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向北

进入季后赛后,电竞之家的记者想邀请叶修做次访谈,主要是想让他做个冠军预测,顺带八卦下这位荣耀大神退役后的生活。

大家都知道叶修现在还是兴欣的指导,因此要约访首先要通过兴欣。小记者先找到陈果,公事公办,说咱们这儿想邀请叶神做个采访,老板娘你看如何?

以前叶修还在嘉世时是不接受采访的,记者每次打电话过去都会被公关直接弹回来,人说的也很客套,基本就是叶神很忙专注训练没时间接受采访有什么话你们可以问刘皓。

嘉世毕竟是豪门,公关固若金汤,记者们也没办法,只好望洋兴叹。但是现在叶修离了嘉世,兴欣又是新队伍,各项人员都不齐全,保不定能找到一个采访的机会。

于是抱着这种心思,要到了陈果的QQ。谁知陈果格外热情,毫无俱乐部老板的架子,说,采访啊?采访直接找叶修啊,不用通过我,去吧去吧。

记者说,陈老板,我没有叶神QQ啊……

“噢,那你等一下,我问问他去。”

“麻烦您。”记者暗中捏了把汗。

不一会儿陈果回来了,大大咧咧道:“他QQ是11XXXXXXXXX,你直接说自己是电竞之家的就行。”

记者说那我先建个组,等下把陈姐你拉进来。

陈果大手一挥,道:“不用,我还有事儿呢,你们自己聊吧。”

这般随意是记者怎么也想不到的。要知道他约个周泽楷做访谈得过多少个轮回公关啊……

战战兢兢地加了叶修QQ,不一会儿就通过了验证,小记者看着自己QQ列表里的叶修不禁吞了口唾沫。

是叶修先打的招呼,他直言自己被陈果卖了,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要他预测谁是冠军是不可能的。

“叶神您都接受采访了就随便预测下嘛。”

“这还用预测?你问我我肯定说兴欣啊。”

“这倒也是……”

叶修发了个抹汗的表情。

QQ都加了绝对不能在此时打退堂鼓,不管怎样总要挖点情报出来。这么一想,记者立刻转移方向,改问起在联盟征战多年中有什么特别的回忆。

叶修笑道,你知道我在联盟多少年了吗?

知道啊。

“你有几个版面?够写吗?”叶修淡淡道。


照体育局的规矩,联盟这边的比赛一结束就该国家队集训了。作为领队,叶修得早早开始着手制定今年的夏训项目,然后帮着行政处理些事物。而兴欣这边也打进了季后赛,他作为指导要跟着比赛出谋划策,所以一到五月就变得格外繁忙,白天跑体育局晚上挂YY语音,弄得叶先生想说他两句都找不到借口。

叶秋感到十分新奇,靠在他房门边上剥香蕉吃,一边吃还一边啧啧称奇感叹这混蛋哥哥竟然有如此忙碌的一天。

叶修很心酸,说你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没点良心呢?

“你对我好?你对我好?!”叶秋来了劲,一路走进屋。

“去,帮哥买包烟。”

“呵呵,禁烟,我告诉妈了。”

“叶秋你多大人了,还来这套。”

叶秋冷笑一声,自己走了,过一会儿又拿了红牛进来,叮嘱一句叶夫人让你早点睡。

叶修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他和叶秋讲话时耳机扔在桌上,对面的苏沐橙把他俩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儿笑嘻嘻地说,叶秋对你很好呀。

“他这人比较口是心非。”

“谁比谁口是心非呢。”

“哎,我这个哥哥当得真失败,弟弟管不住,妹妹也管不住了。”

“可打住啊。我现在可是当队长的人了,别来卖萌这套。”苏沐橙说得正直,倒让叶修失笑了一阵。

叶修说,那请问苏大队长,下场对蓝雨的阵容排好了吗?

苏沐橙立马发了张表格来,紧张地问,你看如何。

“挺不错的,还是想把黄少天给孤立开来是吧?”

“动喻文州是没戏了,所以我想先把黄少天给弄下去。”

“够狠啊,得罪你了?”

“嘿嘿。你说这布局还行吗?”

“有几个点我得想想,方锐和老魏在吗?叫他们一起来讨论吧。”

“嗯,我去叫人。”

叶修和他们几人商量到十一点半,本来还要说几句,但一看时间就马上打发他们睡觉去了。老魏颇为不服,表示老夫年长于你岂可被你这黄毛小儿呼来喝去。

“拉倒吧你这高龄选手,再不保养保养小心被你的旧徒秒杀。”

“卧槽叶修你乌鸦嘴,滚边去。”


第二天起来继续去体育局报道。行政过来说今年夏训场地没谈拢,往年一直借我们地方的微草得装修,这就去找别的场地了。上面的意思是要不借个大学的电脑教室,连宿舍也一并借好。

叶修一听十分无语,就算人家大学愿意借,但这电脑配置也跟不上啊。

“那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叶修一合计,心说B市有三家俱乐部,除开微草,还怕联络不到其他两家吗?

考虑到皇风地址较偏,叶修先给义斩打了电话。楼冠宁一听国家队要来,立刻表示好好好,赞赞赞,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尽管来,免费借啊。

谈妥后让行政去对接。对方满眼崇拜,一副叶领队路道好粗的样子。

叶修在心里苦笑,心说你们以为我在联盟多少年了?

十多年了,这里发生的事,走过的人,不说大小都知道,可至少百分之九十,叶修都记得一清二楚。过去陶轩说他念旧,他不以为然,现在看看,似乎却是这个意思。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独他一个巍然不动,说起来似乎有点厚脸皮,不过也有点小小的自豪。


周六的比赛是兴欣输了,要是下一场主场输给蓝雨,那兴欣就将遭遇淘汰。

本来叶修和陈果他们说好,进了八强他就来H市,现在比赛悬了也没人提这个,大家心情都不好,紧张地等待下场比赛的来临。

叶修在线上说:“都紧张什么啊,又不是没见过更危险的情况,这么慌干嘛?别人就算了,老魏你苦着张脸干嘛?被索克萨尔打趴了?”

魏琛只说,你滚蛋。

其他人也没什么反应,连方锐都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模样。叶修算是体会到无语是什么感觉了,想了好一会儿,决定上网订机票。

叶夫人看他整理行李,便问要去哪儿。

叶修答,去H市,队里的事。

叶夫人本要说两句,但叶先生竟拦着说工作出差也是常有的。叶夫人听了就不再往下,只是叮嘱叶修路上小心。

叶修提着旅行袋往外走的时候只觉神奇,但奇的点儿在哪儿又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等上了飞机才发现自己那个最反对电竞的老爹竟然帮忙说话了,多吓人啊!

到了H市,没给任何人打电话,自己打车去了兴欣。从机场到上林苑,一路上景色愈发熟悉,竟比B市更像家乡几分。

网吧的前门是万万不能走的,好在陈果找装修队在后巷建了条楼梯,直通二楼训练室。她把办公室按在那里,天天像门神似的坐着。

叶修上去一看,没见到陈果,倒看到一个保安模样的人在看报纸。对方扫他一眼,问是谁,叶修报了自己的名字,那保安便站起来冲里面喊了句。一会儿苏沐橙和唐柔挽着手跑出来,给叶修开了门。

“谁啊?”

“果果请的保安。上个月有人差点爬窗跑进来。”

“不是我说,你们最好还是换个地方训练,网吧里人太多了。”

“果果在找场地呢。”苏沐橙原本走在前面,这会儿一甩头看着叶修笑道:“你怎么来了?”

“监督你们呗。”

“不放心啊?”

“老魏都六神无主了,我能放心吗?”

“谁六神无主了?”正说着,魏琛从训练室里探出半身来,一见是叶修便摘了耳机,满口袋找烟。找了会儿没找到,朝叶修一摊手,表示给哥来一根。

叶修也摊手,说,被迫戒烟很久了。

“卧槽,我也是。”魏琛无奈道。

“我说怎么刚才进来没闻到烟味。”

“老板娘太凶。”魏琛低声道。

唐柔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其实训练室里的人都听到声音了,不过都卡在门那边,呆呆看着。只见方锐,做出一个拨开人群的动作,跑到叶修跟前,拉起他的手就甩了甩,装模作样道:“哎哟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叶修又好气又好笑,甩了手,叫他滚开。

这下兴欣其他人都跑出来了,罗辑、安文逸和乔一帆微笑着打了招呼,而莫凡则一脸警惕地缩在后面,既不离开也不说话。

叶修见怪不怪,反问包子和老板娘去哪儿了。

魏琛说包子陪陈果买菜去了。

我靠,买个菜还带保镖啊。

你以为呢?大家齐齐翻个白眼。

叶修心中一痛,一面感叹官僚腐败之气太重,一面又暗想这个跑断腿陪逛街的角色终于不是自己了。

打了一圈招呼,叶修看看众人,众人也兴高采烈地望着他。叶修说,看什么看,不训练了啊?现在才四点,这就结束了?

“这不是在热烈欢迎你嘛!”方锐傻笑道。

“拉倒吧,我看就是猥琐方你带头偷懒。”

“我们本来训练的好好的,都怪某人影响。”不知何时起,魏琛竟然和方锐组了相声团,两人一搭一档,配合得十分默契。

“滚滚滚,都给我回训练室去,哥不在就这么无法无天,难怪连个蓝雨都打不过。”

这话一说众人都有几分不服,罗辑特别诚恳地要从头跟他分析胜负概率,就连一向老实的乔一帆也忍不住开口解释这场比赛的艰难。

叶修平静地听着,最后等大家都说完了,他便问:“那你们觉得输给蓝雨是天经地义没办法的事吗?难点一直都在,那么咱们干脆放弃下场比赛得了,反正也没什么希望了不是吗?”

没人说话。

叶修继续说:“不说话啊?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莫凡一声不吭坐回电脑前去了,乔一帆看他一眼,也跟过去。唐柔本来抱肩站着,这时忽然笑了笑,说:“不会输的。”

苏沐橙也笑嘻嘻地说:“你这套激将法太老土了。”

叶修谦虚道:“管用就好。”

不一会儿,陈果带着包子回来了。包子拎了两个大西瓜,一见叶修,便横冲直撞地扑过来想要来个热情拥抱。叶修算是怕了他了,知道闪躲无用,只好让他抱了一抱。

“老大你来啦!”包子搂着叶修的肩膀,似乎不准备放手。

“你怎么不去训练?”叶修推了两把,这才躲开。

包子很自豪地说,老板娘买东西一个人拿不动,所以我就自告奋勇去帮她啦。

陈果被他这么一说脸上发红,忙把包子推进训练室说,你训练去,训练去,东西放地上我来理。

“噢。”包子倒也听话,把西瓜往地上一搁,走进房里坐到罗辑边上。

陈果之前大概得了信,看到叶修不太惊讶,一边整理塑料袋里的战利品,一边问叶修几点到的,准备住几天。

大家一听这个问题,耳朵都竖起来了。

叶修说,没买回程票,看情况吧,晚上我还住宿舍。

魏琛老脸一红,说:“兄弟,对不住,你的床被我占了,一时半会儿清不出来。”

“你一个人睡两张床啊?!”叶修吐血。

“不是,这不是堆了很多脏衣服脏袜子嘛……”

“我靠你怎么这么没下限。”

“老子没下限很久了。”魏琛无赖起来也是一绝。叶修说,那你们说说我住哪儿?

“其实网吧二楼还有房间的。”陈果说。

“还是我以前那间储物间?”

“当然不是,是我以前那间。现在我不是搬到上林苑去了嘛。”

“好吧,那我还是住这儿。”

“这叫回到起点,从头再来。”魏琛大大咧咧地说。

叶修被这群人的无耻所震惊,说,你们这么没下限,还怕什么蓝雨?我看蓝雨看到你们得怕死了。


晚点陈果去对面的小饭店点菜,叶修跟着一道过去。点完八个热菜,陈果还一脸犹疑地问叶修够不够吃。

“老板娘你在喂猪呢……”

陈果一皱眉头,说:“我这不是在给你搞接风宴嘛。”

“干嘛这么客气,我又不是客人。”

陈果没答应,自己思索了会儿又叫厨房加了个炒饭。等点完单,才靠着柜台慢慢转过来面对叶修。

陈果说,毕竟不能和从前比。

“嗯?”

“我是说,就算现在网络沟通很方便,你也24小时挂着线和我们聊天。但总归不能和以前就在身边的时候比,那时候一回头就能看见,哪像现在,说话前还得开个摄像头。”

陈果性急,自己说了一通却不见叶修说话,心里便有点慌,忙打补丁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离开我们不好。我们都懂的,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嘛,也不可能永远靠你带队……

“老板娘,你做得很好了,整个兴欣都做得很好了。”叶修笑道。

陈果怔了一下,脸上发红,争辩道:“我现在在说你,没让你说我。”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挺好嘛。”

“你生活怎么样?工作怎么样?”

“……”

“看什么看,我和沐沐都很担心你的!”

“谢谢你们了……”

陈果嘟哝了几句,听起来好像在说那是自然。然后她掏出手机刷了会儿微博,忽然一拍脑袋抬头看叶修,问他上次电竞之家的采访搞得怎样了。

叶修说,你还好意思问我,突然把我的QQ给个记者,我都没法推。

“我敲你你不在呀!”陈果说得正义凛然。

“这个记者问了我一下午的八卦。”叶修忍不住吐槽。

陈果燃起了好奇心,忙问都说了些什么。

叶修说,问我别人的八卦就算了,竟然还问我身高体重,这怎么能给他。

陈果用力一拍叶修的胳膊道:“为什么不说!说呀,粉丝都想知道这些!”

她自己小粉丝出身,所以以己度人,很为叶修的崇拜者们着想。

叶修说没机会了,采访结束了。

陈果一甩马尾表示这有何难,下次采访再说。

“还有下次啊?”

“对啊!”

两人说话的档口,菜都炒好了。陈果和叶修分别拎了往网吧走去。时间是五月中,一入夜,大街两边就摆满了大排档,塑料小桌边围满了人。陈果和叶修在人群里七拐八弯地绕着,有相熟的人冲陈果喊,陈老板请客啊。

“是啊。”陈果笑着点点头。

叶修跟在后面有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正跟着陶轩去吃大排档,那时有他、有吴雪峰、有刚加入的崔立,还有很多曾经在联盟里后来又离开的人。

或许现在只有嘉世的铁杆粉才记得他们,不过对叶修而言,这一切的回忆依然如此鲜活,仿佛就在昨日。

他不怎么喜欢遗忘,他觉得正是和每一个人的相遇才铸成了今天的自己。只有站在回忆的高度上,才能看到新的风景。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幸遇见每一个人。

包子等在二楼的平台上,老远就冲他们喊,快上来,饿死了。

大家把桌子拼在一起,大吃了一顿。叶修说你们克制点,晚上还有训练呢。

“今晚没项目了。”方锐笑道,“队长说了,晚上上网游刷你。”

叶修看向苏沐橙,对方咬着筷子一脸无辜。

“这算什么训练?”

“刷荣耀最大的boss呀。”


叶修的采访在五月最后一个礼拜登陆全网。整整十页,回顾了自己职业生涯中记忆最深的几幕。

与其说是回顾自己,不如说在纪念整个荣耀联盟。采访中提到的很多人,对现在的荣耀粉丝而言可能都已陌生,然而他们确实存在于此,在这里奉献过精彩的比赛与不输于任何人的热情。脱离了胜负观念,他们每一个人,他们曾操纵的每一个角色都充满了魅力与荣光。

真难想象我们曾遭遇的艰难与否定,然而我们从未放弃。每一个联盟选手,每一个荣耀粉丝,正是因为大家对这个游戏不懈的热情才使它得到了更多认可,收获了如今的成功。

荣耀真的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这篇采访在电竞之家的官网上阅读量突破了百万。不过比起记者的煽情,大家似乎更关注边角上提到的叶修的个人信息。

比如,生日。

以月中眠田七他们为首的兴欣后援会在得知叶修的生日之后,买了一个巨大无比,上书叶神无敌令人万分羞耻的鲜奶蛋糕。买完才发现没有叶修的地址,陈果又大手一挥让他们快递到体育局。叶修被叫出去签快递的时候吓了一跳,跑遍整栋楼才找到一个放得下这蛋糕的冰箱。

下午回去还不得不打车,总之有苦难言,只好在QQ上说谢谢你们了。

月中眠特高兴,说还有华东、华南、西北后援会的蛋糕没快递到呢!

叶修吐血。

回到家又见到一个蛋糕,是兴欣送的。然后叶夫人还给他和叶秋买了一个,总共三个,鲜奶、水果、巧克力都齐了。一张桌子放不下,只能暂时搁在客厅的地上。

叶秋见到了难免又笑了一番,说哥哥你真是名人。

叶修难得有点气闷,要叶秋把手机借他一下。

“干嘛?”叶秋好奇地把手机递过去。

叶修把三个蛋糕摆好,拍了张照片传到自己QQ上,然后回房开电脑发了条微博。

@叶修V:

谢谢。


END



评论 ( 34 )
热度 ( 16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