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隐王-简单料理

从福冈出任务回来后,宵风就爱上了筑前煮。

因为之前他从没对任何人任何事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喜好,所以这个小小的爱好一下子被放得很大,让雪见有点猝不及防。

尤其是在外卖问题上。

“这家店没有筑前煮啊。”雪见解释道。

宵风抱膝坐在他最喜欢的角落里,一动不动,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给你点炒饭了啊?”

宵风还是没有说话。雪见揉揉头发,嘀咕了一句。

吃完午饭后雪见便投身于赶稿大业之中,印象里宵风似乎自己睡了一会儿,等太阳下山,肚子咕咕直叫了之后,雪见才发现那小子在不知不觉中又消失不见了。

“宵风?”雪见吼了一嗓子。

他伸个懒腰,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放被子的衣橱也拉开来瞧了一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干,就好像宵风真的会躲在里面似的。那小子明明就只爱窗前的那块地毯而已……

干完又觉得自己很无聊,趁着饭点没过,上和穗家蹭饭去了。

“宵风呢?”和穗问。

“谁知道呢,这小子向来神出鬼没。”

“大哥你有好好给宵风吃饭吗?我觉得他最近越来越瘦了。”和穗抱怨道。

“我都快被他吃穷了好吗?”雪见怒道。“最近还迷上筑前煮……”

“筑前煮不是挺好的吗?比汉堡什么的健康多了。”

“问题是也要有餐厅愿意做外卖啊。”

“这有什么难的,你自己做不就得了,反正哥哥你也有很久没自己做饭了吧。”

“我来做?!”

和穗收拾着碗筷,无比轻松地说:“反正只要把鸡肉腌一下,和蔬菜炒一下,然后放在一起煮就好了。很简单哦。”

“和穗你这家伙,说起来简单……”


等雪见回到家时宵风已经在屋子里了,也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没开灯,吓了雪见一大跳。

“我说你……”雪见啪嗒摁亮了日光灯,宵风稍微动了动,扭头看着他。雪见到口的责备又给咽了下去,只好无奈地说,我回来了。

宵风看着他,低低地应了一声。

“别光嗯啊,好歹说一句你回来了啊。”

“你去哪里了?”宵风没理会雪见的吐槽,反而我行我素地问道。

“去和穗家蹭饭了。你呢,吃过饭了没?”

“嗯。”

“真的吗?你可是灰狼众的重要资产,可别给自己整出点事来啊。”

“嗯。”

雪见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对方这样子也开不了口了。稿子还有一半没完成,得加紧速度了。他开了电脑,对着文档里的光标发了半天呆,觉得电脑屏幕上印的都是宵风苍白的脸。

这小子果然还是没好好吃饭啊……

明明身体已经开始变差,为什么还不懂照顾自己呢?雪见越想越生气,猛地站起身来,让椅子在地板上划出刺啦一声。

宵风好奇地看着他,在注意到他的目光后又假装不在意地转移了视线。

臭小子……

雪见的房子在赶稿期间堪称垃圾山,可即便是这样,宵风还是能挖出一块空地来体育坐。某种程度上也是令人佩服的技能。雪见去厨房拿腌好的蜂蜜柠檬时被地上的杂物绊了好几跤,毫无忍者风采。

“给。”他把热腾腾的柠檬茶递给宵风。

宵风愣了一下,接过来。

“外面很冷吧。”

“嗯。”宵风捧着杯子,热气蒸得他的刘海软趴趴的。

“好了,我写稿子去了!”

“雪见?”宵风突然喊他。

“怎么了?”

宵风把头埋在膝间跟鸵鸟似的说,谢谢。

“你是傻瓜吗?只是被柠檬水而已。”雪见坐到电脑前,噼啪一阵敲打键盘,“要谢我的话,等明天给你做了筑前煮再谢吧。”


雪见会做菜。

做杂志采访时时常能遇到几个极度热情的店家,会大方地传授一些做菜秘诀。有段时间和穗忙着攻读医科,每天的便当都要雪见来准备。手艺有限,只能变着法的弄些小花样出来,比如丑爆了的章鱼香肠跟不知为何加了醋的厚蛋烧。所以后来雪见一直对外宣传自己的特技是做出偷工减料的料理,也不无道理。

现在要认真做饭,他反而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先腌一下鸡肉对吧。”他举着块冰冻的鸡胸肉,眯眼看向菜谱。

事实证明,雪见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大概是许久没有下厨,又或是心理压力作祟,总之他在厨房里上串下跳手忙脚乱了半天终于成功地把锅盖摔在了地上。

宵风应声出现在了门口。

雪见不想被他小看,让他出去别打扰自己。

宵风当然没那么容易打发,无视了一片狼藉的料理台,问:“你在做什么?”

“做饭啊。”

“是嘛。”宵风轻飘飘地应道。

雪见忽然把一根萝卜塞到他手里,说:“要吃饭的话,先把菜切了吧。”

宵风无措地看着雪见,现在雪见有点满意了,心情大好,哼着歌继续钻研菜谱。

宵风手里握着敞亮的菜刀,对着萝卜发起了呆。

“别发楞啊,这里所有的蔬菜都要切成小块。”雪见指挥道。

宵风端详了砧板上的萝卜一会儿,手起刀落,一下劈成两段。斜劈的,造型与雪见所期望的小块儿相去甚远。

雪见假装没有看见的样子,让他继续琢磨那些蔬菜去。等他调出酱汁,等着菜下锅的时候才发现,砧板上堪称凶案现场,到处是大小不一,夹杂着残忍碎片的蔬菜尸体。有一颗香菇索性被头身分家。宵风的艺术创想实在令人无法理解。

“雪见?”宵风有点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大作。

雪见没料到他这么在乎自己的看法,心头一软,挠了挠头说,不如我们还是吃炒饭吧。

宵风微微睁大了眼睛,站到一边,给雪见让出地方。小块的直接下锅和饭一起炒了,大块的过了沸水,淋上酱汁。

简单料理,十分便利。

最重要的是味道还不错。雪见甚至开了一听啤酒,优哉游哉地吃了起来。

“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他看着眼前埋头吃饭的宵风,问道。

宵风顿了一下,然后更大口地吃着。

快四月了,可天气还是冷飕飕的,之前一直偷懒而没放起来的被炉这会儿又成了家里最受欢迎的地方。雪见吃饱喝足窝在里面不禁泛起了困意。

宵风倒是从来不接近他的卧室和被炉的,始终执拗地霸占着窗前的地毯,睡觉也就地倒下,像什么未经驯养的动物。

一般,雪见懒得管他,他只是他的组员,只要老实做任务就好,既然他没有要接近雪见的意思,那雪见也无所谓他的心情。

不过今天他喝了点酒,气氛又过于安逸,多事的心就冒了出来。他对宵风说,你到被炉这边来。

“不要。”宵风冷淡拒绝。

“为什么?这里暖和。你很冷吧?”

“我不冷。”

“你想感冒吗?给我过来,不然我要生气了。”

“不。”作为回答,宵风扭转了身体,背朝雪见而坐。

雪见晕晕乎乎,又热又急,口不择言道:“你就是故意要让自己不痛快是吧。”

“害怕过得太安逸了就舍不得去死了?既然这样干嘛还要学气罗啊?”

宵风的身体猛地一震。

雪见有些后悔,却不知如何弥补。他看见宵风一声不吭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喂!喂!对不起!”雪见喊着。

然而宵风还是离开了。

雪见的头还是很晕,他躺在地上看着空气里被阳光照得发亮的尘埃,没来由地想到刚和和穗加入灰狼众的那段日子。

当然会有不安和孤独的时刻,不过因为有和穗,所以雪见从未表露。但随着日子过去,当生活变成了新的习惯后就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

大概,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和别人产生羁绊,做一些习以为常的事。

坦白说,灰狼众是一个不错的组织。不管服部首领的理想是真是假,但他的确给了很多无处可去的人一个容身之所,对他们这类人来说,这就是一切了。

给一粒被风带走的种子一点点土壤,它或许就可以自己生根发芽。

雪见很感谢服部。虽然他在隐世做的事可能不怎么样,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有在变好。

或者说,他把自己握在了手里,那是生活在阴影里没有过的感觉。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有选择的权利。哪怕他现在听命于服部,那也是因为他愿意,如果有一天他实在无法认同首领的想法,他也有权利选择死亡或是离开。

一个选择。

所以宵风选择了气罗吗?

如此说来,雪见并没有责备他的理由。

“可恶,那小子去哪儿了。”雪见喃喃道。


下午时外面下了点小雨。

雪见闲着也是闲着,便开始着手处理堆满了房间的杂物。振奋精神,把被炉给收了起来。

吸尘的时候发现宵风常坐的那块地毯上有几条抓痕,不知道这又算什么特殊的嗜好。雪见回忆了一下,发现这个神出鬼没的死神,其实还是有很多小癖好的。

明明是个超麻烦的小鬼……

洗碗时顺便把宵风常用的杯子给刷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为了他竟然添置了不少东西。

杯子、牙刷、毛巾,甚至还有前天在电视购物上订的羽绒被,可惜冬天都已经过去了,也不知道未来是否还有派得上用场的时候。

雪见心里有些烦躁,张口唱起歌来。

故意跑掉,唱,你期待着我伸出援救之手,呼唤命运,却夙愿未成。

吊着嗓子,百无趣味。

“心乱了呢。”雪见望着窗外的雨幕自言自语道。


出门倒垃圾时看到了站在公寓大门边上的宵风。

雪见若无其事地从他身边经过,小跑着冲向垃圾安放点,又小跑回来,抖掉外套上的水珠。

上楼时,宵风一直跟在他身后。雪见故意没关门,他便自己走了进来。像出去玩耍的猫咪,终于等到主人回来开门一样。

“我来避雨。”宵风自己向自己解释道。

雪见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无聊的综艺节目,过了好一会儿,说:“晚上吃拉面。”

宵风打了个喷嚏,雪见把干燥的毛毯扔到他头上,宵风盖在头上,默默地陪他看着电视。

雪见发着呆,忽然觉得也没有那么烦躁了。


雪见到最后也不太理解宵风所想要的消失究竟是什么。

他所知道的是,宵风的确存在过,有很多癖好,不太好对付,真真实实存在于他的生活中。

失去右手后,打字便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于是雪见试着开始写手稿,然后拜托壬晴处理成电子稿件。

杂志那边的采访减少了,他开始琢磨写一部有关隐世的小说。反正忍者题材一直很受欢迎,他可以捏造几个故事,或是写写他自己,又或者,可以写写宵风。

他和香道司一直保持着联系,他告诉他,小空是在情人节那天去世的。那一天,雪见正式给那个人起名为宵风,从此他便作为宵风活在大家的记忆中。

不是小空,不是任何其他人,只是宵风而已。

今年情人节的时候香道司也寄了信过来,拜托雪见替小空上柱香。雪见终于学会了筑前煮,做了一碗搁在窗台上。

小宵好奇地跳上窗台嗅了嗅,然后甩着尾巴离开了。

半夜时下起了雪。小宵很喜欢雪,喵喵叫了几声。雪见把它抱在怀里,开了窗。

雪花落到小宵的鼻尖上,吓了它一跳,一扭身从雪见怀里挣脱而出。自己跑到最喜欢的地毯上,把头埋进宵风的帽子里,盘成一团。

雪见关上窗。屋子里暖气阵阵,很暖和。

他和小宵一起打了个哈欠,打起了瞌睡。


END

 
评论(28)
热度(110)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