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蝙蝠侠-Love Star

和Bruce一起做任务纯粹是个意外。

倒不是说他没和Bruce一起做过任务,只是距上一次他俩单独外出已经过去太久了。

一般总会有Dick或是Damian在场,有他们在气氛总会好很多,Jason可以悠闲地跟在后面,时不时冒出几句俏皮话,反正压力不在他身上,他也不用去猜Bruce此刻的想法。可一旦和那个男人单独相处,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实在太沉默,总能激发Jason发声的责任感。

“最近怎样?”Jason故作轻松地问。

他们之间实在没什么话说,毕竟Jason真不熟悉Bruce的日常生活,而他也很肯定对方不了解他的。有时Jason也会好奇Dick和Bruce的相处方式,他们平时会说些什么话,Dick会向Bruce抱怨布鲁海文的新房子吗?

至少Dick会在推特上抱怨新房子容易堵塞的下水道,Jason已经见过好几回了,他不明白Dick为什么还没养成定期疏通管道的习惯。

Jason和他的兄弟们始终保持着淡淡的联系,有时是推特的留言,有时是一个顺风快递。男孩之间的相处总是很容易,一顿午饭就能解决任何矛盾。

但Bruce不同,他不是Jason的兄弟,或朋友,或任何能出现在通讯录里的人。他只是Bruce,他是个天大的难题。

Jason和Bruce一前一后落到天台上,他依然在等Bruce的回答。

“很忙。”过了一会儿Bruce才回答道。

至少他还是回答了,Jason耸了耸肩。他朝下望去,只见仓库外已停了不少车,有配备了重型火力的安保人员正在巡逻。

“九点方向有五个,二楼十一点方向还有三个。”

Bruce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我这边三点方向有四个,二楼的楼梯口边还有三个。”

“好的,老大。”Jason轻松地说。

“准备好。”

“时刻准备着呢。”

Bruce看了他一眼,又举起望远镜。他们还不能行动,必须等这批军火商的头目到场了再一网打尽。

这天也太冷了,Jason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找了个掩体蹲下。尽管他穿着厚重的铠甲和夹克,但依然觉得冷风从各个角落往身体里钻。为什么这些军火贩偏要选在雪夜跑出来交易?

Bruce一动不动地盘踞在滴水兽上,他的披风看起来温暖而厚实,弄得Jason很想把它拽下来盖在膝盖上。

正想着,Bruce就转过头来了。

“怎么?”Jason用口型问。

“你很冷?”

“是啊,快冻僵了。”

“你该多穿点。”

“你在开玩笑吗?我比你们穿得都多。我就是怕冷,别管了。”

“寒冷会使你的动作变慢。”Bruce一本正经地说着。

Jason觉得她简直莫名其妙,“听着,如果你不想要我来可以直说,要我给Dick打个电话吗,我想他应该有空过来搭把手。”

“不用。”Bruce固执地回答。

Jason在面罩下做了个鬼脸,他永远不知道十四岁的自己是怎么和Bruce搭档的。Bruce那时有这么沉默吗?还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对话?

Bruce从滴水兽上跳了下来,默不作声地移到Jason身前。

他不是在给自己挡风吧?Jason被这个想法激起一身鸡皮疙瘩。不不不,没门,他又不是罗宾,没必要干这种事。于是他也跟着挪了个位,与Bruce保持了一段距离。

Bruce明显僵硬了一下,但没再移动。他俩停止对话,专心致志地盯着底下的情况。

又差不多过去半个小时,两伙军火贩子的头目终于到场了。Bruce声音嘶哑地下达了指令,“你左,我右,小心狙击手。”

“收到。”

Jason跟着Bruce一起从屋顶跃下,心里十分感激能有机会揍几个坏蛋,再那么盯梢下去,他的膝盖准得出问题。Bruce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无论刮风下雨都对他的动作毫无影响。他好像永远都是三十岁,只有Jason在慢慢变老。

他们将军火贩们逼入仓库。对方的火力比想象的重,Jason发现Bruce的攻击开始变得粗暴且蛮横了。

从以前起他的搏斗方式就是最像Bruce的那个,他们都更偏力量,更喜欢完全压制。对他们而言,搏斗不需要太多灵感,只要达到目的就足够了。

尽管Jason不想承认,但看到Bruce揍人的样子的确让他兴奋了一下。

“头罩,身后。”

“收到。”

Jason猛地扭过身,一拳砸上敌人的下颚。皮手套发出嘎吱的叫声,令Jason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不是暴力狂,但他就是忍不住有点开心。

“看来今天会有很多条肋骨要断了。”Jason欢快地说。

Bruce没有反对。

“现在怎样?”Jason将最后一堆军火贩子绑紧了推到一边。

Bruce说:“Gordon已经带人过来了,我上楼再检查一遍。”

Jason点点头,看着Bruce踏上楼梯。

一旦安静下来,他就又不知做什么好了。他再次检查了遍坏蛋们身上的束缚带,然后走到仓库门口。

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照这程度用不了多久就能堆起来。Jason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和Bruce打个招呼先行离开。

在对Bruce开口之前,Jason还打了个腹稿。他要清晰明确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当中不能有停顿,不能有歧义,最好说完就走,给自己也给Bruce省去反应的时间。他和Bruce的沟通太容易跑偏了,为了不破坏这个晚上的美妙气氛,Jason真是费尽心机。

他要走上楼去,对Bruce说,嗨,今晚挺顺利的,外面下雪了,我想先回去,有空联系,再见。

不,还是别加有空联系那句话了,谁知道Bruce会怎么想呢。

那怎么说?直接说再见吗?这也太生硬了,显得他问心有愧似的……

Jason正想着,忽然听到有人喊了他的名字。

不是叫头罩,而是在喊Jason。声音听起来嘶哑而惊恐,让Jason的喉咙也跟着疼了起来。

他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正对上Bruce苍白的脸庞。

下一秒,一股热浪卷起了Jason的身体,将他猛抛了出去。他就像个铅球,在地上连滚几圈,终于软绵绵地停了下来。

“Jason!”Bruce扶起Jason的脑袋,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住烟灰。

“他妈的怎么回事?”Jason挣扎着想爬起来,可他的头晕得厉害,而且浑身发疼。

“你踩中了陷阱。”

“我就操了……”看看,他总是忘记自己有多倒霉。

Jason用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腰,不出意外地发现那里沾满了鲜血。操。他闭上眼睛,试图用手指堵住血洞。

“你受伤了。”Bruce说着,用牙齿脱下自己的手套。

Jason的手指很快被移开,取而代之的是Bruce温暖的手掌按压在伤口上。

“没事的。”Jason吸了口气,还好头罩有空气过滤系统,不然这会儿真该喘不上气了。

“我们得先出去。”

“嗯,扶我一把?”

Bruce点点头,抓着Jason的手臂试图将他拉起来。但Jason一定伤到了其他地方,还没站直又摔了下去。

“操。”Jason呻吟出声。

“勾住我的脖子。”Bruce说。

“什么?”Jason疼得厉害,觉得自己都快出现幻觉了。

Bruce不再言语,他拉起Jason的胳膊,将它环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他一手扶着Jason的背,一手穿过他的膝盖,试图将他打横抱起。

“哇,你干嘛?”Jason一下就清醒了,用手推着Bruce的胸口阻止他继续行动。

“我要把你带出去。”

“没门,我才不要被你抱着出去。”

即使隔着面罩Jason也十分确信刚才Bruce挑了下眉。

“你不能走路。”Bruce平静地指出。

“你可以扶我!”

“你连站都站不起来。”

“我可以的,刚才只是没准备好。”Jason又挣扎着做了一次努力,当然还是失败了。

“我带你出去。”Bruce不容分说地再次环住了Jason的身体。

“你不能把这事告诉任何人。”Jason一手抵着他,一手按着自己的伤口,无比严肃地说:“就连Alfred都不能说。”

Bruce没有答话。

不说话就是同意,这一点Jason还算放心。这真他妈尴尬,当他被Bruce抱离地面时,忍不住想道。

然而尴尬地还在后面,Bruce才刚把他抱起一点,就膝盖一软,差点又把他丢出去。

一瞬间诡异的沉默笼罩了两人。

“咳,刚才没准备好。”Bruce清了清嗓子。

Jason给了他一个特别理解的眼神,但下意识地抓紧了对方的披风,唯恐再摔一次。

Bruce沉下腰来,一鼓作气,把Jason抱了起来,这一次他没有失败。

Jason很有出息地没有惊呼出声,他默默松开一直抓着的披风,老实地把手搁在自己的胸前。

“你可以抓着我。”

“没事,我很好。”Jason只希望他们能快点出去。

Bruce开始朝前走去。每走一步,地板都在他脚下吱呀作响。Jason听见他沉重而短促的呼吸,一下一下,喷洒在自己耳边。Bruce的脚步不太稳,每当膝盖打颤时他都会停下来稳一稳,然后将Jason更小心地护在怀里。

“抱歉。”Jason盯着对方胸甲前的蝙蝠说道。他不知如何是好,头罩下的脸也早已烧得发红,他从没有和Bruce如此亲密的经历,老实说他宁可冲出去吃几颗枪子,也不愿这么手足无措地被Bruce护在怀中。

但是他心里也没有不愿意,也不是不高兴……

他只是不知作何反应,他永远不知道对Bruce的行动作何反应。他可以用不屑与嘲讽应对仇恨和厌恶,却实在不晓得该用什么来面对温暖与爱意。

他的兄弟们不会在意,因为他们之间有默契,只要一个小动作,他们就能明白。

但Bruce不一样,他和Bruce之间总是词不达意,Bruce不理解他,他也不能明白Bruce的想法。所以当Bruce做了一件超乎他想象的事,他便慌神了。Bruce老是让他毫无防备,这可真够恼人的。

Bruce没有费力去回应Jason的道歉,光是抱着他走出仓库就够吃力的了。

借着火光,Jason看到了Bruce下颚上的胡茬和嘴角的细纹。他以前有这几条皱纹吗?Jason皱起眉头。要不是这么近距离看,他还真没发现Bruce变老了。

他变了,Bruce也变了,原来真的过去了好多年。

不知为什么,这个事实让Jason觉得既难过又开心。以前他也会想,失去的时间意味着什么,但实际上时间并没有凭空消失,它依然留在每一个人身上。

Jason忍不住笑出了声。

Bruce给了他一个莫名的眼神。

“你根本抱不动我。”Jason嘲笑道。

“我正抱着你。”Bruce说。

“你快把我摔下去了。”

“我没有。”Bruce顽固地说道。

“你可真是个老家伙啊。”

“闭嘴,Jason。还有,别笑了,你让这事变得更难了。”

为了惹恼Bruce,Jason放声大笑了起来。如果Bruce有生气,那就让他生气好了。


他们终于来到仓库外,Jason解开了头罩,好让自己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知道这儿他的脸色一定不太好看,不过他并不在乎,他枕着积雪,在夜空下微微颤抖。

“等在这儿。”Bruce低声道。

“嘿,Bruce。”Jason抬起脑袋。

“什么?”

“我们应该像今天这样多出来活动几次。”

Bruce沉默了几秒,然后生硬地答道:“你的警惕性是该重新训练一下了。”

“你先锻炼一下体能如何?”Jason冲他露出一个锐利的笑容。

Bruce没有回答,留给他一个宽厚的背影,又一头扎进仓库救那些军火贩子去了。

Jason倒回地上,安心地闭上眼睛等待着。没什么好担心的,他的老家伙总会找到他。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