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全职高手-Maybe Tomorrow

爱老师


1.

刚进百花训练营时,同期的总共有五个弹药专家。

俩俩一个寝室,邹远吃了姓氏的亏,落了单,被安排和一个玩流氓的新人同寝。邹远拿着钥匙摸进去时,唐昊已经把整个寝室拖了两遍了,这会儿正踩在椅子上擦吊扇。

邹远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在门口徘徊不敢前进。唐昊站在椅子上喊,邹远吗?进来啊。

唐昊脖子上挂了一串尖牙,邹远一抬头就见那几颗牙齿在他胸口晃来晃去。邹远挺慌的,默默在门口蹭了脚底板的泥巴,才踮着进来。

唐昊对他细心的举动颇为满意。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把脏脏的抹布扔进地上的水盆。

“我叫唐昊。”他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才伸出来。

邹远觉得此人多半有洁癖,不知自己是不是也要擦下手。还是擦一下吧……邹远在衣服上抹了半天,才伸出手握住唐昊的。他自我介绍说,我叫邹远,玩弹药专家。

唐昊略一皱眉,又是弹药专家?

“为了张佳乐前辈嘛。”邹远怪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你预选赛时看到他了吗?”唐昊去洗手间打了盆干净的水回来,开始擦桌子。

“没,我那场的监考是张伟前辈。”

“我那场是张佳乐。”唐昊开始帮邹远擦桌子。邹远刚把背包搁到桌上,这会儿只能抱在怀里往后靠。

“哇。”

“张佳乐挺矮的。”唐昊评价。

邹远:……

“我睡上铺行吗?”唐昊突然问。

“噢,好啊,我无所谓。”邹远还沉浸在张佳乐很矮这个真相中。

唐昊点点头,觉得邹远这人特别懂事。


2.

搬进宿舍后的第二天,邹远就在训练营里见到了来指导的张佳乐。

一点都不矮,是唐昊太高了……

邹远这人,优点就是体贴,简而言之,他很给人面子。有人讲笑话他一定捧场,大伙ktv唱歌他一定拍手,别人找他抱怨不管他有没有听进去必然还是会很给面子的不插话。特会做人,大家都喜欢他。

唐昊就锐利点儿,心气也高。问题是同期的人里,年纪都不大,谁心气不高啊?就算是邹远这样的老好人,被问到梦想,也是要担负起百花的未来和张佳乐并肩战斗这般巨大。

同期的小伙不服唐昊,大家一逮到机会就PK得死去活来。唐昊屡战屡胜,指点江山道:“你们都打弹药专家顶什么用?是想取代张佳乐呀还是继承张佳乐呀?”

“呃……”

“百花缭乱给你用,你敢接吗?”

在旁边观战的邹远自己脑内了一下,一想到张佳乐拿着百花缭乱对自己说百花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啊小远,他就吓得直打哆嗦。

大家的想法看来都是一样的。唐昊满意地点点头,又说,所以我说,这个联盟最缺的就是奶。当个奶妈才是最有前途的。我看张新杰就很不错。

小伙伴不服,质疑唐昊,你怎么不去练个奶?!

唐昊说,我从小就玩流氓。

百花就没以流氓为核心的打法。你还不如去呼啸。

“呼啸会把唐三打给我吗?”

众人摇头。

“那不得了。”

“哪里得了!”

“等我以后厉害了,会逼得百花给我买唐三打的。”唐昊信心满满地说。

邹远嚼着奶茶里的珍珠直摇头,感觉唐昊像在逼老妈给自己买变形金刚一样。

唐昊虽然态度有点嚣张,但对大家算得照顾,尤其是邹远,每次擦桌子都帮着邹远一起弄。
邹远特不好意思,休息天请唐昊去人民广场吃炸鸡。唐昊觉得邹远这人又靠谱又懂事,便带邹远回去看他家的狗。

唐昊脖子上的项链是家里老狗掉下的牙齿,现在养的是原来那只的孩子,最近又生了一窝小狗崽,才刚睁眼,正窝在一起睡觉。

喜欢毛茸茸的东西这事向来不分男女。邹远这边戳一指头,那边轻撸皮毛,简直爱不释手。

“想抱就抱呗。”唐昊顺手抓了一只塞到邹远怀里。

小狗温顺极了,粉嫩的爪子搭着邹远的胳膊,时不时柔柔地叫一声。

那天下午唐昊和邹远的友谊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唐昊对此特别满意。


3.

之后两人度过了一段不算长,但特别无聊且闲的日子。

没有训练的时候他们会去人民广场吃炸鸡,然后顺道去唐昊家看狗,唐昊说等小狗换牙了,拿掉下来的牙齿也给邹远穿根链子。

邹远一直想说,这不就成狗链了吗?可惜他太善解人意了,始终没有说出来。

虽然不能随队出行,但每次主场比赛,训练营的孩子们一定会前排观战。那时的邹远就喜欢坐在唐昊身边听他对着台上的选手指点江山。

比如这个苏沐橙忒不靠谱,比如那个周泽楷简直瞎乱来。

轮到张佳乐出场时,唐昊一样要批评几句,然而拳头是紧的,眼神是亮的,邹远在旁边喊加油,他也跟着哼哼几声。

那会儿张佳乐还会朝训练营这边挥挥手笑一笑,等到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沉默着上台,沉默着下台。看台这边也一样鸦雀无声。

后来邹远和初中同学聚餐的时候说起,对方评论说,你这段生活吧,就跟我们念大学似的。刚放下一个包袱,下一个重担又还没到,所以可以玩得没心没肺。

邹远觉得这话说得颇有道理,他和唐昊就这么无聊又兴高采烈地挥霍着短暂却又漫长的时光。也许不久的以后会取得辉煌的成功,不过要论开心,还是那一年最不一样。

那一年迅速过去后,邹远和唐昊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出道。那个幻想中的重要转折,在日历上似乎只是另一个平凡的一天。吃了早饭,拿好身份证去注册,然后就被告知可以离开了。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他俩站在站台等车,犹记得那天回俱乐部的公交车一直不来,等了好久好久,只看到一辆辆汽车从眼前快速掠过,没有停留。

其实说没变化吧,也不对。出道之后,似乎什么都变了。

同期的五个弹药专家走了仨,剩下邹远和另一位,被经理叫去,说从此以后要和张佳乐单独训练。

“张队比赛挺忙的吧?”邹远担忧道。

“没事。”张佳乐笑了笑,眼神却一直看着别的地方。

在邹远心里,张佳乐一直是个特别开心的人,自己开心,也能让别人开心。大家私底下喜欢叫他乐哥,也会带大家溜出去吃宵夜,没有前辈架子。

邹远很喜欢张佳乐,能和他单独训练自然是很好的。只是去了才发现,张佳乐似乎和印象里的不太一样了。他严厉地像另一个人。

邹远看着屏幕中百花缭乱堪称冷酷地扔下一片手雷,慌乱地感受到命运的车马轰隆驶来。

至于唐昊,则陷入了新人墙中无法自拔。他们一个受了惊,一个受了挫,在突然打开的现实大门前沉默地凝视着彼此。

就在他俩逐渐适应节奏,想要扶着墙一点点往前走的时候,邹远又一次被经理叫去了办公室。夏休最后几天,他又算不上重要角色,为何突然把他叫回去?邹远只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快到俱乐部时,终于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唐昊。

“我有点慌……”

“快进去,有什么好怕的。”唐昊底气十足道。

邹远听着他的声音,给自己鼓了鼓气,大步走进经理办公室。

经理也没说什么,总共一句话,大意是张佳乐退役了,俱乐部想让你继承百花缭乱,你愿意吗?

邹远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只知道手脚发凉,完了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唐昊从哪个方向来的他也不知道。他呆呆看着唐昊的手在自己面前挥了好几下,又听他喊自己名字。邹远嗯了一声,从兜里把百花缭乱掏出来,递给唐昊。

“卧槽你把这玩意儿偷出来干嘛?”

“不是偷。”邹远呆呆地说。

“那你拿着干嘛?拍照发朋友圈?”

“以后这是我的了……”邹远说完,自己先一哆嗦。

然后唐昊也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

两人从下午坐到日落,最后唐昊终于站了起来。唐昊说,走吧,吃饭去。

邹远表示吃不下。

唐昊一皱眉头,拔高了点嗓门,“都这地步了,说不干也不行了吧?既然如此就好好面对啊,别跟张佳乐一样。”

邹远不吭声。

唐昊上去拉他。“走。”

“我不适合……”

“你不适合谁适合?你想让外人来继承百花缭乱吗?你也是个职业选手,别人行凭什么你不行!”

邹远低头想了想,发现95%的慌乱无措之外,自己心里其实是有5%的惊喜的。他不是幻想过会继承百花缭乱吗?现在机会不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吗?

“走啊。”唐昊又催促一句,见邹远没动,便伸手来拉。

两人一起往前走去,邹远模模糊糊间觉得,如果是唐昊的话,就算前面没路,他也会抄起板砖砸出一条路来的。

“陪你啊,有什么好怕的。”

睡觉前,唐昊发来的QQ如此说道。


4.

某场比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刁钻的记者向邹远提问,直接问他是不是百花这段时间的过渡选手。

虽然有经理及时出来打断,但一并出席的唐昊仍然十分愤怒。

他想说你见过邹远训练到凌晨两点的样子吗,如果没有,凭什么这么问。

“别理那些傻逼。”唐昊在车上气道。

邹远坐在他身边假装睡觉,队服蒙头,呼噜阵阵。

唐昊给他把衣服扯下来盖在身上。

说实话,对于唐昊本赛季亮眼的表现,邹远感到十分庆幸。因为有他百花才不至于一败涂地,邹远不敢想象,如果唐昊没有站出来的话,这赛季的百花成绩会有多难看。

赛季中段的时候,传出了百花要买唐三打的消息。邹远知道这不是传闻,俱乐部真的在和呼啸进行接触,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迟迟没有定论。

邹远那天听经理无意中说漏了嘴,回寝室后立刻和唐昊说了。回想起刚进训练营那会儿对方的壮志豪情,没想到实现的如此之快。对比一下自己,邹远吸了吸鼻子。

唐昊说你跟我出去吧。

“咦?”

“总不见得在俱乐部里打你吧。”

邹远莫名。

“队里买不买唐三打关你什么事?”唐昊问。

饶是邹远这样好脾气的人,现在听了也有点生气,你怎么老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你管好你自己吧。”唐昊说。

邹远明白唐昊干嘛要拉他出来了,这下他是真的想揍人。邹远说,那行吧,以后不管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不行?你配不上百花缭乱?”

邹远转身就走。

唐昊跟着喊,你能不能别逃,别怂!

邹远狠道:“对!我不行!我怂我软,我没用行了吧!”

唐昊说你这不是会生气嘛。你这不是很想打好比赛,给百花争光吗?

“谁他妈不希望啊?!”邹远爆了句粗。

“你可能只是不适合。”唐昊说。

“啊?”

“你可能不适合百花缭乱。那毕竟是人家的东西,用着不顺手吧。”

邹远突然挺想哭的,他当然有很多很多的委屈。可是他不能逃啊。

邹远努力把情绪压下去,说:“我不可以不适合。”

“没有不可以这种事。”

“有!”

“不可能永远都是这样的。”唐昊站在风里大声说,“我不会永远坐冷板凳,所以你也不会一直这么倒霉。”

“如果一直这样呢?”

“那你大概就会被俱乐部卖了吧。”唐昊残酷地说。

邹远想揍他,然后他真的上去揍了。唐昊抓着他的拳头说,你跟我都是有自己的路要走的人,你懂吗?

邹远都懂。


5.

唐昊去呼啸,邹远送他。

唐昊没让家里人送,倒是指挥邹远帮他提了行李。两人坐在出租车上,都不说话。

这之前邹远有和俱乐部好好谈了一次,大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百花缭乱这个账号。这张卡意义太大,现在的他还不够成熟,无法担起重任。让俱乐部失望了,真的非常抱歉,如果可以,他希望俱乐部能给这张卡找到一个真正的主人,哪怕要他回到冷板凳他也认了。

俱乐部老板听了,沉默许久后告诉了邹远两个消息。

第一,霸图要买百花缭乱。第二,唐昊会去呼啸。

邹远竟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

“小邹,我知道这一赛季对你不好过。但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到了,你们张队走前也说过你很有天赋,我们并不想放弃你。”

邹远鼻子一酸。

“毕竟你是我们百花土生土长的队员嘛。”

“怎么样,有没有勇气从头再挑战一次?战队会按照你的喜好配一张新卡,未来也可能会有狂剑转会过来,一起尝试一下,愿意吗?”

邹远无法忘记自己在看台上看百花比赛的样子,无法忘记百花缭乱那绚烂弹幕落在视网膜上的白光,无法忘记赢得比赛时的激动与泪水,无法忘记当他终于穿着队服从人群中站起时的骄傲和感动。

他觉得自己会一辈子爱百花。这是他梦想的起点,是他梦想的全部。

不管怎样他都想和这支队伍在一起,哪怕熟人全都走了,哪怕一切都变了,他都深深喜欢着。大概是这支队伍里的人都太傻太浪漫,觉得烟花真的可以放一辈子。

邹远还能说什么呢,邹远说,好的,谢谢。


到机场了,邹远还体贴地帮唐昊找推车。唐昊和他站在门口,拉开背包拉链,拿出条黑绳子穿得项链。上面有一颗小狗的牙齿。

“你家狗不是挺大啦?”邹远惊恐道。

“我表哥家的那只掉的。”

“你们家族到底养了多少狗……”

“忘了,反正都是最早那只生出来的。”

“好吧。”邹远接过项链,挂到脖子上。

“别怕。”唐昊僵硬地拍拍邹远的肩膀。

邹远噗得笑出来,说去新队伍的人是你吧?

“那都是我的队伍了。”唐昊皱眉。

邹远想你都这样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大致说了几句要照顾好自己,下次就赛场见啦。

“小远?”

“嗯?”

唐昊不知在琢磨什么,伸出手抱了一下邹远。本来邹远没太难过,这下倒被他逼出几分舍不得来,想来他们真的是一起成长的。

“加油。”

唐昊没给邹远继续伤感的机会,推着行李进机场去了。


6.

回去的路上,邹远真是越想越难过。到家往床上一倒,摸着胸前的犬齿发呆。

躺到傍晚,正准备叫个外卖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接起来一看,竟然是唐昊。

唐昊说我到了。

“这也太快……”

“直飞啊。”

邹远想你好歹让我多伤感一下也好。

“挺近的。”唐昊评价。

邹远说累吧?呼啸有人来接你吗?赶紧报道去吧。

“小远。”唐昊在电话那端喊他。

“啊?”

“我喜欢你。”

邹远拽着那颗犬齿,又躺回床上去。

“怎么说啊?”唐昊在催促。

邹远来了点小脾气,问他干嘛不早说。

“到了N市突然想起来的。”

邹远才不信他的鬼话,不过邹远从来都很给唐昊面子,所以他说,我一直很喜欢你的。

挂上电话,邹远忽然有种很好的预感,打开爱生活赶紧抽了一发,是刚出的UR。他兴高采烈地把结果贴到七期群里,受到了刘小别的强烈抨击。

这时唐昊冒出来说,刘小别你别嫉妒。

邹远觉得明天一定会很好。

END

评论(62)
热度(1590)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