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银之匙-Aki

快夏末的时候,公司突然接到了一笔大单子。说是大阪一家很有名的百货公司,想要在地下一层的超市里摆放“御影猪”的农产品。

这可谓是“御影猪”公司成立以来得到的最高肯定。因此八轩立刻开始收拾行李,奔赴大阪,亲自考察洽谈。

大川前辈本来是要一起跟去以示尊重的,无奈农场意外有事,实在无法脱身,才只好让八轩孤身前往。

出发前,御影给了八轩一个邮箱地址,说是驹场的,对方正好在大阪工作,如果方便的话想拜托八轩带些土产给他。

“驹场?他又换邮箱了?”

“嗯,说是丢了手机,连带着邮箱也一起换了。”

“我看他是忘了密码吧。”八轩嘟哝道。

“哈哈。”御影笑了起来。

除了驹场太太和御影太太托他带的东西,八轩自己也带了不少“御影猪”的产品。

“肥死这家伙好了。”八轩一边往行李箱里塞东西,一边心想原来驹场真的有这么多年没回北海道了。

“不知道那家伙变了多少……”

八轩越想越心慌,扔下了手里的东西,扑倒书桌前拿手机。一封邮件,修修改改好几次,终于还是发了出去。

“驹场,我是八轩,八轩勇吾。”

过了一会儿驹场的邮件过来了,简简单单一个“噢”字。

八轩一恼,噼里啪啦打了一大通,正要点下发送,但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驹场那张木楞的脸,又忍不住悻悻地把那些教训全部删光了。

“我最近会来大阪,可以见一面吗?”

“可以。我打工到八点下班,你有订旅馆吗?要不住我那儿好了。”

“不用了,御影有给我订房间。”

“是嘛。”

“嗯,那就八点见吧。”

“OK,到时候给你地址。”

之后没再联络,八轩全身心地投入了和百货公司的洽谈,经过繁复的考察与商讨,终于敲定自十月起,“御影猪”的,包括新鲜猪肉、培根、香肠,以及其他农产品,将全部在超市内上架,并作为特推商品,举办为期一个月的促销活动。

签完合同后,八轩站在走廊里和大川汇报情况,由于里面非常安静,所以不得不压低了嗓门打电话。

“喂喂,你说什么?”大川的大嗓门毫不打折地从听筒那断传来,震得八轩鼓膜发疼。

“我说,我把合同签好啦。”他尽量提高声音。

“噢,干得不错嘛!等你回来请你吃烤全猪好了!”

“那可是我们的产品啊社长!!!!!!”八轩终于忍不住嚷道。

有人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八轩赶紧摁掉手机,鞠躬道歉。再抬头时走廊早已恢复了平静。

城里可真安静。八轩心想。


城市里也不安静。汽车、广告、乱七八糟的声音机械地运作着,可即便是这样,这些声音仍像闷在罐头里似的,压抑着自己,努力想隐藏。在北海道的山里开车就不会有这种烦恼,该按喇叭时就要按得整座山都听到。

“喂。”

八轩吓了一跳,一转头,只见到驹场站在他身后,对于他的惊吓感到十分无辜。

八轩往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他一番,发现他变白了些,头发打理得很精神,鼓囊囊的肌肉裹在黑色的短袖T恤下。

“你干嘛?”驹场把八轩从马路上拉回人行道。

“被你吓了一跳……”八轩老实说。

“啊?”驹场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八轩见他这样便笑了起来,“驹场你变了好多啊。”

“有吗?”驹场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发,然后又把视线投到八轩身上,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西装,微笑道:“彼此彼此吧。”


驹场在大阪打工。白天建筑工地干活,晚上就去拉面店里帮忙。他说拉面店的老板很喜欢他,因为他能很会挑蔬菜和猪肉。

“为什么一直没回来呢?”

“我过年时有回去过啊。还遇到了小秋,她没和你说吗?”

“没有啊!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以为你在札幌,所以不想打扰你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不是朋友吗?”

“是啊。”驹场理所应当地说道。

八轩又不知作何反应,硬生生将一大通话憋进肚里。

“为什么不回北海道的农场帮忙呢?”八轩问。街上已经很安静了,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出租车灯闪现一下。

驹场提着八轩沉重的行李箱,就像提着一个玩具似的,步伐十分轻盈。

“因为在城市工作容易挣钱吧。我想让妹妹们上大学。”

“……”八轩沉默一会儿,低声说其实你可以来“御影猪”工作。说出这话时八轩其实是有些忐忑的,他很怕驹场会将这视作怜悯。

但是驹场没有,他很轻松地说道:“不用了。比起打工,我更想赚钱买下自己的农场啊。”

大概是农家孩子的关系,从小就开始吃苦,苦于播种,忙于收获。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有很多事去做,并没有闲工夫去悲春伤秋。心脏在北海道略显粗粝的风中逐渐坚硬,就像驹场臂膀上的肌肉,强大而紧实。他们很少痛苦,及时偶尔痛了,也会很快爬起来,毕竟对农人来说,大家与生活之间是没有缓冲的,没时间缓和。

这几年要说八轩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恐怕就是这种勇气与精神了。

于是他说,什么嘛,你的理想怎么还是这么耀眼。

“耀眼?八轩你这家伙说话还是这么奇怪啊?”驹场皱起眉头。

“我只是在说日语啦!是你太不愿学习了!”

“学校啊。”驹场抬头看了看夜空,“好怀念啊。”

八轩垂下头,“驹场。”

“嗯?”

“以后你有空了,再回学校去吧。”

“哈哈,不用了,毕竟我脑子很笨嘛,真的念书是不行的。其实我也只是想念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

“我们也很想你!”

“嗯。”

“你要快回北海道来啊。”

“嗯。”

“御影猪等着你的产品啊。”

“嗯。”

“喂,八轩。”

“啊?”

“我家到了,要不你今晚还是住我这里吧。”

“……那就打扰了。”


驹场租了一栋公寓里的一间小套房。只有一个房间,没有厨房,只有一个非常狭窄的浴室。但他收拾得很干净,报纸和棒球杂志摞得整整齐齐的,垃圾也有及时清理,简直不像个男生的房间。

“以前如果把房间弄乱会被老妈骂得,毕竟谁都没那个时间来帮你收拾嘛。”驹场很自然地解释道。

他给床铺上新的被子,然后把自己原先那条扯到地上。

“你睡床吧。”他对八轩说。

八轩自然不肯,两人争论一番,最终八轩还是在武力的威逼下乖乖躺上了驹场的单人床。

“那就谢谢了。”熄灯时八轩如是说道。

“晚安,明天陪你逛大阪。”驹场说完,翻了个身,很快陷入睡眠。

八轩听着他的呼吸声,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大虾夷,窗外面就是碧绿的农田,夜风扫过时沙沙的一片,夹杂着蝉鸣与小狗跑动时的脚步声,啪嗒啪嗒。

“晚安,驹场。”八轩轻声说。


第二天驹场向工地请了个假,扣上棒球帽,和八轩逛了逛大阪。

回程的电车有一站是甲子园,两人互看一眼,很默契的一起下车了。驹场说,这还是他来大阪这么久,第一次来甲子园。

今年的高中联赛已经结束,然而外面还悬挂着还未来得及撤走的祝贺横幅,就连队员的介绍也还贴在橱窗里。八轩和驹场买了票,进博物馆参观一番后,来到了甲子园的平台。

真是非常巨大的体育馆,站在里面,感觉天空都变狭窄了。

外野有工作人员,估计在为晚点的比赛做准备。驹场问,如果这里坐满的话会有多少人?

“唉?”八轩手忙脚乱地去看宣传手册,“大概可以坐下五万多人吧。”

“好大!”驹场感叹道。

“是啊。”

“喂!!!!”驹场突然大吼道。

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参观的人并不多。他的吼叫也只引起了几个工作人员的注视,然而他们并没有其他动作,也没上前制止。大概是遇到过的游客太多,还有比驹场更奇怪的吧。

毕竟,甲子园是个神奇的地方嘛。

驹场的叫声被沉默的甲子园所吞没。八轩突然想,如果驹场能站在投手丘上,他会被这里所吞没吗?

应该不会吧。

因为驹场在八轩眼里,一直是个很耀眼的人。有梦想的人,都很耀眼。

“八轩,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北海道,然后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牧场的。”驹场如此说道。

“嗯,我相信你。”

“我会有一个很大的牧场,养很多牛,种很多玉米。我的玉米田会比整个甲子园都大。”

“用上最新的机器和技术,这样大家都不会太辛苦了。”

“怎么说呢,八轩,总觉得想到这些,整个人都干劲满满了!”驹场大笑道。

不知为何,八轩总有点想哭。但这并不是哭的时候,所以他很努力地克制了这种冲动,他对驹场说,加油啊,大家都等你回来呢。

“嗯。”驹场很用力地拍了他一下。弄得八轩一阵呛咳,眼泪都流出来了。

“真是的!”八轩责备道。

“抱歉啦。”驹场答。

可是八轩透过朦胧的泪眼,望向甲子园的土地时,脑中忽然浮现了蓝天白云下的北海道农田,也是这么大一片,碧绿的,在阳光的照射下,静静等待秋天的降临。

然后它们会变成金色,然后这片金色会成为黄金的颗粒,再然后,它们将成为无上的美味,给大家带来幸福。

对农民来说,苦难并不会持久。寒冬过后总有春天,只要还有一粒希望的种子,他们就会精心播种,在不久的将来,经过了春雨的浇灌和夏日的催化,他们一定会收获金灿灿的果实。

这是自然规律,与命运无关。

“送你回去吧。”驹场说。

两人走出甲子园时看到有小学生在附近的训练场里练习。被击出的棒球滚落到驹场脚边。驹场捡起来,挥动胳膊,将球远远掷出。

八轩抬头看着球,直到它的身影消失于太阳之中。


END

评论(6)
热度(67)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