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钻石王牌-On The Line

1.

前天的报纸上登了本届夏甲的入围球队采访,谈到青道时特别突出了双子星投手,照片上的泽村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猫眼一样。一般人大概会被他的气势所震到,不过了解他的人都清楚这家伙一定紧张到极点了。

克里斯因为集训的关系没能买到那天的报纸,回来后到处寻找直到拜托了家里开书店的队友才弄到一份。在公寓里看的时候还被合租的室友吐槽说那家伙是你女朋友吗这么狂热。

“那么,哪个是经常打电话来的小子?”

克里斯说左边这个看起来很凶的。

“还蛮可爱的。”

“……”

室友忙补充,“不是那个意思,就是,真的长得挺可爱。”

克里斯想了想突然笑开了,他说,泽村的确很可爱。


2.

虽然克里斯已经毕业进入大学,但泽村还是会常常打电话给他。

基本都在睡前,往往是说到一半那边就已经打起了呼噜。因为这事泽村没少被仓持他们嘲笑。明明给若菜妹妹发邮件都没那么勤快的,仓持如是说。

被调戏了几次后泽村就学乖了跑到外面打,刚开始会很拘谨,渐渐地就放开了,会偷偷说些仓持或御幸的坏话。

“连光舟啊!连光舟都知道欺负我这个前辈!”

“你以前对御幸不也一直没大没小的吗?”

“那不一样啦!”

克里斯安慰他说,和你胡闹正说明大家都很喜欢你,这是你的优点,要高兴点啊。

“好想克里斯前辈来接我的球啊……”泽村在电话那端小声嘟哝了一句。

克里斯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也知道他不是在埋怨御幸对他的严格要求,他只是平淡的提了一句,就好像在说好想吃糖好想出去玩一般。可是克里斯的心却因为这句话收紧了,喉咙突然堵住,他清了清嗓子回答说已经十点了,你快回去睡觉吧。

嗯!晚安克里斯前辈!

晚安。

挂掉电话后克里斯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室友在外留宿,屋里只剩他一人和电脑屏幕面面相觑,安静的连闹钟走动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要是以前,这会儿寝室里应该还很热闹,大家抢着去洗漱然后催促下铺的去关灯。仓持大概会给泽村一个飞踢,吐槽他电话打得太久害大家都要等他。然后泽村大概会哇哇大叫说我想跟克里斯前辈多聊会儿嘛。

克里斯前辈、克里斯前辈、克里斯前辈。

克里斯想起泽村湿润的眼睛,还有他迫于身高差不得不微仰的脑袋。仔细想下去竟会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喉咙变干,胸口发热,呼吸都开始急促。

然后克里斯发现自己对泽村的感觉好像的确不一般。


3.

泽村登报这事是御幸告诉克里斯的。

“他不想说的,你别告诉他是我讲出去的。”

“这是好事,为什么不说?”

“是不想和克里斯前辈你说啦。”

“唉……为什么?”克里斯愣了一下。

御幸大概察觉出他的失落,忍不住大笑起来。他说克里斯前辈你到现在还不了解泽村那家伙吗?

“他如果没有做到最好的话,是绝对不愿在你面前提起任何努力的。”

“搞得我都有点嫉妒了。”御幸最后笑道。

“御幸。”克里斯想了想问,“你觉得泽村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小心翼翼?”

“因为他崇拜前辈你啊。咦,这样不好吗?我倒是想让他对我尊重点。”

“崇拜什么的,稍微有点……”

“啊哈哈,我知道,是不是会觉得压力很大?”

“是……也不是。”克里斯沉默一会儿,斟酌着用词道,“御幸,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我喜欢阿部慎之助哦。”

“……”

“哈哈,开玩笑的啦。我有收到过告白但暂时还没有喜欢的人。再说了,训练那么辛苦还要整天考虑我们队那两位活宝投手的事哪还有什么心思去谈恋爱啊。话说回来,难道克里斯前辈你在大学里有喜欢的人了?”

“算是吧。”

“恭喜恭喜。”

两人之后又谈了些夏甲的事情,克里斯给出不少意见又嘱咐御幸不要太过逞强,要注意身体,既然光舟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把担子扔给他一点。

“啊……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御幸老实说。

克里斯想起他以前那副嚣张的模样不禁也有些感慨,安慰道,抗压方面你可以多问问阿哲,他才是真正的郎心如铁。

“前辈们果然好厉害。我记得大学联赛也快开始了吧,到时候会跟结城前辈他们遇上吗?”

“反正我不会输的。”

“啊哈哈,感受到前辈的气势了,我也会带领大家一道努力的!”

“御幸……”克里斯在御幸要挂断电话前的一刻终于问出了口,“泽村还好吧?”

“嗯,天天被金丸监督着认真学习吃三碗饭。变速球也投的越来越好了,下一步要他加重控球训练,总之现在开始有王牌的气场了。”

“真好。”克里斯微笑道。

“下次带他来看你的比赛。”御幸说。


4.

克里斯以为御幸那句话是个玩笑,谁知五月的时候他真的带着全队还有结城、伊佐敷他们一起来看了他的比赛。

从牛棚里出来时克里斯往观众席上望了一眼,只见泽村坐在当中正跟春市说着什么,然后仓持还转过头去打他。泽村看见他,忙站起来挥手。

克里斯前辈!

克里斯看到他夸张的口形,于是也抬起手来打了个招呼。

泽村见了更加来劲,背着手深吸口气,大声喊道:“克里斯——前辈!加——油!!!”

全场爆笑,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的傻气。可是他看着克里斯,克里斯也笑着看向他,剥落掉整个世界,克里斯突然觉得甜蜜的无法言喻。

赛后大家一起去后台找他。仓持跟御幸故意使坏把泽村挡在后面,所以克里斯洗完澡出来时见到的是在一堆人身后探头探脑怎么也挤不动半分快要炸毛的泽村。

“前辈!御幸你给我让开啦!!!”

“哎哟你小子胆子很大嘛,对我们呼来喝去的一见到克里斯前辈却装乖巧,差别对待要不要那么明显啊?”仓持转身就给了泽村一个爆栗。

泽村捂着脑袋委屈道:“克里斯前辈跟你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默默把视线投向泽村,就连结城脸上都出现了好奇。

很恶心,泽村……仓持评价。

“哪里恶心了?我实话实说不行啊!”泽村涨红了脸大声说。

“行,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克里斯前辈嘛。”

“就是喜欢!”泽村对克里斯说。


5.

之后大家一起去烤肉店。在御幸的带领下,后辈们狠敲了几位前辈一顿。

本来泽村是坐在克里斯身边的,但刚开始时气氛很热闹,大家又喜欢调戏他,所以一直没搭上话。一直到后来所有人都闹累了专注于吃的时候,克里斯才开始和泽村说话。

说来说去也只不过问问训练怎样、学习怎样。这些平时电话里就有说,现在再提便好像在故意找话题一般。泽村这样粗线条的人都注意到了,眼睛盯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把背挺得直直的。

克里斯起先也觉得尴尬,但看到泽村这么如临大敌的样子就觉得特别逗趣。只要在泽村身边,不管什么负面情绪都会被他统统消除。

克里斯故意说,怎么了,以前在电话里不是挺能说的吗?

“是啊……那个……”泽村挠挠头傻笑道:“其实很久没见到前辈了,突然有点紧张。”

“是吗?赛前不还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吗?”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泽村终于放松下来,“之前一直在说我的事,都不知道前辈现在那么厉害了。啊不对,克里斯前辈本来就很厉害,伤好后就更加无敌啦。”

“你小心别让阿纯他们听到。”

“哦!对不起!”泽村立马低头道歉。

克里斯忍不住微笑道,“别对着我说啊,泽村。”

“啊!对不起!”

克里斯看着泽村严肃的表情,越想越好笑,索性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泽村不知自己哪里好笑,只能莫名地眨着眼睛,他见克里斯笑个不停,不知怎的也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他俩面对面大笑着,克里斯突然发现泽村的脸有些红。


6.

三年级毕业那天整个球队都哭了。

开始还约好要照常训练让前辈们安心离开,谁知伊佐敷隔着铁丝网喊了一嗓子青道就交给你们了,这下谁都没忍住,眼泪鼻涕稀里哗啦掉了一脸。

泽村其实从昨晚起就埋在被子里偷偷哭过了,这会儿肿着眼倒也尚可控制。收拾了球棍拿去体育馆后面时正好遇见从里面出来的克里斯。

才看了克里斯一眼,他就觉得自己绷不住了。脸部表情脱离控制,皱眉毛挤眼睛,一吸鼻子就开始哇哇大哭。

克里斯原先已料到他会哭,所以安慰的话都准备好了,结果他一上来就哭这么凶弄得他也没辙。竟也手足无措起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泽村的肩膀。

泽村把脸埋在手臂里,仍旧呜呜哭着。断断续续的呜咽道舍不得,不想前辈毕业。

“明明……前辈明明都没怎么接过我的球……”

是啊,和他一同相处的时间竟然这么短。对运动少年来说,青春可以很短,仅仅三年,还没来得及开出最绚烂的花朵就快速凋谢。虽然成功的人很少很少,但剩下的并不是失败者,所有人都因为努力而绽放出不同的花朵。所以青春也可以很长,那是不会在之后的人生中所磨灭的遗留物,它会伴随着泪水与伙伴始终在心中闪光。

也因此,尽管克里斯也对自己没能真正接过泽村的球而感到遗憾,但更多的是对他成长的欣慰和期待。他没法用语言去描述,当自己站在看台上,看到他投出漂亮的变速球,看到他勇敢的站上投手丘带领队伍得分会有多么骄傲。

他永远不愿为泽村相关的任何事焦虑失落,他纯粹的为他高兴着,他让泽村知道自己是一个很棒的投手,不用迷茫害怕,只管向前去冲。

就算毕业又如何,他们的人生不过才刚刚展开,如果有缘,他的捕手手套永远为泽村的球而等待。

于是克里斯对泽村说,跟我去牛棚。

“唉?”

“让我接你的球吧。”


泽村乖乖站到投手丘,他说前辈你肩膀不要紧吗,我只是说说而已不用为了我而勉强……

克里斯戴好护具半蹲下手,冷静的说:“闭嘴,泽村,你只要把球投过来就好。”

“……是!”

泽村深吸口气,慢慢抬起胳膊,依旧是那个古怪看不到手臂的投球姿势,可步子踏出时却因为刚哭过的关系而导致下盘不稳,球没如想象中的抛出,过低,偏出了好球带。

泽村出手时就知道不好,正要道歉,却见对面的克里斯早就降低了手套位置。球安稳落进手套中,发出轻轻地一记闷声。

克里斯举起球说了句,“好球。”

这一刻泽村努力咬紧嘴唇把夺眶而出的眼泪生生憋回去,他背着手仰头大喊,“是!!!”

克里斯说我在大学联赛等你。

是!

所以,要好好学习啊。

……是!!!

泽村大吼:“请前辈等着我吧,我一定会赶上来的!”


7.

吃饱喝足后大家准备要回学校了,毕竟十点要熄灯,不能在外逗留太久。

都做好泪别的准备了,结果和前辈们一起走着走着就到了电车站,一看列车表发现所有人都一个方向。除了伊佐敷。

“为毛?”伊佐敷翻起白眼。

结城拿手指戳了他肩膀一下,“刚才不是说好要去我家看世界大赛DVD吗?”

“噢,对。那我还是跟你们同路。”

“前辈们就不能放过我们吗?”御幸说完就被伊佐敷吼了。

周末七八点的电车特别空,大家占了一整节车厢。泽村依旧坐在克里斯身边,没头没脑的问些大学里的趣事。

他总那么大惊小怪,一点点事都能作出一系列夸张的表情。仓持嫌他吵,他嘟哝两句还是老实安静下来。泽村一静便犯困,眼皮连在一起,脑袋一点一点,每当列车滑进站台时就像触电般抬起头朝四周望望见没人下车又再垂下去。

车厢中的日光灯安定的照着他的脸,偶尔与对面飞驰而过的反方向列车擦肩而过时会有一道长长的光影迅速闪过。在大家轻轻的交谈声中泽村的呼吸慢慢被提炼而出,一下又一下,均匀而又绵长。

当车轮滚过两端铁轨交接的接口处时,泽村的脑袋忽然压到了克里斯的肩上。

他的颧骨压着克里斯的肩窝,嘴唇碰到他的外套,后脑上支起的发梢蹭到他的下巴。车厢中只有坐在对面的降谷一人注意到这里。

“呃……”

克里斯冲他微微摇了摇头。

降谷见了,慢慢坐回去,眨眨眼移开了视线。


8.

克里斯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泽村的。

可他不会说出来。哪怕有一丝可能泽村回应了他,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但这并不是说他在享受默默喜欢泽村的感觉,只是,克里斯认为,对现在的泽村而言把全部的光芒放在棒球上才最合适。

一个人只能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

恋爱这件事还有大把时间,不必急于一时。就像泽村说的,克里斯会耐心等他,在未来的某一刻,当大家都成熟后克里斯自然会去认真问。

此时此刻就保持着这样微妙的心动和脸红就已足够。

喜欢的心情仿佛压在肩膀上的重量,沉,却甜蜜。


9.

克里斯把泽村叫起来。

泽村开始还在犯迷糊,直到被仓持一巴掌打清醒。

“唉?我刚才一直靠着克里斯前辈吗?”泽村呆呆问。

克里斯温柔的笑笑说没关系。

“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那个……”泽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理由,一低头,用拇指搔搔鼻尖,不知为何脸又开始发红。

克里斯想这家伙果然很好笑,他说,我会等你的。

“嗯?”

“在大学里。”

泽村猛地抬起头,眼里不知是因为灯光还是其他,突然闪亮起来。他深吸口气,嘴角一扬,大声说:“是!”

“吵死啦!”仓持给了他一个飞踢。


10.

电车到站,大家一涌而下。

“前辈再见!”他们一齐说。嗓门之大惊到周围一片路人。泽村站在其中,声音格外响亮。

克里斯突然想起他刚入队时的模样,就好像这般列车一样,从过去开向未来。虽然克里斯现在要领先去到更远的地方,但不久以后泽村也会跟来。一想到他可能会成长成什么样子,这短暂的等待与分离都显得甜美起来。

仿佛在做长跑训练,不断有人加入,不断有人落后,但因为有互相的鼓励所以始终没人退出。

下车时克里斯回头看了眼列车,他深吸口气,然后微笑着迈向出口。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