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法外者-All My Feeling Were Fake

Dick要在布鲁德海文的新公寓里办个圣诞party,计划当然是要把所有人都邀请过来。Dick有很多朋友,所以那应该是个盛大的party。


“你也要来。”Dick在ins上艾特Jason。


Jason不知该感谢他单独艾特自己,还是该鄙视他竟然在一张臭美自拍下通知了自己。


谢谢,不要。Jason这样回复他。


过了一会儿他又添上一句评论,“你知道这个角度下你的屁股看起来特别大吧?”


Dick没理他,也没再做邀请。


Jason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在Netflix上看《女子监狱》。不出意外的话,他要和这部剧一起过圣诞了,听起来好像有点可怜,但他并不在意。外面已经连续下了三天大雪,所以除非老蝙蝠亲自跑来把他从安全屋里踢出去,否则他就准备和毯子、汉堡以及Piper一起过节了。


“你应该多做训练。”Artemis说。


“如果你的训练是指光着上身去雪地里跑步,那还是算了。”


“事实上这是一种很好的有氧运动。”


Jason扭头看她,“你是认真的吗?难道你们亚马逊人……”


“你看不出我在反讽吗?”


“哇,哦,我以为你是不喜欢开玩笑的类型。”


“谁说我在和你开玩笑了?”Artemis冷漠地注视着他。


Jason碰了个钉子,又坐回去。倒不是说他介意斗嘴失败,可大部分时候他周围的人嘴炮都不怎么利索,使得他莫名成为了那个最能说会道的人。


其实以前他也不这样,只是这几年遇到的人都不太靠谱,总让他担心,所以难免养成了多说几句的习惯。只是现在没什么人值得担心了,或者说他的担心也没人会懂,所以这个习惯成了多余,像是块息肉不尴不尬地挂在那里,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你的植物快死了。”Artemis又说,“是因为前几天被Bizarro砸到的关系吗?”


“跟Bizarro无关,这盆绿萝本来就不行了。”Jason瞥了眼那盆书架上的枯黄植物,“帮个忙,把它放到垃圾桶旁边去行吗?”


“没救了?”


Jason摇摇头,“缺阳光,施再多肥也没用。”


“为什么要在地下养这种植物?”


“不是新养的,是从以前那个安全屋里搬来的。”


“你以前不住在地下?”


“……你对我有什么误解。”


Artemis耸耸肩,把枯死的绿萝扔进垃圾桶。“你和以前的搭档怎么了,听说你们分手了?”


“听说?你听谁说的?”


Artemis无视了Jason的问题,“吵架?”


“为什么你要在意这个?”


“就当是我好奇好了。”


“与你无关。”Jason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烦躁。


Artemis却不为所动,“这事伤你很深?”


Jason关掉电视,没有回答。


Artemis依然靠在墙上,仿佛在等答案似的。


安全屋里静悄悄的,只有电脑时不时滴答叫一声。为什么这儿这么冷?Jason心想。


“我去买晚饭。”他抓起钱包和外套在Artemis的注视下走了出去。他知道自己很没礼貌,但管他呢,为什么他要回答一个讨厌的问题。


哥谭警局门口停了一辆警车,两个警察正靠在门边上说话,Jason经过时他俩朝他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还微笑了一下。


整条街上缀满了闪闪发亮的小灯泡,电线缠在一起,像枯萎的爬山虎般贴墙而走。这会儿雪下得小了些,有孩子尖叫着从Jason身边跑过。


“小心点。”Jason皱眉道。


他决定趁雪小步行去披萨店买个晚饭。路口站了一个无精打采的圣诞老人,他一手捏着鼓鼓囊囊的口袋,一手拿着本套着粉红色包装纸的相册。看到Jason过来,他便把手一横,做出要将相册送给他的模样。


“收下它,孩子。”圣诞老人说。


“你收着它吧。”Jason继续朝前走去。


他已经走过了常去的披萨店,他对自己说应该换家店尝尝。


他琢磨着是不是该回庄园一趟,他在报纸上看到Bruce今晚要去参加一个慈善宴会,也就是说这会儿大宅里就剩下Alfred一个人了。也许他该回去陪他,Alfred总是欢迎他的陪伴。


一旦起了这个念头,Jason又马不停蹄地走进商场开始选礼物。他要给Alfred买条围巾,接着他又看到一副很温暖的黑色手套,他想到Bruce,他也想到对方可能不会需要。


但是管他呢。Jason把那副手套拿在手里,我爱送谁就送谁。


他在运动区给Dick找到了他一直想要的护指。他思索着Dick最好也给他准备了礼物,不然他俩的感情算是完蛋了。


当他在那一叠护指里翻找着蓝色的指套时,无意瞥见了放在一旁的护肩。有红黑两种,都在打折。


既然都看见了,总不见得故意不买。越是故意不做,反倒越显得自己在乎。说来也没什么大不了,谁说不能买来当礼物送朋友呢?即便是他,也是有朋友的。


所以又买了一个护肩。等结账时莫名其妙多出许多礼物,Jason特意把那副护肩拿出来看了看,又放回顶端。


他抱着纸袋重新回到街上。


雪又变大了,雪花扑簌扑簌地落到睫毛上模糊了视线。走过哥谭广场的时候他的通讯器突然响了。


Jason费了老大地劲才把那个小玩意儿从口袋里掏出来。


“头罩。”


“有人在庄园吗?”Dick的声音与“We Found Love”的音乐声一起从通讯器那段传来。


Damian说他和Bruce正在慈善晚宴现场,而Stephanie和Cass在旧城区。等他们说完了,Jason才慢悠悠地报出自己的位置。


“Jason?为什么你还在哥谭?你难道不该在来布鲁德海文的路上吗?”


“为什么我要去布鲁德海文?”


“我的派对,你忘了?”


“我从没说过要来你的蠢派对。”


“嘿,我的派对不蠢,我给你们所有人都准备了蛋奶酒!”


“随便吧,你到底什么事。”


“有个圣诞礼物落在庄园了,但我来不及再赶回去,想着你们谁可以顺道帮我捎过来。”


“迪基鸟,你还能更丢三落四一点吗?”


“我很久以前就买好这份礼物了,只是时间太久……”


“我为这份礼物的主人难受。”


“你能帮我回去拿一下吗?顺便把你自己也带过来。”


“我成什么了?你的跑腿?”


“今天是圣诞节,你不会拒绝我的。”Dick的声音中带着可怕的欢乐,像是重感冒,突破层层防御钻进Jason体内。


他当然没法拒绝。


“你欠我这次。”


“没问题,顺便一说,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Dick高兴地切断了通讯。


于是Jason又赶回庄园。Alfred也不在家,他好像去参加公益话剧了,只留了一些蛋糕和姜饼在厨房里,以防有人夜巡回来想吃。


Jason找到了Dick的礼物,顺便还拿走了他搁在台灯下的摩托车钥匙。他本就想试试Dick的车,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因为下雪,Jason不得不花了点时间才抵达布鲁德海文。


他有很久没来过这儿了。自从新市长上任后,这座城市一改过往黑暗的风格,转而大建赌场跟俱乐部,企图用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吸引全国的游客。


Dick公寓前的马路正在维修,Jason不得不绕到后巷才停下车。他看到Dick的后窗口站了好几个人影,隐约还有圣诞歌曲从没关紧的窗户里飘出来。


他打了个电话叫Dick自己下楼来。


“嗨。”Dick穿着T恤就跑下来了,一见到他立刻张开双臂想来个拥抱。他闻起来有啤酒和薯片的味道,Jason想着挡下他的胳膊,转而把礼物盒塞进他怀里。


“谢了。”Dick微笑道。


“等一下,”Jason伸手去够尾箱里的纸袋,他把那副护指翻出来扔给Dick,“你的礼物。”


“哇,谢谢,可以拆吗?”


“随便你。”Jason耸耸肩。


“谢了。”Dick立刻撕了包装纸,带到手上,“我很喜欢。”


Jason冲他挥了挥手,“东西送到了,我先回去了。”


“什么?你不上楼吗?”


“不。”


“可你都到门口了……”Dick看起来有些迷茫。


“抱歉,Dick,我还有事。”


“哦,对,你和你的朋友。”Dick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随即又很快被欢乐代替,“那你能在这儿等我一分钟吗,我想把我的礼物给你。”


“行吧,快点。”


“稍等。”Dick丢下这句话匆匆跑上楼去。


他去的时间比想象的久,Jason不免觉得有些恼火。也许他该上楼找Dick,但他又实在想不出什么着急离开的理由。他靠在车边,静静看着巷子两边肮脏的积雪。


有人声从楼道里传来。Jason下意识地喊道:“你还能让我再等久一点吗?”


人声停止了。


“Jason?”Donna Troy推门而出。她的身边站着Roy,见到Jason时,他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回,像钢琴曲的最后一个弦音飘荡在空气里。


“Donna。”Jason先打了招呼,声音有些嘶哑。


“Jason!”Donna过来与他拥抱。


“圣诞快乐。”Jason拍了拍她的后背。


“圣诞快乐,你也是来参加派对的吗?”


“不了。”


“为什么?”


“有点事。”


“那你在这儿……”


“我只是来找Dick要礼物的。”


“好吧,不管怎么说,见到你真高兴。”Donna像个姐姐似的将Jason肩上的雪花轻轻拂去,她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我们应该常联系。”


“嗯。”Jason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我该去买饮料了,再晚一秒Wally就要亲自冲下来了。”Donna做了个鬼脸。


“行,改天见。”


“改天见。”


Donna又冲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她走了,Roy却没有。Jason扭头看他,隔着朦胧的雪光和灯光,“嗨。”


“嘿。”Roy慢慢走到路灯下。雪花落到他的红发间,很快失去了踪迹。


“你也是下来买饮料的吗?”Jason问。


“嗯。”Roy笑了笑,驱走了一丝尴尬。


他看起来很好,也有些疏远,就好像他正站在一个街区开外似的。Jason听到他问自己最近怎么样。


“不错。”他答。


“所以,你和Bizarro……”


“嗯。”Jason点点头。


“哇。”Roy暗叹道。“我猜和他相处挺难的吧?”


“没想象的难,他其实更像个疯狂的哲学家。”


“嗯。”Roy轻声应了一句,陷入沉默。


冷空气和颂歌声填满了他们之间的距离,Jason直视着路灯,数着自己的呼吸。


当他数到十的时候,Roy又开口了。“你冷吗?上楼去吧,我刚看见Dick被Garth叫住了,他可能要有一会儿才能下来。”


“没事,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Jason立刻说。


“也行。”Roy又对他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带了一点疲倦,又有几分怀念,却失去了他们还在一起时的那种火花。


“我得去找Donna了。”Roy夸张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嗯,再见。”Jason说。


Roy又看了他一眼,才说再见。


“Roy。”Jason想着口袋里的那副护肩,开口问的却是,“你换号码了吗?”


Roy扭头想了一秒,“是啊。”


“好的。”Jason低声道。


Roy似乎有些迷惑,但Jason给了他一个微笑,他犹豫了一下,随即走开了。


Jason想,他并没有把新号码告诉自己。



他没再等Dick,跨上机车一路驶离布鲁德海文。


等回到哥谭警局下的安全屋时已经将近午夜了。他走出电梯,看到空地上摆着一颗大得夸张的圣诞树,Jason怀疑这是Artemis亲自去郊外砍来的。


“嗨,树。”他抬头看着圣诞树。


嗨,Jason。圣诞树轻轻说。


Jason把那袋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礼物放在树下,也许明天Bizarro看到了会感到快乐。



END


评论(28)
热度(401)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