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全职高手-相依为命

差不多是半决赛后的一天晚上,在吃了晚饭没事干的档口,叶修跟苏沐橙说了自己要离开的想法。


苏沐橙在看剧,扯了一半耳机,问他说什么。

叶修又重复一遍。

苏沐橙想了想,说:“真要退役啊?”

“嗯。”

“嗯,也差不多了。”苏沐橙笑了笑,又要把耳机戴回去。叶修忙伸手挡了一下,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他平静地说:“退役后,我要回B市了。”

苏沐橙眨眨眼,终究没做出笑的表情。


后来陈果上来了,见气氛有点奇怪,只当是为了比赛的事。去买了一个大西瓜,又把方锐魏琛赶上楼活跃气氛,大家开开心心分了吃了。苏沐橙这会儿倒是笑了,陈果只当他俩和好,便没往心里去。

苏沐橙对叶修要走一事,倒没表现出太大的抗拒,似乎是很坦然的接受了,睡觉前还问叶修准备什么时候走。

叶修说,最后一场比完了就走。

“沐橙……”

“你要不要叶秋的电话呀?”苏沐橙打断他。

“你怎么有他电话?”叶修突然警觉了一下。

苏沐橙笑道:“上次他来看你,趁你睡觉时偷偷留给我的呀。”

叶修问,那家伙对你……

“你在瞎想什么。”苏沐橙很是潇洒地摆摆手,“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就算他对我有意思,我也不会有任何想法的。”

也是。叶修想。

“拿着吧。”苏沐橙把那张写了叶秋电话的便签递给叶修,“你总不会想离家出走十年直接打电话到家里宣布要回去吧?”

这个问题叶修倒是没想过,到底是女孩子细腻一点,知道通过叶秋做个缓冲。

“谢了。”叶修说。

“不早了,回去睡觉吧。”苏沐橙说着就要回房。叶修还是想和她谈谈那事,可苏沐橙又补上一句,决赛对轮回你估计会很累,趁机会多休息一下吧。

叶修多少清楚苏沐橙有意在回避,不过,一来是平时对她宠惯了,二来他自己也花了很久才下了这个决定,所以能够理解对方心里的纠结。

想来,他和沐橙也相依为命好多年了,久到对方都成了个习惯。习惯这种东西,最是难改。


苏沐秋走后一段时间日子过得很艰难。那时嘉世条件不好,客场比赛得早早订火车票往外地跑。于是苏沐橙就给一个人留在家里。自己做饭,自己上学,也不抱怨。

想来就是那个时候热爱上看狗血剧的,一天三集,可以边做作业边耗掉大半个晚上。

叶修回来后两人就很安静的待在家里,一个打游戏一个写作业。有时候安静的受不了了,叶修就拔了耳机开公放。

这样微妙的相处了一个多月,有天早上,叶修对苏沐橙说要送她去上学。

苏沐橙说不用呀,我又不是小学生,不用送。

“走吧。”叶修把钥匙揣在兜里,就率先出了门。

路上给她买了早点,叶修自己没买,双手插在兜里,慢慢走着。苏沐橙小口小口的吃着,和叶修并肩而行,没有说话。

早上上学上班的人多,人行道上挤,还时不时有违反交通规则的非机动车开上来。叶修一直给苏沐橙挡着。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叶修伸手把苏沐橙按住了。

苏沐橙抬头看他。

叶修说,我是你哥。

想了想又补充道:“以后我就是你哥,好不好?”

苏沐橙垂着头,很久都没说话。叶修摸了摸她的头,苏沐橙抽搭两下,忽然哇得哭了起来。

叶修哭笑不得,只好说,别介啊,大家都看着呢。

苏沐橙哭的起劲根本停不下来。最后叶修只好给她请了假,两人一起回家。回去后,苏沐橙问叶修她能不能让她用苏沐秋的账号卡玩游戏。

叶修失神了一刻,随即从抽屉里把卡拿出来交给苏沐橙。

“我教你吧。”他拖了张椅子过来,让苏沐橙坐到自己身边。

“嗯。”苏沐橙红着鼻子点了点头。


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定以为会这么过一辈子吧。

但是这世上哪有一辈子这回事呢,叶修想,很久很久,在苏沐秋还在的时候,在他还在嘉世的时候,他不都以为那是一辈子嘛。

有时候叶修的想法真是太过简单,这大概要感谢陶轩,让他猛然醒悟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就像走到了人生的一个阶段,要做一些梳理,然后迈上另一个台阶。现在,叶修觉得正是这个台阶出现的时候了。

几天后苏沐橙给叶修买了个手机。

“以后用得着。”她如是说道。

两人去营业厅办了卡,手机开机后苏沐橙就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

“以后常给我打电话啊,电话总比QQ语音方便。”

叶修笑道,我还没走呢。

苏沐橙不语。两人走到太阳下,依旧是叶修走在外侧,替她挡着车。完了苏沐橙摸了摸刘海,说:“你给我修修头发吧。”


小时候苏沐橙最恨的一件事就是苏沐秋给她修头发。

刘海长得快,又不舍得总进理发店修整,只好被苏沐秋抓着按在椅子里拿剪刀剪。

苏沐秋这人什么都会就是剪头发烂得可怕,一下手就给剪多了,害苏沐橙一个好看的女孩子发型全毁,冷着张脸和他闹三天别扭。

“行行行,以后带你去理发店。”苏沐秋也是心疼妹妹,立马屈服。然而苏沐橙毕竟是个懂事的孩子,也知道这钱浪费的没意思。

那怎么办?

兄妹俩一齐把目光投向叶修。叶修无语,哥看着是会理发的样子吗?

“给我剪嘛,我不要哥哥剪了。”苏沐橙撒娇。

“给我剪,剪坏了我就杀了你。”苏沐秋威胁。

叶修觉得自己招谁惹谁了怎么这么倒霉呢。不过他还是站起来,让苏沐秋给他举好镜子,然后操起剪刀,大胆下手小心修整地给沐橙小妹妹修了个刘海。

效果竟然不错,苏家兄妹很震惊。

叶修冷笑一声表示,天才就是干什么都能干好的人。

虽然苏沐秋气个半死,但苏沐橙却高高兴兴捧着小镜子照个不停。

从此以后给苏沐橙修刘海的工作就交到了叶修手上。只是后来苏沐橙长大了,工作了,有能力去理发店了后,叶修的这门手艺也随之退隐江湖。

现在要剪,叶修竟然有点紧张。叼着烟举着镜子左看右看不知从何下手。

苏沐橙到很镇定,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一头秀发会给剪成什么样子。

“你也太相信我了。”叶修无奈道。

“你是我哥,我不信你信谁?”苏沐橙反问。

叶修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笑着灭了烟,拿起剪刀。

“叶修?”

“嗯?”

“你怕回去吗?”

“怕到没有,慌倒是真的。”

“哈哈,你也会有慌张的时候。”

“怎么没有?后天和轮回比赛了我就挺慌的。”

“慌什么,我信你啊。”

“谢谢你。”

“咱们谁跟谁。对了,随时欢迎你回来啊。”苏沐橙说。

“嗯。”

苏沐橙忽得用手揉了揉眼睛,笑道:“碎头发掉进去了。”


叶修走前先去了趟和苏家兄妹一起住的旧房子。前几年因为道路建设,整个小区都拆迁了,现在那地方盖了个商场,没有半分以前的影子。

叶修在商场门口站了半天,就往墓地去了。

叶修对苏沐秋说,老苏,过几天我就回B市去啦,以后看你的时间就少了,不要太想我。

“你介绍的游戏真不错,让我玩了整整十年,往后大概也会继续玩下去吧。”

叶修打量着苏沐秋的照片,忽然想到,在相处的那几年间自己和他竟然完全没有告白过一次。

那时间都拿去干嘛了呢?叶修着实想不起来,好像每一天都是那样自然的度过了,好像每天背后都有第二天在排队,这是宇宙定律,不会改变。

在那个时间线上的自己只会觉得时间漫长而不会感到短暂。

应该会有一个时间来表白吧?如此简单地异想天开着。

“走了。”

叶修笑了笑,转身沿窄小的阶梯一路往下。


最后搭上的是五点的飞机,到B市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来接机的是叶秋和叶夫人。

尴尬肯定是有的,但在老妈看来,不管什么时候儿子都是世界上最值得疼爱的人。上车后叶修偷偷问叶秋,老头子没来是不是还在生气,要不要自己到外面去住。

“祖宗,你还要往外跑啊?”叶秋故意说得很大声,引得前座的叶夫人转过头来,一脸不满。

叶修赶紧趁着叶夫人发作前表明立场,只要老头子不打死他,他就不走了。

这还差不多。叶夫人和叶秋一起想。

一路上叶修那个叫忐忑啊,进了门,发现家里完全没变,连小点的窝都在院子,一动没动。叶先生坐在一桌菜前,板着脸,只差手里没握着个鸡毛掸子了。

叶秋给叶修使个眼色,把他往前面一推。叶修视死如归,喊了一声,爸!

叶先生冷哼一声,说:“你还知道回来,我当你死在外面了。”

“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这么晚了,先吃饭吧。”叶夫人顺势接口,把叶修往椅子里一按,叶秋机智地接过外套挂好,一家四口人终于围在了一张桌前。

“哇,老爸你亲自下厨啊。”叶秋大惊小怪道。

于是叶修明白了叶先生在机场缺席的原因。


隔几天苏沐橙把叶修的东西打包了快递过来。叶秋闲着没事,跟在他旁边看他拆。

拆出来嘉世的初版队服、一堆冠军戒指、合照,还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甚至连早年嘉世宿舍的房门钥匙都有。

叶修拿起来看了看,串在了自己的钥匙扣上。

那个钥匙扣是却邪的样子,还是联盟第一年的限量版,特别精致。叶秋抢过来把玩,末了又数起上面的钥匙。这把是家里的,这把是报箱的……

“哎,这把钥匙怎么这么旧?是哪儿来的?又是你宿舍钥匙啊?”

“哪把?”

“这把。”叶秋递给他看。

一把黄铜钥匙,叶修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苏沐秋老房子的门钥匙。这么多年,一直没取下来过。叶修握着钥匙笑道:“这是我另一个家的钥匙。”


END


评论(30)
热度(1649)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