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蝙蝠侠-Squash Squash

一开始只有他和Dick两个人。

他们在哥谭漆黑的郊外相遇,刚解决了各自的任务,身上带着一些说重不重说轻但却是疼得厉害的伤口。Dick的鼻子一直在流血,他有点尴尬地朝Jason挥了下手肘。

“你在这儿干嘛?”

“散步。”Jason没好气地捂着自己青紫的肋骨。

“好吧,呃,我得走了,赶紧去止个血。”

“你没带止血剂吗?”

Dick苦笑了一下,“我猜我换了件衣服就忘带了。”

“你准备去哪儿?”

“不太急着回去复命。我想回哥谭找个地方包扎一下,顺便吃个早餐。”

Jason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还有四小时才天亮,他很确信没有一家急诊室会乐于在这个点接收一个狂流鼻血的陌生男子。

Dick显然也在担心这点,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两人隔着五米的距离对望了一会儿,沉默的尴尬在空气中蔓延。Jason最受不了这个,他宁愿多听一会儿爆炸声,也不想和Dick两人在冷得要命的夜晚彼此对视。

“我知道接下来的话不像是我说出来的,但如果你敢笑一声我发誓我会把你的漂亮鼻子拧下来。”Jason半真半假地威胁道。

Dick皱起眉头,改变了站立的姿势,一副你倒是试试看的模样。

Jason大人有大量,不愿同他计较,他深吸一口气,说:“来我的安全屋包扎一下吧,我正好也需要有人搭把手。”

他甚至打开了头罩用自己的声音说这句话,天哪,他真是太友好了。

Dick举起一只手,然后微笑道:“成交。”


上一次和Dick出来喝酒还是三个月前的事。那时还有Tim,以及其他路人在场,并不像今天这样,脱掉制服,盘腿坐在地上。

Jason其实并不想Dick坐在他干净的地板上,他尤其讨厌对方把脏兮兮的制服随手扔在一边。但说真的,他都让人进门了难道还能再把人赶出去吗?

“Grayson我希望你走时帮我把地板擦干净。”

“你有咖啡吗?”Dick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Jason把外套挂在椅背上,拉开冰箱的门,“只有啤酒,别挑剔。”

“从不挑剔。”Dick高高兴兴地接过酒瓶。

他们给彼此包扎伤口,然后喝了四瓶啤酒。他们可能聊了些话题,然后在止疼片的作用下沉沉睡去。等Jason醒来时Dick已经离开了。他不但擦干净了地板,还给他留下了一壶难喝至极的咖啡,几乎毁了Jason的清晨。

之后他给房间做了个大扫除,分门别类规整填充好军火库,重新给冰箱填满啤酒和食物,最后给阳台上的植物浇一次水,然后锁上门离开。

这只是个安全屋,就算它在哥谭,它也只是个落脚地,Jason并不会花太多时间在此。

然而当三个月后他重新回来时,他发现屋子里多出了一些陌生的东西。柜子里的麦片、洗手间的漱口水、以及下水道里半长不短的头发。

Jason大概猜出了个大概,他眯起眼睛走出浴室,把所有窗门都从内锁上,然后盘腿坐在黑暗里。在临晨四点的时候他成功捕捉到了某只撞在玻璃上的大鸟。

“嗯?窗怎么锁上了?”Dick蹲在窗台上自言自语。

“为了防止鸟飞进来。”Jason从黑暗中站起,在Dick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由内朝外推开了窗户。

Dick差点被窗框打到,他一个后仰以非凡的柔韧度巧妙躲过攻击。做这高难度动作的时候他的双脚仍死死钩着窗台下沿的装饰物,愣是没有一丝松懈。

妈的,杂技演员。

“哦,嗨,Jason,你回来了。”Dick轻松地招呼着,准备跳进窗口。

Jason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的去路,“滚回你自己的地盘去,Dick。”

“我在哥谭的房子到期了。”

“回庄园去。”

“不想小题大做。”

“谁管你。快走,我这儿不欢迎你。”

“别傻了,你不会把你的兄弟赶出去的。”

“哇,我们都成兄弟了。”

“得了,别嘴硬了,我很累,让我进去休息会儿。”Dick边说边把Jason推到一边,轻巧地落到地板上。

Jason被他的无耻所震惊,一时间忘记了所有动作。

“你真是个诡辩家啊,Grayson。”

“你要喝牛奶吗?我可以热一下。”Dick摆动着臀部,打开冰箱。

“哪里来的牛奶?”

“我昨天买的。”Dick热情洋溢地说道。


总之Dick就这么自说自话地把Jason的安全屋当成了自己的安全屋。为了把他赶出去,Jason不得不推开原定计划任务24小时驻守在家准备随时应战驱鸟。

Dick觉得他实在大惊小怪,“我又不是要抢你的房子。”

“你休息也休息过了可以出去干别的事了吧?”

“我去买点东西,稍后回来,别再锁窗了好吗?”

“别回来!!!”

Dick一走Jason就把窗户给锁了。他在屋子里发了一天一夜的呆,始终没有等到Dick的回归。也许他真的不回来了吧……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会认真敲门的肯定不是义警和坏蛋,抱着这种想法,Jason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门。

然后他就看到了身着便装的Dick,还有打着哈欠拖着书包带子的Tim。

“进来吧,Tim,你看起来糟透了。”Dick绕过Jason走进屋。

“我已经二十二个小时没睡过了。”Tim梦游般地飘了进来。

“你得睡一会儿。”Dick警告道。

“嗯。嗨,大红,你也在啊。”Tim面孔朝下倒进Jason的沙发里。

Jason望向Dick,咬牙切齿道,“解释一下。”

“我和红罗宾一起出了个任务,见他太累就带他回来休息。”

“带他回我的房子?”

“你介意?”Dick惊讶道。

“Tim可以回自己的洞穴去。”

“太远了,而且我怕他一回去就会专注工作忘记休息。”

Tim在一堆靠垫里迷糊道:“大红我真难过,你竟然优先把安全屋地址告诉Dick而不是我。”

“说真的,在我拔枪之前你们有三十秒离开。”

“Jason。”Dick皱起眉头。Jason昂起下巴做好了一切迎战的准备。

“等下记得给外卖开门,我先去洗个澡。”他严肃地说道。


Jason没法把Dick赶走。而且自那天起,Tim也成了这间安全屋的常客。他们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开始肆无忌惮地留下各种私人物品。

大家都知道,Dick是个有点小邋遢的单身男子,而Tim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邋遢鬼。当他们两人决定一起糟蹋一个屋子的时候,效果可见一斑。

Dick的须后水、洗发露、内裤袜子占据了整个浴室。而Tim的ipad、macbook,各种电子小玩意儿则扔满了客厅。他们还大方地给Jason的安全屋添置了不少家具。一个毫无品味非常Dick风情的奶油色储物柜,一个拥有只有Tim会去阅读的一百页说明书的现磨咖啡机,还有各种零食、能量饮料,以及大量垃圾。

“我恨你们。”Jason毫无感情地说道。

“你在找新房子吗?”Tim从一堆电子屏间抬起头。

“闭嘴,Timmy。”

“为什么?我刚续了三个月房租。”Dick疑惑道。

这下轮到Jason震惊了,他没有形象地大喊道:“Grayson你这个白痴,我有个专门的账户定期划账给房东付房租!”

Dick犹豫了一秒,“我现在问他把钱要回来还来得及吗?”


既然已经有两只鸟在这儿筑巢了,那么第三只小鸟的加入只是个时间问题。

Damian没让人等太久,他很快出现在Jason的安全屋里,趾高气昂地巡视了一周。

“所以,这就是罗宾的秘密基地?”这小鬼双手叉腰无比傲慢地说道。

“秘密基地?”

“这儿真脏。”Damian评论道。

“是啊,赞美伟大的邋遢鬼Grayson和Drake。”

“为什么我之前不知道这个地方。”Damian质问道。

虽然Jason拒绝承认这地方是“罗宾的秘密基地”,但为了惹Damian生气,他决定接受这个设定三秒钟。他说:“抱歉,这里拒绝一米六以下的罗宾。”

“在这是在玩火,Todd。”

“哇,我好害怕。”

Damian眯眼瞪了他一会儿,然后冷哼一声,从窗口跳了出去。

收拾小鬼总比收拾Dick和Tim方便。然而Jason没想到的是小鬼能带来的麻烦远比其他两位罗宾大得多。

一个月后他在这间屋子里发现了一只猫。

当时他正卸下装甲,准备和床来个亲密接触。一只猫突然从被单里窜了出来,吓得他差点开枪。

“我靠!”Jason气急败坏地打开通讯器呼叫了所有罗宾,“都给我滚过来,赶紧的!”

三十分钟后四个罗宾齐聚一堂。

“任务中,到底有什么事?”Dick皱眉问。

“Jason,我很快要回泰坦去了。”Tim在看表。

“Todd,解释一下。”Damian命令道。

Jason面带红头罩,一手拎着猫,一手举着枪,冷酷且冷血地对他们说:“猫是谁的?”

Damian眼疾手快一把抢下猫抱在怀里,愤怒道:“你竟然敢杀动物。”

“我还敢杀人呢。”

“你们两个都住嘴!”Dick教训道,“Damian,猫是怎么回事?”

“Titus不喜欢它。”

“所以你就养在我这儿?”Jason怒道。

“它得有个家!”

“你不在时谁来喂它?”

“你们都可以喂它。”Damian理直气壮地说。

“你真把这儿当成第二个庄园了是吧?”Jason忧郁道。

“这儿不是吗?”Damian疑道。

“不。”Dick温柔地按了按Damian的肩膀,“这儿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你知道,男孩子总得有点自己的秘密。所以别让B知道好吗?”

Damian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我一直以为秘密基地是树屋之类的东西。”Tim说。

“这儿也挺高的。”Dick耸耸肩。

“一群自说自话的人。”Jason评论道。

“得了吧,你爱我们。”Dick在黑暗中笑道。

“你真恶心。”

“恶心+1”

“呕……”

“行,继续嘴硬。看来你们都继承了B的缺点。”

“好了,事情说清了,我得赶回泰坦去。”Tim冲他们仨点了点头,转身从窗口一跃而下。

而Damian也丢下一句“要夜巡”快速离开。

“你知道,我一直想有一个大家庭。”Dick站在屋子中央柔声说道。透过月光,Jason看到了他嘴角的微笑。

“能拥有你们真好。”他说。

Jason没有吭声,他正努力拨开沙发上的杂物。

Dick的多愁善感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又恢复成了那个散发着强大荷尔蒙随时准备迷倒每一个路人的大哥。

“先走了,回见。”Dick踏上窗台,扭头对Jason笑道。

“记得带点饼干回来。”

“没问题。”Dick的声音在空中随风吹入房间。

Jason在沙发上躺下,不一会儿Damian的猫跳了上来,在他肚子上盘成一团,用毛茸茸的脑袋拱了拱他的胃,然后倒头睡着了。


END

评论(10)
热度(454)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