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全职高手-大石碎胸口2

11.

孙翔想找叶修问个究竟。

说要搞战法配置的人是他,说取消的人又是他,自己好歹也是凭实力入选国家队的,自然也想上场表现,怎么能因为叶修的一句话就失去资格呢?

然而那天之后叶修就没在训练室出现过。加练也顺势取消,孙翔完全找不到他人影。

彷徨不安逐渐坚硬成愤怒与不满,他的精神状态反映在团队配合上,当年那种只顾自己向前冲的态度又死灰复燃起来。

“停。不用比了,你们已经输了。”张新杰平静道。

他们在做五对五常规对抗。张新杰作为旁观者在比赛开始后第十分钟忍不住出声喊停,输得是孙翔这边。张新杰也没多客气直接指出了他的错误。孙翔心情不好,摘了耳机默默退到一边。

喻文州温和地笑笑,叫孙翔请大家喝饮料,然后让方锐上来顶他位置。完了又看周泽楷,意思是你家队员,你去处理一下。

于是周泽楷就跟出去了,把孙翔拦在楼梯平台上,问他怎么了。

“周泽楷。”孙翔对这个队长还是比较信任的,毕竟刚到轮回时对方帮过他,再加上周泽楷闷罐头的属性,让人很放心对他说心里话。孙翔擦了擦头上的汗,沉默一会儿,问:“我是不是不应该加入国家队?”

周泽楷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没什么,我下去买饮料了。”孙翔说着就转身要跑。可周泽楷哪里会让他这么离开,赶紧抓住他衣服,说:“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在队伍里不是必要的。”孙翔垂下头。

“谁说的!”周泽楷急道。

“没我,你们打得更流畅。”

“不是!”

“你刚刚都看到了吧。”

“慢慢来。”

“哪有什么慢慢来!还有一周就要出征了,我还是这个样子,甚至比以前还要退步,我……”

孙翔收住了口。周泽楷觉得自己最害怕发生的事终于上演了。他知道孙翔个性强,又是一根筋,认准了的事很难撼动,这种人虽然遇强则强,但要改变他心态上的别扭还是得靠怀柔政策。因此孙翔刚来轮回那会儿,周泽楷几乎天天主动找他训练、吃饭。这对周泽楷这种内向的人来说是个很大挑战,但没办法,他是队长,这就是他的责任。好在轮回队伍气氛不错,多攻克几次,孙翔就软化下来,对大家敞开了心扉。这本是很好的事,哪知道一下子把他扔进国家队,这个每个人都有极强个性又经验丰富的队伍,而队伍又主张将孙翔放在一个很明显的位置,逼迫他快速成长,适应这支队伍的要求,自然会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

举个例子,以前孙翔一个人时,是他带着人家跑。加入轮回后是周泽楷和他一起跑。而现在,要他追着这么多大神跑,本就让骄傲的他很敏感了,而最近的挫败更是让他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周泽楷很担心他,不仅是怕他将这种情绪带入比赛,更担心他会因此封闭自己,伤害到他好不容易取得的成果。

然而周泽楷还是不知道怎么开解他。

“不是的,孙翔你听我说。”

说?周泽楷还能说什么?

孙翔没等到他回答,便说:“我会继续加练,因为不想拖你们后腿。”

周泽楷很难过。想到以前孙翔在全明星上放话挑战韩文清,即便结果不好看,但那股狂气给周泽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现在突然听到他这样说,竟不知作何反应是好。努力是对的,但不是以这种心态前行。

周泽楷愣在原地,看孙翔一路跑下楼。他想找叶修谈谈,然而又在犹豫自己是否插手太多,一个选手有其自然成长的轨迹,究竟是不要干涉还是全然保护都全然未知。

周泽楷很想帮孙翔,却不知从何做起。


孙翔很难过。

从开始打游戏起,他就一直是众人的焦点。他是天才,打得好,就连叶修都会说他有潜力。于是他就真的觉得自己打得很好,什么都不怕,最困难的时刻都认为自己还能继续向前。外界怎么说,队友怎么看,他都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他知道自己很优秀,他能行。

可是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却将他原有的世界撕裂了一个口子,是好是坏,孙翔也说不清。可他是真心喜欢轮回的,觉得里面的人傻逼又有趣。因为觉得他们是朋友了,所以会多照顾一些,进而到了团队中,也会彼此掩护,互相扶持。他也知道自己在改变,只是因为这支队伍很好,所以没有抗拒。

如果说叶修打开了他的世界,那么轮回就将他重新填满。然而这只是在轮回,离开了这支队伍呢?进入到国家队呢?

这不是全明星,不是表演,他们要赢也必须赢。联盟中这么多优秀的选手,为什么偏偏选了他们几个?如果他们不做到最好又怎么对得起这个资格?

观众的质疑,孙翔从来不在乎,因为他觉得他们看不懂。然而这次的观众中有更多没有入选的职业选手,在他们眼里,自己的表现是否配得上这件队服和这个头衔呢?孙翔向来争强好胜,不能忍受自己被抛下,更无法容忍自己成为那个被大家迁就对待的角色。

所以喻文州他们叫他成为战法配置主力他答应了,所以叶修叫他加练他也同意了,可即便做到这个地步,也无法踏上正规吗?

大家究竟想他成为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在他身上寻求什么呢?又或是全然没有期望与念想?他只是来充数的?只是一个滥竽充数外强中干的选手?

孙翔坐在微草的大厅里,头上的汗水汇聚在下巴尖上,啪得往下掉。


12.

大概是周泽楷和大家说了什么,总之整整一个下午都没人来找买饮料失踪的孙翔。他在大厅里坐了有一会儿,决定回去睡觉。

才进宿舍区就见到消失了好几天的叶修正邋里邋遢的从房里出来,两人打了个照面一时不知说什么。

叶修哑着嗓子问,训练呢?

孙翔开门见山道:“为什么取消我的战法配置?”

叶修一愣,“谁跟你说的?”

“我听见了。”

“那个啊。”叶修反手带上门,略一犹豫,“我还没想好。”

“你没想好?为什么什么事都要听你的?你只是个领队吧!”

“喂,你冷静点,发生什么了?”

“说要我加练的人是你,说我没用叫我滚蛋的人也是你,既然这样,一开始就不要选我入国家队啊。”

叶修被他骂得毫无防备,火气也窜了上来,尽可能地冷静回答:“第一,我没叫你滚蛋。第二,也不是我选你入国家队的。我和你们一样,一直到见面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别想太多。”

“是啊,要你来选的话,根本不会选我。”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可是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如走钢丝。

“孙翔,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

“没误会,我懂的,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孙翔扔下这句话便急着要开门进房。然而这次是叶修挡住了他,“把话说清楚。”

“我说的还不清楚?”孙翔瞪他。

“对,我承认我和你没有好好交流过是我的错,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觉得我针对你?还是你觉得自己身上压力太大了?有什么尽可以说,如果你觉得我带教你不合适,我也可以和小周或是肖时钦说,但麻烦你不要把情绪带进队伍。”

叶修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挺周全,谁知却惹得孙翔更加愤怒。对方火冒三丈道:“我把情绪带进队伍?对,我幼稚!我拖大家后腿!”

“没人这么说过。”

“哼,还用得着说吗?”

孙翔说着又要把叶修挤开开门,叶修伸手抓住了他手腕不让他离开。孙翔恼起来什么都不顾拼命扭动着,叶修也是发急了,横竖不肯松开。孙翔气急,用力挥舞着那只被抓着的胳膊。叶修力气没他大,手自然松开了,然而孙翔的手却当的一下敲在墙上。撞上去的是腕骨,孙翔自己也吓到了,先是一惊,才觉得痛。

叶修急忙拉他手来看。只见上面很明显地肿了一块儿。

“动一动。”叶修急道。

孙翔这会儿不和他闹别扭了,自觉不对,动了动手,发现手指在发抖。

“走,去医务室。”叶修立刻说。

孙翔不动,逞强道:“我没事。”

“以防万一,快走。”

孙翔还是不肯动。叶修几乎要发火,但转头一看,见他面色发白,眼中难得露出了脆弱的惶恐,不知怎的就是一怔。他听见孙翔慢慢低下头,说:“不要让大家知道。”

“你跟我来。”叶修板着脸,尽可能轻的拉着孙翔的手,把他拖进自己房里。


叶修让孙翔坐在床上,自己从小冰柜里拿了冰,又进浴室拿了干净的毛巾出来仔细包好,然后才递给孙翔让他敷在腕骨上。

期间两人没说过一句话。孙翔悄悄打量着叶修的房间,只见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床上、桌上铺着各种复印纸,两台电脑都开着,茶几上堆着没来得及洗的饭盒,看起来叶修已经好几天没出过门了。

“好点没?”叶修递了包冰红茶给孙翔。

冰敷着没什么感觉,于是孙翔胡乱点了点头。叶修看了他一眼,从一沓资料下面翻出遥控器开了空调。

“等会儿我去跟文州和小周打个招呼,你别看我,这事总得和人知会一声。不过你放心,他俩靠谱,不会说出去的。”

孙翔点点头,又不知说什么了。

“你看着我干嘛?”叶修问。他想抽根烟,无奈开了空调不通风,怕呛到孙翔,因此只好硬生生忍住。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大概是察觉到孙翔语气的软化,叶修的态度也温和下来。“就在房里,哪儿也没去。”

“一直在这里?!”

“是啊,看资料。你以为哥去干嘛了?”

“我怎么知道你。”孙翔又赌气道。

叶修觉得好笑,坐到椅子上看孙翔。“我在研究E国那个战法的打法。已经有点头绪了,晚上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开会,再讨论下布置。”

“你不是要取消战法配置吗?”

“你能不能把话听完整,我后面还说要仔细研究一下别人的打法,看看有没有可能怎么规避风险。而且,不只是我,文州他们都觉得你很优秀,希望你能担起重任。”

孙翔低头沉默。

叶修说,你怎么会觉得自己拖大家后腿了?

“就是觉得。”

“……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孙翔抬头。

“好了好了,我道歉,我对你态度不好。”叶修叹了口气,“哎,说真的,你怎么回事?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大概是房里太闷,手腕太麻,叶修的声音又太沙哑,让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委屈感。本能的觉得喉咙发紧,眼眶发涨。

“以前打荣耀,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但是你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所以我就和大家打配合。但是打了配合还是被你一个人干掉了。然后我就很怕往前冲,觉得应该先顾好其他人的安全再说。可这次你又说我不对,说我没以前的气势。我……”孙翔哽了一下,他盯着自己的膝盖,“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又保持气势又保护队友。”

“我……”他清清嗓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说完,孙翔迅速低下头去。叶修只来得及看到他眼里的一点闪亮。

他想了很久,慢慢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加练吗?”

孙翔摇头。

“你在越云时,咱们打过一场比赛你还记得吧?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你,那时你给我的印象是锋利、灵巧但是特别莽撞,被人一撩就跟着跑。”叶修笑了笑,“但是我得承认,你真的很耀眼,所以后来陶轩把你挖来继承一叶之秋时,我想的也是,原来选了你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讨厌你?觉得你抢了我的账号,又对我冷嘲热讽,所以我一定很恨你?”

孙翔不语。

“呵,你自己都意识到自己有多讨厌了,我还能讨厌你到什么地方去啊。首先,你年纪小;其次,我也不是你逼走的;最后,你的确很强。想明白这三点后我就对你没有任何意见了。”

“而且,与其说对你没意见,我甚至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叶修顿了顿,“你看,我毕竟是看着嘉世一步步成长的人,不管结局如何,我都爱那支队伍,希望它好,希望它哪怕离开了我,也能在新的队员手上发扬光大。你是有潜力的,我希望你能带领嘉世好好作战。可惜那时队里的气氛,怎么说呢,可能不算太好,所以没能激发出你的力量,这不怪你。我对你说的那句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也不是在嘲讽你,我只是想告诉你,真正的队伍,不是你想的或是你曾经历过的那样。你不应该对队伍产生冷漠的情绪。”

“所以后来看到你去轮回,和小周打配合,跟队友也处的不错,我也为你开心。至于比赛上你输给我,不是因为你哪里做的不好,可能就是经验上的差距吧,我也说了,你总有一天会超越我的,只是不是那一天而已。”

“说是私心也好,我总希望一叶之秋这个账号能一直荣耀下去。也许你也听说了,这个账号的银武是我一个过世的朋友给我打造的,我自己也在这个账号身上花了很大的心血,它陪了我那么久,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之一。然而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占有这个账号,我也不想一叶之秋因为我的离开而被封存。我这人挺骄傲的,希望这个账号成为联盟的一个传奇。所以呢,当我把它交给你的时候,也是真心看中你的实力,觉得你可以让它继续发光发热。”

“孙翔,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选手。你可能是这几年里最天才的一个,你还有更多的潜力可以挖掘,你一定会成为一个特别优秀的选手。所以你有资本骄傲,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讨厌你,如果有,也是因为真心忌惮你的实力。”

“其实这个联盟特别简单,胜者王败者寇,失败了再重新来过,一切靠实力说话。但是唯独要注意的一点是,要相信你的队友。你要相信你的队友很强,要相信他们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任务,要相信,不管怎样,你们的目的都是胜利,所以不管你是在前在后,要向前冲还是向后支援,都会有队友随时补位。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你一个人没法面面俱到既要取胜又要保护队友,你的身边还有其他人,他们和你一样强,一样会为队伍考虑,因此你大可以放心的去打。就好像你的角色是战法,那其他队员就会在后方支援走位,而当你的角色是守护天使之类的,其他队员就会上前攻击抵御。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没什么做不到或是难以理解的。”

“孙翔,你之所以会觉得如此难堪,一半是因为心理作用,一半也是因为你还没完全相信这个团队,或者说,大家对你也不够熟悉没能完全信赖你。但这都不是你的问题,不是每个人都善于沟通的,你看小周,或者看我,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产生结果。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保证,我、文州、肖时钦还有其他人都会一起努力。”

叶修说了半天也不见孙翔有一句回应,多少有些尴尬,咳嗽几声,要去整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资料。

“叶修。”孙翔终于开口了。

“嗯?”

“你真恶心。”

“……靠。”叶修笑。又问他,手好点没有。

“我真讨厌你。”孙翔阴沉地说道。

“嗯。”叶修站起身。

“你干嘛不老实退役?”

“嗯。”

“你……”孙翔的话没说完,就被叶修抱住了。叶修抱着他的脑袋,手在他后脑勺上胡乱拍着。孙翔本该站起来骂他,然而不知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

叶修的衣服上都是烟草味,孙翔闻着觉得就这么睡过去似乎也很不错。


13.

孙翔回来后情绪平复许多。周泽楷虽有疑问,但又觉得这么过去了正好,不要多问,以免节外生枝。倒是孙翔惦记着之前对他说的胡话,把他叫到一边道了歉。

周泽楷摇头,意思是我没事呀。倒是你,有话要和我说。

孙翔又恢复那神奇的EQ,瞪他一眼嫌他婆妈。

周泽楷想你开心就好。

晚点吃饭的时候叶修也出现了,黄少天一见他就喊,你终于舍得出现了,之前上哪儿溜达去了啊把我们扔在这里还有没有当领队的自知啊?

“黄少天你安静点,也不嫌热。”叶修目不斜视,径自走去选菜窗口。

“靠,我这是在强打精神教训你你竟然还不领情。”

叶修拿了饭菜,左右一张望,竟然挑了孙翔和周泽楷那桌,走了过去。周泽楷喜静,没什么事要商量的时候一般喜欢坐在角落里,孙翔和其他人也不熟,所以就和他坐一块儿。现在叶修坐过去了,立马吸引了大片目光。

“吃饭吃饭,我和小周有话说。”叶修冲那边喊了一句。

方锐回了句什么孙翔没听清,只看见黄少天和喻文州笑了,三人叽叽咕咕拿粤语交流着什么。

“前辈?”周泽楷歪头。

“嗯,就是孙翔手那事儿。”

“我没事了!”孙翔立刻说。

叶修不理他,“小孙的手刚才敲了下,我刚去讨了瓶红花油,你晚点帮他看一下吧。”

周泽楷立刻看向孙翔,“敲哪儿了?”

“墙上……”孙翔老实说。

叶修笑道,小周问你敲手上哪儿了,没问你在哪儿敲的。

孙翔的脸憋的通红。叶修抓着他那只手给周泽楷看,“这里,腕骨,还红着呢。”

“医院?”

“还是低调点好,万一闹大了对他对队伍都不好。”

“嗯。”

叶修的目光又落到孙翔身上,“还愣着干嘛?吃饭啊。”

“我在吃。”孙翔恼道。但态度同从前比微妙的有点变化,周泽楷在空气里捕捉了下什么都没捉到。

然而那边叶修也有点奇怪,嗯了一声,低头吃饭。他和孙翔坐在一起,总觉得气场奇怪。是下午发生什么事了吗?周泽楷默默想。


晚上孙翔和几位队长一起开会,听他们搞战术分析听得晕晕乎乎,不过从房间出来时莫名有了很强的自信心。

他们一定能赢。

叶修把孙翔叫住,然后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又过来对孙翔说拿件外套跟他出门。

“干嘛?”

“出去再说。”叶修拖着孙翔回去,靠在门边看他扒拉外套。孙翔床上还横着那只轻松熊,叶修笑了笑,又催促一声。

“到底要干嘛?”孙翔傻乎乎地问。

“出去转转。”

孙翔大概猜到叶修想让他放松一下,但不懂为什么他要跟着,让他放松的话难道不是一个人出去乱逛更好?

两人从微草大楼出来,时间不算晚,外面还挺热闹。夏天到了,路边有很多人坐着撸串儿。叶修没怎么和孙翔说话,一直往前走。孙翔跟在后面很是迷茫,却没想过叫他停下。总觉得和叶修在一起有种特殊的安定感。就像下午在他的房间里感受到的一样。

“以前玩过战法吗?”叶修问。

“没。”

“上手就狂剑?”

“没。上手是同学的小号,弹药专家,我用着不顺手就改了狂剑。”

“你才玩了几年,就换了三个职业。”

孙翔略一皱眉,“四年多吧,怎么了?”

“才四年多,我都玩了十年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夸你厉害。”

“靠。”

“为什么会想转战法?”

孙翔也老实,直说,因为你是联盟第一人,觉得要是能拿到你的账号卡,我也能成为第一。

“你怎么这么傻啊?”叶修笑道。

孙翔被他一呛,脸又涨得通红。

叶修说,账号卡是死的,人才是活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

孙翔被他说得无语。叶修又问他以前在哪儿打游戏的。孙翔答当然是网吧,在家打不是讨骂吗?

说得两人同时一笑。叶修问走累了吗,要不找家网吧坐坐吧。

然而要找网吧的时候偏偏找不到,两人逛了两条大马路都不见影子。还是孙翔说先找学校,学校附近一定有网吧,这才开了百度地图找到的。

那家网吧很小,底楼放了几十台电脑,楼上有几个小包间。登记处挂着微草的队徽,看来主人是个铁杆的微草粉丝。

叶修嘀咕说早知道用老王签名来换上网费了。

孙翔对他表达了强烈的鄙视。

两人都没带账号卡,现买的新账号。几个热门职业都没了,只好拿了个召唤师和刺客。孙翔问现在干嘛?拿1级的账号去PK啊?

“随便逛逛做做初级任务吧。”叶修点起了烟。

因为前不久才刚从新手练起,所以这回叶修清任务的速度很快,一圈下来已经升到了7级。而孙翔却还在那儿扑腾新手任务,叶修自然又笑了他一番。等他弄完,两人就开着角色在地图里瞎逛了下,因为怕回去太晚,所以没想挑战副本。

荣耀这个游戏能热这么久也是有其原因的,除了竞技以外,它的地图和细节也做得特别漂亮,很多休闲玩家也乐意进来看看风景拍拍照。

这会儿游戏里很多人,经过城镇时耳机里嘈杂声一片。等人的、叫阵的、贩卖材料的,各种各样的玩家聚在一起,使得整个游戏变得生机勃勃。

叶修和孙翔从集市一路往外走,两边的树林越来越茂密,再过去就是千波湖了。叶修跟孙翔说,这地方有个bug,夜空里有颗星星在白天的时候也能看到。

“什么星星?”孙翔转动视角对准天空。

“那颗,最大最亮的。”

“哪里?”孙翔不耐烦的快速旋转着视角,让漫天的星星像流星雨一般噼啪划过。

“这儿。”叶修用手点了下孙翔的屏幕。

孙翔停下来端详了一阵,觉得这颗星星和其他的并无区别,不过是一个小点,根本不足为奇。孙翔奇道:“这种bug你都知道?”

“就跟你说我玩荣耀十年了。”

“你很闲?”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孙翔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笑起来看起来特别小,用苏沐橙的话来说就是,有点儿萌。

孙翔问叶修是不是经常拿bug在网游里作弊。

叶修表示哥能找出bug已经是种神技了。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其他人不会这样的。”

“我该说你傻还是说你傻啊?什么叫其他人不会这样,你又知道他们网游里的小号是什么样了。”

孙翔直觉不对,却辩不过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句话来。但又觉得能和叶修这样愉快相处也是件很神奇的事。孙翔想,叶修真的好厉害。

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孙翔抬头看了眼天空,黑漆漆的只有月亮和一颗闪亮的北极星。

“孙翔!”叶修在前面喊他。

孙翔拔腿追了上去。


14.

“我觉得孙翔和叶修有点怪。”李轩说。

“嗯?”肖时钦抬头。

在众人的视线中刚刚加练完毕的孙翔和叶修一起走了进来。肖时钦说他俩最近是走近了点。

“岂止是走近了点啊!简直是黏在一块儿了!!!”张佳乐拖开他们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阴谋,你们说我们要不要拯救一下孙翔。”

“他们只是在加练而已吧。”肖时钦扶额。

“加练?他们加练多久了,我也没见他们一起来吃过饭。”

“我想想,好像就是从小孙出走一下午的那天晚上起,他俩就开始一起吃饭了。”

“把周泽楷叫过来问一下不就知道了。”楚云秀云淡风轻道。

“我去叫!”黄少天说干就干,立刻跑到周泽楷身边把他拖了过来。

周泽楷很莫名,他只是想安静地吃顿饭。然而现在大家把他围了个严实,黄少天打头阵拷问他,叶修和孙翔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沉默。

“说呀,随便什么八卦都行。”方锐催促道。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们,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和别人八卦。

“太诡异了,我很害怕。”张佳乐忧郁地说。

“我突然有个很吓人的念头……”方锐着迷地看着正挤在窗口前犹豫着吃什么的叶修和孙翔,“我怕说出来被你们打。”

“快说快说少废话。”黄少天不耐烦道。

“我觉得……他俩是可能在谈恋爱?”

“………………”全桌陷入可怕的沉默。

“不会吧。”竟然是周泽楷先开了口。

“不会不会不会,绝对不会。”黄少天喊道。

“什么不会?”不知什么时候叶修竟然走了过来,他把张佳乐的餐盘往旁边推了推,放下自己的,又扭头喊孙翔坐过来。

孙翔筷子忘拿了要往回走,但叶修叫住他说多拿了一双。于是孙翔也加入进来,叶修一边给他筷子一边问黄少天他们在说什么。

没啊。黄少天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你是不是中暑了?老王呢,问他要点清凉油。”完了叶修竟然还有脸批评王杰希天天给唐昊开小灶到现在也不来吃饭。

众人心里那个难受啊,八卦对象就在眼前却没法多问一句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如果只有孙翔一人还好说,但碰到叶修这个人精,大家觉得还是洗洗睡了比较好。

“今天真是不得了了,坐在黄少天身边竟然这么安静。”叶修感叹道。

黄少天气得嘴都歪了,但也开不了口。一会儿叶修跟孙翔吃完了,又一起离开。走之前孙翔歪头看周泽楷问他晚上干嘛。周泽楷无辜极了,使劲摇摇头。

“哦。”也不知孙翔理解了个什么意思,反正他什么也没说就跟着叶修离开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光都颇具深意。不一会儿喻文州王杰希还有唐昊下楼来了。黄少天逮着他们队长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只得到喻文州一个微笑,外加一句他俩关系好不是挺好的吗?

“我也没说不好啊!我就是好奇怎么会变得这么好的!”

“人家感情上的事儿,黄少天你管这么多干嘛。”王杰希淡定道。

众人又是一惊,心说我们也没跟你说我们的猜想啊……

最后张新杰总结提问,叶修今年几岁了?

“二十八。”苏沐橙笑嘻嘻地回答。

“孙翔呢?”

“二十一。”唐昊答。

“挺好的。”张新杰终结了整顿晚饭。


15.

“坦白从宽。”苏沐橙靠在叶修的房门上。

“啊?”叶修迷茫地抬头。

苏沐橙扣扣门板,“你和孙翔怎么回事?”

“他心情不好,被我开导了下。”

“哦~”

“你这句哦很成问题啊。”

“没什么,你喜欢就好。”

“我喜欢什么了?”叶修无语。

“孙翔啊!咱们可早就说好了,你有喜欢的人,不管是谁,我都帮你追。”苏沐橙说得仗义,可在叶修听来简直莫名其妙。叶修耐着性子说,沐橙大小姐,请问我又哪儿得罪你了,你这么编排我。

“呵呵,你敢说你对人家没一丁点儿意思?”苏沐橙笑得特别好看,“没意思大半夜带人家出去闲逛啊。”

“你怎么知道的?”叶修反问。

苏沐橙笑着转移话题,“咱们都给你俩算好了,年龄差七岁,一个双子一个射手,挺般配的。”

“咱们?还有谁?你又跟云秀玩儿什么了。”

“给句话呀,到底要不要追!”

“这儿准备世界联赛呢,别瞎添乱。”叶修祭出杀手锏。

无奈苏大小姐不搭理,“那联赛后追咯?”

“你干嘛老觉得我喜欢孙翔?”

“因为我还是头一次见你对谁这么上心。”

“我对兴欣的每个人都挺上心的。”

“不一样。你对孙翔是较劲地上心,伤心的。”

“沐橙,你最近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我根本听不懂。”

“哼,谁让你恋爱经验不丰富。”

“你丰富,那你给我看看你的男朋友呗。”

苏沐橙也不急,反而笑道:“先你后我,给你搞定对象,我才能安心谈恋爱。”

“我谢谢你了,赶紧洗澡睡觉去吧。”叶修作势赶人。苏沐橙也不和他闹,乖乖地走了几步又扭头说,你有需要尽管提啊,妹妹帮你。

“走吧您。”叶修笑。


叶修想着有话没交代孙翔,躺到床上了又爬起来找他。孙翔正在房里插着耳机看电影呢,压根没听到敲门声。

叶修无奈只好回房登上QQ想找他说话,结果翻遍好友列表都没找到孙翔的身影。这么一看自己是没和他加过好友了。

于是又去职业选手群里,@了好几遍一叶之秋。方锐在下面说,这么久了,我看到你艾特这个账号还是很别扭。

“我也别扭。”叶修说,“孙翔上哪儿去了。”

“在房间里吧,过会儿张新杰查寝了,谁还敢出门啊。”

“敲门不开。”

过一会儿不知哪位勇士开了匿名扔上来一张P着叶修头像的雪姨敲门图。群内爆笑。

叶修说你们可以了,胆子很大很欠扁啊。

“老叶你这么晚不怕被查寝找孙翔干嘛呢,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了?”黄少天冒出来。

“有正事儿。”

“什么正事儿啊,你俩都整天粘在一块儿了还没把正事说完啊?”

“黄少天你管真宽,我看到张新杰往你房里去了。”

“哈哈,你骗谁,你有透视眼啊能看到张新杰往哪儿走……”

喻文州慢悠悠地打字,“少天,叶前辈住在新杰隔壁。”

然后黄少天再也没回复过消息。叶修说你们谁有孙翔号码,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来开个门。

“老大你干嘛不加孙翔好友?”包子在群里问。

“没事儿加他干嘛?”

“这不有事了吗。”方锐金馆长脸笑道。

“我帮你打个电话吧。”还是远程的江波涛靠谱,不一会儿叶修就听到孙翔在门口喊他开门的声音了。

“找我干嘛?”孙翔洗完澡后头发没擦干,后颈几簇还在往下滴水。叶修看他身上穿了件印有轻松熊脑袋的T恤,觉得有点好玩。

“你喜欢轻松熊啊?”

孙翔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没,我妈给买的。菜场二十块三件。”

“熊嘴都歪了。”

“到底什么事啊。”孙翔呆呆地问。

叶修想我刚要说什么来着,一时间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孙翔觉得这人就是成心调戏他,又是憋了气,说一句我回去了,掉头要跑。

叶修喊,等会儿。

孙翔老实停下扭头看他。

“手好点儿没?”叶修随口问。

“嗯。”孙翔点点头,还保持着别扭的姿势等待下文。

然而叶修没下文了,叶修赶他回去睡觉。孙翔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奇葩呢。走了几步结果又被叫住了,孙翔正要发作却听叶修叫他回去加他QQ好友。

孙翔出口的垃圾话又给吞回去变成木讷地一声好的。

“早点儿睡。”叶修懒散地摆摆手关门进房。

孙翔回去后真是越想越屈憋,把床上的轻松熊抓来揉捏了一会儿,感觉心情大好,关灯睡觉。


16.

通过最后一周的训练,孙翔逐渐在团队战中放开了自己。而后战法配置的主要成员也已选出,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规,就等待最后出发的倒计时敲响。

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去问孙翔发生变化的原因。总之团队好就好,别的不用多管。

在下午的团队赛模拟中,孙翔第一次在对话框中发出了指令。

“掩护我。”

回应他的是位于他后方的苏沐橙的一束激光炮,只见耀眼的的射线间,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窜了出来,剑影步加仙人指路吹开路上其他角色。孙翔逮着这个间隙,飞跑、翻滚、跳跃三个基础动作,升至半空,却邪矛尖向下,对着虚拟BOSS狠狠来了个怒龙穿心。

然而这还没完,沐雨橙风射出卫星射线,将半空总的BOSS强行打下。孙翔的一叶之秋爆发出火红色的纹章,百龙流星打在下方守株待兔。

在炫目的打击效果中,BOSS血条直接见底。荣耀,赢得非常漂亮。

比赛结束,孙翔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叶修却已经带头鼓起了掌。

“配合巧妙。”他如此说道。

孙翔立刻扭头看苏沐橙和黄少天,黄少天也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错不错,我觉得打得很爽啊!

“指令发出的时间选得挺好的。”苏沐橙说。

孙翔十分震惊,他没想到这个一直莫名与他不对盘的苏沐橙竟然有主动夸他的一天。苏沐橙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一扭头说,你看什么呀。

孙翔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妙的不可理喻。

训练结束后孙翔又在走廊上遇到苏沐橙。这回苏沐橙倒没躲他,反倒拉住他说话。

“以前,我对你有偏见,对不起啦。”

“你以前对我有偏见?”孙翔一惊。

“……算了,你当我没说吧。”苏沐橙也是有点无语。“总之我想说的是,世界联赛好好配合吧。”

“那当然!”孙翔认真道。

“喂,孙翔。”苏沐橙背着手往后倒退着走,“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孙翔的脸腾地红了。苏沐橙笑道:“那就是没有啦?”

“关你什么事。”孙翔急道。

“介绍个对象给你,人各方面都很好,就是有点毒舌,你有没有兴趣呀?”

“没、没兴趣!”

“先别急着说嘛,世界联赛后给你介绍啊。”苏沐橙说完一转身,乐颠颠地跑开了。

孙翔觉得女人真是神奇。然后他就遇见了让他觉得比女人还要奇葩的生物,叶修。叶修说,刚才看见沐橙了,跟你说话呢?

孙翔点点头。

叶修急忙问,跟你说什么了?

“说……”孙翔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叶修见他这种表情,心里也猜到了个八九成。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问他下午打出配合后感觉怎样。

“就挺顺手的。”

“然后呢,你的队友有没有让你操心?”叶修逗他。

“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了!”孙翔恼道。

“怎么,现在有信心了就不理人啦?”

“我哪里不理你了?!”

“逗你玩儿呢,还真着急了?”

孙翔无语。叶修又说,开窍挺快的,越来越期待你以后的表现了。

孙翔站在走廊窗边,太阳晒得他后颈发烫。他看着叶修,忽然笑了。

他说,谢谢你。

叶修被阳光闪了一下,突然感觉很心动。


17.

出战前最后两天先是开了新闻发布会,又是给体育局领导慰问,再加上家属见面,搞得大家都没心思训练了。紧张的气氛简直随时间呈几何增长,尽管微草大楼的空调二十四小时没停歇过,但大家还是烦躁的不行。

这里面唯一不受影响的似乎只有孙翔一人了。他妈妈给他带了很多零食,导致见完面后的时间里他就一直在吃。

“缺心眼就是好啊。”楚云秀感叹。

孙翔现在已经学会不去招惹这些老人了,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他只要原地歇着吃零食就好了。周泽楷看他吃得那么开心更加忧郁了,他被抓去拍什么出征纪录片DVD的海报,因此已经忌口很久了,这会儿看孙翔吃个不停,觉得真是如坐针毡,难得的不淡定起来。

孙翔可不管,他就是要吃,那副样子简直像被微草食堂虐待了一个月似的。

黄少天批评他批评着批评着也坐下来开始吃了,然后是方锐、苏沐橙、楚云秀,再接下去所有人都贡献出了自己的零食,开始自暴自弃地吃了起来。

等叶修和喻文州开完会回来,看到大家一副生无可恋聚众吃零食的场景,顿感心力交瘁。

“干什么干什么,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熊样?”叶修严肃批评道。

“体育局这样我心虚啊!”张佳乐嚷嚷,“咱们电竞不一向是边缘项目吗?”

“呵呵,等你们出征回来就会成为重点扶持项目了,为了你们的后辈们好好努力吧。”

“我靠啊,叶修看我揍不死你。”张佳乐对他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表达了强烈的谴责。

“大家别紧张,反正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参加,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正常发挥就行。”喻文州笑道。

“就是,你们这些人都在比赛里互相遇到多少次了,彼此的实力还不清楚吗?”

“我觉得这是你最近这一个月来说的最像人话的话。”张佳乐说。

“靠。你们都没事干啦?”

“没事干了……”大家纷纷点头。

的确,这一个月来能做的训练都做了,能搞得配合也都一一尝试过了,还剩一天,实在不知干什么好。

叶修看看喻文州,说要不咱们散了,大家玩儿去吧。

喻文州这人一向不喜强求,因此立刻同意说好。

于是各自散去。晚点叶修想起扔在训练室的U盘,便走回去拿。这回,他又一次看到了一个人坐在里面训练的孙翔。

孙翔还是坐在他的老位子上,短袖队服一直撩到胳肢窝,露出两条带点肌肉的胳膊。他的眼神很专注,按在键盘上的手指飞速舞动着。

很难想象第一次见到他时自己是什么心情。但最奇怪的是,过去这么久,发生了这么多事,孙翔好像还是孙翔。他明明也有进步,可不知为何,总觉得他还是走进嘉世大门时的那个气焰嚣张、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

也许孙翔一辈子都会如此吧。叶修想。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很高兴在经历了低谷之后,他还能拥有最初的锐利与狂气。如果一叶之秋有思想的话,估计也会对这个新主人感到满意。

叶修微笑着看着孙翔,然后打消了叫他早点休息的念头。荣耀这么好玩,谁能停得下来呢?

叶修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唐昊过来了。然后是王杰希、黄少天、喻文州,还有其他人,大家默默回到了训练室里,做起了出征前的最后一次训练。

在上百次的锤炼中,必将有利剑所出。


18.

第二天国家队正式启程去苏黎世参加世界联赛。

早八点的飞机,大家坐在候机室里昏昏沉沉的,哈欠连篇。孙翔困到不行,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看到叶修双手插兜站在落地玻璃前嚼口香糖。

“等会儿上飞机睡吧。”叶修打量他一番。

孙翔抹了抹刘海上的水珠。

“你真的不回来了吗?”孙翔问。

“嗯?”

“联赛。”

叶修笑道:“怎么着,还想我回来啊?”

“想你回来打败你。”孙翔语气嚣张,眉毛飞扬,这让叶修产生了狠狠打爆他的冲动,不过之所以会有这种冲动,或许说明叶修已经承认他为自己认可的对手。

“很有动力嘛,忘了以前被我打爆的场面了?”

“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行啊,反正我一直都在,你想挑战了就来找我吧。”

“你等着。”孙翔露出个凶狠的笑容。

“我等着。”叶修双手抱肩,懒洋洋地回答道。

广播里在通知各位乘客准备登机,叶修招呼了一声,国家队所有成员应声而起,相视一笑,一起朝停机坪走去。


END
 
评论(73)
热度(2388)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