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魔法禁书目录-日常

1.

一方通行突然收到那个男人的邮件。

法规和。

啊?一方通行愣了三秒果断合上手机。与他位置成直角的真皮沙发上,最后之作正欢快的捏着手柄和游戏中的人物搏斗。

这就学园最强的日常生活。一方随手把手机搁在沙发扶手上,心不在焉的发着呆。就在他快要睡着时手机又不动声色的震了一下。

气味134。

一方通行从沙发里直起身,屏幕上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可是放到一起却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是暗号?还是……他的手无意识的轻轻敲打着脖子上的电极。

“怎么了?御坂御坂好奇地问。”

一方故作轻松的倒回沙发里去,“没事。”

看到少女还要追问,他赶紧板起脸用凶恶的眼神将对方的话堵进肚子里。于是房间再次恢复了安宁。

saldhwrlhk

阿迪六维空间v;kle21

;发见9pu哇i哦啊胡椒粉lvow

一瞬间涌进来好几封有着同样莫名内容的新邮件,而发件人正是那个男人。一方拿着手机的手不觉握紧了,可怜的机器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悲鸣。这时屏幕又亮了一下,新邮件安定的滑入一方通行的收件箱。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一方通行看到这内容终于愤怒的站了起来。最后之作看着他气势汹汹的按了个号码把手机贴在耳上。不知过了多久,一方终于沉默着放下手机,转身找到那支极富现代感的拐杖,低沉地说:“我出去一下。”

“我也要去!御坂御坂握紧了拳头坚持道。”

“不行,你给我乖乖待在家里。”一方通行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御坂不答应!御坂御坂生气的在沙发上哭闹了起来。”

“不行!”

“不行!御坂御坂狠狠拍了下桌子以示决心。”

“你就带他出去吧。”芳川桔梗的声音从书房里飘来,“反正到最后她也会偷偷溜出去,与其到时候再满世界的寻找不如一开始就把她拴在身边。”

“虽然用词有些微妙,但御坂御坂勉强表示赞同。”

“切。”在两人的夹击下,就算是学园最强也不得不投降,“跟紧我,要是再敢走丢你就完了。”

“耶!御坂御坂兴奋地问我们究竟要去哪里呢?”

一方通行露出一个疯狂的笑脸,他拄着拐杖快速拉开门,“当然是去找那个人。”


2.

“不幸啊。”

有着黑色刺猬头的少年,此刻正忧郁的盯着地上裂成碎片的手机。而罪魁祸首——斯芬克斯,正优雅的迈着四条腿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不幸啊,好不容易才买的新手机……上条当麻在心中留下了热泪,他不过是去浴室洗了个澡而已回来就发现手机被猫踩裂了。

“茵蒂克丝,你一直在房间里的吧,为什么不阻止斯芬克斯!”

“明明是当麻你自己把手机乱放!”少女双手抱肩不满的回答道。

“茵蒂克丝……”

上条还要说话,可门铃突然响了。茵蒂克丝立刻跳起来自告奋勇的跑去开门。

“喂!”上条揉了揉头发,瞥了眼闹钟,“是谁啊,这么晚了。”


“你丫的究竟想干什么!”

咦?为什么这居高临下的语气这么耳熟?上条呆呆的抬起头,正好撞见说话人赤红的眼眸。

白发,红眼,纤细的身体。还有……

“晚上好!御坂御坂有礼貌的大声说。”

“唉!!!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学园最强?”上条当麻惊讶地向后退去,脚不小心踩到随手扔在地上的零食袋,哗啦呼啦的。他看着对方,脑子里第一个念头竟然是,糟糕房间好乱。

一方通行瞪着他,“你还敢问我?一边发着奇怪的短信一边又打不通电话,我才要问你想要干嘛!”

听到这里上条当麻终于安下心来,他捧起地上的手机碎片老实道:“那个,你看我的手机坏了,所以那些短信不可能是我发的哦。”

“嗯?”一方通行犹豫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贴到上条面前,“这上面是你的邮箱地址吧?”

上条当麻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的确是出自自己的邮箱,可是他很确定没有发过这样的邮件。怎么回事……

“对了,我记得斯芬克斯在当麻的手机上玩了好久。”茵蒂克丝弯腰把小猫抱起来,“也许是它不小心踩到发出去的呢。”

作为回答,猫咪懒洋洋的叫了一声。

一阵沉默。

上条当麻底气不足的傻笑道:“哈哈,原来是虚惊一场,抱歉害你白跑一趟啦。”

这家伙在耍我吗?一方通行深吸了口气。有一瞬间想要暴揍眼前这个傻乎乎的男人一顿,但最后他只是狠狠瞪了上条一眼,一把抓住企图继续往房里钻的最后之作,命令道:“回去了。”

“这么快?御坂御坂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抱怨道。”

“肚子饿就赶紧跟我到外面去吃。”

白发少女突然插嘴道:“不然跟我们一起吃好了,当麻会做饭。”

“茵蒂克丝……”上条当麻正要阻止,但他看见一方通行竟然转过头来,脑袋一热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是啊,那个,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其实一方通行转过来不是看他的,他就是想叫最后之作别闹,但经上条这么一说,最后之作更是铁了心要留下来。一方烦躁的扭了下脖子,咯啦一声,震得上条猛地咽了口口水。

糟糕,要是在这里打起来家具什么的都要报废了吧。上条忧伤的想。

一方通行突然朝上条当麻走去,速度之快,在上条还来不及伸出右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掠过他一屁股坐到桌边了。

咦?

学园最强,Level5中排名第一,自称恶党的一方通行,此刻正坐在上条当麻家中,一只手支在他的桌子上,用杀人般的语气凶神恶煞道:“那就做吧。”

做……?上条当麻的脑筋突然卡住了。

“做饭!御坂御坂抓着茵蒂克丝的手一起说道。”


3.

“肚子饿的时候还是吃火锅最快了。”

上条当麻一边说一边把电磁炉放到桌上。炉子边叠了三盘堆得高高的白菜叶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又是白菜啊当麻。”茵蒂克丝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

上条插上电源,“没办法啊,上条先生我就是这么不幸的人。现在手机又坏了,下个月可能连白菜都吃不起喽。”

“没关系!御坂御坂拍着胸脯自豪地说。”

“嗯?”上条和茵蒂克丝不解的望着小女孩。最后之作得意的一笑,小手伸向一方通行,“钱包。御坂御坂命令道。”


为什么会变成我和这个男人一起逛超市啊。

一方通行拄着拐杖行走在大型购物中心,身边是推着满满一车食物的上条当麻。两人身前茵蒂克丝和最后之作像钻进了糖罐头一般兴奋地满场疯跑。

上条当麻也觉得十分别扭。毕竟他和一方通行每次见面都处在极端的非日常情况下。不是互相敌对就是周遭乱得一塌糊涂没办法好好说话。就算交换了邮件地址到最后也只是今天在斯芬克斯的作祟下才真正发了几条。其实上条之前还有点庆幸他不用跟一方说话的,毕竟两人之间有点过节嘛。谁会想到这样的他竟然会和那个怪物般恐怖的男人一起平和的逛着超市呢?

真是不幸啊……

这么想着,他突然伸手把推车里的两盒牛肉放回冷冻柜。一方通行扫了他一眼,固执地把肉又扔回车里。

上条说:“不用那么多吧,够吃了。”

“切。”回应上条的是一方突然加速的步伐。

哎。上条当麻在他身后垂下脑袋,口袋里那张光秃秃的纸币像皮肤一样紧紧贴在大腿上,仿佛已经预料到自己会惨遭剥皮的结局。

“当麻我们明天吃寿喜烧吧。”茵蒂克丝不知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手里捧了一堆食物。上条急忙把推车移开不让她放进去。

“当麻!”少女发出警告。

“抱歉,但我们真的没那么多钱。”

“要买这些。御坂御坂说着把零食放进了推车。”

“吃那么多甜的想去看牙医吗?”一方通行只说了这么一句并没有阻止最后之作的动作。上条当麻看看那快要满出来的小车又看看茵蒂克丝雪白的牙齿感到了一阵深深的绝望。

不……

还没等他感叹出自己的不幸,最后之作就推着车跑向了收营台,而向有着甜美笑容的收营员小姐打开钱包的那个人,不是他上条当麻,而是一方通行。

“喂,不是还有东西要买吗?”

茵蒂克丝听了立刻麻利的把自己挑选的食物递过去。

“你这混蛋至少帮忙提下袋子吧。”一方通行投向上条的眼神里带上了一抹凶光。

上条当麻这才从这异常的日常中回过神来,赶紧跑过去拿起袋子。他把手伸向一方手里的塑料袋,“这个也由我来拿吧。”

“哼。”一方通行冷哼一声,用力一拽袋子,把上条的手甩了下来。

“喂,走了。”

上条知道这句话是他对最后之作说的。


4.

“吃饱啦!”茵蒂克丝摸着肚皮往后一倒。

“多谢款待。御坂御坂揉着发酸的眼睛边打哈欠边说。”

“要睡回去睡。”一方通行轻轻给了最后之作一个手刀。但对方只是耷拉着眼皮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在他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平了。

“喂,你这小鬼。”一方通行虽然嘴上还是恶狠狠地可眼神已经温柔了下来。上条当麻见了收拾起碗筷说:“让她稍微睡一会儿吧,饭后马上走对身体也不好。”

“我知道。”一方简短的回答。

等上条洗完碗回来,最后之作还睡在那里,看表情似乎睡得更熟了,就连一方通行用力揪她傻毛都没反应,只是哼哼着证明尚且存活。

原来学园最强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啊。

上条当麻靠在墙边心中竟然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慨。当然他那副模样在一方通行眼里只能是白痴的表现。一方通行到此时也觉得不可能叫醒最后之作了,于是干脆利落的将少女的手臂环到自己脖子上,身子一挺就要把她抱起来。

“还是我来吧。”

“啊?”

一方通行突然觉得今天真是异常,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刺猬头少年已经把最后之作从他手里接过,在茵蒂克丝的帮助下顺利把女孩背了起来。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一方通行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放在电极开关上了。上条当麻急忙往后退去随口说道:“那个……这是你请我们吃饭的谢礼,不要多想啊。”

“哼。无所谓,但要是你对这小鬼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一方通行露出了他标志性的残暴笑容。

“我说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上条当麻面对学园第一的强烈保护欲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和茵蒂克丝道完别后上条当麻就背着最后之作从公寓里出来了。一方通行始终落后他半步,看他那表情好像随时准备把他宰掉一样。

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妙啊。上条当麻腹诽道。他试着搭话:“今晚天气真好啊哈哈。”

这个混蛋在玩我吗?一方通行阴沉的想到。

“呀好久没有饭后散步了。”上条顽强的努力着。

“你回去吧我打车就可以。”

“不行。”上条当麻突然说。他很快尴尬的笑着补充道:“不是说好要送到家的嘛,把你们扔在路边的话一定会被茵蒂克丝那家伙骂的。”

“你知道以前我做过什么吧。”一方通行平静的说。

“嗯。”上条当麻抓了抓头发,“但我觉得现在的你值得信任,而且我们不是一起行动过了吗?”


你以为你自己很帅吗?

一方通行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样的声音。你以为自己可以彻底脱离黑暗吗?你以为你现在做的一切就可以弥补那些死在你手中的生命吗?

你以为自己可以被原谅吗?

一方通行突然退缩了。他猛然发现此刻那个男人正背着最后之作站在路灯下,而自己却立在阴影之处,从一开始起,就是这样。脑袋好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开始嗡嗡作响。

“喂,你没事吧?”

“一方通行!你没事吧!”

“别碰我!”

0.1秒,一方通行打开了电极开关。

0.3秒,上条当麻用右手抓住了他按在开关上的手指。

一瞬间上条只觉得有股巨大的能量在自己的手下滋滋作响,但他只是用力地按回去直到那股力量消失在掌心。

“放开!”一方通行怒吼道。

“给我清醒点,别伤到最后之作。”上条当麻认真的说道。

直到上条提起最后之作,处在暴走边缘的一方通行才终于恢复了理智。尽管脸上疯狂的表情还来不及收起,可手却已经冷静地关上了电极。

路上的行人依旧安详着走着,丝毫没料到就在刚才那一秒他们可能全部被卷入学园最强的暴走之中。而阻止了这场灾难的男人,此刻正一脸严肃的抓着对方的手问:“你真的没事了吗?”

一方通行答应了一声,视线落到被握住的那只手上。上条当麻愣了愣,吓得立马撒开手。

“第三次了吧。”一方通行阴沉着说道。“你这混蛋,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是吧。”

“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Level0而已啦。”

一方的表情更加扭曲了。

沉默在两人间弥漫开来。过往的车辆来来回回,投射在脸上的光线也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上条当麻其实有点困惑,但他本能的没有打破这种奇特的气氛。也不知飞蛾在路灯上转了几圈,一方通行终于开口了。

“谢了。”

“嗯?”

“俄罗斯的时候,你救了那个小鬼。”

“没关系。”上条当麻笑着把熟睡中的最后之作往上推了推,“不管谁看到这么小的孩子有难都会出手相助的吧。”

“你好像经常被卷进麻烦中。”

“哈哈。”上条苦恼的笑道,“因为我是不幸体质嘛。不知不觉就被卷进去了。但是那些家伙总不能放着不管啊。”

“走了。”一方通行没有回答他,只是拄着拐杖往前走去。这次他走在了前面。

上条当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可他还是笑着揉了揉鼻子背着最后之作跟上前面那人的脚步。


5.

“这么晚才回来身边还跟着个男人难不成是去约会了,御坂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一方通行。”

“闭嘴。”一方通行正费劲的从上条当麻手中接过最后之作,“你自己呢,不也这么晚才回来吗?”

“呵呵呵呵,御坂注意到一方通行没有反驳约会这一点。”少女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一方通行没有理她,他对上条说:“你回去吧。”

“好。”上条当麻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过身来,“学园最强?”

一方通行扭头看他。

“邮件。我还会给你发邮件的。下次在我没钱的时候再来我家吃饭吧。”

不等对方回答上条当麻就走开了。

“嗯哼哼哼哼。御坂对眼前这莫名其妙的现象表示既嫌恶又好奇。”

“少说废话,帮我把这小鬼一起抱上楼。”

“御坂干脆的拒绝了一方通行,让他一个人吃力的抱着小鬼。”


但是那些家伙总不能放着不管啊。

一方通行躺在床上,耳边一直回荡着那人的话语。

那些家伙……

一方通行觉得自己也许是有些羡慕那混蛋的,能那么果断干脆的担任起英雄的角色,用他神奇的右手把泥潭中的人拉出来。

夜很深了,他知道最后之作现在一定沉浸在梦乡之中,或许还打着呼噜把被子踢在地上。他知道黄泉川等一会儿就要回来,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不想吵醒他们。他知道芳川现在大概还在书房看书,等着黄泉川回来一起喝杯牛奶。他还知道即使是番外个体那样满脑子坏水的家伙,此刻应该也倒在床上开始犯迷糊了。

学园都市平静安宁的继续着属于普通人的日常。黑夜虽然来临,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可怕。因为不管怎样太阳都会升起,新的一天都会到来。

这个念头,是半年前的一方通行绝对不会拥有的。

原来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是这种感觉。说起来还要多亏那混蛋的拳头啊。

一方通行伸了个懒腰,眼睛从窗框处望去只见黑夜中白色的风车缓缓转动着。手机震了震,是那个人的邮件。

他没有打开。

留到明天再看好了。


END

评论
热度(155)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