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Wide Open

王杰希参加了朋友搞的业余管弦乐团。六月末的时候在社区文化中心办了场音乐会,也不是特别正式,就是在一个音乐教室里,周围摆了一些椅子。


来看的基本都是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也有路过的老年人,还有几个文化中心里的工作人员。

王杰希吹小号,表演了《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的第三乐章。

那会儿联盟里的比赛已经结束,而队伍还没开始夏休,大家都懒洋洋地窝在宿舍里看剧。王杰希一个人在房间里练习,这首技巧性较高,他又许久不碰了,练来练去都不太满意。

微草队员不知道自己队长会乐器,只当是俱乐部傻了,给他们弄了一个提醒吃饭的音乐铃。弄得王杰希一吹小号,大家就觉得肚子饿。

后来高英杰去王杰希那儿问事情,一开门看见他手里提着小号,这才反应过来。

“队长你会吹小号?!”

“是啊,小时候学过。”王杰希淡淡道。

“那后来怎么不吹了呢?”

“打荣耀了呗。”

其他人知道后,袁柏清深沉地说:“咱们联盟里真是藏龙卧虎,你看咱们队长会小号,叶神又会钢琴,多才多艺啊。”

刘小别嘲他,“那你说你会什么?”

袁柏清霸气道:“哥会给你加血。”

“行,你牛。”刘小别服气。

说起来刘小别和袁柏清也算不打不相识,当时训练营里同龄的就他俩是B市土著。同性相斥,一言不合就揪着领子要去训练室PK。袁柏清脾气更火爆些,大喊着今个儿不教你做人我就不姓袁。

刘小别冷笑一声,把账号卡甩到桌上,说:“废话少说,亮卡。”

“呵呵。”袁柏清学着他的样子把卡往桌上一甩。

刘小别定睛一看,彻底无语。

特么的你个守护天使来和我一个剑客PK啊???

“干嘛,怕了啊?来打啊!守护天使照样打趴你!”

说实话,此时此刻,刘小别挺同情袁柏清的。这秀逗玩意儿,丢人。

路过的方士谦差点没笑晕,把袁柏清叫到一边说,你很有想法跟我学治疗吧。

之后两人都加入了七期群,认识了比他们还要无聊的人,于是不顺眼变成了惺惺相惜,两人建立了坚固的友谊。

有一回王杰希到训练营做指导,坐在那里让大家有兴趣的上去和他PK。

大家当然都不动,猫在电脑后面压着嗓子互相怂恿。

王杰希耐性好,一个人坐在台上愣是没半句催促。

“快去啊。”袁柏清推了刘小别一把。

“去就去,我还求之不得呢。”刘小别拽下耳机,就往台上跑。走到王杰希跟前,鞠了一躬说,队长,求指教。

“坐。”王杰希说着点掉了新闻页面。

那天刘小别被王杰希按在位子上吊打了一下午。到后来已入无人之境,指导什么时候结束的,自己后来又是什么时候吃的饭洗的澡全都忘光了。

袁柏清让方士谦问王杰希觉得刘小别如何,传了半天只传回来一句,有锐气,挺好的。

刘小别觉得自己又能爱了。


王杰希每周都会去训练营,刚开始时很少有小队员敢上来挑战,他也习惯了。不过这种事只要有人开头,后面就容易许多。

好不容易等这一届的放开了,下一届的新队员又入了营。当时方士谦监考了一场选拔赛,回来跟王杰希说有个打魔道的小孩挺有意思的。

王杰希也没多想。B市玩魔道的孩子多了去了,能有趣到什么程度?后来在训练营看到名单,上面高英杰三字格外眼熟,便抬头问,谁是高英杰?玩魔道?

一个孩子脸涨得通红,哆哆嗦嗦地站起来,还举起一只手,好像还在学校里一样。

王杰希说,有兴趣和我打一场吗?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高英杰,这下他抖得更厉害了。也不说愿不愿意,只是僵硬地走出来,跌跌撞撞地往台上跑。

王杰希看多了这种孩子,没多想,随口安慰了一句,就让他刷卡进训练程序。

高英杰刷卡时还把卡给碰到地上了,他赶紧捡起来,又刷一次。

“别紧张。”王杰希说。

高英杰用力点头。

指导训练营的孩子是件苦差,大部分训练营都有专门的训练师,很少会麻烦正选队员。一是太耗神了,怕影响他们;二也是因为正选队员虽然厉害却不一定知道怎么教人。换做脾气急点的队员,可能会说些不好听的话,给小队员产生阴影。

王杰希之所以会每周出现在训练营里,也不是说他教得有多好,主要是因为他觉得这是队长的任务,而且身上也有考核的重担,他不想在一年后随随便便地给一个孩子写下升入正选还是打包走人的评语。

王杰希心知高英杰如此羞怯,便下定决心尽量温和对待。谁知高英杰看着如此,可打起来一点都不含糊,虽然生涩,但是看得出他心思细腻,有些小技巧,让王杰希不禁眼前一亮。

“你玩魔道几年了?”王杰希问。

“两年了……”

“嗯。你先下去吧。”

高英杰点头,一路小跑回去。

之后王杰希又和他练了几次,回去想了很久,找老板和经理谈了,说想从现在开始培养王不留行的继承者。

经理一惊,以为他要转会,吓得都结巴了,问他怎么会这么想。

“看到一个很有潜力的孩子,想试着带一下。”

“不用这么急吧,王队你正值当打呢。”

“我只是想有机会就抓住,我多带他几年,对将来队伍过渡也好。”

其实王杰希这么重视高英杰,对高英杰而言未必是好事。同伴间多少有些嫉妒和竞争,高英杰性格又偏软,自然落了下风。哭也悄悄哭过了,也不知如何是好。

有可怜他的悄悄和王杰希说了,意思是王队你暗中关注就好,何必抬到明面儿上来呢。

王杰希问高英杰,想不想当最强的魔道?

高英杰说想。

那你想不想拿冠军?

想。

你喜不喜欢微草。

喜欢。

那不就得了。王杰希很是干脆,他觉得想明白这三件事,别的都是假的。

当然他潇洒,并不代表高英杰就能放开。但高英杰觉得队长说得对,既然那些事都是他渴望的,他就更该珍惜队长的指导,努力提升自己,不要让队长失望。

也是歪打正着,渐渐的队里就认可了高英杰继承人的位置。


微草队里上下对王杰希都很尊敬,一般只要他在场,下面就没有做小动作的。反观老对头蓝雨,每次都鸡飞狗跳跟杂耍团似的。

两队晚上吃饭,黄少天的嘴就没停下来过。后辈们不敢嫌,王杰希却不管。低头刷了下微博,对黄少天说,你好烦。

黄少天登时炸了,大有不让对方把话吞回去就誓不罢休的架势。王杰希好歹是个B市爷们,贫嘴的天性在骨子里,很是淡定地坐在那里戳黄少天。

能说上话的喻文州又偏偏太聪明,愣是不参与其中,只劝大家吃菜。

“我说你嚣张个什么劲儿啊,你上次骗我说那谁面相注孤生,结果人家上个月就找到女朋友还去了趟三亚旅游。你说你还能再假点吗?”

“我本来就没学过这个,也就你实在太烦才随口说的。”

“你随口说啊,那你倒认真说个人给我听听。”

王杰希觉得他实在是烦,上下打量一番,夹起一块牛肉吃了,慢慢说:“黄少天你……”

“王杰希你别过分啊。”

王杰希没理他,自顾自地把话说完:“眼睛大而有神有富贵之相。”

“咦,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有点靠谱了。”黄少天乐道。

王杰希继续面无表情道:“额头偏圆意为官运亨通。”

“我靠,王杰希你现在说话特别动听你知不知道?”

“你嘴唇饱满,这代表……”王杰希停住了。

黄少天急了,催促道:“快说快说!”

“这代表你很烦,该闭嘴。”王杰希平静道。

“………………”

喻文州带头笑出了声。

事后,微草以刘小别为首的男性队员表示我靠我们队长太帅了就是要这样一击必杀他们蓝雨,而微草以柳非为首的女性队员表示哎呀队长你会算命你给咱们看看手相呗。

结果王杰希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全明星吃饭时自己身边坐了一圈女孩子。


邓复升退役后,微草老板找王杰希聊天,说王队你有什么推荐的人选吗,咱们再给队伍配个人。

“联盟里的骑士也就许斌了吧。”王杰希说。

出了办公室,他想了想给杨聪打了个电话,开门见山道,我们这儿想买许斌。

杨聪和他交好多年,深知他脾气,不过此时难免也被噎了一下。最终无奈地苦笑道,我就知道。

“我先和你打个招呼。”

“你这是主意已定啊?”

“基本定了。会由俱乐部出面去邀请许斌,估计就这两天的事吧。”

杨聪心情复杂,反问,我要是不放人或是许斌不想走呢?

“随缘吧。”王杰希也坦然,过一会儿又补充,“但我觉得独活这角色的吸引力还是挺大的。”

半响杨聪来了一句,国安傻逼。

王杰希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最后杨聪苦笑道:“你们去说吧。不过我这儿也会尽力留,咱们公平竞争。”

“好。”

当然最后许斌还是来了微草。从关系不错的老东家跳槽到新队伍,这样的队员心里大多有些愧疚感。许斌也不例外,来微草一个多礼拜了,开会坐后排,战术分析也不插话,王杰希让他干嘛就干嘛,看起来配合得很,可实际上心里却还没打开,也没有融入进来。

然后有一天,许斌突然被王杰希拜托监督一下队里的训练。

“我?我才刚来啊……”许斌虽然疑惑,但还是答应下来。毕竟是队长给的任务,他总会执行。

其实王杰希在与不在队里都一个样,许斌一开始坐在台上还很不习惯,后来就渐渐沉入到训练里去了。再抬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他站起来做了个手操,忽然看到刘小别和高英杰朝自己走了过来。

“许斌?有空来场PK吗?”

“总算来了。”许斌心里嘀咕,心说像微草这样的队伍不可能不排外吧,于是老实点头说好啊。

上阵的是刘小别,站在旁边围观分析的则是高英杰。

刘小别手速快却不稳,这是许斌老早就知道的。其实他的打法挺克刘小别的,就像独孤九剑和太极剑对打,快虽不破,但慢却更加持久。

结束后刘小别和高英杰在那里复盘,许斌听他俩说着说着忍不住插了句嘴,于是便成了三个人在那儿讨论。等饭店时王杰希回来一看,那三人还在训练室里,已经从刘小别的手速聊到了第四赛季嘉世对霸图的比赛。

“准备说到第几赛季?”王杰希叩了叩门。

刘小别和高英杰立刻跳起来,许斌慢了一拍,这才和王杰希打了招呼。王杰希先向他道了谢,又问他有没有兴趣去外面吃饭。

“行啊。”许斌还在兴头上,很容易就答应下来。等他跟着王杰希下了出租,才知道原来王杰希把他带自己家来了。

“队长你看我两手空空……”许斌无奈。

王杰希挥挥手,特随便地拐进大院,喊了句我带朋友回来吃饭。

院儿里忽得窜出一只大肥猫,喵喵叫了两声跳上一张椅子盘成了一团。许斌一见猫就刹不住脚,恨不得冲上去摸一摸。王杰希挺吃惊的,说没想到他这么喜欢猫。

许斌给他看自己的手机相册,里面全是老家养的猫咪。

王杰希说你想摸就摸吧,不过这猫怪得很不给人摸。

其实是不给王杰希摸。等他帮着端菜出来的时候,那只胖猫已经趴到许斌大腿上打呼噜了。

“奇了。”王杰希评论。

两人吃到一半,那猫也睡了大半程。王杰希看了半天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一摸,许斌看他这样不免觉得有趣,问,王队,你怕猫?

“不是,是这猫一看到我就跑。”

“不会啊,我觉得挺温顺的,也许是你手势不对?”许斌侧了身体,“您这样摸。”

可王杰希刚把手放到猫背上,那胖猫就挣了眼,灵活地跳开了。

“你看。”王杰希的手悬在半空,无奈道。

“奇了。”许斌笑起来。


总之王杰希苦练了一个礼拜小号,便去表演了。演出特别成功,文化中心的负责人拉着乐团指挥的手说下个月再办一场,还主动包了宣传的事务。

晚上去饭店庆祝的时候顺手就把下个月的表演曲目定了。王杰希想着自己夏休,便主动承担了联系训练场地的任务。

乐团里也有不认识的陌生人,基本都上班了,其中有几个关注电竞的,拉着王杰希问东问西,讨些联盟里的八卦来听。

普通玩家不懂别的,就知道问叶神是不是特别牛,黄少天是不是真的烦……

和他们聊着,王杰希有些感慨。要知道联盟刚开始运作的时候,他们这些所谓的职业选手,在亲戚朋友眼里看来纯粹不务正业。现在能和人这么普通的聊工作,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电竞也是普通职业,联盟里那些怪人,也不过是群普通同事和竞争对手而已。

出来时经过电影院,看到一个和柳非长得特像的姑娘和一个男的走在一块儿。虽然没拉手,但气氛颇为暧昧。王杰希笑笑,拐去另一边的电梯。

第二天是星期日,吃早饭的时候队里人围着柳非八卦感情生活。王杰希这才知道昨晚遇见的人的确是柳非和她暧昧对象。

联盟里女生少,都是特别保护对象。刘小别袁柏清左青龙右白虎大有谁敢欺负你哥哥游戏里打得他找不着北的架势。

还好柳非够强势,从来不搭理他俩。

男人八卦起来格外打破砂锅问到底,一个个的问,你跟对方到底成了没啊,每周都约你出去到底啥意思。

柳非脸上一红,大方道:“今天表白!”

“你来说?”

“嗯!”

“靠,不愧是我们微草出来的女汉子,就是霸气。”

“刚谁说我是女汉子的,站出来让我打一顿,保你不死。”

“柳非你这脾气,别把人吓跑啊……”

还是王杰希靠谱,问她几点约会,是不是要去打扮打扮。

“嗯。”柳非有些扭捏,挣扎半天问众男生,“你们觉得我梳什么发型好?”

有人说你上礼拜梳得麻花辫挺好看啊。柳非说那是我从家里过来时我妈给梳的,我不会……

“麻花辫?我会啊。”袁柏清立刻说。

于是柳非拿来梳子,背对大家坐好。一干大男人挤在一块儿好奇地看袁柏清给柳非梳辫子,一边看一边指指点点,嘲讽袁柏清手艺。

袁柏清本来就是三脚猫功夫,被大家一说,更没了方向。手上用劲,拉得柳非眼泪都出来了。

“算了算了,我扎个马尾就好。”柳非无奈地说。

等大家好奇心过去各自散开后,王杰希走到柳非身边,说:“我妹小时候我给她梳过,要试试吗?”

柳非惊讶地点点头,挨着王杰希坐下。

王杰希特别疼自己的妹妹,小时候生日,妈妈问他想要什么,他就说妹妹最想要的东西。长大后来到微草,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后辈,他也把大家当弟弟妹妹看。虽然有时候很严肃,但也是为大家好。微草的每个人他都喜欢,像家人一样。

所以他坐在这儿给柳非梳辫子,他想柳非开心,想大家不仅能打好荣耀,更能在荣耀以外的生活中收获幸福。这样的话,王杰希就会感到特别满足。

“怎么样?”王杰希递镜子给柳非。

“谢谢队长!”漂漂亮亮的柳非开心地说道。


晚上王杰希回了家。

在夏日的暖风中,他蹲在院子里和那只肥猫干瞪眼。

“阿咪,过来。”王杰希说。

猫缩在角落里,警惕地看着他。

“过来。”王杰希又招手。

猫站起身,慢慢朝他走来。

“乖。”他伸出手。那只猫叫唤了一声,竟然盘成一团,停在了王杰希面前。

摸还是不摸?这个念头闪电般的划过王杰希的大脑,电光火石的那一刻,他已然出手。

他的手搁在猫的背上,下面是柔软的毛和一起一伏的身躯。王杰希舒了口气,然后用许斌教他的手势,痛快地撸了撸这只胖猫的后背。

猫喵喵叫着,没有逃开。

王杰希笑了一下,把猫整个抱起搂在怀里,进屋去了。


END

评论 ( 66 )
热度 ( 26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