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Weapon Of Choice

1.


周泽楷的呆毛消失了。

毫无征兆,没有预警,就这么消失在了S市下着秋雨的清晨中。

原本鹤立鸡群的那簇头发,现在混入了其他头发中,像大海中的水滴,被周泽楷揉了揉,彻底失去了特色,再也无法分辨。

等周泽楷刷完牙洗完脸,机械地抓起发胶准备往头上抹得时候,骤然发现那根一直不听话的树立在头上像个风向标似的呆毛不见了。

周泽楷对着镜子,微微瞪大了眼睛。


2.

那是一根陪伴了周泽楷很多年的呆毛。

不长,小小的一撮,立在发旋附近。小时候妈妈常用湿漉漉的手给它按下去,长大后造型师常常用定型水对它喷来喷去。不过不管用何种手段,这根呆毛就是倔强顽强地不肯躺平,风一吹,又得意洋洋地冒出来。

周泽楷就想,随它去吧。

其实这根呆毛在做过造型后不太明显,也就轮回自家人知道。俱乐部对周泽楷的要求很高,就连去比赛也得凹个造型,所以很少有人能看到他洗完头作飘柔广告的模样。

现在周泽楷对着镜子开始犹豫要不要用发胶搓个呆毛出来。

嗯……

正犹豫着,孙翔过来找他晨跑了。周泽楷穿上运动外套跟他出去,想着或许风一吹,呆毛就会回来。

然而这根呆毛就跟悄然消逝的青春一般,连一个告别的机会都不给,就这么无知无觉地离开了。

老实说,周泽楷也没多想念它,但那毕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即便不是如手脚般重要,却也确确实实令他烦恼过一阵。

为此,周泽楷感到了一点小小的忧郁。

江波涛察觉到了他的心情,而周泽楷不知如何解释。

“就是,嗯,头上一直翘的那簇头发没了。”

“你不说我还没发现……”

“嗯。”

“什么什么,队长的呆毛没了?”正缩在角落里看动画的吕泊远突然凑了过来。

周泽楷使了个坏,暗暗用肩膀挡着他。吕泊远左探右探找不到一个舒服的说话姿势。最后只好扭曲地跪在沙发上,一手撑着周泽楷的肩,一边对休息室里的其他人说:“根据二次元法则,一个人呆毛掉了,是要黑化的,你们要小心队长了。”

周泽楷听到这里,不动声色地抬了下胳膊,吕泊远重心不稳,立刻摔倒地上。吕泊远发誓说,他倒地的刹那听见了周泽楷的呵呵声。

不过大家只顾着笑,丝毫不在乎他的伤痛。


3.

周泽楷想,呆毛掉了真的会黑化吗?

他自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杜明却说周五晚的比赛他打得格外凶残。

“当时我们队长抬起腿把方锐的海无量大力踹了出去。海无量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说时迟那时快,队长的眼睛雪亮的跟黑猫警长似的,掏出双枪啪啪两声,对着还未落地的海无量射去。可是人家兴欣也不是吃素的呀,那个叫莫凡的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队长身后。你猜队长怎么着,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双臂交叉,荒火朝左射莫凡,碎霜朝右射方锐。”杜明对着训练营的小朋友可劲地吹着。

小朋友们问,后面呢后面呢?

“后面啊……”杜明邓布利多摇头,“残暴啊,真残暴啊。我觉得咱们队长不能再叫枪王了,该改名叫枪系暴君。人家海无量是近战啊,贴身玩儿命的啊,队长就这么巴雷特狙击朝人脑门上开上去了。心疼方锐,真的,多大仇。”

当然赛后方锐也报复回来了,溜进轮回休息室不说,还假哭半天,逼周泽楷请他吃夜宵。一行人坐在大排档边格外自来熟,还以茶代酒,你一杯我一杯的敬着。

孙翔本来坐在周泽楷旁边安静剥龙虾的,结果被方锐一屁股挤到苏沐橙边上。孙翔气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骂人的话,迷茫地被莫凡夹掉了碗里刚剥好的龙虾。

方锐曰:“吾与周君,挚友也,当坐一起。”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

方锐说,小周,你和哥哥说,哥哥哪里得罪你了。

“没。”

“那你干嘛那么打我!同期情谊呢?你这么不给面子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搁?”

江波涛笑道,点心大大这场比赛表现耀眼,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被揍的耀眼吗?”方锐骂道。

“方锐老师方锐老师,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吕泊远又凑过来,“其实,我们队长的呆毛没了,所以才格外凶残。”

“我靠,这是大事啊!”方锐一掌拍在周泽楷背后,周泽楷手一抖,一筷子菜掉在桌上。方锐故作夸张道:“小周,这么大的事怎么不通知大家呢?”

周泽楷想这关你什么啊……

“来来来,拍一张,考验考验我们五期的感情。”

方锐说完在周泽楷头顶比了个树杈,拍照,发进五期群。不一会儿吴羽策在群里评论说周泽楷呆毛是不是被压下去了。

“我靠,你这个吴女士怎么连这玩意儿都能注意到。”

“呵呵,猥琐方你以为我是谁?”

“可敬可敬佩服佩服,下次聚会小周身边的宝座就让给你坐了。”

“滚吧你这个被小周爆头的蠢货。”

“噗。”周泽楷笑出了声。

方锐抚胸哀叹,男大不中留,我们可爱的小周也变成冷漠的大人了。

周泽楷冷漠地呵呵了他。

“小周变了,哥哥伤心。”最后方锐假哭着抱着一脸嫌弃的魏琛的胳膊回宾馆去了。


4.

周泽楷的呆毛没了,轮回的大家都暗暗替他担心,细心观察小心试验,掀起了一波狂热的“今天队长有异常吗?”的无奖竞争。

“队长今天多喝了一杯牛奶,有异常。”

“队长今天没点鱼香肉丝,有异常。”

“队长今天没夸我,有异常。”

“吴启你滚蛋,队长从来没夸过你。”

“怎么没有怎么没有,队长的嗯是表扬,啊是赞叹,咦是惊喜,哎是欣慰。每个字都饱含情绪好吗?”

“明明,吴启傻了,把他带回家。”

“吕泊远你和吴启一起滚吧。”

周泽楷对此非常无奈,佯装生气了好几次,都被呆毛掉了的副作用给糊弄了过去。周泽楷愁得对着镜子抓头发,捋了半天也找不回以前的感觉,只是觉得哪儿哪儿都长,又刺眼睛又扎后颈。

离开轮回大家庭许久的已婚人士方明华在得知了最近周泽楷突然陷入叛逆期的消息后又回宿舍住了一夜,小的们聚在他的房里,一边吃零食一边坐在谷堆上听方老师讲过去的故事。

“小周以前好像坐于念现在坐的位置吧……”方明华回忆道。

于念立刻挺直了腰板,得意地朝大家看看。

“明华哥,小周以前是不是短发啊?”江波涛举起手机,屏幕上是一张照片,照片拍得有点模糊,江波涛放到最大,指着后排一个男生问,“这是不是小周?我上次去档案室的时候无意中翻到的。”

方明华接过来一看,点头说,是的,是小周那期训练营的毕业照。

“哇塞,队长年轻时候啊,快给我看看。”大家登时来了劲,纷纷举手要求看一眼。

“什么叫年轻时候,小周现在也才24……”

江波涛说:“不对,小周快过生日了,应该25了。”

“可是我们翔翔更小嘛,翔翔人呢,翔翔过来吃薯片。”吕泊远卖力吆喝。孙翔挤过来,盯着江波涛手机看半天说,“周泽楷那时发型好搓啊。”

“翔哥你说话真是……”

“我怎么了,是真的!你们放大看!”

“不能放大了……翔哥你自带放大镜吗?”

方明华想了想,掏出手机翻了半天说,其实也没几年嘛,小周以前的照片我也有一点。

孙翔手臂长,第一个捞过来看,翻了几张不屑地点评道:“你们自己说,是不是很土。”

杜明狗腿道:“请翔哥指点穿衣经。”

“都什么年代啦,谁还穿紧身内衣。”孙翔极度嫌弃。

方明华回忆道:“这么一说小周的变化真的蛮大的。以前他从不在训练室里说话,好像就和他同寝的那个男生关系好一点,其他时候就一个人在那里练练练,还蛮无趣的。”

“队长不是很会吐槽吗?”大家震惊。

“那是现在啊。以前你打死我我也不信小周会这么活泼。”

“天哪,原来队长现在这德行已经能称得上活泼了,那他以前难不成真是哑巴?”

“就挺沉默的一人。但是存在感绝对不弱,与其说不弱,不如说是太强了。他光是坐在那里就很有压迫感,比之现在,我觉得过去的他更加锐利。”

江波涛问,怎么说?

方明华琢磨了一下,缓缓道:“你能想象在比赛中被小周追赶击杀的场面吗?想象他沉默地出现在你身后,端枪瞄准,一点犹豫都没有。”

众人打了个寒颤。

“小周这个人平时看着很好糊弄,但一进到游戏里就很霸道。这是他的主场,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小周出道前的轮回经营的远没有现在这么好,那一年财政好像还出了问题,所以对于签人卡得特别紧。就算是小周那样的实力,在和他签约的时候也有过犹豫。说起来,他们那一届,现在还留在咱们队的,就只剩他一个了吧。”

一片沉默。

“可能是环境因素,也可能是过于青涩,反正那会儿小周身上散发出的执念让一些正选队员也感到了威胁。不过我一直看好他,比赛这种事,本来就只有输赢两种,一心想赢的人总比担心会输的人对队伍有益。”方明华笑道。

“对对对,咱们只看赢不看输哈哈。”

“话说队长呢,一晚上没看到他了……”

“小周说头发太长去理发店剪了。”江波涛答。

方明华脸色一变,道:“大事不妙。”


5.

纵使枪王大大帅得天崩地裂,但皮囊之下他还是个标准宅男。

一个有着普通品味的游戏宅。

为了维持他完美的形象,俱乐部简单粗暴地给了他一个黄金指令:只穿黑白灰三色的衣服。

有周泽楷的脸和身材做保障,随便他买什么款式的衣服,都不可能出错。再给他配个靠谱的发型师,那金贵的枪王就可以永远帅下去了。

所以,重点是靠谱的发型师啊?!你们以为为什么俱乐部会吃饱了给你们每个月请个发型师来理发?!我们轮回是做市场营销出身的好吗?!!!!!

被经理一吼,轮回全队睡意全无。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惊慌无助地坐在大厅里等周泽楷理发回来。于念说,不至于吧,不就是剪个头发嘛……

然后当周泽楷走进大门的一刹那,他也闭上了嘴。

一直以半长不短发型示人的周泽楷,突然剪了个清爽的短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这一刻,就连江波涛都有些语塞。周泽楷甚是心虚,摸了摸短到扎手的新发型,小小的咦了一声。

“难看?”

也不能说难看,毕竟队长的脸摆在这儿……大家默默想。最后江波涛技巧性极高的来了一句,新发型不太习惯。

倒是孙翔,品味独特,夸赞道:“这个周泽楷总算变潮了。”

周泽楷很开心,给了他一个欣慰的“哎”字。


6.

头发剪了,叛逆期也来了,男大不中留,大家理解了方锐老师心里的苦。

周泽楷倒是蛮开心,觉得这发型给他省了不少打理的功夫。

人群散去后,他和方明华一起回寝室。方明华说,怎么想到自己去剪头发了?真黑化了啊?

周泽楷笑了笑,过了一会儿说:“突然想改变一下。”

“突然?”

“嗯。”

也许真是因为呆毛消失了的吧。近来,周泽楷总是觉得这好像是一个信号,在召唤他继续往上一个阶段前进。

“话说,你开始留长发也是因为当上队长吧?”

“嗯。”周泽楷点头。

那一年轮回从起跑线开始狂奔,急需一个强大的标志人物,带领队伍不顾一切顶风而行。当时周泽楷站了起来,成为了那个依靠,漂亮地打响了第一枪。

五年来他一直作为轮回的标志冲在第一线。对他而言,没有退路,只有向前。也许会略显蛮横粗暴,但这也正是强大的象征。

可是一支队伍不可能永不停歇。成长至今,是时候做一个调整,然后往前了。

无论是队伍内部,还是赛场战绩,都在呼唤转变的到来。上赛季决赛败给兴欣,非但没有遏制轮回的势头,反而大大激起了他们的求胜心。他们要改,然后进化得更强。

作为队长,周泽楷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在不断细微地调整之后,最近终于有了眉目。也许是为了向过去道别,也许也是为了迎接一个新的轮回,周泽楷想要有一个明显的改变。

但不管怎样,他还是会站在整个轮回之前,做那把攻击的荒火,做那个守护的碎霜。

上楼时方明华说:“刚才还在和大家说,这些年你变了很多。”

“不好吗?”周泽楷有点迷茫。

“没啊,特别好啊!”

“会更好。”周泽楷说。


7.

今年周泽楷生日刚好撞上比赛。

从体育馆出来已经挺晚了,虽说轮回主场,粉丝们有拉横幅唱生日歌给周泽楷祝福,但队员们还是更希望亲自给队长过个生日。

饭店都已打烊,无处可去。

孙翔在便利店里找到了最后一个虎皮蛋糕卷,大家围住周泽楷让他许了个愿,然后草草分了吃掉。

每人只有一小块,实在不过瘾,回到宿舍后吕泊远贡献出了自己的方便面,大家借厨房煮了,又每人分吃一碗。

江波涛问,这算长寿面吗?

“算吧。”大家边吃边说,“就是寒酸了点。”

“没。好吃。”周泽楷捧着碗笑道。


END



彩蛋:《我的账号卡》
原曲:约瑟翰&庞麦郎
作词:吕泊远
演唱:周泽楷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
但我现在还记得
在一个晚上我的母亲问我
今天怎么不开心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张账号卡
与众不同最时尚爆头肯定棒
整个游戏找遍所有的职业都没有
她说将来会找到的时间会给我答案
星期天我再次寻找依然没有发现
一个月后我去了静安活动中心
这里的人们称它为轮回俱乐部
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就要降临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当我正要走时我看到了一枪穿云
那就是我要的账号卡
我的账号卡时尚时尚最时尚
刷本的路上我情不自禁
爆头 爆头
用这漂亮的双枪爆头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
有了账号卡天黑都不怕
一枪两枪一枪两枪 一枪一枪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爆头 爆头

(队长加油!!!不要害羞唱下去!!!)

我给自己打着节拍
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
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爆头
在这美丽的月光下在这美丽的地图上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一枪两枪一枪两枪 一枪一枪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爆头 爆头
在这美丽的地图上爆头
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似魔鬼的步伐
一枪两枪一枪两枪 一枪一枪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爆头 爆头
在这美丽的地图上爆头
爆头


(掌声)


评论 ( 54 )
热度 ( 23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