“不要听他讲话,懒癌是会传染的。”黄少天捂住了卢瀚文的耳朵。

卢瀚文长高一点后就没以前可爱了,以前就是个小团子,被蓝雨众人捏来捏去,如今小孩有了自己的主意,谁的话都敢质疑一下。也不乖乖让黄少捂耳朵,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笑着说懒一点有什么关系,做人呢,开心就好啊。

“你这是跟谁学来的?小小年纪不学好,你小心队长打你屁股。”

“队长才不会打我。而且这是小别哥哥教我的,我每次找他去PK,他不肯,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所以他要开心点,远离我。黄少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他们微草非常坏,把你教坏了。我要找王杰希谈谈,他们这这样很影响我们蓝雨的未来啊。”

“哇,黄少你这颠倒黑白的能力也是一绝。”徐景熙说。

黄少天要与他理论,他说自己只是实话实说。黄少天的实话实说大家都懂的,篇幅大概在八分钟左右。

初春时节,因为连续阴雨,所以G市的空气格外潮湿且闷热,人坐在窗边,不一会儿就觉得湿哒哒的。他们几个占着食堂的位置听黄少唠嗑,都有点犯困。

别人都很烦黄少天开嘴炮,但蓝雨人天生有抗体,不仅不烦,还很喜欢,因为这是催眠利器,特别是坐飞机,简直是人间一绝。其他队伍的人问他们,你们跟黄少一个队怎么精神还这么好?能不好吗?睡得特别好啊!

郑轩这会儿连打三个哈欠,整个重心都往右臂上靠,头倚在上面,眼皮上下打架。

“吃过饭了?”喻文州的声音突然响起。

郑轩的心像是被橡皮筋弹了一下,眼皮一跳,随即故作平静。

喻文州走到他们桌边,拉开黄少天身边的椅子,坐到了郑轩对面。黄少天的话题立刻从微草转向了队长你被经理叫去干嘛怎么这么久饭都没得吃还好我们给你留了点点心你快吃啊要不要热一下啊?

“唔,我吃一点就好啦。好闷,吃不下。”

“是啊,最近太潮湿了,感觉要发霉了!”卢瀚文说。

然后大家都发表了下自己的意见,郑轩一边听一边装模作样地抬起头来。他注意到喻文州穿了件银灰色的衬衫,不知什么布料做的,日光灯下有种丝缎的亮感。

喻文州察觉到他的目光,对他微笑了一下。

郑轩顿觉脸上发烧,轻咳一声,继续埋首装鸵鸟。他想队长真是好聪明,怎么什么都知道。

是啊,有人喜欢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是喻文州这种心窍通利之人。郑轩一开始还想,自己这种喜欢会不会给队长造成困扰,又是否会影响队伍配合。可后来再看,一切风平浪静照常如旧,喻文州还是老样子,根本不为所动。

应该是被拒绝了?郑轩心想。

本应失落,可惜他过于懒惰,这种费心神的事,摸了摸就给扔到脑后。压力山大,不想去想啦。更何况喻文州聪明也有聪明的好,什么心思都可以推到他那边,横竖他兜得住,郑轩也乐得装傻。

喜欢这事一时半会儿消不下去,郑轩也就任由自己继续单相思着。他一边偷懒享受喻文州的沉默,一边又心惊胆战地等待对方喊停的那一刻来临。可是,总体来说,权衡下来,竟是刺激的快感更大一点。就譬如现在,喻文州看着他,他坦荡地脸红心跳,然后装傻。

喻文州水纹一般的笑着,随口附和着大家的谈话,镇定自若。


2.

郑轩是在十一赛季开始前半个月回到蓝雨的。大概是受到了世界联赛的鼓动,一向懒散的他都萌生出了人生如此短暂应该要好好耕耘的想法,以至于一时冲动就拖着行李箱搬回了宿舍,决心好好苦修,不再荒废光阴。

郑轩把行李扔进房里后就往训练室走去。出人意料的是,他在里面看到了喻文州。

“队长?你没回家?”

喻文州从苏黎世回来后竟然没有回家休息,反而直接赶回蓝雨。他的解释是十一赛季就要开始了,总要准备些材料,留在俱乐部更方便。

郑轩听他说得理所当然,再想到刚才自己因为一点努力就那么得意洋洋,忍不住感到了一丝羞愧。

“你也很早嘛。”喻文州对郑轩说。

“哈哈,在家无聊嘛。”郑轩装了个傻。

“没有出去玩?”

“没啊,天天在家里。”

“没看我们的比赛?”

“看了!当然看了啦!”郑轩忍不住加重了语气。“队长你跟黄少都厉害。”

喻文州笑道:“谢谢。”

郑轩想你没事别老笑啊,我好别扭的。忍不住搔了搔新剪的头发。说到这个发型,郑轩又有点郁闷,他只是在理发店睡着了一小会儿,哪知道醒过来就被剃光了鬓角。

压力山大啊,被徐景熙看到了又得说他闷骚。

这会儿喻文州哪壶不开提哪壶,问他是不是头发剪坏了。

“嗯。”郑轩大窘。

“还可以,意外的适合你。”

“哇,队长你快别说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我很不习惯。”

“咦,我平时对你们不好吗?”

“不是不好,可是我实在忘不了你在比赛里卖我让我被微草胖揍的场面。”

“哈哈,战术需要,不要介意。”

“队长你的战术其实蛮凶残的。”

“我就当你是夸奖了。”

郑轩环视训练室一周,磨磨蹭蹭做贼似的地拉开了喻文州对面的位子。他想自己干嘛这么紧张,队长又不会吃人。只是喻文州对面的位子向来是黄少天的,他们正副队气场强大,懒散如郑轩还是喜欢角落里的位子。可问题是房间里只剩他跟喻文州两人,相隔甚远不太妥帖吧?郑轩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自己这是牺牲了开小差的机会来团结队伍啊。

喻文州对他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认真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时不时还添上几笔。

郑轩在他对面哒哒哒地敲着键盘。有段时间没高强度训练了,手没以前熟练,一开始miss了好几个连击。郑轩有点火大,赶紧集中精神重新投入训练,这一次总算无伤通过。他做了遍手操,再次点开训练程序。

两人都没与说话,各自完成着自己的任务。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双方注意力都有下降。喻文州推开鼠标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出去吃点东西吧?”他说。

“哦,好。”郑轩爆起手速结束了训练。

“刚刚那是新招式?”

“嗯,夏休时想出来的。如何?”郑轩紧张地问。

“挺厉害的,等吃过饭回来我陪你练一练。”

“好啊。”

出了门郑轩习惯要往食堂走,喻文州拉了他一把说食堂还没开,得走出去吃。

“果然回来太早了。”

“难得看你这样,感觉被你鼓励了呢,要更加努力啊。”

“队长你饶了我吧,我知道我平时太懒,真是抱歉。”郑轩被喻文州说得脸上发烫,连背都驼了几分。

喻文州笑出了声,他说我没说你什么呀。

“我很懒,我懂的。”

“可是你在训练和比赛时没有偷懒过。”

“哎呀,求你了,别再说了。”郑轩只觉得脸上的热度一直蔓延到耳廓。

喻文州倒起劲起来,“实话实说而已。你很有趣,吐槽也很厉害。对了,你上次推荐我的漫画,我在苏黎世的时候看完了,很好看,谢谢。”

“你喜欢就好啦。”

“嗯,我很喜欢。”喻文州看着郑轩,微笑道。

现在想来,郑轩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喻文州的。


3.

郑轩太懒,很早以前就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别人。太麻烦了,追不到要烦,追到了更烦。一个人自由自在不是很好嘛,何必为了别人改变节奏。

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脸,真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晚点训练结束后大家聚在黄少天房里吃零食聊八卦。卢瀚文说轮回家的杜明过年时跟唐柔表白了。

“然后呢?”

“被拒绝了呀。”卢瀚文天真地说。

“小卢你哪儿知道的?”

“小别前辈告诉我的。”

“刘小别哪儿知道的?!”

“小别前辈说这是孙翔前辈说的。孙翔前辈是从吕泊远前辈那儿听来的,吕泊远前辈又是听吴启前辈偷听杜明前辈打电话时听说的。”

“小卢你的记忆力这么好为什么语文默写还是不合格?”

于是话题又绕到联盟大汉的终身问题上了。男人八卦起来也是一绝,一边交流着其他人的感情生活一边又要小心翼翼故弄玄虚假装自己其实是有方向有出路的。

男人在这些奇怪的小事方面总是有莫名强烈的自尊心。

郑轩也不例外,当问题被抛向他的时候,他立刻表示自己是有喜欢的人的。

“谁谁谁?小卢去锁门,他要是不说今天不让走。”

郑轩靠在床板上,邪魅一笑道:“我是不会屈服的。”

“竟然如此嚣张,兄弟们大家一起上,必须拷问出来。”黄少天叫嚷着就要扑上来。郑轩英勇抗争最终被枕头打了个头昏脑涨。

这时围观许久的喻文州终于开口了,他问郑轩,大致描述一下总可以吧?

郑轩想你不是都知道是你了嘛,干嘛还要我说。

但他既没有那个精也没有那个蓝可以和喻文州相斗,所以郑轩只好看着喻文州的脸感到口干舌燥。

“说啊说啊。”大家还起劲地怂恿着。

郑轩躺在床上心下一横,心说队长你害我我也没办法,要脸就这么一张,全给你好了。

于是一骨碌爬起来,对众人正色道,其实我喜欢的人吧……

所有人都把眼睛瞪得浑圆。

“是黑头发。”

“……………………………………”

郑轩又补充,“还是短发哦。”

喻文州难得笑得没有形象起来,往后一倒陷进沙发里,膝头的巧克力掉了一地。

“你笑什么啊队长,气死人了,你还不批评一下郑轩。”黄少天气道。

“不知道啊。”喻文州笑个不停,“就是觉得很好玩。”

“队长你也够了。”徐景熙无奈道。

“嗯。”喻文州坐直了身体,严肃道:“我们可以根据这些情报分析一下郑轩的恋爱对象。你们看,黑色短发给人一种清爽可爱的感觉,而且就郑轩喜欢的角色类型来看,说不定还是个妹系的哦。”

“哇,队长你好厉害,就这么一点线索竟然分析出花了。”宋晓惊讶道。

郑轩无语,心道,是啊,是你妹啊!

“轩轩,你说队长猜的对不对?”徐景熙问。

“对啊,好对。”

“不行,我也要猜,小轩轩你再给点情报。”黄少天起劲道。

郑轩看着喻文州道:“手速慢。”

“哦哦,这个我知道,手速慢肯定不是圈内人!哎呀,早就猜到你找不到圈内人的啦,圈外人手速慢不慢有什么要紧,最关键的是炒菜时不要太慢就可以啦。我跟你说我表姐干什么都慢半拍,结婚后烧个菜都手忙脚乱的,差点把厨房都给炸了。好可怕啊,小轩轩,你要千万小心。”

“压力……”郑轩扶额。

“总结一下,郑轩前辈喜欢的人是一个黑色短发手速慢做菜差劲的妹系女生!”卢瀚文宣布。

“做菜差这一点到底怎么算进去的……”

“不要拘泥小结。”宋晓说。

“其实你们说的都对,但是。”郑轩抬头望天花板,“我喜欢的人不是女生,是男的。”

“……”

很好,连黄少天都陷入了沉默。

郑轩对着喻文州皱起鼻子笑了一笑。


4.

“嗨。”郑轩终于把喻文州堵在了走廊里。

“怎么了?”喻文州刚才笑得太厉害,现在声音都是沙哑的。

“队长。”郑轩抓了抓头发,“我知道比赛期间想东想西的确不太好……”

“是在说谈恋爱的事?”

“嗯。”

“不会啊,人之常情嘛,别影响到状态就好。”

郑轩看着喻文州滴水不漏的表情,心道聪明的人无耻起来果真特别没有下限……

他想这么着总不是办法,喻文州要实在不喜欢自己的这种暧昧,那只好同他说清楚,然后老实收下好人卡,安静做人。和喻文州斗智斗勇没有意义,反正总是要输的,不如趁早投降。哎,暗恋人真是好麻烦,暗恋一个聪明人更是极具风险。

郑轩多少有点心痛,但念在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份上,还是想喻文州给个痛快。

所以他说,队长你都知道的吧。

“嗯?”

“我喜欢你啊。”

“知道。”

“哎……”郑轩叹了口气,低头看鞋。

“我还想如果我不逼你,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说了。”喻文州说。

“可能吧。”郑轩诚实地回答道。

“然后呢?一直不说,直到感情淡掉那一天?”

“如果最后会自己淡掉的话……”郑轩觉得脸上发热,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喻文州抱臂靠在墙上,微笑道:“所以说,还好我逼你说出来了,不然你就会这么懒散着忘记我吧。”

“怎么会。”

“郑轩,你是不是觉得谈恋爱很麻烦?”

“是啊,压力山大。”

“那如果谈恋爱对象是我呢?一样麻烦?”

“说不好。不过和文州你在一起会稍微好一点?因为你总是能猜到我的想法嘛,不用我去花心思逗你开心。”

喻文州笑道:“说到底,你还是懒。”

“是啊,改不了了。”郑轩无耻道。

“那我们试试好了。”喻文州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房门钥匙,一边走一边平静地说道。

郑轩觉得他仿佛在说,明天比赛,你打中路。忍不住追上去傻乎乎地问什么意思。

喻文州的眼角漏出一丝笑意,他平和又温柔地对郑轩说,和我谈恋爱吗?

“不是早和你说了吗?你有趣,所以喜欢你。”喻文州对石化的郑轩说道。

郑轩觉得他黑死了。


5.

后来在郑轩和喻文州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之后,他有问喻文州,到底什么时候起对自己有感觉的。

喻文州当然不会说。可郑轩总觉得是他先喜欢的自己。

想到最后有点细思恐极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喻文州给自己设的套?不会吧?!

郑轩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问个清楚,可转念一想追问有什么意思呢?现在这样,你情我愿,皆大欢喜,完美结局,十分惬意。


END

 
评论(35)
热度(886)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