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Space Song

1.

关于王杰希找对象这事,黄少天很想说两句。

不过鉴于他对世界上98%的事都有评论的欲望,所以他想说的话并不为大家重视。

黄少天替王杰希着急,对他说,你必须找一个对象。

王杰希重重地打下一行字,关你什么事?!

一个问号加一个感叹号,分量十足。

黄少天马上回复说你再不找你又得去相亲啦,然后加上了十个感叹号。黄少天在这方面有点强迫症,比如说打哈哈哈必须是单数,而打感叹号却必然为双数。

王杰希最后悔的就是无意中泄露了自己最近被老妈叫去相亲的事。出人意料的是,黄少天没怎么嘲笑他,反而积极地帮他找起了对象。

王杰希烦不胜烦,立刻给了喻文州一个弹窗,让他赶紧赶黄少天去训练。

喻文州慢悠悠地打字说,与其等一个不算太喜欢的人,不如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王杰希一愣,默默叉了两人的聊天窗口,挂了隐身。

黄少天正和喻文州坐在一块儿,看到此情此景十分扼腕痛惜感叹道:“他这是逃避!”

喻文州忍着笑意问他,我怎么觉得少天你有点感同身受啊?

黄少天看看屏幕,摸摸鼠标,打打键盘,一翘二郎腿,瞅着喻文州直叹气。

喻文州涵养功夫甚高,偏就不问,等他自己竹筒倒豆。

黄少天果然憋不住,小声说:“今年过年时我三姑刚问过我。”

“嗯?”

“什么时候谈恋爱啊!”

“噗。”喻文州手一抖,钢笔在笔记本上划出一道横线。

黄少天涨红了脸说,王杰希必须快点找对象!


2.

黄少天觉得还是得找个联盟里的人,不但有得聊,且99%都是单身狗。

黄少天积极地给王杰希排列组合,他列一个王杰希否一个,列到最后他比王杰希还生气,叨叨说你到底要什么样的,又聪明又体贴又风趣还会说话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人就只剩我们队长了啊!

啊?!黄少天一个机灵,抛弃QQ改用电话,大吼王杰希道:“你不是看上我们队长了吧!!!!!!”

王杰希行云流水地摁掉电话拉黑关机。

黄少天十分心慌,简直坐立不安一秒都没法在房间里待下去了。赶紧冲到喻文州寝室敲门。

“怎么了?”喻文州十分迷茫。

黄少天肚里的话都快脱口了,但转念一想留了个心眼,避重就轻道:“队长你觉得叶修这人怎样?”

喻文州皱眉,“是特别厉害的前辈。”

“那韩文清呢?”

“佩服。”

“周泽楷呢?”

“风头正劲。”

“王杰希呢?”

“哈哈。”喻文州笑了。

我了个大槽有猫腻啊!黄少天在心中刷屏。但是他向来机敏警觉,面对喻文州这样的人,他当然不会傻到有话直说,因此也拐了个弯,说:“算了,王杰希没什么好说的。”

喻文州点点头,问:“到底怎么了,问这些队长做什么?”

“我在想答记者问。”黄少天胡诌。

“你最近有什么采访?”

“我预习一下啦。”

喻文州很慢地眨了一下眼睛。黄少天一阵心虚,赶紧脚底抹油开溜。一跑就跑到了郑轩寝室,申请避难。

郑轩好累啊,从床上爬下来穿上拖鞋过来开门几乎耗尽了他仅剩的能量,扒着个门苦瓜脸看黄少天。

“拜托,十点了哎。”

“我有话要说。”

“你有没话说的时候吗?”

“废话少说,我要和你谈心。”

郑轩在床上挺尸,黄少天坐在床头讲话,他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黄少天说,我有两个朋友,最近有一点小暧昧,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好不爽啊!!

人家暧昧你不爽个球?

因为……因为朋友A很好,特别好,我不想他和朋友B在一起啦。虽然朋友B人也挺不错……但我……啊啊啊我好烦恼。

“什么朋友A,不就是队长嘛。朋友B是谁?我们认识的人吗?”

黄少天糊了郑轩一枕头。

郑轩好不容易脱离他的魔爪,一针见血道:“黄少你就是占有欲太强,狮子座嘛,我懂的。你就是那种朋友结婚你会握着他没有握新娘的手陪他一起敬酒还特别投入而不自知的人。”

“这哪里是我!”黄少天怒道,“还有,队长没有要结婚!”

郑轩邓布利多摇头。

“我去……”

“好了好了,快走吧,我要躺平。”

“郑轩你这人真是一点建设性的意见都没有!!”

“再见。”郑轩把黄少天挤到外面,然后甩上了门。


3.

黄少天坚决否认自己是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

他只是很爱蓝雨而已,和占有欲什么的根本扯不上关系。

于是第二天黄少天提前了半小时去吃早饭,没和任何人讲话,十分冷酷地喝完了一碗豆浆。

吃完早饭他又去训练室挑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下,预备队队员进来一看,心里登时像装了十几个水桶,七上八下的。

“什么情况啊???黄少故意没坐在队长对面,是不是吵架了???”

短短几分钟,大家的想象已经从蓝雨正副队不和演变成了爹妈离婚孩子日子过得好苦上面去了。等宋晓打着哈欠进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屋子眼泪汪汪的人。

“卧槽,怎么了?”宋晓摸着胸口走到自己的位子前,低头一看,发现被黄少天霸占了。

“黄少,挪挪。”宋晓说。

“今天我坐这儿。”黄少天扒着电脑。

“坐你妹,起开,这是我的位子。”

“谁说的!我先来的!”

宋晓指着贴在墙上的一张纸说“自己去看座位表。”

“什么时候搞出来的座位表?”黄少天大惊。

“训练室新装修好后就贴了,快回去,队长要过来了。”

喻文州早上被经理叫去办公室开会以至于错过了早饭,所以完全没注意到黄少天的异常。等他来到训练室时黄少天已经抱着东西坐回了老位子,低着头,一副非常羞耻的模样。

“少天?”喻文州落座时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事。”黄少天羞愧难当。

结果吃午饭的时候喻文州竟然抢先让大家先去食堂了。黄少天问他要去哪儿,喻文州叹口气说训练营那里有些问题,早上就是为了这事在开会,现在还要过去看着。

“我和你一起去吧。”黄少天说。

喻文州摇头,“我可能整个下午都要在那边了,如果你跟我一起走掉的话这边的训练就没人看着了。所以少天你还是守着这里,替我监督大家一下吧。”

“好吧。你现在就去训练营?”

“收拾好东西就过去。”

“行,我等下打包点吃的给你送过去。”

“谢谢啦。”

黄少天回到食堂,看到郑轩宋晓徐景熙卢瀚文四个人聚在一起不知在嘀咕什么,小卢人矮,几乎是跪趴在椅子上,起劲地八卦着。

黄少天走过去给了他们每人一个爆栗。

“说什么呢,我也要听。”

“黄少黄少。”小卢捂着头,“我给你送助攻!”

“什么助攻?”

“你要追队长,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不要怂就是干!”

“我靠靠靠靠靠,你们他妈的在说什么。”黄少天跳起来,“谁说我要追队长啦?!”

“字里行间。”郑轩望天。

“郑轩你死定了。”

“黄少,是不是昨天小轩轩一点破你今天就害羞啦?”宋晓落井下石。

“我靠,你们滚。”黄少天脸涨得通红。

徐景熙说,其实呢,肥水不流外人田,虽然黄少你如此这般,但我们还是希望队长的对象是蓝雨人啊。

黄少天本来在怒捶郑轩,听到这句,忽然收了手,心情复杂地看着众人。

徐景熙继续翘边,说:“黄少,你要是喜欢队长,就赶紧下手,我们帮你啊。”

“比如说——”李远提了一个外卖盒过来,“帮队长送饭去吧。”

“我自己都没吃……”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家塞了个饭盒推出门去了。


4.

黄少天捧着饭盒开始分析问题。

首先他的确不想要队长和别人在一起,第二世界上也的确有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但问题是他真的喜欢喻文州吗?是那种脸红心跳想谈恋爱的喜欢吗?

老实说,刚开始时他和喻文州的关系算不上好。基本就是知道有对方这个人,但只是吊车尾这个抽象名词的具象代表,黄少天没想过去接近或是了解对方。那时的蓝雨,对黄少天有点众星捧月的意思,像现在的小卢一样,和他交往的都是职业选手,眼界自然开阔些,早已不太在乎训练营的同期了。

用方世镜的话来说,黄少天可能是蓝雨里最现实主义的一个。

比起他,魏琛和喻文州都算得上浪漫主义。

喻文州怎么算浪漫主义!年轻的黄少天十分不服。

“一个手残想带领蓝雨走向冠军,这个梦想还不够浪漫?”

黄少天无法反驳。

那会儿魏琛刚走,黄少天整天挂在走廊的栏杆上看天看地看宇宙万物。有委屈有脾气,心里面什么都带了点儿,乱七八糟的。

方世镜又强迫他和喻文州坐在一起组合训练,弄得他特别不爽又无处发泄。

喻文州对事的态度一直是,大道理和你说清楚了,你若不肯我也不强求,反正聪明人自然会懂。

黄少天当然是聪明人,几次训练下来也明白有喻文州在打击节奏会更好,也更有利于他自身的游戏风格。

不过心中微妙的点依旧在,少年黄少天实在不知该如何平衡他与喻文州之间的关系。有时候黄少天自己都觉得自己太骄傲了点,不管面对谁,都本能的想要取胜,好像武侠小说里的武痴,在一次次对决中不断强大自身。

哪怕是面对自己的搭档,黄少天都无法放弃这个念头。

然而方世镜一直企图让他们彼此说服对方,这一点对喻文州可能有效,而黄少天却迟迟不肯去听。

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而黄少天并没有,他也在努力突破心中的壁垒,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或是喻文州,都没有做好站到台前来的准备。

他就像一只准备狩猎的狮子,在猎物的周围小心翼翼地徘徊并观察着。而喻文州坐在包围圈里,眼观鼻鼻观心,如一条鱼,耐心且沉稳地游着。

当然,他们还是朝彼此迈出了第一步。

黄少天说,我们出去转一下吧,就我们两个。

喻文州抬头,笑道,好啊,正有此意。

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可能也正被狩猎着。

他们打着太极,花一天时间,按部就班地完成了所有朋友之间会做的事。最终目的地是KTV,黄少天在前台登记的时候看了喻文州一眼,颇有敢不敢的意思。

喻文州把玩着话筒,等待前奏过去。

坐在阴影里的黄少天感觉自己在拍邵氏电影。

然后喻文州就开口唱歌了。他唱了什么,现在黄少天已经不记得了,那段记忆被他彻底切除,包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一丁点都不想回忆起来。

喻文州唱歌太难听了,这是所有人都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啊,我还是不唱了吧。”喻文州略局促地把话筒放到桌上。

黄少天惊恐地看着他,往后缩了缩。

“咳。”喻文州看看天花板,假装自己不存在。

黄少天摸着胸口,“文州啊……”

“咳。”喻文州特别尴尬地笑了。

自那以后两人之间的壁垒彻底消除。那一晚也成了蓝雨历史上最迷最不可思议的神奇一晚。

少年黄少天甩掉了故作成熟的包袱,拉着喻文州光脚跑了起来。


5.

现在想想,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很喜欢喻文州。

不管这个因果是如何推倒出来的,反正谈恋爱就是无理取闹,黄少天觉得损友们讲得很对,肥水不流外人田,他就是要追队长。与其等一个不太喜欢的人,不如主动出击,追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啊?!

想明白这点的黄少天又浑身来劲精神抖擞了。

晚上喻文州在训练室做单人训练补下午的练习量,黄少天就和郑轩他们躲在休息室里商量对策。

最后决定周六把喻文州约出去,然后玩到一半大家撤离,给他俩创造表白机会。

“少天,你没事吧?”

黄少天去约喻文州的时候,对方狐疑地问道。

“队长,我想和你一起出去玩。”机智如卢瀚文,立刻上去卖萌。

“好啊。”喻文州边笑边摸摸卢瀚文的头,“去哪里?”

“去……”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打断了。

“我们去唱歌吧。”喻文州平静却恐怖地笑道。


到了KTV,其他人都很开心,唯独黄少天和郑轩苦着脸。

“我害怕。”郑轩说。

黄少天逞强道:“也许这么多年队长有进步呢?队长都从一个吊车尾进化到四大战术大师了,唱歌这点小事能难得到他?”

郑轩送了他猪油蒙心四字,然后悄悄地拆了一袋耳塞。

单纯可爱的无知群众特别懂事,李远双手捧着话筒来到喻文州身边。

“请队长先来一曲!”

“好。”喻文州非常爽快,接了话筒站到台前。

黄少天面不改色,鼓掌起哄。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得十分开心。

三分钟之后大家集体离场,只有黄少天坚韧不拔沉稳矫健,老僧入定般坐在原地。徐景熙锤着李远哭诉,我傻,我真傻,我早该知道。

喻文州不好意思了,问黄少天,我唱得真有这么差?

黄少天猪油蒙心不讲实话,拐弯抹角地说,队长,唱歌这事就好比你的手速,我们总能找到克服它的方法的。

喻文州笑着玩话筒,问:“人都走了,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黄少天沉默。

“你不说,那我先说了?”

“你要说什么?”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说……”

“等等!”黄少天赶紧打断他,“能不能让我先说?”

“你确定能在大家回来之前把话说完吗?”喻文州憋着笑。

“妈的。”黄少天抓抓头发,“文州我老实和你说了吧,我喜欢你,想追你,一想到你将来可能和别人在一起就生气!!!!”

“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王队吗?”

“我就是突然开窍了行不行?”

喻文州把话筒搁到桌上,呼了口气。“幸好你先说了,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总觉得关系到这一步了,很难迈过那道坎啊。”

“等等,你也有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吗?”

喻文州摊手,“因为情况太微妙了。”

“什么情况?”

“你和我,友情以上?”

“哎哎哎。”黄少天开始打岔。

喻文州索性不说了,两人对视一眼,傻笑起来。

黄少天异想天开,问,你说在大家回来之前我们来得及接个吻吗?

喻文州侧过脸,握着话筒,说:“我觉得他们不会回来。”

门口的宋晓默默打开了滴滴打车。

END

评论 ( 61 )
热度 ( 18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