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大振-两人三脚

1.

还是田岛第一个发现的。

“三桥你是不是喜欢阿部?”他趴在桌子上盯了三桥很久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三桥吓得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止了。

“是那种喜欢吧。”田岛的眼神不容置疑,就好像三桥现在正站在投手丘上,而他很确定他会投出什么球。果然,三桥惊恐的暴走了。

“不、不、不……是、田、田岛君、不是……”

话都说不好了。三桥的双腿并的紧紧的,仿佛不这么做的话他会立马冲出门去永远不再回来。为什么不告诉他呢?田岛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因为……会、会……”三桥紧闭的双眼溅出了几滴泪花,“会被阿部君讨厌的。”

“你果然喜欢他啊。”

“呃……呜……”三桥的脸涨得通红,他垂下头视线死死钉在桌面上。如果是平常的调戏的话,他这会儿就该张着小鸡嘴蹲墙角了,可今天的三桥表现得异常安静。田岛有点替他难过,可他也不准备放过他,因为——

“已经是高三的秋天了哦,再不说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是啊,已经是秋天了。夏天止步于甲子园四强后,他们一起离开了棒球部,将好不容易创建起来的西浦交给二年级生。三桥还记得最后一场比赛那天下起了大雨,肆虐城市许久的闷热终于在哨声响起时被雨水打破。三桥记得自己抬头看了看天,沉甸甸的乌云间有紫色的闪电飞速闪现,就像他们踏入夏季赛初战对桐青那时一模一样。

他记得最后的最后他们十个人围抱在一起,阿部君的右手搭在他的肩上,花井说大家已经非常棒了,然后他看见阿部的眼泪像雨水一样啪的砸落在钉鞋上,那一刻三桥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这就是结局了。三桥廉的高中棒球生涯到此为止。离开甲子园前他回头望了眼雨幕中的本垒,心想到此为止了,他跟阿部、再也、不是搭档了。

没有棒球部联系在一起的他们只能算是同学而已。起初还会因为晨练时的习惯大清早在鞋柜前碰到,可渐渐的有人来晚了有人迟到了,三桥站在鞋柜前望着大门怅然若失。

阿部君,好慢啊……

遇不到。阿部和他不是一个班,而且还参加了补习学校,常常一下课就离开了。有时候体育课听见他们班在踢足球,远远的望过去好像精神不错的样子。

体育课结束后三桥终于找到在水龙头前洗脸的阿部。阿部君的话会考大学吧?

嗯。三桥呢?

我……嘿嘿。

不要嘿嘿了。阿部用湿漉漉的拳头夹住三桥的太阳穴训斥道,你也认真一点吧,好歹是一辈子的事。再说了,考上大学的话还可以多打几年棒球。

……嘿嘿。三桥低下头。

真是的。阿部无奈的松开他,我先回班上去了哦。

嗯,阿部君再见。

三桥一直看着他走进教学楼。没有回头。


2.

“为什么不说?你们又不是投捕搭档了还怕影响比赛?”田岛决心今天非要问出个究竟来。

“不、不是。”三桥朝椅子里缩去。

如果还是队友的话才好呢。这样就算不说出来也可以天天见面,他信任阿部君而阿部君也相信着他。站在投手丘上直视对方双眼就觉得很安心幸福。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队友了。阿部君没理由再照顾自己,被拒绝被讨厌的话就真的不会回头。也许就会沉默着直到高中毕业,再也再也不会相遇。

好害怕。一想到这点就觉得害怕的睡不着。偶尔遇上阿部时也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不小心被他发现而被讨厌。简直比刚开始搭档时还要害怕。

明明很喜欢阿部君的,为什么总搞成这样。

“会被阿部君讨厌……然后、再、再也不说话……”

“不说出来又怎么知道一定会被拒绝?”田岛来到三桥面前,蹲下,双手托腮,“试试看啊三桥。我来给你加油。”

“请……!”三桥紧紧揪着膝盖处的布料,“请不要那么做!”

声音大的不可思议。就连自己都被吓到了,支支吾吾的补充道:“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到最后声音几乎彻底消失。

田岛研究了他好一会儿终于站起身,“我明白了。”

三桥几乎不敢看他。

田岛突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走吧,下去参加比赛了,这可是高中三年唯一一次可以在体育祭上大展身手的机会呀。”

“嗯。”


3.

每年体育祭前阿部都会特意叮嘱他尽量不要参加比赛以免弄伤左手。当然,现在他们已经不是棒球部成员了,阿部自然也不会来管他。

三桥跟田岛走到操场上,田岛独自跑到一边开始为下一场足球比赛做热身。三桥胡乱瞎望着,他看见花井和阿部站在跑道上说话。

“花井君、阿部君。”他跑过去。

“三桥啊,”花井招呼他,“你参加什么项目了?”

三桥立即回答,“两、两人三脚。花井君呢?”

“我跟阿部刚比完100米。对了,阿部你也有两人三脚吧?”

“嗯。练了很久了,但还是不行。”

“那是因为阿部你控制欲太强了。”花井开玩笑道。阿部面无表情的随口答,是吗。

是啊,不信你问三桥,这一点他最有发言权。三桥不要怕他,说出来,反正你们也不搭档了。

阿部把目光投向三桥。三桥僵直了身体,开始东张西望企图转移话题,可没人来帮他。阿部的双手落到他肩膀上,微微弯下腰,眼睛对眼睛。

“我的控制欲真有那么强吗?”

“嗯……不……呃……”三桥觉得自己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阿部愣了会儿加重语气道:“但我作为捕手还是不错的吧?”

“是最好的!”三桥脱口而出。

花井默默扭头表示已经习惯这种闪光弹了。阿部的脸不出所料的有些发红,抓着三桥肩膀的手也松下来。

“抱歉,以前对你那么严格。但你的性格最好还是改一改,进入社会该怎么办啊。”他说。

“三桥已经比刚进高中时好很多了。”花井挺身而出,“他只是跟你比较难沟通。”

“为什么啊!”阿部大叫道,“你还在怕我?”

三桥努力克制住往后缩的冲动,摇了摇头。不是怕你,是怕被你讨厌。很想这样告诉他。

“那是为什么啊?”阿部丧气的垂下肩。

“算了。”他的表情有点烦闷,就好像看了一整天录像带一样。阿部的视线又恢复到原来的高度,擦着三桥的头顶而过,“你快去准备吧,比的时候小心点不要扭到脚腕。”

“阿、阿部君……”

“啊?”

“你也小心。”

阿部点了点头,看起来还是不开心。


4.

两人三脚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游戏。

唯一的诀窍就是互相迁就,比方说步子大的速度慢一些,速度慢的步子迈大一些。“你左我右哦。”泉在他耳边轻声说。三桥回头看了眼阿部,他正跟一个不认识的同学讲话。

比赛一开始三桥还绊了一下,但泉很快稳住他安慰道,没关系慢慢来。三桥答应一声,然后渐渐融入泉的步调,两人扶着对方很快就跑到了前头。

突然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三桥听见水谷和花井在大叫阿部加油。

阿部怎么了?泉首先停下来。跑道上大部分人都停了,大家一起扭头看走两步摔一跤的七组队,就连泉都忍不住笑道:“阿部在搞什么。”

摔得灰头土脸的阿部对同伴说:“不是说好你左我右吗?”

嗓门有点大听起来好像在生气,其实是有一点但没那么厉害,只是传到别人耳里就好像在大叫一样。他的同伴涨红了脸争辩道:“我是迈了左脚啊。是你走太快!”

阿部沉默下来,好像在思考什么。就在对方快要被他看得于心不安之时他终于说话了,他说:“那现在我来喊口号,1的时候你就迈左脚可以吗?”

他的同伴狐疑的瞪着他。

“之前算是我不好,对不起。”阿部一只手搭在对方肩头,眼睛直视对方。不得不说这一招无论是对棒球部成员还是班级同学都有很好的镇定效果。果然对方慢慢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一道站起来。

“好了。”阿部目视前方,“1——2!”

他俩简直像一个人一样快速迈开步子。围观群众纷纷表示这一刻是今年运动会最热血感人的一幕。

但三桥却不觉得。

运动会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的都留在操场上。花井一看原棒球部的都在就说不然我们聚一聚吧,好久没在一起了。田岛一听答应的比谁都快,起劲的把所有人都拉过来,提议去他家菜田里捏饭团吃。

“顺便可以看一下二年级的训练。”大家听了都傻笑起来。

三桥偷偷看向阿部,而对方也正在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三桥下意识朝四周看去以防自己误会阿部的视线,等他确认四下无人后,阿部也把视线移开了。他扭头招呼荣口,下垂眼从侧面看上去特别冷酷。

呼……三桥自己也搞不清这是叹息还是什么,他只好咬住嘴唇眨眨眼。


5.

他们围坐在田岛家的菜田里。筱冈也来了,坐在中间教大家捏饭团。最后你一个我一个每个人都捏了一个也不管模样是否好看,放在盘子上一齐递给她。

花井说,谢谢你这三年作为球队经理为大家付出了那么多心血。

少女捧着盘子笑着哭了,夕阳照的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前所未有的动人。之后便隔着铁丝网对还在刻苦训练的后辈喊两句话。一开始后辈们还会停下动作认真倾听,后来练累了也没功夫搭理他们,拖着脚步一圈又一圈的跑着。影子越拖越长,就好像三桥他们一样,一转眼就快毕业了。

他们这一年的全国冠军是那支击败他们的队伍。在现场看完后所有人都有点缓不过神来,三桥呆呆的看着他们列队互相鞠躬。然后耳边稀稀拉拉的传来掌声,紧接着掌声连成一片像惊雷一样噼啪炸开来。

“干得好!”田岛叫道。

“嗯!”三桥跟着大家一道把巴掌拍得通红。虽然实现梦想的不是自己,但这一刻所感受到的痛快和激动也没有丝毫变质。

“谢谢你们大家,谢谢你们将我的梦想延续到这么远。”这是百枝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为什么要道谢呢?这其实是大家的梦想,彼此依靠彼此鼓励终于从一个被抽到都会让对方感到幸运的球队成长成能在甲子园上挺胸抬头的优秀队伍。

“西浦最高!”花井大哭着喊道。

“西浦最高!”最开始的十人搂抱在一起,站在这片他们梦想生根发芽的破旧训练场上。

现在,三桥看着球场上的后辈,心想他们的梦想又会成长到怎样的高度呢?他觉得有梦想是件幸福的事,而他实现梦想的时候是同阿部在一起的,这一点更让他觉得无比幸福。

“三桥?”

“嗯?”三桥开心的笑着转向声音源头。

“……回家吧。”阿部说。


6.

三桥帮着田岛太太收拾碗筷时,不知道田岛和大家说了什么,总之等他洗了手出来就只剩阿部一人推着车等在门口了。

三桥,试试投个直球给阿部看看。田岛两手抱在脑后轻松的说。然后他不等三桥做出任何反应就甩上了门。

“走吧。”阿部平静地说。

“嗯。”三桥紧了紧书包带子,一低头跟随阿部的脚步推起脚踏车。

“福田能投出伸卡了呢,他球速不错,要是再加强一下控球能力就更好了。”

“嗯。”

“我觉得一年级的西山潜力不错,可能要比现在的四棒山田更有天赋。”

“嗯。”

“三井作为队长的确把队伍管理的不错。”

“嗯。”

“喂。”

“嗯。”

阿部忽然停下脚步。

“我到了。”他指指自家门牌。

“……嗯。”

“三桥。”他顿了顿,“你真的那么怕我?”

三桥移开视线。

很远的地方有汽车呼啸而过,呼的一声,拉的老长,直到变成细微的余震在空气里浮动。月光在三桥脚下投下一个跳动的圆圈,三桥用左脚脚背悄悄蹭了蹭右脚后跟。

“对不起,我好像给你留下了心理阴影。真是变得像榛名一样糟糕了。”阿部笑了一下,他说:“我先进去了,再见。”

说不清为什么,但三桥就是觉得如果让阿部进门的话他们之间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不只是他无果的暗恋,更像是投入储蓄罐的两枚硬币,摇一摇,再也认不出对方。

说话啊,三桥!心里有个声音跺着脚大叫道。

“阿……”三桥张开嘴巴。可是嗓子如同干涸了几百年的枯井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快说啊!

“哈……”细小的气声努力从喉咙里往上窜。

外侧,直球。三桥突然发现自己正站在投手板上,而他的对面就是阿部,他朝自己张开手套,眼神坚定而锐利。

他是投手,投手丘上无处可躲。

那一瞬间有股力量从肚子里燃起,三桥的声音终于冲破那层看不见的阻碍,以一个漂亮的弧度传进阿部耳里。

“不是讨厌,最、最喜欢了!”

三桥闭起眼不顾一切的喊道:“最喜欢阿部君了!”

“……这是表白?”阿部呆呆的问。

三桥看了他一眼,泪水突然夺眶而出,他迅速用手臂一抹。立正,鞠躬。对不起让你困扰了。然后骑上车夺路而逃。

不知骑了多久,三桥猛地刹住车。

终于说出口了啊。他想。这才发现眼泪早就被风吹干了。


7.

说出来后心情倒格外轻松。除了走路同手同脚以外,三桥觉得自己并无异常。一直到夜里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后才开始觉得有点别扭。

一片黑暗里,手机邮件的提示显得特别刺目。三桥还以为是田岛,直到打开了才发现是阿部。

主题:看到后马上给我打电话。

内容则是一片空白。

呜哇。三桥吓得把手机扔了出去。过了好久他才慢慢爬过去捡起来偷偷瞥一眼,再瞥一眼,揉揉眼睛,抓到眼前一笔一划的再看一眼。

的确是阿部的邮箱地址。

怎么办,要回电话吗?阿部君会对我说什么呢?难道要正面拒绝我?三桥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又滚。实在没地方供他滚了才一骨碌正座起来。

横竖是一刀。那些话都说出去了,现在还怕什么。三桥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手指抖了半天,终于一咬牙按下拨号键。嘟嘟两声后,电话接通了。

“三桥!”
是阿部的声音。


三桥吓得又差点把手机摔出去。“阿、阿部君。”

“刚才那些话是怎么回事?”

三桥几乎可以想象出阿部坐在亮堂堂的室内,盘着腿皱着眉头给他打电话的模样。他慢慢把一个抱枕抱在胸前,解释道:“就是、就是喜欢……的意思。”

“到底是不是表白?”阿部的问题简单明了。

“是……”三桥也只好老实的承认。

“你不是怕我吗?”

“怕……不是怕阿部君,是怕阿部君讨、讨厌我。”说出来了!三桥把脸埋进抱枕。

过了好一会儿阿部的大嗓门才从电话那端传来。“为什么会讨厌你啊!!!!!!!”

“因为我喜欢阿部君?”

“谁会讨厌喜欢自己的人啊。”阿部终于平静下来,声音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三桥咽了口口水等他继续说下去。

“真是的,早知道的话,就该由我表白了。”

三桥猛地从抱枕里抬起头来,心跳的好像鼓一样,扑通扑通,快要戳穿薄薄的胸腔。

“我也喜欢你。”阿部清晰地说道。清晰到好像在说,给我投个内侧曲线球。

三桥的脑子转了转终于承受不住负荷爆炸了。

“说话啊!!!那到底要不要交往!!!”阿部的声音好像一条线把碎成一块一块的三桥串起来,鲜血在全身游走,一直回到心脏。扑通扑通,又温暖又健康。

于是三桥像刚学会飞的小鸟一样,幸福的张着嘴笑起来。

“要!”


8.

投手都是奇怪的人。

阿部隆也一直这么认为。特别是他们家那个小鸡一样的三桥廉,要弄懂他脑子里在想什么简直比登天还难。

以为他怕自己,结果他并不怕。以为他讨厌自己,结果他并不讨厌。那早说啊!真是的!阿部真想找个人好好抱怨一番。

他是个很主动的人,喜欢一个人一定会自己去说。要不是觉得三桥在讨厌自己又怎么会憋到现在。现在反倒被对方抢先告白了,阿部说实话有点小小的不爽。

不过……

阿部的脸红起来。

他独自走在清晨的街头,初秋的天气让只穿了一件长袖的他感到一点冷。昨晚的告白好像轻薄的迷雾一般,仿佛只要太阳一出来就会消散。

真是的,想什么呢。他用力甩甩头。时间是清晨六点,离和三桥约好一起上学的六点半还有半个小时。阿部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晚上没睡好,五点刚过就急着爬起来了。

想见他。可恶。阿部在拐角深呼吸了好几次,头顶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浅浅的蓝,今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

早到也好,稍微冷静一下。阿部对自己说到。

然而当他转过弯朝前望过去时却看到了早就等在那里正盯着公路发傻的三桥。他的身体半靠在护栏上,书包皱巴巴的压在身后,眼睛瞪得老大,时不时朝左右望望又马上收回视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有那么
一点点笑意控制不出的从紧抿的嘴角溜出。大概等很久了,脸颊被风吹得发红,头发也乱糟糟的,显然没有梳过。

“啊!阿、阿部君!”三桥像只小动物般敏捷的朝他跑来。

“嗯,早上好。”

“早上好,阿部君。”

阿部觉得三桥整个人都在放光。三桥眨巴着眼睛看他,明显在等他先开口。阿部在心里叹了口气问你怎么来这么早。

“因为……”三桥看向一边,“因为一晚上没睡。”

“一点都没睡?”阿部又开始大惊小怪了。

“嗯。”三桥缩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似乎在控制自己不要笑出来。他傻气的问:“阿部君,昨天、昨天说的都是真的吗?”

原来在担心这个。阿部无奈的感叹一句这家伙真是笨蛋呢,全然忘记了就在前一刻自己明明也在担心那一切都是一场迷雾。他正色道:“都是真的。我喜欢你,三桥。”

“我也喜欢阿部君!”眼前这家伙立刻说。

“都交往了,还加什么君啊。以后别这么叫了。”

“嗯!阿、阿部。”

“还有啊,以后跟我说话不准转移视线,看着我的眼睛懂吗?”

“嗯!”

“不是现在,走路的时候还是给我老实看着路。”

“嗯!”

“三桥你还想不想打棒球?”

“想!和阿部君、啊不对,和阿……部,一起打棒球。”

“很好。那跟我考一所大学吧。”

“咦?”

“所以说下周开始来我的补习班吧。”

“唉?”

“我会让你成为最好的学生的。”

“……和阿部、一起。”

“当然喽。”

看嘛,一个人走慢一点,一个人加紧点脚步,总会走到相同的频率上来的。

阿部看了三桥一眼默默牵起他的手。


END

评论(15)
热度(344)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