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Oblivion

夏休,黄少天想出去玩,无奈周围没人有意,害他白白浪费口舌说服半天。


“为什么不去?放假唉,不去玩要干嘛?”黄少天抱怨。

郑轩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心说,放假唉,你能让我们安静一秒钟吗?

“你在跟谁聊天?!”黄少天非常不满,扑过去要抢郑轩手机。他俩打闹惯了,因此休息室里没人在意。

郑轩被他压在沙发上,姿势扭曲,握着手机的手伸得老长,努力避开黄少天的攻击范围。

“这么敏感,难道有奸情?”黄少天大狮子座本能发作,偏要一探究竟。郑轩被他压进一堆靠枕里,几近窒息。

“黄少,我的大哥,放过我。”

“快说,你在和谁聊天,神神秘秘的。”

“于锋……”郑轩刚说完,就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消失了。他歪在垫子里,尴尬地喘了几口粗气。

黄少天在沙发另一端,翘着二郎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这下可好。郑轩的手机又震了几下,可他却不敢去回消息。他默默打量着黄少天,直到对方投来锐利的目光。

郑轩只想讨饶,大哥,我服了你了,要不要这么幼稚。

自从于锋离开蓝雨,这个名字就跟油炸秋葵一样成为了黄少天the one的对象。在这件事上,剑圣大大幼稚得跟小学生一样,满口背叛,恨不得联合起所有同学共同抵制。

其实郑轩一直不理解黄少天对于锋的这种敌意究竟源于何处,明明他俩之前的关系也没多密切啊……

黄少天却说,说走就走,蓝雨对他来说算什么!

郑轩不太想去懂他的逻辑。就他所知,整个蓝雨都和于锋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能说能聊,没有多大仇。

现在这种莫名的气氛真是令他倍感压力,多希望喻文州能出现救个场啊……

“你在和他聊什么?”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

为了缓解自己心里莫名的罪恶感,郑轩赶紧回答:“问他夏休准备干嘛……”

“他要干嘛?”

“他要留队训练啦……”郑轩小心翼翼地避开百花二字。

谁知黄少天竟懂事地点头道:“是该好好练练,他现在是队长了,可不能白拿工资。我们蓝雨出去的人不可以丢脸。”

“是啊是啊。”郑轩狗腿地捧场。

话题至此,黄少天忽然一个回马枪,杀到了郑轩眼前,问他,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玩。

郑轩一口老血哽在喉咙,所幸思路清晰,没给他绕进去。坚定决绝地拒绝了邀请。

黄少天又抱怨一句,从沙发上弹起来,嚷嚷着要去找队长,这才作罢。

等他离开后郑轩才拾起手机。上面静静躺着于锋的消息,于锋说,训练会在七月底结束,那之后可能会去Z市度个假。

Z市?郑轩盯着这几个字皱起眉头,为什么这个地名听起来如此耳熟……


去训练营和他签约的是喻文州,带他逛正选队员宿舍的却是黄少天。

于锋提着行李箱,跟着黄少天走上四楼。

黄少天果然名副其实,是个话匣子。从见面起就开始叨叨,从食堂饭菜一直叨到王杰希穿红色的袜子。

也许是因为天热,于锋本就有些晕头转向,不得不集中精神,才能更得上黄少天的思路。黄少天的语速实在太快,于锋只能囫囵吞枣般得大口消化着他的演讲内容,就像一群人吃火锅,一片肉刚放进汤里就被人一筷子撩起来一样。

换做郑轩,估计就讨饶了,大喊一声黄少饶命,或许能解决这种唐僧式的文字泡攻击。

可惜于锋不仅耿直,还倔强。天生带有一种迟钝的韧劲,偏偏不肯服输。因此强迫自己每问必答,艰难无比地附和着黄少天的话题。

本来没人搭理,黄少天自己说一会儿也就停了。这下有人理了,他便更起劲,倒似要和于锋比试似的,愈发胡乱侃起来。

最后两人两败俱伤,靠在闷热的走廊里,上气不接下气。

“黄少?”于锋快速用手背擦了下额头的汗水,目不斜视地看着黄少天。

“呃,唔,反正,你住这间。”黄少天竟也一时语塞,赶紧推开手边一件屋子的房门,示意于锋过来。“以后大家都是好同事好朋友啦。”

“噢,好。”于锋点头。


最后抱着要让你们好看的心情,黄少天一人跑去了早就看好的城市游玩。

一路吃喝玩乐,样样不落,全部发进蓝雨群。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负罪感,默契地集体赞叹,以期副队大人心情能更爽一些。

黄少天问,你们觉得好玩吗?

集体:“好玩。”

黄少天又问,你们觉得后悔吗?

集体:“后悔。”

“活该啦,谁让你们不跟我来。路线行程都帮你们规划好,这么便宜的好事你们竟然没一个肯干,是不是傻啊!”

blabla……

然后喻文州发了个红包,大家全都跑去抢了。

黄少天也在抢,无奈网络不给力,只拿到了一毛钱。

按照原定计划明天应该去湖边露营。然而此刻他孤身一人,跑去户外安营扎寨似乎有点不妥。

黄少天有点纠结,不知是倔强地照着计划走呢,还是给大家买点小礼物然后早早打道回府。

正愁着,他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梯口附近响起。

因为要抢红包,所以黄少天一直坐在宾馆大厅,那里人来人往,格外嘈杂。但不知为什么,那个声音一响起来,他就猜到是谁了。

他抬起头,盯着正在等电梯的于锋。

大概是目光过于锐利,背对着他的于锋转过头来了。于锋正和朋友在一起,注意到黄少天后,和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便走过来。

他身上背着一个又大又沉的登山包,穿着蓝色的运动衣和一顶棒球帽。黄少天第一反应竟是他最近真是黑得离谱。

“黄少?好巧。”

“来旅游啊!”黄少天站起身。

“嗯,和同学。”

电梯那里站了三个人,探头探脑的,注意到黄少天的视线后立刻兴奋地小声交谈起来。

于锋有些尴尬,解释说,他们都是你的粉丝。

“我的?”黄少天来了兴致。“你的朋友不是你的粉丝,倒变成我的啦?”

“他们支持蓝雨……”

“噢。”黄少天突然拔高了音量。

事已至此,于锋只好叫那三人过来,然后问黄少天,可否给他们签名。

“可以啊,蓝雨的粉丝,我都给签。”

说完在人家递过来的本子上刷刷签上大名。完了又眼尖地注意到其中一人的便签本是蓝雨第七赛季中期发行的周边。便对于锋说,那时你还在蓝雨啊。

于锋的朋友过于傻白甜,见到偶像实在没头没脑,只知道一个劲地赞同黄少天,傻傻道:“是啊是啊,不过这个是我自己买的,不是他送的。”

黄少天笑了笑,兴高采烈地和粉丝聊起了上赛季的比赛。

于锋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依旧背了个大包,表情认真地听着对话。

黄少天想,谁让你离开蓝雨的。


从以前起,同学们就说于锋做人靠谱。

在学校时当课代表,对每天的收作业任务尽职尽责,第一个上交,第一个发放。如果有人对他说,拜托给我一本抄一下吧,他便会苦口婆心地劝说对方回头是岸。

也会有人因此愤恨地骂他假正经,无奈性格使然,于锋改不过来。

进入训练营后他也很喜欢照顾同辈,又得到了靠谱的好名声。训练营推优,第一个就是他,夸他有天赋又靠谱,能给队伍带来好运。

也许真的是有点运气,第六赛季时蓝雨成功拿到了冠军。

虽然一开始还得常常坐冷板凳,但因为喻文州一开始就和他说,由于黄少天的个人风格,攻击节奏将来会由他来把控,所以于锋一直兢兢业业地贯彻这一战斗思路,理所应当地将自己放到了重要的位置,想要分担队伍的一部分责任。

刚开始他还有些别扭,因为自己还不够出色,也因为顾忌着前后辈的身份,在会议上也不太敢发言。可几次比赛下来,除了喻文州一向靠谱,其他人多少都有点逗比表现,于锋在觉得好笑之余,更坚定了自己要担负责任的信念。

有一次赛后复盘,因为气氛非常好,所以大家多少又开起了玩笑。

说到郑轩的一个小错误时,郑轩假意抱怨道,都是黄少不好,没给我提示,害我踏入陷阱。

黄少天嚷嚷道,我怎么没给你提示了,你自己不看,怪我咯?

虽然知道他俩是损友关系,但于锋还是觉得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说他假正经也罢,他认为作为节奏担当,他还是该出面制止一下。

于是他说,虽然是郑轩的错,但黄少的指示也的确不够清晰。

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黄少天看着于锋,像某种野生动物。于锋背后一凉,挺直了脊背。

他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也不想畏惧副队长的权威。

可是黄少天很快回应道:“对不起,是我的问题,下次会给出更清楚的指示。”

“嗯。好,下次少天注意一点,我们继续吧。”喻文州温和地笑道。

于锋发现黄少天还在看自己,不免开始胡思乱想是否得罪对方。然而会后黄少天反找到他,说他提得意见不错,叫他以后多说说自己的想法。

于锋来了精神,开始滔滔不绝地和黄少天讨论起战术布置。这些东西他在喻文州面前不太敢说,到了黄少天这边就百无禁忌了。

黄少天本就话多,这下更是一拍即合,两人在纸上涂涂画画,皆感到大有进展。

晚点去食堂吃饭,黄少天亲自给于锋抢了一碗凤爪,于是两人就着饭,又聊了半天。

“礼拜六去唱歌啊!”黄少天拍拍于锋的肩膀。

“嗯。”于锋点头。

以前于锋觉得黄少天是蓝雨王牌,是顶尖大神,心中有敬佩有膜拜。现在他觉得对方是他的队友了,有说有笑,也就是普通人,可以轻松相处。

要说从神坛走下有点夸张,但心理上的确是这种感觉。

之后于锋和黄少天郑轩他们一起去了KTV,玩得很开心。


于锋的朋友问黄少天,黄少,你来Z市做什么?

“来玩啊。”

“你也是来野营吗?”

“我一个人来的啦。”

“散心?”

“差不多!”

“要加入我们一起吗?我们下午就准备出发去营地了。”

看着对方期待的目光,黄少天实在不忍心拒绝,况且他是真的很想去玩,如果有人陪同自然很好。但是……

他偷偷看向于锋。

于锋立刻说,对啊,黄少一起来吧,帐篷够。

黄少天忽然对他的迟钝感到一阵火大。有时候真想像游戏里那样对着他暴打一顿。

于是他说,好啊,那麻烦你们,我要买点什么吗?


黄少天跟着于锋他们一起去营地。他就带了一个背包,里面装了换洗衣物和一些零食。

于锋开车,黄少天坐在后座上和那几个朋友侃大山。他活泼又健谈,自然是人群的焦点。于锋的朋友因为他的笑话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

不知是谁问到张佳乐,然后便说到百花。

于锋本来还和他们一起笑笑,但听到朋友开始念网上有关百花的笑话段子后就笑不出了。

正色道,百花是支很好的队伍,大家都很出色。

朋友立刻说,是啊是啊,于队长说得对。

本应就这么圆过场,可黄少天却觉得那句大家都很出色实在扎耳。突然冒出一句,那蓝雨就不是好队伍,大家就不出色了吗?

于锋哑然。

车厢忽然变得一片寂静。

黄少天假装没注意到的样子,默默扭过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半响,于锋说:“蓝雨也很好。不过百花总有一天会赶上的。”


某年春季的某一天,黄少天忽然患上了流感。不发烧不咳嗽,唯独嗓子疼,喉片从早含到晚也不奏效。

大家都笑说,黄少真是成也嗓子败也嗓子,以后还是少说话多喝水吧。

“靠靠靠,你们看我笑话。”黄少天哑着嗓子嘶吼道。

这声音着实难听,像被人用铁夹夹起来的烤鸭似的,即便是黄少天本人都听不下去。

“看医生去吧。”喻文州说。

为了不影响大家训练,黄少天准备一个人去医院。于锋那天正好要请假回家拿点东西,便说不然我陪你去医院吧。

“不用不用。”黄少天捂着喉咙。

“走吧,黄少。等下吊水时要上厕所怎么办?”于锋老实地指出。

“也是。”黄少天即使到了这地步也不放弃说话,这精神让于锋格外敬佩。

于是两人出发去医院,吊水时黄少天问他,别人都笑我,你怎么不笑?

“啊?”于锋一头雾水。

“气死我了,他们笑我说不出话!”黄少天嘎嘎地说着。

“噗。”于锋笑起来。

“我靠,于锋你够狠啊……”

“不是不是,就突然觉得很好笑。”

“妈的,你们要气死我啊!”

“黄少,对不起,你不说我还没反应过来。”

“滚。”

吊完水,作为回礼,黄少天陪于锋回家。没进去,在楼下等的,不一会儿于锋出来,手里拿了条麻布围巾,往黄少天脖子上一挂,吓得他猛地一缩。

于锋忙解释道:“你喉咙不是不舒服吗?今天风挺大的,遮一遮吧。”

黄少天忽然移开视线,把围巾随随便便地往脖子上缠了几圈,道了句谢。

于锋想,他俩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于锋的朋友们开始在湖边扎帐篷。

黄少天主动请缨去远处打水,刚走出营地就遇到了停完车回来的于锋。于锋说和他一起去,顺便接了个水壶过来。

看到于锋,黄少天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又偏偏像受了潮的烟花棒,愣是只冒烟不发火,没有一点儿声音。

于锋也不知说什么好。他多少也感受到了黄少天对他的怨念,可是他实在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一个职业选手,想要出头,有什么不对?

两人到了接水点,前面排了老长的队伍,不得不原地等待。

黄少天在嚼口香糖,柠檬味的,很好闻。

就在于锋开始发呆的时候,黄少天突然讲话了,他说:“你不是在百花训练吗?”

“嗯?”

“郑轩说的。”

“噢,加训啊,已经结束了。”

“看来效果不错啊,还有心思跑出来玩。”

“可以这么说吧,我觉得明年的百花一定会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

黄少天看着于锋的表情感到格外不爽。心中的小学生作祟,忍不住说,反正蓝雨也大大进化了,到时候赛场见分晓吧。

“好。”于锋郑重点头。

黄少天骤然心烦起来,他觉得于锋什么都不懂,从开始到现在,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懂任何事!

他把水壶放到地上,对于锋说,你看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第八赛季的时候,蓝雨的正选队员们相约去逛花市。

到了那边,一伙人想去吃小吃,一伙人又说要去逛街,意见分散,最后便分头行动。于锋跟着一边走了,等回过神来时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给同行的人打电话又不通,估计路上太吵,听不见。

正烦着,收到喻文州的短信,叫大家玩完自行回俱乐部好了。于锋估摸着他那边也走散了,只能在宿舍碰头。他一个人逛着没劲,便决定回去。

刚走出人群,就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对方问,你在哪里?

于锋报了个地名。

黄少天惊讶道,你怎么跑那么远!你一个人吗?

“是啊。黄少呢?”

“我和郑轩一起啊,但是这货太懒了说走不动要回去。我还不想那么早回去,所以打电话问你要不要继续逛啊?”

其实可以拒绝,反正黄少天性格很好,不会介意。可是不知为何,那时那刻的于锋就是没有拒绝。

黄少天想了半天,说,不然我们去看花船吧?

于锋说好,然后开始往门口走。

人很多,花船附近不知为何聚了很多手挽着手的情侣。因为天冷,大家都微微驼着背,缩着脖子,看起来乌压压一片。于锋站在路灯下等着黄少天,因为害怕错过,所以一直在脑海里描摹对方的脸和身形。

眼睛是这样的,走路的样子是那样的。

黄少,黄少,黄少天。

今年的花船装饰的格外夸张,于锋不懂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看。

有点冷,他不停地跺着脚。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于锋渐渐觉得黄少天不会来了。可能是和郑轩一起回去了吧。他想给他打个电话,但一直占线。于锋又不放心离开,傻傻等到十点,想着绝对不可能再来了,便打道回府。

宿舍楼里已经很安静了,他也没去敲黄少天的房门,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于锋想,没想到黄少天竟然还有如此幼稚的一面,忍不住苦笑摇头。完了又想,黄少天其实也是普通人,那么他能做到的事自己也一定能做到,他肯定有属于自己的光芒,不会被遮挡的那种。


黄少天没回去打水。

等他溜达一圈回到营地时于锋已经开始烧水了。歉是道了,但看于锋的表情倒仿佛已经习惯了。

反正夜雨声烦也总是消失不见不是吗?对方的眼里明白地写着这点,这让黄少天感到无比恼火,却也无法解释什么。

之后他主动帮忙煮饭,泡咖啡,跑前跑后,一刻不停。

可是一想到于锋刚才的眼神,黄少天还是觉得无法忍受。到了晚上,终于找到机会单独把他叫到一边。

“打水的事对不起啦,但我是因为肚子痛,实在憋不住了。”

“没事啊。我真的不介意。”

“你有话就直说!以前在蓝雨时你就对我有很多不满吧?”

于锋不知怎么就扯到这个问题上去了,只能不停地说,没有,真的没有。

“那你为什么离开蓝雨?”黄少天最终还是回到了老话题上来。

于锋想你让我怎么解释,因为不想屈居于你的光芒下吗?

“说啊。你说蓝雨很好,那为什么要离开?”黄少天催促道。

“因为那里没有给我的舞台。”

“啊?你不是都狂剑第一人了吗?”

于锋想,黄少天果然什么都不懂。他怎么会明白他的想法呢?!不禁有些气恼,说出了实话,因为我想要存在感,我想展现得更多,我想牢牢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啊!

黄少天一愣,随即慢慢反应过来。他突然说了一句于锋无法理解的话,他说,原来你一直这么看我啊……

“嗯?”

“我问你,我们以前约好去看花船的那次,你到底去哪里了?”黄少天的语气一下子非常锐利,仿佛从地图中猛然窜出的夜雨声烦,手中的剑已经逼至于锋的咽喉。

于锋思索了一下才给出答案,我一直在等你啊,是你没来。

“胡说八道,我在那里等了一晚!”

“不可能,我就在那里,我等到十点你都没来。”

“你……”黄少天做了个禁言的手势,然后掏出手机,飞速翻找了起来。不一会儿他重新举起,上面是一张照片,赫然是当年花市门口的那艘。

“可我真的没看到你啊……”

黄少天继续说:“打你电话也不通,害我像白痴一样等了一晚上!”

于锋想那是因为我也在打你的电话……不过总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他沉默地看着黄少天,直到最后对方自己停止。

原来不和他搭腔的话,他并不会永远说下去啊。于锋恍恍惚惚地想着。

最后黄少天说,算了,反正也是过去的事了。

“于锋,你是很厉害的选手,我没想过要抢你风光什么的,这是真的。”

“嗯,我知道,是我自己的问题。”

“既然去了百花,以后就好好努力吧,加油。”

“嗯,谢谢。”

黄少天点点头,本来要走,步子都迈开了,忽得又扭头道:“不管怎样,蓝雨才是最强的。”

于锋看着他,总觉得必须把话说明。于是说,黄少,不管怎样,我真的把你当朋友。

黄少天一阵莫名,反问,这是过去了吧?

“……”

黄少天转身离开,去于锋朋友的帐篷挤了一晚。

等第二天于锋起来时,发现他已经离开了。

“赛场见吧!”黄少天如此简单地留言到,就像清晨的雾气,很快消散了。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5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