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Q弟-两小无猜

1.

绪方柚树喜欢荻野邦治。

从见第一面起就喜欢上了,他自己也觉得挺奇怪,毕竟能让他瞬间滋生出如此多好感还在收到冷硬拒绝后依然孜孜不倦贴上去撒娇的就只有——狗。

“说不定荻上辈子是狗!”

柚树大吼一声掀桌而起。

周围专心上课的同学朝他投去异样的目光,讲台上的老师连忙把鼻子贴到点名册上。柚树很好心的自报家门,“老师,我叫绪方,绪方柚树。”

坐在他身边的荻恨不得立刻撞墙而死。他一把把柚树拉回椅子上低吼道:“不是你的课你来干什么!”

“唉,荻你这家伙好冷淡哦,柚树会伤心的,人家可是特地来陪你的。”柚树说着捂住心口装出一副心碎欲绝的模样。

荻的嘴角抽搐两下,咔嚓一声,折断一支铅笔。“不用,快点给我滚回去。”

“不要。”柚树厚脸皮的拒绝,“要是我这个大帅哥走了,这间教室会变的多么无趣啊~”

一听见这话,四周正偷偷望着他俩的女生全都不约而同的脸红着别过头去。绪方柚树倒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朝四面八方送了好几个媚眼。

荻瞬间觉得自己还没当上警察清白就被这家伙玷污了。

柚树趴在桌子上小声地说着胡话,“荻上辈子是我家的狗,所以我们一相遇我就喜欢上你了。”

“不要说这种话!”

“什么话?”

“说喜欢我什么的。”

柚树一愣,随即不怀好意的笑道:“讨厌,人家说的喜欢跟荻说的喜欢不一样啦。还是说荻你希望我用那种喜欢喜欢你?荻你是不错啦,要我屈尊喜欢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么一来会有好多女孩子心碎的,怎么办呢……”

“闭嘴!”

这回轮到荻野掀桌而起了。

他真的把连在一起的一排桌子给掀了。

荻野对摔倒在地的柚树吼道:“你这混蛋快跟我回去!”

一起……回去?

“快走笨蛋。”

荻野迅速转过身去。柚树以他出色的动态视力发誓,他绝对看到荻野脸红了。

口是心非。柚树在心里感慨了一下,我家荻真是爱害羞呢。然后继续没羞没臊的小跑着跟过去。


2.

荻野邦治这个人其实非常迟钝直率。

他的定位就是一本正经的说着傻话、正经话还有令人害羞的话。大家都觉得虽然他的铁人属性很恐怖,但总体来说还是个非常温柔的好人。

不过,绪方柚树是个例外。

只要绪方柚树一出现,荻野就控制不住的想要吐槽他。无论他说什么,直接反驳就是,反正都是些神经兮兮的傻话根本不用去理。

“干嘛总对我这么冷淡!人家明明跟伯父伯母还有五郎酱相处的很好呢!对了对了,伯母上个礼拜才寄了特制腌菜给我,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荻野严肃的看着自家地板上那个翻着他杂志吃着他零食弄脏他地毯的碍眼黄毛,不禁想知道自己是怎么跟他勾搭上的。

他细细回想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根本就是这货自己倒贴上来的嘛!!!

大学入学那天,这家伙就冲过来自我介绍说,同学你好我叫绪方柚树,哎呀同学你个子好高以后准备进侦查组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叫荻野邦治?哎呀名字好土气哦,啊哈哈哈别生气嘛我开个玩笑。晚上听说有高年级联谊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对了你有没有租房子,我正好单身呢,要不要合租……

从一开始就那么自说自话!自!说!自!话!

荻野想到这儿怒从中来,一脚踏在柚树的腰上。柚树夸张的叫了两声算是求饶,然后灵活的一扭身滚到他够不到的地方。

荻野说:“时间很晚了,你可以回家了吧?”

“几点了?”

“十点。”

“这么晚了,电车都没了啦。”柚树边说边抱着抱枕盘腿坐起来。

“所以呢……”荻野撑着额头有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今晚就让我留在这里过夜吧!”柚树浑身撒发着恶心的气场朝荻野蹭过来。荻野用一只手抓住他的脑袋防止他再靠近。

“不行。”

“为什么!真的没有电车了嘛,不信我给你查列车时间表!”

“不行就是不行。”

荻野不理他,自己开始收拾房间。柚树在那儿嗷了半天不见反应,只好又贴过来可怜巴巴的抱着荻野的大腿说:“这么晚了,人家一个人回去会怕的嘛。”

“你不是要立志成为警察的人吗?”荻野甩了半天没把他甩下来,看来这家伙平时的确有好好锻炼。

柚树继续胡扯道:“就是因为人家要当警察才知道现在的治安有多差啊。你就这么放心让我一个人回去?我可是你唯一的青梅竹马唉。”

“青梅竹马难道不是指从小学开始就认识的人吗?”

“怎么样都好啦。荻~荻~求你了~”

荻野叹了口气,其实不是他不想让对方留下来,只是……“我家只有一张床。”

“没关系!我去拿被子!”柚树立刻松开手一蹦一跳的跑出去。

“谁说让你睡床的啊!!!给我睡地板!!!”

“害羞是不行的哟~”

柚树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荻野默默捂住脸,我到底为什么会被这种厚脸皮的家伙缠上啊?

是说为什么你连我的被子放在哪里都知道啊!!!!!


3.

总之荻野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绪方柚树以美男醉卧的销魂姿态躺在他不大的单人床上。

“等你好久啦Honey(<ゝω·)~☆”

荻野面无表情地说:“你的头发把床单弄湿了。”

“真的啊。”柚树立刻跳下床,湿漉漉的金发甩了荻野一脸水。

“坐下。”荻野黑着脸命令道。

柚树乖乖在床边坐好,任由荻野用大毛巾帮他擦头。看他全程一副享受的样子,荻野也忍不住稍微温柔了一点,轻声说:“你这家伙是狗吗?被擦头这么开心?”

柚树仰头看他,“我是狗的保护者啦。”

两人的距离有点近,荻野可以清楚看到柚树眼角处的泪痣。小小的一点,在他白皙的脸上显得异常扎眼,让人很想帮他扣掉。

于是荻野真的出手了。

……

“你要戳瞎我吗?”最后柚树捂着不停流血的眼角躲在角落里哭诉道。

“对……对不起,没想到我手劲这么大。”荻野诚恳的道歉。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一直看我不爽,要打架吗!”

“不是的,我是真的很抱歉。你要怎么才肯相信?”

“不信。”

荻野无奈的叹了口气叫道:“柚树……”

柚树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笑道:“那你送我一套犬类百科吧,要精装版的。”

“好吧……”

“每个礼拜都要陪我去流浪狗中心陪狗玩。”

“好吧……”

“今晚我们睡一条被子!”

“好……不行。”

柚树默默指了指自己还在流血的眼角。荻野一咬牙一扭头狠心道:“好!”

于是拉了灯,并排躺好。不知怎的荻野竟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他呆呆盯着天花板,闻着柚树头上洗发水的味道,脸突然红起来。好在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

荻野清了清嗓子说:“你可别做什么奇怪的事啊。”

“什么奇怪的事?好困。”柚树说着翻了个身,背对荻野没了声音。

这下荻野觉得更尴尬了。单人床实在太小,他这样的个子根本连手都不能动一下。他悄悄瞥着柚树散在枕头上的头发,总有种想要摸一摸的冲动。

就在他犹豫的档口,柚树又猛地转过来。

黑暗中两人的视线贴在一起。

柚树说:“生日快乐,荻。”

“嗯?”

“二十岁。”

说完他就缩回被子里装尸体去了。

荻野捅了他几下见他没有反应便不去管了。

难怪死活都要留下来啊。

笨蛋。


4.

大学毕业那天同期生一起去喝酒。最后纷纷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因为荻野的猜拳战斗力实在彪悍,所以大家都很有自知之明的不跟他玩。只有不信邪的柚树撸起袖子表示要好好杀一杀荻野的锐气。

“那就来吧。”荻野也撩起袖子。

“剪刀、石头、布!”

结果当然是柚树的全面惨败。所有能想出的大冒险都做了,所有能问的真心话也问了。荻野表示真心不想和他玩。

可柚树还是不甘心,握紧拳头道:“最后一战!”

“不来了,我不想看你裸奔的样子。”

“那就来一盘真心话嘛!总之不论胜负都是最后一局,怎样?”

“……”

“荻!”

“……好了好了,最后一局啊。”

“嗯!”

荻野随便伸出一只手来而柚树则眯起眼睛朝自己的拳头吹了口气,视死如归道:“石头——剪刀——布!”

“啊……”

“你输了。”

柚树悲惨的跪倒在地,“为什么……”

荻野说:“算了,不罚你了。”

“那怎么行,愿赌服输嘛。”

柚树竟然难得正经起来。一边的同学中有人随口道:“问他真心话啦,问他到底喜欢谁。”

荻野说:“这家伙没有喜欢的对象。”

“谁说我没有!”柚树立刻反驳。

“怎么可能有,大学四年都没见过你出去约会。”

“我每个礼拜都有约会好吗!”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听到这句,荻野微微皱起眉毛,总觉得有点不高兴。他说:“那你说,你喜欢谁。”

所有人都突然安静了下来,等待柚树的回答。

柚树理直气壮道:“我喜欢你!荻野邦治!”

他说完做了个自以为帅气的射击动作。大家先是一愣,但看到他这动作后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柚树你耍赖啊!”有人大喊道。

“我没有。”柚树看着荻野静静说。

荻野没有跟大家一起笑,他只是伸手弹了下柚树的额头。

“喝醉了吧你。”

柚树想这家伙真是不会控制力道,痛得我简直要哭出来了。

不过他还是元气的一笑,趁机耍赖道:“是啊是啊,正好你背我回家吧。”


5.

柚树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正好他跟荻野一起值班。

荻野总算好心给他买了块蛋糕,说,许三个愿望吧。

第一个愿望!我要养三条狗,一条藏獒、一条加纳利、一条牛头梗!

第二个愿望!世界和平!哈哈哈哈!

第三个愿望……柚树瞄了荻野一眼,下一个十年,再下一个十年,以后的每个十年都要和荻一起过!

为什么你这家伙就不放过我呢……

哼,因为你是我绪方.十世.柚树的一生敌手。

十世是什么……

“总之这就是我的愿望,我们说好了。”

柚树伸出小指。

荻野默默吐槽道谁跟你说好了。

但他看着柚树,看着他眯着眼睛的笑脸,还是忍不住笑着伸出手指,勾住了对方。


END

评论(2)
热度(19)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