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魔法禁书目录-非日常

1.

一方通行生病了。

“39°,温度很高了啊,要不要去医院?”黄泉川甩着手中的温度计担忧地望向躺在床上烧的满面通红的一方通行。

“让我看看。御坂御坂踮起脚尖试图把温度计抢过来。”

“不去。”一方通行有气无力的断然拒绝。

“真是个小孩子。”黄泉川把温度计随手塞给闹个不停的最后之作,“就这么讨厌医院吗?不然我开车送你去青蛙医生那儿……”

“说了不用听不懂吗?”一方通行试着坐起来但突如其来的晕眩让他重新跌回床去。

“知道了知道了。”黄泉川赶紧给他理了理被子,“总之先吃药吧。我去给同事打个电话说今天请假。”

“喂。”一方通行伸手拉住黄泉川的运动服下摆,艰难的说道:“不用你请假,我睡一觉就好。”

“可是……”

“你昨天不是还在抱怨警备工作忙缺人手嘛,这样就想偷懒了?”

“我可是为了……”黄泉川猛地收住口,她仔细看着一方通行渐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是在为我考虑吗?”

“哈?只是嫌你烦而已,快点滚出我的视线。”一方通行恶狠狠的说道。可惜凭他现在沙哑的嗓音根本无法呈现想要表达的效果。

黄泉川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转身从药箱里取出退烧药又打了杯水放在床头柜旁。“我会打电话回来提醒你吃药的。”她又转向一直站在一边的娇小少女嘱咐道:“一方通行现在是病人所以千万不要打扰他休息哦。今天就拜托你乖乖地呆在家里不要再让他担心了。”

少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孩子今天是不是安静过头了……还是说自己的话这么快就起作用了?黄泉川忍不住想。她看了一眼闹钟,然后大叫起来:“已经这么晚了?!!!那我先去上班了拜拜。”

呯。

电子门被用力的从外面甩上。整座房子又恢复了清晨的宁静。

一方通行难受的在枕头上滚了滚。什么都能反射掉、排名第一的能力者现在竟然因为发烧而痛苦地下不了床,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准会被人笑掉大牙吧。也不知道跟自己被LEVEL 0的家伙打败相比哪个更严重一点……

忽然一只微凉(实际上是常温)的小手贴上了他滚烫的额头。

“嗯?”一方通行微微抬起眼皮。映入眼帘的是最后之作快要哭出来的脸蛋。“怎么了?”

“你是因为昨天冒雨去找御坂才会发烧的吧。御坂御坂愧疚的说。”

原来在想这个。一方通行在心里舒了口气。“跟你没关系。一点雨水怎么可能让我生病,你忘了我的反射能力吗?”

“但是……”

“不是你的,不对,你也有错,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单独跑出去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不过呢,我生病的确和你无关,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太累了有没有好好休息才一下子爆发出来。”一方通行一口气说完,“所以不要纠结了,臭小鬼还是没心没肺一点的好。”

“御坂才不是没心没肺的臭小鬼!御坂御坂甩着手大声抗议。”

一方通行忍不住捂住耳朵。

重新恢复活力的最后之作双手叉腰,“虽然一方通行的安慰很笨拙,但御坂勉强接受了。御坂御坂宽宏大量的点了点头。”

“但是御坂还是要担负起照顾病患的责任,所以下定决心要为一方通行制作出一份美味的爱心午餐!”

“你说什么呢,午饭给我老实叫外卖。”

一方通行微弱的抗议淹没在女孩的话语里,最后之作完全不考虑他的心情自顾自的宣布,“午餐由御坂来做!一方通行只要乖乖睡觉就可以了。”

“喂……”一方通行还想抗议,可感冒药药劲上来了,他抵御不过睡意,只好不甘心的慢慢合上眼睛。


2.

“喂?”

中午十二点,上条当麻突然接到最后之作的电话。

“总之出大事了,你快点来。”对方报完地址就干脆地挂断电话。

上条当麻愣在原地一时间缓不过神来。什么叫出大事了?有那个一方通行在身边还能出什么大事?还是说连他都被打倒了?

上条的脑中忽然浮现出各种可怕的画面,尤其是最强能力者浑身是血倒在黑暗中的模样。

“糟糕!”想到这里上条立刻冲向玄关。房间里正在看电视的茵蒂克丝探出头来,“当麻?”

“一方通行好像出事了,我去看看。你留在家不要乱跑。”

“可是午饭……”茵蒂克丝的声音刚好被关上的门弹了回来。修女撅起嘴小声抱怨,“什么嘛,一听到那个人有事就那么紧张。”


3.

“你说的大事就是这个……?”上条当麻对着一片狼藉的厨房垮下肩膀。身上因为尽力奔跑而流下的汗水瞬间冻成了冷汗。

“嗯。真是太糟糕了。御坂御坂承认道。”

不锈钢盆子倒扣在地上,菜叶蛋壳撒了一地,砧板上的肉块被剁得乱七八糟,还有几片骨头飞溅到几米以外的客厅里。炉灶上的高压锅里散发着一股奇特的焦臭味。而最后之作就站在事件中心,满脸面粉,一手举着菜刀一手拿着锅铲。

这就是上条当麻冲进黄泉川公寓看到的一幕。要不是听到一方通行房里有翻身的声音他说不定会以为那人已经化作肉块被最后之作煮来吃了。

“你在做什么啊。”上条无力的扶额。

“御坂在尝试为生病的一方通行做午饭。”

“他生病了啊?”

“嗯。不过御坂建议你不要进去打扰他,他现在正在睡觉。御坂御坂说着挡住了你的去路。”

“明白了。”上条当麻低头看她,“然后到底找我来做什么呢?”

“教御坂做饭吧。”最后之作说着用力扯了扯上条的衬衫。

“真拿你没办法啊。”虽然家里还有成堆没完成的作业,上条面对别人的请求始终狠不下心去拒绝。尤其是一方通行还病着。说起来那家伙竟然会生病?难道不能把病毒什么的反射掉?对了,病毒不能算是矢量吧。

他一边想一边着手收拾厨房,并且在最后之作的泪光中毫不留情的把她做的“菜”给倒了。做完这些,上条当麻围上围裙,“那你想做什么呢?”

“汉堡?御坂御坂流着口水说。”

“……果然还是喝粥吧。”


4.

“这样就差不多了。”上条当麻指导最后之作把火关小,“就这样慢慢炖着等他醒了可以直接拿来喝。”

“你的手艺真厉害简直可以嫁人啦,御坂御坂称赞道。”

“厉害什么,只能算过得去而已。不对,你刚才说谁要嫁人啊?”

“呜。御坂向你道歉,请你不要打御坂的头。”少女急忙抱住脑袋。

“我才不会打小孩子。”上条当麻无奈的说。

“可是一方通行总打我,上次把冰箱里的冷饮全吃掉时他用手敲了我好多下。御坂御坂想到这些忍不住气愤的抱怨。”

“一方通行打你?”上条当麻震惊道。

最后之作察觉到他心里的想法急忙解释:“御坂说的打不是那种打啦,虽然经常被骂但御坂知道一方通行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

“温柔?”

“嗯,经常会为御坂担心,就算下着大雨也会跑出来找御坂回家。”

“听起来是个好人呐。”

“不是听起来,是本来就是个好人。不管他自己怎么说,御坂都觉得一方通行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御坂御坂试着纠正你。”

“对不起啦。”上条当麻感到一阵忧郁,因为温柔这个词和他印象中的一方通行无论如何也联系不起来。那家伙会温柔的笑?大概我也看不到吧。

“御坂要进去看看他怎么样了,顺便给他换个毛巾。御坂御坂在暗示你表扬御坂很乖巧。”

“嗯。”上条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两人一起走进一方通行的房间。最后之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踮着脚把水盆放到地上。上条当麻则顺手关上门,他一扭头就看见一方通行,有一瞬间几乎认不出他了。

平时那人不是瞪着眼睛就是尽可能的扭曲面孔作出疯狂的表情,这样安安静静的可真稀奇。他过长的白发有两丝刚好落在凸起的锁骨上,上条看着看着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痒。

“不好好盖被子是不行的。御坂御坂刷得帮一方通行把被子拉到下巴。”

上条当麻的脸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下子红了起来,他挠挠头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最后之作帮一方通行换了毛巾后就爬上床蜷在他身边。上条笑起来:“你们关系真好。”

最后之作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谢谢你。”

“嗯?”

“谢谢你愿意来看他,谢谢你愿意帮助他。御坂知道你们以前因为御坂的关系打过架,御坂很感激你救了御坂,但同时也感谢你愿意原谅他重新接纳他。”

“原谅什么的……”上条抬头看看天花板,“老实说他之前对御坂妹做的事我真的很生气。我只是个普通人,能做的只是替你们狠狠揍他一顿而已,但这毕竟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再生气也不可能气一辈子。更何况你这个当事人都原谅他了,我又有什么立场再闹别扭呢。”

“一方通行不是原来的一方通行了。”最后之作小声说。

是啊,一方通行不是原来的他了。从黑暗里逃离出来的一方通行还能称作是一方通行吗?他逃出来过一次然后被拖回去,可他又奋力逃出来了。上条当麻看着安睡在灯光下的一方通行发现很难把眼前的景象同第一次见他时那个看起来惨白实际是墨黑的疯子联系起来。

“上条当麻你觉得一方通行是怎样的人?御坂提问。”

“神经兮兮的?而且很别扭。比方说他救过我,可当我感谢他时他就一副你小子再说这么恶心的话我就把你皮剥下来的样子。真是的。”

最后之作轻轻笑起来。

上条当麻也微笑道:“干嘛那么讨厌接受别人的好意呢?又不是在开玩笑。”

“因为一方通行很害怕。他害怕在得到后又会失去,所以不敢跟别人接近总是想疏远别人。其实他是个比任何人都要脆弱的人。”

他很脆弱。上条当麻有时候会想要是在俄罗斯时自己没有刚好经过那一方通行会变成什么模样。会比之前更不堪吧。这么一想,再看看现在像草履虫般窝在被子里的一方通行,就觉得好安心。

“你会保护他吗?御坂御坂认真地问。”

“当然会。”

“会拼上全力像他保护别人一样保护他吗?”

“……会的。”

“那我们约定好了?御坂御坂朝你伸出小手指。”

“嗯,我会保护他的,放心吧。”上条当麻微笑着勾住少女的手指。

“那你喜欢他吗?御坂御坂突然燃起了八卦之心。我们家一方通行可是很优秀的哦。御坂御坂尝试着向你推销。”

“说什么呢。”上条当麻忽然一拍巴掌,“不如趁他睡着咱们做件他最讨厌的事吧。”

“咦?”最后之作想了想终于反应过来。她笑着跪坐起来和上条当麻一起悄声对一方通行说:“谢谢你啦。”


5.

一方通行一觉醒来感觉好多了。他睁开眼睛只见最后之作的脑袋正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这小鬼……他一边在心中抱怨一边慢慢勾起嘴角。虽然出现在这张脸上会让人觉得微妙,可他的的确确在温柔的微笑着。

“……哟。”

嗯?一方通行猛地收回笑容,两眼一瞪瞄准了那个坐在床边的少年。他的表情变得危险起来。

上条当麻急忙往后跳开,“别动,她还睡着呢。我出去给你拿粥。”


“这真是你做的?”一方通行狐疑的瞪着眼前散发着香气的鸡肉粥。一边最后之作甩着手兴奋的说:“都是御坂一个人完成的……在上条当麻的指导下。御坂御坂故意把后一句说的特别轻希望你没有听见。”

“干嘛把这家伙叫过来?看着就烦。”

“我觉得这话对特地来照顾你的人来说不太合适。”上条当麻小心吐槽道。

一方通行眉毛一竖。

哎,还是这表情熟悉一点。上条在心中感叹。

“尝尝味道。御坂御坂怂恿道。”

一方通行舀了一勺,他无视最后之作和上条当麻期待的目光,只是冷冷吐出三个字,“还可以。”

“还可以?你的口味也太刁钻了吧。”上条丧气的说。

“做完了就快滚回去吧。”一方通行毫不留情。

“你这家伙可真会让人火大啊。上条先生我可是特地放下手里的作业跑来为你煮粥的人啊。”

“噗,作业?又不是假期最后一天哪来什么作业。”

“我说你和社会脱节的太严重了吧?谁没个学业压力啊。”

“哼,区区LEVEL 0的作业。”

“听你的语气应该都会做喽?可恶,早知道全部带过来让你好好报答我的照顾之恩。”

“自己的事自己做,我没工夫陪小屁孩玩。”

“我好像跟你同年吧,小屁孩。”

“找死吗?”

“不是不是。”上条当麻及时制止谈话。“话说回来之前给你发邮件你为什么都不回复?”

“忘了。”

“忘了?”

“废话,一觉睡醒谁还记得那种东西。”一方通行理所当然的说。

上条当麻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6.

回家的路上上条当麻突然接到一方通行的电话。

“我不习惯发邮件,有事直接打电话。”

说完就啪嗒一声挂断了。

啊啊啊就是这种态度让人火大。上条当麻认命般的把手机塞回口袋。

“你喜欢他吗?”最后之作的话语又在脑袋里回响起来。

喜欢吗?上条当麻红着脸狠狠搔搔头。

先从打电话开始吧。


END

 
评论
热度(188)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