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海贼-Around The Fire

昨晚在街边等出粗车的时候看到一个和艾斯长得很像的青年。

黑发、雀斑,穿一件黄色的衬衫,骑着红色登山车在拥堵的车流中穿梭的神情都与那个人异常相像。当时马尔科只是愣了一下,回去后也没多想,直到今天放假在家才突然想起来。

一想,就没完没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上了年纪,对过去的事总是难以放下。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事实上他们所有人都没放下,只要聚到一起,一小时内保准会谈到艾斯。

说他这个那个,说刚认识他时有多嚣张,说他曾经因为在吃饭时睡着差点呛死送去医院的糗事。过年时又提到,比斯塔便说要是艾斯还活着,今年该二十七了。

这混小子,偏偏生在元旦,叫人每年过年都不安生。



艾斯死后第七年,一切都好像没变过似的。他的内裤还扔在马尔科的抽屉里,根本没人想过把它处理掉。有时马尔科在自己家里随便搜搜,都能找出几样他留在这里的东西。

印象最深的一次,他把没洗过的袜子塞在马尔科的沙发里。后来去老爹那儿吃饭时,马尔卡当众把袜子还给他,那厮竟然还眨眨眼一脸欢喜地说原来掉在你那儿了我很喜欢这双袜子的。

“喂喂喂,艾斯的袜子怎么会在马尔科那里的,有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吗?”萨奇带头起哄道。

艾斯是单细胞,想也没想就老实答,我那天在他家睡觉留在那儿的。

“你怎么跑到马尔科家睡觉去了?”

“我们一起吃晚饭嘛,喝了点酒就……”艾斯说到这儿终于意识到对方在套他话,眼珠一转,随口说,然后就住下了。

就这样?

嗯嗯,就这样。艾斯低头扒饭。吃几口见桌上没人说话又抬头望望大家,反劝道,这又没什么,你们干嘛瞪我。

马尔科被他他这么说倒也没生气,二郎腿一翘,对萨奇说,嗯,是没什么,他就是把我睡了而已。

……

“他把你睡了?!!!!马尔科你竟然在下面?!!!!”

“说什么呢。”以藏斜了萨奇一眼,“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

萨奇左右看看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他一手勾着马尔科一手抓住艾斯的胳膊笑道,早知道你们俩有点什么,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该怎么庆祝啊。

“啊?庆祝什么?”艾斯嘴里塞满了食物显然没反应过来。

“庆祝你和马尔科在一起。”以藏单手托腮看着艾斯说道。

艾斯放下叉子,“我们就是打了一炮而已啊。”

“你确定只是一炮?”马尔科扬起一条眉毛。

天哪,老爹你评评理,他俩在背地里搞了那么久都不跟大家说,我们还能跟他们做家人吗?

“哈哈哈哈哈。”老爹拿着酒壶笑得震天响。

在大家的哄闹声中马尔科问艾斯,你要不要搬到我家来住。

不要。那厮咧嘴笑道。



不过他也跟住进来没什么分别了。衣服、牙刷、电玩随手乱扔,态度倒不错,每次马尔科要发怒前他就乖乖道歉假装收拾。

关于他俩的上下位问题,家族内八卦过很多次,到后来马尔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心想艾斯要上的话来一发也不算什么。可结果是人家根本不在乎。

爽到就好嘛。他到是异常豪爽。

而且这厮有个臭毛病,那就是自己爽完倒头就睡,没有半分情趣。最气人的是这时候的他睡眠质量尤其好,光着身子霸占着大半张床不停地打呼噜,常把马尔科逼得半夜起来躲到厕所抽烟熬过一夜。

现在想来,艾斯这个人也没什么好。吃得多、睡相差、人又沉不住气,二十岁了还老闯祸。这样一个人,却仍让马尔科心心念念难以忘怀。

刚巧乔兹打电话来,聊了几句生意上的事,沉默一会儿,马尔科决定把昨天看到的那个青年告诉他。

他描述的非常详尽,就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竟对只瞧了一眼的人有着这么深的印象。清晰到好像用摄像机放大了一般能看得到那个青年脸上最细微的表情。

然后他发现,那个人,同艾斯长得一点都不像。

乔兹觉得很无语,这人在那儿说了一通,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不像,不像你他妈说个毛啊。

他说马尔科你够了,要是想他,就去看看吧。

“墓碑我一直有去打扫啊。”

“你放不下是吧。”

“喂,乔兹,如果那家伙还活着,今年就二十七了哟。”

“……马尔科。”

“不过他年纪再大估计也就那副德行了吧。”

“话说前几天我遇到艾斯的弟弟了。”

“那个草帽小子?他现在好吗?”

“可精神了。感觉比以前还会闹。”

“真羡慕年轻人啊,这么有活力。”

“你也才三十多嘛。”乔兹的顿了顿叹了口气,“不是我说,你真的没想过再找一个吗?”

“找什么?”

“别给我装傻,艾斯也一定希望你……”

“乔兹。”马尔科打断他,“你还记得艾斯刚进家族时的样子吗?”

“……怎么会不记得。明明是只小猫却要招惹老虎,还一次又一次不知罢休,幸好老爹疼他,不然早扔进麻袋投海去了。”

“何止老爹疼他啊。”

“是啊是啊,谁让他这么毛躁,想不多关心点都不行。”

马尔科和乔兹一道笑起来,他说我还记得他一个人蜷在墙角,逢人就阴沉的看一眼的样子。明明是个小毛孩,却偏要充老大,图什么呢。

乔兹说:“老爹说过艾斯是个不懂怎么处理善意的人。”

因为以为没人爱,所以被人爱时就像尾巴着火的猫,炸毛、抵抗、扮黑脸企图赶走对方。对付这种人,只有把他按在地上,不管他说什么都不理,只管去爱就够了。

“所以我才不在乎那小子会怎么想我呢。”马尔科最后说道。

乔兹再没说什么,挂上了电话。



马尔科一人在家里越坐越冷,想要生个火却发现壁炉里根本没有木炭。

以前艾斯还在时倒从没担心过这点。那人身上体温要高于常人,往旁边一坐就是个天然热源。所以一到冬天马尔科就极其想让他到自己家来过夜,把赶他上床暖被子,虽然会冒着让他先睡着的风险,但能暖着脚睡觉已经足够幸福。

艾斯一开始很不习惯他从背后搂着自己睡,为此抱怨过好几次。可惜以武力来说他还差马尔科一截,所以怎么挣扎都不得解脱。其实马尔科是知道的,但他就是觉得艾斯生闷气很有趣,每次都装睡犯傻,一边把冰冷的脚往他大腿里塞一边用双臂紧紧箍住他不让挣开。

艾斯也知道他在装睡。因为马尔科真正睡着时从来不打呼噜,他只有这时候会把呼噜打得震天响。你说这厮做作不做作啊?

“你他妈给我松手,不然我烧了你的床。”

“那你就只好跟我一起睡地板了。”

“我回家去睡。”

“这儿就是你的家。”

“……你有本事起来跟我打一架。”

马尔科装模做样的打个哈欠,很温柔友好的问:“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我搂你睡?”

“我背后发凉。”

“那我抱你睡?”

艾斯呆了一分钟,竟然点了下头。

这下反倒让马尔科吃了一惊。他说你确定?

艾斯面对马尔科躺下,他的头在枕头上蹭了蹭,然后抬起条胳膊搁在马尔科腰上。他打了个哈欠,重新闭上眼睛,不到三十秒就陷入了熟睡。马尔科哭笑不得,只好轻轻挪动身体好靠近艾斯一点。谁知那厮在睡梦中一把扯过马尔卡的头发,拽着他的头拥入怀中。马尔科的脸埋在他锁骨上几乎闷死,使出吃奶得劲儿都没把头给拔出来,然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艾斯那么讨厌他抱着自己睡了。



马尔科曾和艾斯一起出海。就两个人,任由小船在湛蓝的大海上飘荡。艾斯很喜欢趴在船头,牛仔帽背在身后,海风撩起黑色的短发,露出晒成小麦色的后颈。

艾斯说他并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能自由自在的就很好,如果还能被人爱,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马尔科笑他小小年纪没吃过什么苦看得这样透做什么。

艾斯迷惑的问什么叫看得透?

马尔科说你可以再要的多一点。

我没什么要的了。我只想谢谢你们,让我觉得自己能被生下来是件幸福的事。

马尔科沉默着抽了几口烟,突然伸手狠狠揉了揉艾斯的脑袋。

艾斯大笑。他说马尔科你这个死老头,你以为自己几岁?

马尔科叼着烟答,比你大就够了。

去你妈的。艾斯跳起来抖落披在身上的衬衫,他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然后低头吻了马尔科。其实说啃比较准确,对艾斯而言他永远分不清啃猪蹄跟亲人嘴唇有什么区别。

但马尔科大人有大量,非但没有推开他,反而按着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艾斯像团火一样温暖着他的胸口,他们就这样孤零零的漂浮在海面上。白色的帆布吃满了风,好似一只大鸟展翅欲翔。


现在马尔科想着那面帆布陷入沉睡。梦中帆布突然着起火来,红色的火焰舔舐着白色的布头,布头越变越小,逐渐消失在火焰之中。然而就在这一刻,耳边忽然传来一记清脆的鸣啼。

一只蓝色的凤凰从火中羽化而出,凤凰长长的尾羽上黏着一小簇火焰,当它在空中翱翔时,那火焰,便如烟花般洒满了整个夜空。


END

 
评论(4)
热度(127)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