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蝙蝠侠-蝴蝶

1.


“为什么他在这儿。”Damian双手抱肩,一脸不满地望着站在前厅的男人。

“Jason少爷。”Alfred不动声色地走下楼梯朝青年迎去。

Jason刚从太空回来,带着一身臭汗和一个空空如也的胃。他摘下头盔,将它搁在花盆前。

“找我有事?”Jason开门见山地问道。

“事实上,Damian少爷有一项暑假作业需要您的协助。”

Damian发出一记愤怒地叫声,径直从两楼跳下来,稳稳落到Jason面前。他打量二哥一眼,朝他亮出一个傲慢的下巴,“不要他。”

“但是您需要一个家人。”

“我会找Richard。”

“恕我直言,Damian少爷,Richard少爷有自己的工作要忙。”Alfred彬彬有礼地提醒。

“我只占用他一天,我们可以开蝙蝠飞机去。”

“您知道这不可能。”

“或者你可以陪我去。”

“很高兴您把我当成您的家人。但您需要的是一位血亲。”

“Todd不是我的血亲。”

“你们一起流过血。”

“你在耍小聪明!”

“我只是在为您出主意。”

“对不起。”Jason没好气地打断两人的对话,“有谁能给我解释下到底怎么回事吗?”

Alfred说:“Damian少爷需要您带他做一次家族旅行。”

“Bruce呢?”

“Bruce少爷正和正义联盟的伙伴们一起工作。”

“相信我,他会挤出时间的。”

“但是Damian少爷的作业等不及了。他的确应该养成尽早完成作业的好习惯。”

Damian怒吼道:“学校对我而言就是个渣渣。我的智商水准早超过了一般大学生!”

Jason差点没憋住笑,“什么作业?这小鬼竟然在上学?”

“这是父亲的命令,他坚信普通教育对我的成长有帮助。”

“所以,为什么要家族旅行?”Jason岔开了话题。

“因为Damian少爷的暑假作业中有一篇以家族旅行为题的作文。”

“总之我不做保姆。”

“总之我不和他一起。”

Jason和Damian一齐说道。两人互相瞪了对方一眼,稍有不同的是Damian的眼神意味着我真讨厌你,而Jason则仅仅表达了小孩滚边去的想法。

Alfred挑起一边眉毛。这是一个危险信号,在这个家,没人会真的想去挑战Alfred的权威。

Damian撅起嘴,一脸不屑。

Jason友善建议,你可以自己想象一次旅行。

“这正是我一直和Alfred说的!”Damian大声抱怨。

“不可以说谎。”Alfred说。

“或者你可以把你和老蝙蝠去大都会打怪的经历写下来。”Jason耸耸肩。

Damian怒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弱智吗Todd?!”

“对不起,我这个‘弱智’现在要回家睡觉去了。抱歉,Alfred,帮不了你。”

“我很难过,因为你是这里唯一可以帮助Damian少爷的人。你也知道Bruce少爷很忙,而Dick和Tim少爷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实习……”

简而言之,他是这里仅剩的大闲人。Jason不太认同这个观点,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有一大帮有待修整的黑帮等着他去处理。但显然Alfred不认为这是一项伟大事业,所以Jason乖巧地没有反驳。

Alfred就是有这种让人不由自主心虚的魔力。

“好吧,我认输,这小鬼要去哪儿旅行?”

“我想海滩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鬼想去看比基尼?”

“你以为我是你吗???”Damian朝Jason扑去。

Jason懒得搭理,任他吊在自己的胳膊上。Alfred表示阳光和海风有助于青少年成长,尤其是针对那些老是缺觉的青少年。

“好吧。”Jason把Damian甩到地上,“他去我就去。反正我运输过更麻烦的东西。”

“这太扯了,我不需要Todd帮我完成作业。”Damian抱怨道。

“别口是心非了Damian少爷。你总要完成任务。”Alfred劝道。

“我恨你们。”Damian自我挣扎了一番,最终扔下这句话转身上楼。

Alfred不动声色地望着Jason,说:“Damian少爷说他很愿意和您一起旅行。”

真要命。Jason在心里想。


2.

不准带武器、不准带制服、不准开蝙蝠车,甚至不准超速。带着这些规定和一背包零食,Damian坐上了Jason的摩托车。

“我来开车。”

“等你的腿长到能够到脚踏再说吧,吉姆利。”

“你的车真烂!”

“你也很烂,配你正好。”

“少爷们,享受你们的假期。”Alfred堪称慈爱地把他们送出了韦恩庄园。

“这是坐牢,不是放假。”Damian苛刻地评论道。

Jason表示赞同。

“我们现在干嘛?”Damian仰头看向Jason。

被人仰望的感觉非常奇妙,在某一瞬间,Jason竟对这个孩子产生了一股疼爱之情。当然这种奇幻的感情冲动持续得并不长久,因为Damian狠狠踹了他一脚,还问他是不是聋了。

“坐好。”Jason冷酷地跨上机车。

“不能超速。”Damian紧紧环住他的腰。

操。Jason在心里大骂。


他们沿公路前进。

出发四小时后,Damian终于打破了沉默。“说点话,Todd。”他理直气壮地命令道。

Jason并不理他,一门心思注视着前方无限延伸的道路。

“你哑了吗?”

“你再出言不逊我就把你扔下车。”Jason警告道。

“你试试看啊。”Damian说。

“别挑战我。”Jason加快了车速,“我只是在还Alfred的人情。”

“你欠他什么?”Damian好奇地问。

“干净的衣服、温暖的被子,还有热腾腾的汤。”

“你真容易满足。”

“敢说你不是?”

“哼,我至少还要加上锡兰红茶和精湛棋艺两项。”Damian冷哼道。

“啊哈,我听说了,你一直输给Alfred。”

“我没用心!”

“布拉布拉。”Jason发出一堆怪音随意敷衍着。

Damian有点生气,所以他大声宣布:“停车,我饿了!”


他们在路边找了家快餐店。Damian跳下车,以领主视察的姿态,趾高气昂地走进店面。Jason没好气地锁好车、抓起两人的行李跟在后面走进屋。

“我不是你的佣人。”他把背包朝Damian扔去。Damian纹丝不动,任由背包摔倒身边的空座上。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卡拍到桌上,“我要可乐和煎蛋。你想吃什么自己买,我请客。”

Jason眯起眼睛。这小鬼真的太会惹人生气了,完全赶超十年前的自己。

当然,作为一个“长辈”,Jason混社会的经验可比Damian多出许多。因此他淡定地接下卡,给自己点了一大堆食物,然后把卡塞进了自己的钱包。

“那是我的东西。”

“我以为这是拿来给我刷的?”

“是给你刷的,但只是这顿午餐而已。”

“你不是这么小气吧?你爸会难过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占我便宜。”

“你真小气。”

“我不小气!还给我!”

“不。小气鬼。”

“你再叫我一声小气鬼试试!”

“葛朗台。”

Damian怒吼一声,眼看就要跳上餐桌。还好服务员及时出现,把饮料和食物放到桌上。

“快吃。”Jason把盘子推到对方面前,“然后不要说话。”

“哼!”Damian狠狠切下一大块蛋塞进嘴里。

“这就对了。”Jason优雅地举起咖啡杯。


3.

Damian不喜欢Jason,一是因为他脑子有病,二是因为他对父亲出言不逊,三……

“你知道倒挂在树上并不能拉长身高吧?”Jason站在树下,双手揣在夹克兜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Damian。

“我在做饭后锻炼,你这个大白痴。”

“把杂技当锻炼?省省吧,你看Dick,他就没能长高。”

“我会把这话告诉Dick的。”Damian眯起眼睛。

“随便,我不怕他。我只是给你个建议而已。”

“等我长到两米……”

Jason这次没能憋住笑,他像个傻瓜似的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Damian涨红了脸,从树上翻下来砸在他背上。

“下来。”Jason依然在笑。

Damian从背后勒着他的脖子狠狠示威。Jason抓住Damian的鞋带把他从自己身上剥下来,掷铅球似的大力甩出。Damian在半空灵巧地翻转身体,落到枝上。

“你真差劲。”他评论。

“滚下来,我们得出发了。”Jason把两人的背包跨在肩上,大步朝机车走去。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老蝙蝠这么喜欢你了。”

Damian略一犹豫,故作平静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很矮,看起来像矮脚马,有点可爱。”

Damian怒踢Jason的后腰。

“嗷!你再敢对我出手我就把你扒光了扔路边。”

“你是个神经病!”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Damian非常生气,直到Jason给他看了苏格兰矮脚马的照片。不得不承认,这种马真的有点可爱,Damian想在庄园里买一匹。

“你要和它们一起睡觉吗?”Jason笑个不停。

Damian已经开始计划怎么不着痕迹地谋杀眼前这个混蛋了。


“你最近去哪儿了,Todd?”

“外面。”

“父亲很担心你。”

“少来这套,我不会上当的。”

“是真的,我亲耳听见他和Alfred说的。”

“就算是真的,他也只是担心我会逃离他的控制。他就喜欢凡事照着他的方式来。”

“不准你这么说父亲。”

“你也知道我没说错。”

“尽管我很不想承认,但我认为父亲真的关心你。”Damian在Jason身后说道。

Jason没有回答。

大风拍打着两人的机车头盔,将世界拉伸成一条条呼啦呼啦作响的直线。


4.

“这是你的房间钥匙,我在你隔壁屋子,没事不要找我。明早八点集合。”Jason把旅馆钥匙扔给Damian后就消失了。

Damian觉得对一个混蛋来说,Jason敏感得过头了。

Damian讨厌犹豫不决的人。比方说如果你恨一个人,你要么就杀了他要么就躲得远远的不要和他扯上任何关系。但如果你决定爱一个人,那就好好爱,全身心地尊重他信任他,为他赴汤蹈火,成为他的伙伴。

你不能在为他牺牲的同时满心愤怒与破碎。只有人格分裂的神经病才会有这种反应。

Damian得弄明白,Jason Todd到底是不是父亲的潜在敌人。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伤害父亲的话,Damian得尽早将他扔进阿卡姆。


“从天花板上下来。”Jason在黑暗中说。

Damian不情不愿地跳到床头,正对上对方的双眼。

“我以为你出去了。”

“我让你以为我出去了。这样你就不会来打扰我。”

“哼,你竟敢小看我。”

“偷窥狂。”

“睡梦是一个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可惜我没在睡觉。”

“你在干嘛?”Damian索性盘腿坐到Jason的枕头上,“为什么你的被子在发光?”

“秘密。”

Damian沉默一会儿忽然出手去掀Jason的被子,可惜对方早有准备,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两人掰手腕的当口,被子里的荧光渐渐熄灭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Damian好奇道。

“我的纹身,当我冥想时它就会发光。”

“你在冥想什么?”

“你真是个好奇宝宝啊?”

“我有义务监视每一个企图伤害父亲的人。”Damian说得理直气壮。

Jason叹了口气,平躺在床,“省省吧,我早就放弃那个念头了。”

“为什么放弃?”Damian问。

“因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和谐共处的办法。”

Damian思考了一会儿又把注意力放回了Jason胸口的纹身,“你上哪儿搞的纹身?”

“我的一个老师给我纹上的。”

“你还有别的老师?”

“你应该知道刺客联盟有多喜欢给他的学生找老师。”

“为什么我不认识你的老师?”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小鬼。”

“你不必摆出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来,Todd,我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哇,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呢。”Jason夸张地说。“话说你就准备这么一直穿着鞋子踩在我的枕头上?”

Damian从床上跳下来,盘腿坐到地毯上。他说,我知道你的故事。我知道你心中充满仇恨。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Jason望着天花板,他不懂自己为何在和这个讨人厌的小矮人聊天,他已经四十八小时没合过眼了,他本该很疲惫。

“我不信。没人可以从那种恨意中解脱。”

“你爱信不信,总之近来我已经不再恨任何人了,包括小丑,因为他不配。”

“你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也许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吧。”

“你本来就不该把全部期望寄托在父亲身上,他跟你都只是一个人而已。”

“你说得挺对,这事是我太傻。”

可你根本不知道对死之前的Jason Todd而言,Bruce Wayne意味着什么。那个男人意味着生命、父亲和整个世界。Jason在心里默默说。

现在想起来竟有几分陌生,他要很努力才能把自己重新放进那浓稠到无处流淌的感情当中。

Damian说,Dick跟我说过,你和我们不一样,你从未有过父亲。

“那倒也不是,就生物角度而言,我的确有过父亲。”Jason把手臂枕在脑后。

“他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小喽啰,小炮灰,是那种你夜巡时看到都不想去浪费时间追踪的人。”

“你喜欢他吗?”

“怎么说呢,他给我最好的东西就是这条命,虽然后面也丢了。”

“你母亲呢?”

“不打针时还好。”Jason着迷地盯着窗外树枝倒映在天花板上的阴影。

他又想起那个寂静无声的夜晚,那个没有枪声、尖叫、警笛,只有无限安宁的晚上。幼小的他穿过空无一物的房间,来到后巷。那里散发着垃圾的臭味,一束过于皎洁的月光劈开黑暗冷漠地照射在地上。他看见自己的母亲靠在墙边,苍白的脚背浸在月色中,好像睡着了一般。

他还没碰到她就已经知道了结局。他收回手,摁在自己的膝盖上。他想,以后可能要一个人过了。

Jason不爱做梦,他不奢望任何事物,对他而言人生是个过于庞大的命题,他只想有屋顶和食物,还有孤独的自由。

然而那个男人给了他梦。他让他在那个华丽到过于空旷的房间里独自做梦。第一天进入Wayne庄园的Jason害怕地不敢合上眼,唯恐自己的梦做得太大以至于无法清醒。Bruce Wayne给了他梦与人生,他在他的生命中进入的如此之深,恐怕这是他接纳Jason时都无法料到的。

所以说别给流浪狗太多关爱,它会以为你是整个世界。

“你的人生真是一团糟。”Damian评论。

“我同意。”

“父亲陪我一起训练,陪我去看话剧,还和Titus一起散步。”

“你不用向我炫耀,我真的一点都不嫉妒。就算什么都没发生,我和Bruce也不可能一起做那些事。”

“我没在炫耀。我想说的是你和父亲之间一定也存在着独一无二的回忆。”

“没……”并非没有,Jason想。S'aru是个慷慨的人,当他把记忆还给Jason时他将原本收走的最美好的回忆也一并交还给了他。Jason会永远记得那晚,他依靠在Bruce肩头沉沉睡去。那时的世界远没这么糟糕,那时的世界只是个温暖明亮充满奶油爆米花香气的电视机,而他身在其中,幸福得快要融化。

“父亲和我说了他对你做的事。他说他很抱歉逼你回忆你的死亡经过。”

“我都忘了那事了。”

“我替父亲向你道歉。”Damian蜷缩在月光下。Jason侧过身体,让两人的视线相撞。他真的很困了,眼睛有些模糊。

“现在我懂死亡有多么可怕了。”

“过来。”Jason拍了拍自己的床。

“干嘛?”

“躺上来。”

“想都别想!!!”

“别让我起来抓你,自觉点,脱了鞋子爬上来。”

“别命令我!你不是我爸!”

“我是你哥。快给我上来。”

Damian耷拉下嘴角,不情不愿地踢掉靴子,躺倒Jason身边。

Jason说你可以和我谈死亡,我也只会和你谈,因为你和我有同样的经历。

“那里只有黑暗。”Damian看着自己的掌心,“比所有黑暗都要黑,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

“是啊。”Jason缓慢地呼吸着,“太黑了。”

“我想,我很害怕。”Damian小声说。

“害怕死亡不是丢人的事。”

“我不怕死,但我怕看不到父亲。”

他把我从你身边夺走了。Jason默默想着这句话。

“母亲给了我生命,但父亲教会我生活。”

他们给我了我生命,但是Bruce给了我人生。Jason想。他问Damian,你恨你妈吗?

Damian看起来更小了一点,他沉默许久才吐出一个字:“不。”

“为什么?”

“她是我妈妈,对她而言,我不够好……”

“你已经够好的了好吗?上哪儿去找一个像你这么暴力的小矮子?”

“Todd我警告你……”

“别听Talia的。你是个男人了,不用老妈告诉你你做得怎么样。”

“所以你也不用父亲告诉你该怎么做事?”

“没错,我就是我,我有自己的一套办法,谁也不能改变我。”Jason坏笑起来。

“Todd。”Damian坐起来,眼里带着一点还没磨亮的傲慢与嚣张,“谢谢你救我回来。”

“不客气,我替哥谭的坏蛋们为你的回归而喝彩。”

“那我是不是该替全世界的坏蛋为你的回归而喝彩?”

“不行,我不要他们高兴,我要他们害怕得浑身发抖。”

“白痴。”Damian笑道。“你知道,Dick一直说我俩有点相似,我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兄弟,听我的,当Dick说话时你戴上耳塞就行了。”

“这句话我也会告诉他的。”

“尽管去。”

窗帘动了动,Damian已经离开了。


5.

他们在海滩上浪费了三个小时。Damian觉得这真是史上最糟糕的旅行,Jason觉得他说得不错,毕竟哪有人带着个讨厌的拖油瓶去海滩泡妞的呢?

最后他们灰扑扑地回到了韦恩大宅,历时四天,没有吃到一张罚单。

谁知Alfred在旅途终点给他俩安排了个特别惊喜,前来开门迎接的人竟然是Bruce Wayne。Jason几乎僵立在地。Damian踢了他脚后跟一下,仰着脑袋来到自己老爸身边。

“欢迎回来,父亲。”

“玩的开心吗?”Bruce问。

“还行吧。”Damian溜进前厅,给了Jason一个鬼脸,“谢了,Todd。”

“举手之劳。”Jason朝他挥挥手。Damian上楼去了,留下他和Bruce单独对谈,这个狡猾的小混蛋……

“呃,我想我该走了。”Jason甩了下胳膊。

他太了解Bruce这个人了,如果他不说点什么,Bruce绝对有耐毅力陪他一直沉默地站在门口。所以他必须赶紧说句什么然后逃开。

“进来休息下。”Bruce的脸隐藏在阴影当中。

直到现在Jason还是习惯屈从于他的指令,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膝盖在打颤,他想要低下头顺从。然而他很快克制住了这种冲动,他不再是以前的Jason Todd了,Robin已经彻底死了,留在这儿的是Red Hood。他得让自己和Bruce都清楚这点。

“我要回自己的地方去。多谢邀请。”

Bruce坚毅的脸庞忽然有了些许松动,“进来住一晚吧Jason,耽搁不了你什么。”

Jason对他笑了笑,“住在这儿我睡不好。”

Bruce执拗地沉默着,天哪,他简直孩子气。Jason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的老蝙蝠,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快和他差不多高了。时间过得真快呀。

“嘿,Bruce。”Jason把手搁在对方手臂上,“这儿是我的家,我不会忘的。”

“我又不是要永远离开,你在担心什么呢?我知道这里永远有我的位置,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回来。但我现在有自己的事业啦,我是个大男孩,得去外面闯闯。但如果某一天我受伤了、心碎了,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在二楼的房间里找到我的。到时候给我一个拥抱好吗?记得别把他推开。”

“我不会推开你。”Bruce说。

“嗯。”

“Jason,你值得更好的,千万别把爱推开。”

“行。顺便一说,Damian是个不错的孩子。”Jason看着Bruce的脸,那上面有令他陌生的细纹和伤疤,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心疼。这一刻,他终于提起勇气做了一件长久以来一直想做却犹豫不前的事,他拥抱了Bruce,他说:“你是个好父亲。”

对Damian,对Tim,对Dick,也对我。就算你说是我铸就了现在的自己,但我会记得,是你在最初的时候帮我找到了自己。

Bruce宽大的手掌在Jason的背后轻轻拍了两下。两人各退一步结束了这个短暂的拥抱。

“走了,老头,保重。”

Jason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他在庄园的铁门外见到了Alfred。

“瞧瞧我,来的时候是个懵懂的孩子,走的时候却成长为了完整的男人。”他对Alfred说。

Alfred冲他微笑,“我和Bruce少爷一直为您骄傲,Jason。”

Jason由衷地笑了起来,阳光暖洋洋地洒在他身上,充满生机。他戴上自己骄傲的红头罩,跨上机车。

他要让这个世界燃烧。


END

评论(23)
热度(815)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