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全职高手-Breezeblocks

1.


国家队晚上打牌,张佳乐前面输了几局被挤下来当观众,他人不在位一身轻松,便撺掇着其他几个观众一起起哄,让牌局上的几位玩真心话大冒险。


牌桌上刚巧坐着王杰希、张新杰、李轩跟方锐。


方锐是老油条了,和李轩两人一搭一档,推了不少锅。到最后认真接受惩罚的也就只有张新杰和王杰希。


叶修点着方锐的脑袋说,你看看人新杰跟老王,什么叫愿赌服输。


方锐一边暗示他去帮自己偷看牌一边假哭道,我错了,王队、张副队,麻烦让让小的吧。


王杰希早看穿了方锐、李轩还有叶修的阴谋,不过他懒得拆穿又仗着自己手气不错,始终没有点明。结果这牌局上唯一认真在玩的就只剩下张新杰了。


张新杰被问了诸多问题,比如究竟有没有晚睡过一次、每天喝水是否有定量、睡前拉肚子该怎么办……


最后问无可问,所有问题的答案只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张新杰真的是个24K的行走生物钟。


这局是王杰希赢了,王杰希随口道,那就来个大冒险吧,新杰你去买点小吃回来。


这个冒险明显放水,不过大家都知道自己赢得多少有些不光彩,所以并没人提出异议。张新杰自然认真地点头,然后掏出手机开始翻大众点评。


王杰希的意思是你去外面夜市上买点烤鸡翅回来得了,可是张新杰却一本正经地当做了大任务,一副不掘地三尺把B市最好吃的小吃找出来就不罢休的模样。


大家本想劝几句,打个马虎眼把这事儿给糊弄没了。可深知张新杰性格的李轩却反说你们还是由着他去吧,他自有分寸。


于是只能作罢,眼睁睁看他百度了半小时,然后站起来说我想先去XX美食街试吃一下。


啊???还要试吃?


王杰希听到这里也有点吃惊。然而张新杰自顾自地站起来,拿好外套回头问众人谁会开车,麻烦送他一程。


论情论理这个司机都得是王杰希。他也没推脱,直接上楼拿了车钥匙就往外走。剩下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心虚。叶修又点着方锐脑袋叫他赶紧反省一下。



王杰希还是头一次和张新杰单独相处,两人对彼此的印象仅限于联赛,私下的兴趣爱好一概不知,为表礼貌,王杰希和张新杰尽职尽责地干聊了好一会儿。


讲到最后王杰希都讲不下去了,有时候想想黄少天真不容易,见到谁都能搭几句,种族天赋,不服不行。


张新杰反说我们之间不用刻意找话,你也不是那么在乎规则的人吧?


王杰希问你不是很在乎?


张新杰一推眼镜表示,是啊,所以我还在说话。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起来。



2.


张新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食家。坚持每月在电竞之家上连载美食专栏,可惜大部分读者都喜欢看评论家们打嘴炮,鲜少有人注意到他的美食推荐。


当然造成这种结果他自己也要负一部分责任,人家的美食专栏都放着各色食物图片,在这个快节奏的年代,一张图片的信息量远胜文字,然而张新杰就是不爱配图,他坚持用文字表述。表述就表述嘛,写的动人点还是很能勾起大家的兴趣的,可张新杰偏偏不写食物有多好吃,专注开发自己独特的吃法。


比如:鲜饮甜品加三分之一勺炼乳,风味更佳。


再比如:蒸柿饼时在水中放入两块又四分之一冰糖,绵软清甜,有润肺功能。


“这文章风格有点儿像……”


“益寿文摘。”张新杰自己给说了出来。


王杰希说是有点儿,那报纸我爷爷以前常看。


两人驱车至美食街,按张新杰的计划准备从最外头的摊头吃起。他俩坐在店外的塑料椅上,先点了个馋嘴蛙。等菜的档口王杰希在门口的报架上找到本被人翻烂的电竞之家,他也是头一次听说张新杰还有个专栏,把整本杂志翻了两遍才找到一个豆腐块。


“干嘛不配点图?”王杰希问。


“拍不好。”张新杰诚实地说道。


找个美工修修图不就得了?


人家说从打光开始就有问题。


哦,打光。王杰希干巴巴地附和了一句。其实他也不知道拍照要怎么打光,自从认识了喻文州他就觉得什么打光啊、镜头啊、相机牌子啊都是假的,拍得丑就是丑,无法拯救。


一会儿牛蛙端上来了,顶上一把香菜,红白绿三色泾渭分明,香气扑鼻,光闻着就让人口舌生津。王杰希问你真的不拍一张?


张新杰认真思索一番决定再尝试一次。他让王杰希打开闪光灯给他照着。


“请往左边移动5厘米,再往下走3厘米,往右0.3厘米。”


王杰希眼睛没带标尺,算不准距离,挪了几次不到位,被张新杰抓着手腕来回移。俩大男人在饭桌上各种摆拍,惹得周围路人纷纷侧目。张新杰干起活来不爱管周遭,王杰希虽然有所注意却更不愿理,一门心思帮对方找最佳拍摄角度。


拍完后张新杰给王杰希看照片,在王杰希看来他的取景已经很不错了,美图秀秀一下就能上杂志。但张新杰向来精益求精,仍有不满。


王杰希忽然想到刚才那本电竞之家上有张新杰的采访。当被问起如何看待比赛中的突发事件时,他是这么回答的:“我不喜欢做事凭感觉。虽然比赛时不会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我希望自己能尽量将取胜的概率提升至最高。”


“你认为联盟中谁最可能给比赛带来意外?”


“谁都有可能,没有人的行为模式是可以完全被预料透的。”


“最无法被预料的人呢?”


“王杰希。”


“不是最近名声大震的包荣兴?”


“包荣兴的行为虽然诡谲,但我可以想出方法来应对。可如果对方是魔术师王杰希……”


“会怎样?”


“会让我热血沸腾。”



3.


张新杰决定把桌上的调味料每个都试一遍。


他问老板要了五个小碗,一字排开,用公筷从左边开始盛牛蛙。他的面前是三个小调味罐,分别是胡椒、辣椒酱和醋。


张新杰拿了个小勺在那边一点一点的试验,时不时还用手机记事本记点心得。


王杰希一边看一边问,你会自己做菜吗?


张新杰反问,你会吗?


“煮个面还成。”


张新杰一推眼镜,道:“我也差不多。”


“有点意外。”


“尝试过多次,结果都不尽如人意。我认为过于理性的人不适合做菜,做菜需要大量的创意和灵感。”


“创意?”


“菜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王杰希笑道,是啊,你说得对。


“这次借着国家队比赛的机会我希望能锻炼一下个人的创造能力。”


怎么说?


“以往我习惯就他人的战术布置做出反应,虽说这样更为保险,可是不够主动。在新的赛季我想让霸图变得更为强势,霸图的每位队员都很有特色,我希望能调动他们所有的力量,主动出击,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张副队,我一直以为你是冷静挂的。”


“王队,我是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一本正经道。


“看来大家都在寻求转变。”


“没人想被落下。”


“你准备怎么提升自己?”


“向你学习。”


“我已经放弃那种打法了。”王杰希随意地往自己碗里撒了点胡椒。


“你不会永远封印那种打法。”张新杰平静地陈述道。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可是他现在没有用猜测的口气,王杰希注意到了,却没有否定。


两人吃着那盆馋嘴蛙,辣味从肚子一直燃到喉咙口,烧得热血滚烫。



4.


张新杰最后选择打包麻小和香辣猪蹄回去交差。考虑到大家的口味,没有加太多辣。


等回到训练基地,里面竟然少了一半人,喻文州握着牌笑眯眯地解释说输家都去外面夜跑了。其中血泪经过,王杰希和张新杰都不太想知道。


“王队,我觉得你可能很有做菜天赋。”回房时张新杰如此对王杰希说道。


王杰希心说是谁一直冤枉我神棍的,快看看这位。



世界联赛之后大家都得到了一段休息时间。王杰希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张新杰那句话,忍无可忍,下楼去菜场买了点菜回来做实验。


一开始的确惨不忍睹,后来打电话给老妈讨教了点经验,发现常规套路的确不适合自己。在某一天收拾料理台时突发奇想,把各种食材混在一起煮了锅汤,竟然取得了不错的口感。


王杰希想让大家给他试试味,然而别人一听他的原材料都直摇头,表示,可怕,不吃。


“我自己吃过,挺不错的。”


“那你干嘛还让我们给你试味?”


王杰希又问微草的队员要不要试试,然而大家一副队长你要我们跳楼我们也系个安全带跳了的模样,又令他感到十分无奈。


直到和张新杰聊起,对方说愿意在来B市比赛的时候过来一试。


古有子期善听,今有新杰善味。人生得一知己,实属不易。


“再加五分之四勺辣子会更美味。”


“记下了。”


回去后张新杰在专栏里记录了王杰希的新菜,破天荒的配了张图。


配字:很好吃。



END


评论(36)
热度(1736)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