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周泽楷是否看穿了一切

 @FfFFFfFFfFFfffFPFFFFfFFFFfFFFF 生日快乐(○` 3′○)

是江周啦。



1.

接到方明华电话的时候,江波涛心里是闪过一丝喜悦的。

可这丝喜悦很快转化为更深的纠结。江波涛接起电话,故作惊讶地问对方是怎么搞到他手机号码的。

方明华也并非不懂他的心思。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总是很轻松。

方明华说,有心找就能找到呀。

江波涛笑了笑,反问对方,在找什么。

“当然是找你。”方明华干脆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轮回?”

江波涛在训练室的玻璃窗前来回走了几圈,摸摸鼻子,说,先见一面再谈吧。


2.

和谁见面?

和谁见面都没有和周泽楷见面来得重要。江波涛心里清楚,轮回买自己,大部分是冲着自己的沟通能力来的。他去轮回,目的是要成为周泽楷和队伍之间的粘合剂,如果他和周泽楷没法好好交流,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江波涛不敢说自己和周泽楷熟悉,只能说,他是少数几个能和周泽楷“聊天”的人。和周泽楷聊天并不难,他基本上算是个有问必答的人,只是答案是不是你想要的,就另当别论了。

和周泽楷的沟通很重要,不仅要真正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更要猜出他那隐藏在海平面之下的、那些没能说出口的东西。

当时的江波涛并没有自信说自己可以百分之百理解这位沉默寡言的轮回队长。

为了避嫌,方明华给两人安排在小马路上的咖啡店见面。店面很小,装修却很考究。里面灯光昏黄,几乎看不清地板。

像情侣谈恋爱喜欢来的地方。落座时,江波涛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他先到,过一会儿周泽楷进来了,张望一圈,才找到约定的位置。

“哈罗,周队。”江波涛笑着同他打招呼。

周泽楷还站着,一时不知是先坐下再打招呼,还是反过来行动。他看起来有点窘迫,伸手摸了摸后颈。

江波涛噗嗤笑道:“周队先坐啊。”

“嗯。”周泽楷点点头,坐到了江波涛对面。

江波涛是这赛季才出道的新人,而周泽楷也不过比他早一届,两人除了在赛场上说过几回话,其他时候,离开了体育馆,就再没别的接触了。

按道理,应该让周泽楷这个前辈先开口。可道理在周泽楷这儿是无解的,所以江波涛很自然地先抛出了话题。

随意一点。江波涛提醒自己。他把菜单推过去,问,周队喝什么?

“咖啡就好。”

“随便什么咖啡都可以?”

“可以。”

点完单,两人又陷入沉默。周泽楷似乎被嘱咐了什么,两手搁在桌面上。每次想要开口就握成了拳头,然而江波涛看他努力了三次都没能说出话来。

“S市好冷啊。”江波涛替他开了个头。

“是啊。”周泽楷说。想想觉得不对,急忙补上一句,“习惯就好。”

江波涛在心中苦笑,心说如果不帮他把话引出来,估计这咖啡要喝一整夜了。可这种话让他一个还没离队的人怎么说呢?明明是他被邀请,怎么现在反倒是他很猴急一般。

江波涛挠头,那时到底还是青涩,和周泽楷间又隔了层纱,虽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却微妙地说不出话来。仿佛盛满水的杯子,水在杯口徘徊,差一点就要溢出来。

有客人从门外进来,店门上的风铃叮当响成一片。

这时周泽楷的演讲CD终于好了,单刀直入,说:“加入轮回吧。”

“呃……”江波涛还在震惊于周泽楷这直击中心的本事,那边周泽楷却对他的犹疑产生了误解,以为自己游说失败,感到十分紧张。

周泽楷红着耳朵开始努力弥补。

“轮回很好。需要你。”周泽楷辩论的中心思想就是这句。

说到后面大概是一鼓作气的那口气竭了,周泽楷也逐渐趋于无声,抓起马克杯喝了口咖啡,又挠挠脖子,清了下嗓子,正襟危坐。

江波涛还能怎么说?总不见得立马拉着他说好好好我们这就去签合同吧?当然要含蓄一点,就跟谈恋爱似的,你懂我懂,眉目传情就够了。

于是江波涛说,我会好好考虑的,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

周泽楷眨眨眼睛,像被薅了毛的布偶猫,大写的失望。

江波涛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3.

两人离了咖啡店,沿马路去地铁站。

路两旁是高大的梧桐树,有些年头了,生生连在一起长成了个天然树棚,在柏油路上投下疏疏密密的叶影。人行道上又暗,不管和谁走在一块都很有劈情操的错觉。

周泽楷还没死心,又突然抛了个重量级话题出来,问江波涛是不是觉得对不起贺武?

江波涛都被他整懵了,觉得从来没见过这么直来直往的人。

虽说他只出道半个赛季,但贺武对他一直很好,各方面都照顾着,又是本地战队,说没感情肯定是假。但人总要往高处走嘛,既然入了职业联赛这行,就没想过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每个人都想赢,并没什么难以启齿。

对于轮回的邀请,江波涛真是又惊又喜。惊得是没想到自己才出道半年就有大战队青眼相加,喜得是他很清楚轮回的实力,虽然外界普遍认为这支队伍过于年轻,可再过两年呢?这行里,越是年轻反而越是有利。

江波涛心中自然纠结,一方面是有知遇之恩的老东家,一方面又是或许能给自己带来成功的新战队,自古情义难两全,总要做出一个决定。

江波涛并非不干脆的人,只是他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一个推力,可以让他毫不犹豫地选定一条路。

他想和周泽楷见面,也是为了这个,他想在周泽楷身上找到那个理由。

周泽楷还在等他的回答。

江波涛算是个小心的人,说他做人滴水不漏他也认,就像刚才拿话和周泽楷打太极一样,他对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应对方式。然而这些细腻,在周泽楷身上似乎全线崩溃。

周泽楷的语言,就像他手中的枪一般,从来都是直线猛攻,强势而直白,一下子就把江波涛的心理防线打了个稀巴烂。

莫名的,江波涛觉得自己可以和这个人说任何话。

他说 ,我觉得自己这么做对不起贺武。

周泽楷露出了然的表情。

“周队会觉得我矫情吧,明明心里已经有想法了。”江波涛笑道。

周泽楷摇头。两人走了几步,他忽然说,如果有人邀请我,我不会走。

为什么?

江波涛思索了一下,自问自答道:“也是,毕竟轮回是支很有潜力的队伍。”

“不是。”周泽楷摇头。

我喜欢轮回。他这样说道。

周泽楷放弃了描述自己心情的想法,简单干脆地说道,轮回很好,很喜欢队伍和大家,想要和大家一起拿冠军。

“但是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我有缺点。改过,没用,所以需要别的方法。”

“我需要你。轮回需要你。”周泽楷羞涩地笑道,“你很重要。”

江波涛觉得推他向前的理由出现了。


4.

之后江波涛顺利转会,经历了半赛季的磨合,终于掌握了连接周泽楷和队伍的正确方法。

他发现所有的拐弯抹角在轮回都是无用的,因为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他们有一个擅长直球的队长,这就是他们的气质,很快就会像鹰一样展翅飞翔。

如果他们面前有一道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正面突破。

高效、强硬,稍微的有点不讲道理。

八赛季夺冠后不久的一个晚上,江波涛和周泽楷去外面吃饭。回来时拐错一个路口,去了一条很少走的路。两人瞎逛的时候发现一家特别眼熟的咖啡店。

江波涛笑说,这不是小周你游说我来轮回时去的店嘛。

“嗯。”

“进去坐坐?”

“嗯。”

依旧是看不太清的灯光,现在两人都算名人了,倒是真的配得上这种刻意低调的气氛。

“我是真想不明白,方明华怎么给我们安排在这种地方见面,他哪里知道这种店的。”

周泽楷想了想说,他以前谈恋爱,经常在这里。

江波涛八卦心起来追问说小周你见过嫂子没?

“结婚时见过。谈恋爱时,不让见。”

江波涛笑起来。周泽楷跟着一起笑了。

“话说小周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

“你念书时没人追?”

“没有。”

“不可能吧!”

“真的。打游戏。不说话。”

“现在你的同班同学可后悔了吧。”

“还好,要签名的多一点。”

“你没谈过恋爱真是可惜了,不过还年轻嘛,哈哈。”

“你比我小。”周泽楷纠结道。

“我们都年轻。”江波涛补充。

“江,你谈过恋爱?”周泽楷好奇地问。

“不好说,暂且还单相思着吧。”

“不说?”

“赛程太紧张了,怕有影响。”江波涛玩着咖啡杯里的银勺,一点儿都没去看周泽楷。

“夏休了。”

“是啊……”他打了个哈欠。


5.

从咖啡店里出来时已经挺晚了,两人沿着黄色的盲人道笔直地往前走着。

周泽楷似乎有什么心事,皱着个眉头。

江波涛问,冠军也拿了,夏休也开始了,这是想什么呢?

周泽楷说,夏休期间可以谈恋爱。

江波涛好笑道,谁说的?

“呃……”

江波涛又不是个天真淳朴的人,讲到这里心里都明白了个透。

“小周?”

“嗯?”

江波涛估摸着现在说个今日月色真美这种隐晦的话周泽楷是不会爱听的。他们队长,就喜欢直击靶心。

所以他说,如果你想谈恋爱,先考虑下我呗。

周泽楷羞涩地点了点头,然后笑了。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9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