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星际迷航/绿灯侠-Aruarian Dance

拉个郎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

Jim狠狠甩上房门,将他继父的咒骂堵在门外。他冲到书桌前,将上面的杂物一股脑地扔到地上。干完这一切,他还像不解气似的把自己摔倒床上。干硬的木板不动声色地抵着他发痛的脊背,以沉默来回应他的怒火。

Frank的咒骂仍在远处持续,时不时有两个单词透过门缝飘进房来。Jim用被子蒙住头,面朝墙壁蜷缩着身体。他静静地喘着气,直到剧烈的心跳和Frank的声音一起归于平静。

过了很久,他才从床上坐起来,呆呆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绿色农田。

Sam走了,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Jim用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没有人想留在这个只有灰尘和夏天的地方,他的父亲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许都到宇宙当中去了,而他却被地心引力束缚在爱荷华,和一个恨他的男人绑在一块儿互相折磨。

我会默默无闻地死在这儿。Jim绝望地想。


午后的阳光愈发强烈,空气里漂浮着机油被暴晒后散发出的刺鼻臭味,令从昨晚起就没吃过任何东西的Jim感到一阵反胃。

屋子里静悄悄的,Jim溜到楼梯口,朝楼下瞥了一眼没见到任何人的身影。

他本想去厨房拿些东西吃,(他绝不,绝不愿意当着Frank的面进食,他宁愿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小偷,也比当一个吃人嘴软的废物来得好。)但半路上突然改了主意,或许他可以做些别的。

Jim着迷般地望着对面车库里停着的那辆古董车。

那可是Frank的宝贝。他傻笑着想。

Jim把食物留在桌上,冲出门去。开门时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他哆哆嗦嗦地扶着门框稳了下身子,然后用更快地速度奔向车库。

他拉下盖在车上的罩子,将那一团布料踢到一边。瞧这车被Frank保养得多好啊,他一定想不到Jim竟胆敢将他那沾满灰尘脏兮兮的屁股坐到那真皮座椅上去。

Jim用一根撬棍砸开了车窗,伸手从里拉开了车门。

等一下,他会开车吗?

Jim掰开控制板,将两根电线接在了一起,他摁下开关,愉快地听着汽车引擎呼呼作响。

不会开车难道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Jim扪心自问。

答案显然是不。

他猛踩油门,和车一起冲进阳光。


他早该这么来一次了。

狂风拍打着Jim的脸庞,令他热血沸腾、心跳加速,他真想就这么高举手臂扑进风里。

农场和玉米田被他统统抛之脑后,眼前的世界只剩下蓝天、黄土,以及震耳欲聋的摇滚乐。Jim不禁幻想自己正身处一颗尚未开荒的新球,而他正要驶向他的舰船。他想有一艘银色的舰船,就像他爸爸曾拥有的那样。

“我要起飞啦!”Jim的尖叫被风声所吞没。

“哈,孩子,我很确定你这辆车没有起飞系统。”一个声音突然在Jim的左侧响起。

他吓了一跳,猛打方向盘,险些冲进路边的石堆。

“哇,小心点好吗,对了你到开车的年纪了吗?我不确定你们这个世界是否允许小孩子开车,但我认为你最好还是停下,你看起来挺激动的。”

Jim朝左边看去,高速中他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绿影。

“你他妈是什么?”Jim大声喊。

“我是一名绿灯侠,孩子,停车,前面是悬崖。”

“我他妈才不会听你的话。”Jim愤怒地踩下油门,让车子朝前滑去。

“停下。”

Jim感到车子的速度变慢了,他扭头一看,发现一只半人高的绿莹莹的大手正拽着车子的后盖。

“这是什么?!”

“停下!”

这一回Jim终于看清了那个声音的模样,那是一个周身包裹在绿黑相间的紧身衣里的男人,此刻他正飞在半空中,企图用一只从他手指上戴的戒指中伸出的大手阻止Jim继续往前。

这道题超纲了。Jim听见自己尖叫起来。

在短短的一秒内,他清楚地看到那个怪人的脸上如慢动作般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在Jim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被抛至半空,他惊讶地看着天空从他的头顶瞬移至脚下,他的手脚无力地在风中摆动,然后急速下坠。

深渊像怪兽的巨口一般朝他张开,Jim的叫声被堵在喉咙里,他紧紧闭起眼睛,等待着陆的那一刻。

“抓住你了。”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Jim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蜷在一个绿莹莹的球体里。他伸手触摸球壁,感到一股暖流。

他抬起头,只见那个怪人正拖着他和这个光球一起朝山崖慢慢飞去。

等Jim的屁股一碰到陆地,光球就砰得一下消失了。Jim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脚下尽是可怕的车轮痕迹。

他移到悬崖边,鼓起勇气瞥了一眼,只见Frank的爱车七零八落地躺在山脚下,原本车头的部分完全凹了进去,正冒着滚滚浓烟。

“哇,离悬崖远点好吗?”那个自称是绿灯侠的男人轻轻把Jim拉离崖边。

Jim惊魂未定,一声不吭。

“你怎么了?离家出走?”绿灯侠问道。他的声音里有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一种在钢丝上跳踢踏舞般的轻松与自信。就好像他不害怕任何事,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哪怕Jim这儿再从悬崖上摔下去一次他都有本事把他救回来。

这让Jim稍稍平静了些,此时此刻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大惊小怪的指责。

“你是谁?为什么你会飞?”Jim问。

他注意到男人有着一副好身材,棕色的头发潇洒地梳在脑后,他的鼻梁上戴着一副傻气的白色面具,但这丝毫掩盖不了他本身的英俊。他真像个阔气的飞行员。

“我是一名绿灯侠。”

“什么是绿灯侠?”

“我差点忘了,我不属于你们这个世界。”

“你是说,你是一个外星人?”

“很遗憾,我是地球人。”

“但你刚才说了你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难道你是鬼吗?”Jim质疑道。

“我不是鬼,虽然我的确死过一次,但现在的我是个完完整整的人类。我只是因为某个事件而穿越了时空,来到了你们这个地球。”

“世界上难道还有第二个地球?”

“看你对世界的定义了。”绿灯侠欢快地说。

“这真怪。”

“是啊,宇宙真是怪大的。”

“我爸爸就是一艘宇宙战舰上的大副。”

“哇,人类造出宇宙战舰了。”

“是啊。”好吧,现在Jim有点嫌弃眼前这个土包子了。

“在我的地球,可没有多少幸运的人类能够涉足宇宙。”

“无所谓,反正我会老死在地球上。”Jim忧郁地说道。

“别担心,也许有一天你能去什么星际学校上课呢。”绿灯侠微笑道。

Jim难受地动了动,“我妈永远不会让我去联邦舰队的。而且Frank也不会为我花一分钱。”

“为什么?”

“我爸爸就是为了舰队牺牲的。”

“噢。”绿灯侠干巴巴地应道。

Jim也开始觉得嘴巴发干了,一路上他吞进了太多尘土,如果能喝上一杯水就好了。哎,别提水了,经过今天的事后Frank一定会把他赶出家门。他一直不喜欢Jim,他总想让妈妈把Jim送去外公家,他恨透了在她离开地球时照顾她的拖油瓶们。

现在他该去哪儿呢?也许他可以去找Sam,然而他连Sam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

或许他该去空港,说不定能混进哪艘运输船跑去外星球。

“我爸是因为飞行事故去世的。”绿灯侠轻轻说道。“所以我妈非常痛恨和飞行相关的东西,她不许我加入空军,甚至还禁止我靠近机场。”

“后来呢?”Jim感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绿灯侠弯下腰,替Jim拍去夹克上的灰尘,“没人能阻止你做你想做的事。如果你想飞,你就可以飞。”

“你是说像你一样真的在空中飞?”

“哈哈,也许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Jim Kirk。”

“我叫Hal Jordan。”

Hal双手叉腰,朝远处望去,“所以,我现在该送你回家吗?”

“Frank现在一定恨透我了。”

“Frank?”

“我继父。”

“我差点忘了,你的车是哪儿来的?从你继父那儿偷的吗?你就这么讨厌他?”

“我们彼此厌恶。”Jim耸了耸肩。

“为什么?他打你吗?”Hal的表情稍稍严肃了起来。

“不常打。除非我做了什么特别糟糕的事。他更喜欢和我哥Sam打架,可Sam不会让着他,Frank吃过苦头,后来就不敢动手了。”

“但你总得回去,你还有别的什么地方可去吗,我可以送你一程。”

没有。Jim闷闷不乐地想。他只是一个寄人篱下不被人喜欢到处惹事被地心引力牢牢拴在地上的孩子。

“什么是绿灯侠?”他岔开话题。

“绿灯侠是由守护者们挑选出来的最具意志力的人,每位绿灯侠都有一枚戒指,可以具现化想象中的东西,并以此来守护宇宙的和平。”

“你是说你是宇宙警察?”

“差不多吧。”

“什么是具现化想象中的东西?你是指复制机吗?”

“我不知道复制机是什么,但我可以……”Hal将戒指对准地面,一辆绿色的汽车凭空出现,“变出这个。”Hal得意地笑道。

“哇。”起初Jim以为这是什么全息投影,然而当他伸手触碰时他真的摸到了汽车坚硬的金属外壳。与一般车子不同的是,这辆绿色的车摸起来更温暖,就像刚才Hal变出的光球一样,带着温度,好像人身上的暖意一般。

“我能开它吗?”

Hal大笑道,“鉴于你刚才的表现,我建议你还是成年后再开吧。”

“我从没听说过这种科技!”Jim好奇地打量着Hal的戒指。“这是什么纳米技术吗?”

“呃,我不确定这是什么技术。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某些蓝色的外星小矮人造出来的。”

“我能背出183中外星人种的名字和特征,还能准确说出224颗生命星球的位置坐标,也许你可以告诉我这些拥有高科技的小矮人到底来自哪里?”

“呃,好吧,你听说过欧阿吗?”

“……”Jim很不想承认他从没听说过这颗陌生的星球。他一直为自己优于同龄人的星际知识而自豪,然而现在竟多出了一颗他从没学到过的星球,这让他感到十分挫败。

“别难过伙计,你知道的星球已经很多了,不像我,连上星期出勤的地方都不记得。”Hal快乐地笑道。

“你上星期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那个单词怎么读,那里的人说话都像含了糖一样根本听不清。我只知道那里有许多珊瑚,人们都在珊瑚上建房子。”

“酷!”

“还行吧,等你见到那些居民的长相你就不会觉得酷了。”

“你去过很多星球?”

“是啊。”

“宇宙是什么样子的?”

“很黑,很危险,但是也很美,很有趣。”

“我真希望我也能看看宇宙。你知道吗,我是在宇宙中诞生的呢。”Jim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Hal说起这个,从他懂事以来他就极力回避自己的出生。他知道就在他诞生的那天,他的父亲永远失去了生命。

“哇,那你就是星辰之子了。”

“我不是星星的孩子,我是我父亲的儿子。”

“你很爱你的父亲。”

“我从没见过他,但是我知道他是个英雄,他为了救他的船员牺牲了自己。”

“他一定是个勇敢的人。”

“他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Jim倔强地看着Hal。

Hal的唇边突然绽放出一个小小的笑容,他低声道:“你想去宇宙看一眼吗,Jim?”

“我做梦都想。”

“别告诉任何人好吗?”Hal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下一秒,Jim突然飞了起来。好吧,准确说是浮了起来。他坐在Hal变出的光球里,跟随Hal一起朝天上飞去。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身下的平原与农场化为指甲盖大小的色块,当他再抬起头,他看到的是稀薄至透明的天幕和泛着金边的滚滚云层。

“我在飞!”Jim大喊道。

绿色的防护罩包裹着Jim,将他从大气层带出直至宇宙。一瞬间,光线、声音全部消失,剩下的只有无限的宁静与平和。Jim朝四周望去,只见无数星星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光。他屏息凝神,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感觉如何?”Hal的声音透过防护罩飘进Jim的耳朵。

“太棒了!”Jim指向右侧悬浮在宇宙中的银色堡垒,“看到那个了吗?那是人类的第一个宇宙基地。听说它分三段打造,最后在宇宙中被拼接起来。再看那个,那是……”

Jim滔滔不绝地讲着。那些他在电脑上看了一千遍一万遍的照片此刻正清楚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没有一个相机能拍摄出宇宙的美,只有你亲眼见到了你才会明白她的广袤与震撼。

到最后Jim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只能望着这一切,他努力地想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泪水不知何时从眼眶溢出,而Jim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泣。

“她真美,不是吗?”Hal说。

“嗯。”Jim用力点头。

“所以我们必须守护她。”

“Hal,宇宙有多大?”

“我不知道,我曾经去过起源墙,人们都说那就是宇宙的边际了,可我不相信,我知道那道墙后一定还有东西。宇宙是不会有界限的。”

“如果宇宙没有边际,那我们要怎么看尽她的一切呢?”

“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不是吗?你永远都不知道她会给你带来什么惊喜。”

“我想要去更多的星球,见更多的种族。”

“你会的,Jim。用老古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勇气与意志可以改变一切。”Hal笑道。

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并且不要害怕去做。

这是Hal对Jim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把他留在Frank家的的门廊前,然后化为一道绿光消失在了夜色中。他并不知道不久之后Jim会离开爱荷华,也不会知道Jim过了一段特别糟糕的日子,但最后他还是勇敢选择了自己的宿命和梦想,他踏上了企业号,开始了对宇宙的探索与追求,并且永不疲倦。

那之后Jim也常会想,不知Hal是否回到了他的宇宙,他现在在哪个星球?做什么任务?还在守护宇宙的和平吗?

宇宙这么大,说不定有一天还能遇见,到时候Jim会亲口向他问出这些问题。然后他也会同Hal分享自己的旅途与伙伴。


“Sulu先生,设定航线,以曲速4前进。”

“好的,舰长。”

“等一下,你们看到那道绿光了吗?”Chekov惊叫道。

只是短短几秒,他们看到一道翡翠般明亮的绿光从漆黑的幕布上划过,像夏天夜里的萤火虫,灵巧而轻盈。

“那是什么?”Chekov将镜头拉到最大,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我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Jim微笑起来,他说我见过。

舰桥上所有人,连Spock在内,都朝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Jim骄傲地说:“那是一名绿灯侠。”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