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哲学问题

十四松问小松:“什么是爱?”


“哎?”小松愣了一下,“爱就是喜欢吧。”


“爱是喜欢啊。那么,我爱棒球,我爱肌肉,我爱撸X,我爱小松哥哥。”


“别把我和撸X一起爱啊!”


“但是喜欢就是爱。”


“话虽如此,但还是有区别啦,呃,怎么说,语境不同?”


“语境。”


“恩恩,语境。”


十四松张大了嘴巴。



十四松问空松:“什么是爱?”


“呵。”空松煞有介事地撩了下刘海,“爱是想要触碰却又忍不住收回手。”


十四松看着他。


“oh my little 十四松,怎么了,有恋爱的烦恼了?没关系,你可以和我说,我是一个在爱与被爱中行走的孤独男子,或许能给你解答疑惑。”


“空松哥哥,什么是爱?”


“爱是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感觉……就是感觉,咳。”


“开心吗?”


“必须开心啊!”


“会难过吗?”


“如果得不到回应的话……”


“原来爱是感觉啊。”


“不错!十四松,爱一个人有时很开心有时又很难过,呵,多么迷人的东西啊!”


“疼。”


“啊?!”


十四松嚷着疼蹦跶着跑走了。



十四松问轻松:“什么是爱?”


轻松专注于手中的同人志,“爱有很多种,你问哪种?”


“爱有很多种?”十四松的眼中迸发出光芒。


轻松放下书本,盘腿坐起,“像亲情爱啊,友情爱啊,还有恋人之间的爱,都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


“比方说,你不会想和兄弟朋友接吻吧。”


十四松立刻噘起嘴巴,轻松一把把他挡开。


“你看,老爸老妈养着我们这就叫亲情爱,旗坊借钱给我们……这姑且可以算作友情爱吧。”


“那么恋人爱呢?”


“啊?不,呃……”我怎么会知道啊!!!轻松在心里疯狂吐槽。


十四松没有察觉到他的想法,甩着袖子离开了。



十四松问椴松:“什么是爱?”


椴松放下手机,“什么爱?”


“恋人之间的爱。”


“哎,那是做爱吧。”


“做爱?”


“是哦,十四松哥哥,喜欢一个人就会想和她做爱哦。”


十四松十分震惊。



十四松对一松说:“原来爱就是喜欢,是一种又会开心又会难过的感觉,会让人想做爱,但不会想和老爸老妈还有旗坊做爱。”


“是嘛。”一松看着睡在自己脚背上的猫咪。


十四松看着一松,“一松哥哥,什么是爱?”


“我不知道,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一松抱紧了自己的手臂。


“为什么?”


“不需要无聊的东西。”


“爱很无聊?”


“嗯。”


“做爱也很无聊?撸X也很无聊?”


一松眼神漂移。


“怎么了一松哥哥?”十四松使劲凑过去。


“那种事,并没有那么讨厌。”一松小声说。


“那一松哥哥就是喜欢爱咯?”


“不。不要爱,反正也没有可以爱的人。”


一松抱着猫离开了,十四松张大了嘴巴。



“小松哥哥,到哪里去找可以爱的人呢?”


“满大街都是吧。”


“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爱?”


“随便是谁都可以哦,十四松。”一松站起身,“要不要吃拉面?”


“要!”



“空松哥哥,到哪里去找可以爱的人呢?”


“哼,像我这样值得爱的男人已经很少见了。”


“喂!十四松你到哪里去啊!!!”



“轻松哥哥,到哪里去找可以爱的人呢?”


“怎么了,十四松你想谈恋爱吗?”


“小松哥哥说,爱人是在大街上找来的。”


“怎么可能!那也太随便了吧!!!听好了,十四松,不可以因为自己想知道爱是什么,就跑到街上随便拉一个人来爱哦。”


“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多奇怪啊!”


“那该怎么找呢?”


“等你有感觉的时候,自然会知道要爱的人是谁了吧。”


“什么感觉?那个时候我的爱人会在脸上写好XX是十四松的爱人这种话吗?”


“人脸又不是电子屏幕!”


“那我怎么会知道呢?”


“总之到那时候你就会明白了,就像上厕所一样,自然而然地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改去厕所了吧。”


“原来如此。”


“嗯,就是这样。”



“椴松,爱人就像上厕所。”十四松说。


“这话多失礼啊,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将心爱的人比作厕所吧。”


“但是爱一个人就像上厕所一样自然。”


“你这哲学家一样的口气是怎么回事?我敢保证没一个女孩子会喜欢听这种话哦十四松哥哥。”


“那应该怎么说?”


“呵呵,我想十四松的意思是,爱情来到的时候我们只要自然地敞开怀抱来迎接就可以了。”空松插嘴道。


椴松思索半天,得出结论,“总觉得这话很恶心。”


“为什么?!!!!!”空松十分无语。


“十四松哥哥,我想轻松哥哥的意思是,爱人这种东西没必要刻意去寻找,说不定ta就在你身边,等爱情突然降临的时候,或许就会恍然大悟了吧。”


“是这样吗?”


“我觉得是哦。”



“一松哥哥。”十四松趴在地上瞧着一松。“也许我要爱的人就在身边呢。”


“哪里?”


“现在还不知道!”


“是嘛。”


“一松哥哥要爱的人说不定也就在身边 。”


“笨蛋,没有那种人啦。我不爱别人,也不用别人来爱。”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那种东西太热了。”一松顿了顿,“不想要。”


“一松哥哥真是笨呢。”十四松一脸天真地评论道。


“啊?对了,今天不打棒球吗?”


“不打!”十四松滑下屋顶。



“我爱一松哥哥!”十四松宣布。


“没事说什么胡话呢。”小松懒懒地翻了个身。


“发生什么事了吗?”椴松提问。


“我爱一松哥哥!”十四松重复了一遍。


“好好好,知道了。”轻松说。


“噢,多么感人的兄弟爱。十四松!哥哥也爱你!”空松的眼角划过闪亮的泪水。


“我爱一松哥哥!”十四松又大声说了一遍,然后跑出门去。


一松在院子里玩猫,看到十四松跑过来后默默往旁边挪了个位子。


“爱你哦,一松哥哥。”十四松说。


“啊?”


“爱!”十四松环住了一松的肩膀。


大概是今天没去打棒球的关系,他身上竟然没有汗臭。柠檬味的柔软剂香味环绕在颈边,让人想到了蛋糕。


一松任他搂着,虽然觉得肩膀有点重,但没有推开。


“一松哥哥。”十四松兴高采烈地看着他。


也许是因为被人抱着,也许是因为心脏跳得太快而微微出汗,又也许只是因为十四松的体温实在太高,总之一松突然感到很热。


“好热啊,十四松。”


“嗯?”


“有点太热了。”


“嗯?”十四松并没有松手,像傻瓜一样地吊在一松身上。


一松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垂下头,低声道:“也不坏。”


“手!”十四松发下指令。


一松握住了十四松的手。


“嘴!”


一松眨眨眼,看到十四松早已噘起了嘴巴,一脸期待。一松微微笑了下,亲了他一口。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4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