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蝙蝠侠-For The World Is Hollow And I Have Touched The

竟然标题太长放不下……

标题是For The World Is Hollow And I Have Touched The Sky


其实半路上他就有点后悔了。

随着蝙蝠车离开城市驶入荒郊,Jason心中的不安变得愈发强烈。他怎么就一时脑热跟着蝙蝠侠上车了呢?像他这样在街头长大的孩子本该比那些住在公寓里的蠢孩子聪明,不该被一个汉堡收买……

不,或者说公寓里的孩子们才不会被汉堡收买吧。

想到这里Jason忍不住撇了下嘴。

他用眼角偷偷瞥着驾驶座上的那位,不断告诉自己蝙蝠侠是揍坏蛋的人,揍坏蛋的人应该不是坏人。

但什么才是坏人呢?Jason觉得自己不能算,小偷小摸这种事每个在街上长大的孩子都会干,真正的坏人是像他老爸那种,混帮派、卖药、有枪。可他老爸只是个混得最烂的坏人,Jason知道在他之上还有许许多多更坏的人,他们构成了哥谭的地下社会,他们就像墙缝里的白蚁,把整栋大楼蛀得千疮百孔。

蝙蝠侠不是白蚁。Jason知道这个男人的拳头有多厉害。

“我们要去哪儿?”他终于问出了口。

“我的地盘。”蝙蝠侠说。

“呃,你的地盘在哪儿?”

蝙蝠侠沉默了一阵,忽然问:“你害怕了?”

Jason发誓他在男人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笑意。他立刻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扬起脑袋,“害怕就有鬼了。”

“你在想什么?以为我会把你扔在郊外?”

“为什么你要把我扔在郊外?就好像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去抢似的,而且我也没有有钱的爸妈可以敲诈,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你可伤不了我。”Jason刻薄地说道。他的语速有点儿快,弄得胸口一起一伏的。

“你太鲁莽,也太自信,这会让你陷入麻烦。”蝙蝠侠若有所思道。

“你是麻烦吗?”Jason坏脾气地问道。

“不,我不是。”蝙蝠侠笑道。“不过如果下一次有人让你上车跟他走,你也许该问清目的地后再做决定。”

“所以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蝙蝠洞。”蝙蝠侠说着,踩下油门。


“你在韦恩大宅下面建了一个蝙蝠洞???”Jason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洞穴中。

Bruce感到头顶隐藏在黑暗中的蝙蝠们不安地骚动着,他跨出车厢,顺手接过Alfred递过来的毛巾。

“又一个孩子?”Alfred问。

“什么叫又一个孩子?”Jason跟着从车子里跳出来,“哇,老兄,这儿可真够大的,你是怎么在别人的房子下刨出这么大个洞来还不被发现的?”

“也许我得到房子主人的同意了。”蝙蝠侠笑道。

“什么?你是说Bruce Wayne是你的赞助人?”Jason瞪大了眼睛。“所以你才会有那么多装备?”

“我得承认,Bruce少爷在这方面的花销是有点过分。”Alfred耸了耸肩。

“Bruce少爷?我们要去见他吗?”

“孩子,”蝙蝠侠拉下头罩,微笑道:“你正在跟他说话。”

Jason愣了几秒,随即立刻质疑,“你是Bruce Wayne?那个Bruce Wayne?”

“我想这世上只有一个Bruce Wayne。别站在车边好吗?Alfred要把车停到维修库去。”

Jason往前跨了一大步,但还是与Bruce保持着一定距离。“这是什么看看谁是傻瓜的游戏吗?”

“不。”

“Bruce Wayne是蝙蝠侠。”

“是的。”

“这也太老土了。白天是百万富翁,晚上是蝙蝠侠,我以为漫画都不这么画了。”

“这位年轻的先生看来比您有幽默感,Bruce少爷。”停完车后Alfred又悄无声息地来到他们身边。

Bruce在心里叹了口气,“听着Jason,Bruce Wayne就是蝙蝠侠,蝙蝠侠就是Bruce Wayne,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事实。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留下,也可以离开……”

“什么?要我一个人在夜里穿过荒郊走回哥谭?我可不干。”Jason马上接口。他只逞强了一会儿,随即在Bruce的目光下慢慢垂下了眼眸,他盯着自己的脚尖低声道:“而且我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潮湿的硬纸板可不算家。他在心里默默想。

尽管Jason不确定留在这儿会发生什么,但至少这是一个机会,对他这样的孩子来说,求生是种本能,哪怕前面只有一根芦苇,他也会紧抓不放。

“所以,我想你会留下。”Bruce说。

“我想也是。”Jason在心中补上一句,留到你把我踢出去为止。

“那你最好跟Alfred上楼去,他会给你安排房间休息。”Bruce拍了拍Jason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向电脑台,不再说话了。

Jason依然傻气地站在原地,直到那位叫做Alfred的老先生来到他身边,问他是否准备好离开。

他管他叫先生,这让Jason脸上发烧,突然之间他像是忘记了怎么说话似的,只能嗯嗯啊啊地跟在Alfred身后,踏进升降梯。


Alfred有种特殊的魔力,他总能把人驯服得服服帖帖的。不管是Bruce也好,还是蝙蝠侠也罢,在他身边时,总显得格外规矩。Jason虽然只和他相处了十几分钟,却也被这股魔力所感染,仿佛是第一次,他意识到了自己肮脏的板鞋和那些几乎是口头禅般的赌咒与这个庄园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韦恩大宅有着光亮到不可思议的木头地板,Jason怀疑这得有一百个人日夜不停地在那儿抛光。

“可以给我一双鞋套什么的吗,先生?”

Jason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说“先生”两字的时候,这让他脸上的温度又上涨了几分。他真是恨死自己这副蠢样子了,他真该在升降梯里就脱下那双沾满泥巴的鞋子,但问题是他的袜子也很脏,他不确定会不会弄脏这些地板……

也许他们会为此大发雷霆把他直接丢出门去。谁知道呢,有钱人都是疯子。

但是Alfred说:“别傻了,孩子,你以为你的鞋子会比蝙蝠侠的靴子脏?Bruce少爷都不在意,你为什么要在意?”

“我……”Jason听见自己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间。

“但你的确需要洗个热水澡,你看起来快冻僵了。”Alfred温和地说。

Jason的确很冷。他身上只有一件宽松的卫衣,而冷风总会从领口灌进去。

“热水澡听起来是个好主意。”他乖巧地附和道。

“好。”Alfred推开一扇门,把Jason带了进去,“你先在这儿洗个舒服的热水澡,而我会上楼给你拿点换洗衣物,顺便为你准备房间。”

我有个沙发睡就行了。Jason本想这么说,但当他看着Alfred的眼睛的时候他莫名觉得这话不该说出口。于是他点点头,看着Alfred替他关上门。

“Jason,左边笼头是热水。”Alfred说完便离开了。

“好的。”Jason大声答应道,然后他忽然意识到Alfred记住了他的名字。一股奇怪的喜悦席卷了他的内心,他在门口呆立了一分钟,这才缓过神来。


“好吧。我能做这个。”Jason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脱下鞋袜。他不确定该把鞋子放在哪儿,所以决定把它们暂且留在门边。瓷砖很冷,但他并不在乎。他走到大大的梳妆镜前,好奇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现在的头发有些太长了,刘海几乎快要戳进眼睛,他得记得找把剪刀修剪一下。他的脸过于消瘦和苍白,眉梢和嘴角还有一点没来得及愈合的伤疤。曾经有几个姑娘说过他长得可爱,这让他很不爽,去他妈的可爱,他才不想成为一个小白脸。

Jason开始动手脱衣服。他的锁骨突起,胸膛单薄,腿如同火柴妞一般纤细。前几天下雨时他摔过一跤,这会儿膝盖上还攀附着青紫色的淤青。他的脊椎在薄薄的皮肤下清晰可见,再往下,屁股上更是一点脂肪都没有。Jason丧气地盯着自己,不知道这具身体是否还存在着长成一个像Bruce那样身材的男人的可能性。

他避开了豪华的按摩浴缸,走进淋浴间,打开笼头让热水打湿身体。Jason已经记不清上一次用热水洗澡的时候了,如果可以,他真想永远站在热水下不要出去。

但他只让自己放纵了几分钟,然后快速打起肥皂,把自己冲洗干净跨了出来。

Alfred还没有回来,所以Jason只能光着身子站在浴室当中。他没有去碰那些干净松软的毛巾,决心让身体自然晾干。

他一边看着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边默默估算着价格。这也太疯了,他在心里嘀咕道,有钱买这些玩意儿涂身体,还不如出去吃大餐。

说到食物,他摸了摸肚子,欣慰地发现这位朋友已经有一晚上没哀嚎了。饱腹感令Jason放松了警惕,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所以Alfred为什么还没回来呢?

Jason悄悄拉开门探了探,发现昏暗的走廊上空无一人。他又不好意思叫喊,只能又退回浴室去。

现在,房间里的雾气已经渐渐散去,温度降低,Jason抱着胳膊踮着脚在瓷砖上来回走动,心中的不安又升了起来,他再一次问自己,如果这是个骗局怎么办?

也许他们就是要看他出丑,看看他会一个人光着身子在这儿站多久怎么办?

但那位老先生看起来人很好,Jason对自己说,而且蝙蝠侠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浴室的门终于被敲响了。Alfred在外面礼貌地问是否可以进来。

“当然。”Jason快步躲进淋浴室。

“这儿怎么这么冷。”Jason听到Alfred说。他探出脑袋,好奇地看着Alfred在墙上某个开关摁了一下,然后整个房间突然温暖了起来。

“我拿了一些Dick少爷的旧衣服下来,希望你不会介意。”

“不,从不介意穿旧衣服。”Jason接过Alfred递来的T恤和运动短裤,快速套到了自己身上。“所以,Dick就是另一个孩子吗?”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罗宾。”

“哦,那个穿短裤的男孩。”

“没错。”

“他不在家?我穿他的衣服他不会介意吗?”

Alfred微笑道:“Dick少爷已经离家很久了,他现在住在自己的公寓里。而且,相信我,Dick少爷绝不会介意将自己的旧衣服借给别人,他是一个热情善良的年轻人,等你见到他就明白了。”

“那么Dick是Bruce的孩子吗?”

“他是Bruce少爷的养子。”

“养子?”Jason瞪大了眼睛。

“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我想还是留到明天说比较好。”

“好吧。”Jason点点头,他看到Alfred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的那堆脏衣服上,立即说:“对不起,刚才没找到洗衣粉,所以没来得及洗衣服……”

“把它们留在这儿吧,明天会有人来收拾的。”Alfred坚定地说,“现在,你需要的是休息。”

他拿着一条毛巾来到Jason身边,“水的温度不够吗?你看起来还是很冷。”

Jason摇了摇头,“我只是洗得有点快,所以在这儿等了会儿。”

“你可以按铃喊我的。我还特地在楼上多呆了会儿想让你好好泡个澡。”

“我不想把你们的热水用完。”Jason说。

他是认真的。他原本住的那栋破楼热水供应量有限,如果有人洗的时间久了些,那整栋楼的人都别想用上热水了。Jason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害这房子里的人洗不上热水澡。

Alfred没有说话,但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伸手揉了揉Jason的头。Jason本能地缩了一下,他感到Alfred的双手正隔着毛巾温柔地揉搓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他有些惶恐,觉得自己毫无防备,这比光着身子站在这儿还要让他感觉赤裸。他就像个被剖开的扇贝,柔软的内里在空气中颤抖。

“别担心,这里永远都会有热水。”Alfred轻声说道。


人到底要怎么分辨现实与梦境?

会不会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和生活剥离了开来,觉得发生在周围的事都不是真实的,就像是一部电影,你只是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你说剧本上的台词,做剧本上的动作,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你只是透过这具身体的双眼麻木地读着这个写了你名字的故事。

然后你就会想,究竟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梦境呢?

Jason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天气十分阴沉,乌云间时不时传来几声闷雷,却迟迟没有雨水滴落。他和Bob玩了篮球,然后又去老Niccol的屋前转了转。

Bob喜欢的女孩租了老Niccol的一个房间,所以他总上那儿去,希望来个偶遇。

他喜欢的女孩叫Rachel,金发,比他们大四岁。Rachel知道Bob爱她,这事总能把她逗得哈哈直笑。她是个好人,Jason也很喜欢她,她在一家快餐店工作,有时会给他们带一些汉堡和奶昔,她会托着下巴看他们吃,然后告诉Bob他太还太小了,所以她不会爱他。

她说她喜欢成熟的男人。女孩们总说她们喜欢成熟的男人,但她们不知道,男人的成熟是和年龄无关的。

Rachel有个男朋友,他俩分分合合了许多次,始终没有断干净。Rachel的男朋友会揍她,虽然她总不承认,但Jason和Bob心里都明白。他们有一次把Rachel男友的汽车轮胎全卸了,气得他拿着球棍在街上转了好久,也为此Bob有一阵没敢去找Rachel,但每当他们说起这件事,都感到十分自豪。

Jason恨揍女人的男人,他觉得女孩是该被爱的,而不是被一个愚蠢下流一无是处的坏蛋当成发泄的沙包。

如果你不爱她,那打从一开始就不要接近她。不要让她爱上你,再伤害她、抛弃她,让她痛苦。

Rachel在窗边看到了Bob和Jason,她跑下楼来说要告诉他们一些事。

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右眼和嘴角肿得老高,她说她要离开哥谭了。

她要去海滨城,去那里寻找新的工作和人生。所以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Jason和Bob。她很喜欢他们,真心希望他们能过得好。

“我希望你们不要被哥谭的重力束缚住。”她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吻,然后这么说道。

Bob十分心碎,一个人先回家了。

Jason又在街上转了转,这才慢慢往回走。穿过小巷时他突然发现今天的街道太过安静,就好像有垃圾车把街头那些流浪汉和小混混一股脑收走了似的,巷子里空无一人,只有缓慢沉重的空气混合着食物腐烂的酸臭在沉默蔓延。

Jason抬头看着周围一栋栋窗口大开的破旧大楼,觉得那些窗洞像是无数失去眼球的眼眶,正阴森地回望着他。

他没来由地觉得一阵恐怖,就像什么恐怖游戏宣传片似的,让他头皮发麻。

他加紧脚步一路跑回家。

家里也静悄悄的,到处拉着窗帘。Jason摁了两次电灯开关发现没用,这才想起他们的电源早就因为欠费被电力公司切断了。他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他觉得很害怕,却说不出理由。

“妈妈,你在家吗?”他鼓起勇气问。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妈妈?”他推开卧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

“妈妈?”他又来到厨房。

“妈……”Jason来到洗手间门口。透过门缝他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正靠在浴缸边上。

他的心脏狂跳了起来。

“妈妈?”Jason小心地将手贴到了门板上。

这没什么,她可能只是OD了。对于这事,Jason已经很有经验,只要打个电话让救护车过来就行。她总会没事的。Jason对自己说。

可是在心底深处,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天气很闷,可他的手脚却变得冰凉,心脏跳得那么厉害以至于Jason的头都开始发晕,想要呕吐了。

他强迫自己推门进去,他站在门边,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母亲和她手边的针头。他的目光落到母亲的脸上,只消一眼他就全明白了。

她死了。

Jason麻木地想。他还不太理解这个事实,他靠着门慢慢坐到地上。他觉得这个世界正在逐渐远离,他像是套在一件潜水服里,潮水逐渐上涨,将他带走,青蓝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包裹着他,将他越推越远。

Jason用手臂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也许我在做梦。他静静想。然后酝酿许久的暴雨,终于倾泻而下。


现在,在韦恩庄园温暖的床铺上,Jason再一次分辨不清现实与梦境了。他瞪着窗外的月亮,打定主意要等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只要太阳升起,那梦就会结束。Jason想亲眼看着这个美梦消散。

这不可能是真的,Jason对自己说。上一秒他还在街上撬轮胎,下一秒就住进了哥谭首富的豪华大宅中?拜托,漫画都不这么画了!

这一定不是真的。Jason忿忿地翻了个身。

但他怎么会做出这种梦呢?这个梦的细节未免也太过丰富不像是他能想象的出来的。

真是疯了。Jason嘟囔道。

又是一阵困意袭来,这一次Jason再也支持不住,终于闭上了眼睛。

我就睡一会儿,马上就醒。Jason对自己说,就一会儿。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他从床上一咕噜坐起来,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硬纸板上。他还是坐在韦恩庄园那蓬松柔软的床垫上。

窗外艳阳高照,修剪精美的植物正在阳光中尽情舒展身体。

Jason从床上爬起来,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

这他妈是真的。他惊恐地想。

“啊,我很高兴你醒了。昨晚睡得还好吗?”Alfred推门进来。

“Alfred!”Jason顶着一头乱发,瞪着对方。

“是我,Jason少爷。也许你该先去洗个脸,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早餐。”Jason笨拙地重复道。

“是的,希望你爱吃培根。”Alfred平静地说。

“我爱培根。”Jason一板一眼地说道。

Alfred的眼里饱含笑意,“非常好,需要我为你指引去浴室的路吗?”

“不,不,我记得怎么走。”

“那我去叫Bruce少爷了,叫他起床总是一项艰巨的任务。”Alfred冲Jason眨了眨眼。

“Alfred,你是真的吗?”Jason问。

“年轻的先生,一个人思虑太多,便会失去做人的乐趣。”

“那是莎士比亚说的?”

“感谢老天,现在的年轻人还看莎士比亚。”

Jason的脸又红了,自从来到这儿,他就像个小学女生,动不动就脸红。他支支吾吾地说他之前在文学课上读过莎士比亚。

“很高兴你喜欢文学。现在,先去吃早餐。”

“好的,Alfred。”


Jason发现韦恩大宅里既没有一百个工人在那儿抛光地板,也没有上千个女仆在清扫房间,这儿似乎只有他、Alfred还有Bruce存在。房子里十分安静,只有路过的飞鸟时不时叫唤两声。

Jason很庆幸这里没有旁人,这样他就不用尴尬地向每一个人解释他的存在,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又要他如何去和别人说呢?

当他摸索到餐厅时,Bruce和Alfred已经坐在里面了。Alfred正在倒牛奶,而Bruce,不是那个神出鬼没的蝙蝠侠,而是一个叫做Bruce Wayne的男人正一脸疲倦地坐在桌前,他的神情格外慵懒,仿佛还没从睡梦中清醒一般。

“嗨。”Jason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睡得怎样?”Bruce声音嘶哑地问道。

“很好。”Jason拿起一把叉子。

Bruce点点头,喝了一口咖啡。

这也太奇怪了,Jason把一块煎蛋塞进嘴里,我竟然在和蝙蝠侠一起吃早饭,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个吸血鬼呢……

“Bruce少爷,”Alfred将牛奶杯放到Jason手边,“我记得你今天上午没有安排对吧?”

“没有吗?”Bruce愣了一下。

“没有。”

“好吧。”

“所以我在想也许你可以带Jason去买些衣服。”

Jason猛地抬起头来,“不用麻烦,我穿自己的衣服就行。”

“如果你以后要住在这儿的话,你会需要很多衣服的。”Alfred的语气听起来不容抗拒。

什么叫我以后要住在这儿?Jason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你能陪Jason去买吗,Bruce少爷?”

Bruce似乎有些吃惊,“我?”

“反正你早上也没什么事。”Alfred自然地说。

Jason本想插嘴说他不想去买衣服因为他没钱,但Alfred只是平静地瞧了他一眼,他就什么话都说出了。

显然,Bruce也是这样。他慢吞吞地吃了一口早餐,然后点了点头,“好吧。Jason,吃完早饭后在这儿等我,我去换件衣服。”

“好吧……”Jason耸耸肩,他清楚意识到在这件事上他没有任何话语权。管他呢,也许他可以给Bruce擦车来偿还买衣服的钱。


早餐过后,Bruce重新上楼。Jason和Alfred聊了几句,他告诉Alfred他的妈妈已经去世,而爸爸被关在牢里。之前有社工替他联系过几个寄养家庭,但都因为他年龄太大的关系而被婉拒了。不过他也不在乎,他并不想穿得整整齐齐的被社工带去别人家做面试,就好像自己是个滞销商品似的。

而且他也不想听社工对别人说他是个好孩子。拜托,他不是,如果撬轮胎是门专业,他早就拿到博士学位了。

“也许我会和我老爸一个下场。”Jason撇了撇嘴。

“你认为你父亲做的事是正确的吗?”Alfred问。

“当然不。”Jason小声说,“那些事很糟糕,他活该被抓进去。”

过了一会儿,他望着窗外的草坪,默默说:“但有些事不是你想不干就能不干的。你总要吃饭,总要生存。生活很艰难。”

“对你这个年纪来说,这话太重了。”

“并没有。”Jason帮着Alfred一起把盘子扔进水斗,“这就是事实。”

“Jason,你喜欢甜食吗?”

“我没有讨厌的食物。”

“等你和Bruce少爷回来后我来给你们烤些饼干吧。”

“真的?”

“真的。”

“谢谢。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Alfred。”

“Bruce少爷呢?”

Jason想了会儿,“他还行。”

Alfred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想Bruce少爷不会喜欢‘还行’这个评价。”

“他喜欢什么?我是说,蝙蝠侠看起来整天都怒气冲冲的,就好像他从三岁起就再也没吃到过糖。”

这回Alfred笑得更厉害了。

Jason靠在桌边默默等Alfred平静下来,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跟着对方一起笑了。

“你今后会遇到更多更好的人。”Alfred说。

“真的?”Jason歪头看他。

“真的。我以一个老人的信誉做担保。”Alfred温柔地说。

“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说我的名字。”Bruce走了进来,他身上既没有披风,也没有贵到离谱的定制西装,他只穿了一件衬衫和牛仔裤,就像任何一个走在大街上的人穿的那样,老实说Jason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又觉得这在情理之中。

站在蝙蝠侠披风下的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他不是超人,不是闪电侠,只是一个凡人罢了。

“准备好要走了吗?”Bruce问。

Jason答应一声走到他身边。


他们在车库里选了一辆最不显眼的车,不得不承认,这车坐起来比蝙蝠车舒服多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Jason问。

“当然。”Bruce看起来比刚才精神了许多,他的双眼专注地望着前面的道路,没有去看Jason。

“昨晚你说的罗宾的事是认真的吗?”

Bruce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道:“这得看你怎么想。”

“为什么是我?原来的罗宾,我是说Dick,去哪儿了?”

“Dick现在有了自己的生活。而你,不得不说,你的胆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只有胆量?”

Bruce挑起眉毛,“好吧,你打架的方式不错。虽然现在还没什么章法,但经过训练后一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所以你就像是个搏击教练,在路上看到好苗子就带回去训练。”

“差不多是那样吧。”

“好吧。”Jason晃了晃脚尖。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罗宾该做些什么?”

“你会和我一起夜巡,一起破案,一起踢些混蛋的屁股。”

“听起来不错。”

“是啊。”

“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选我?只是因为你恰好遇到我了吗?如果昨天偷你轮胎的是另一个孩子,你也会想要他成为罗宾吗?”

“我不知道。”Bruce看起来真的在思考,“我不能假设没有发生过的事。”

“好吧。”Jason静静望着仪表盘。

过了一会儿,Bruce开口了,“你想成为罗宾吗,Jason?成为罗宾很危险,也很辛苦,你甚至不能在晚上睡觉……”

“但罗宾是好人对吗?我是说,他在做好事、帮好人对吗?”Jason打断了他。

Bruce看了看他,低声道:“是的。”

“那我想,我愿意成为罗宾。”他想了想,露出一个坏笑,“而且这很酷。”

Bruce笑了,“好吧,问题解决了。”

“嘿,当你的罗宾有报酬吗?”

“你想要报酬?”

“说说而已,别开除我,老大。”Jason眨了眨眼。

他看见Bruce在笑,起先只是轻轻的,接着洪亮的笑声充满了整个车厢。Jason强迫自己严肃了几秒,最后还是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了出来。


他没有让Bruce带他去商场,他们转而去了Jason非常熟悉的二手衣服商店。

“你能用十美元买到一沓衣服。”Jason一边说,一边倒退着走在一排排衣架中间。

Bruce饶有兴趣地翻着一筐标着对折的T恤,“你不想要新衣服吗?”

“我喜欢旧的东西。反正所有东西都会变成旧的不是吗?”

“不错。”

“而且。”Jason拿起一件红色的兜帽衫往身上比了比,“旧的东西意味着它们被人使用过,而新的东西,它们可能永远都会在货架上,直到被销毁都没被拥有过。我不喜欢这样。”

“如果你从不去拥有它,那它不就永远无法被拥有了吗?”

“但如果你曾经拥有某件东西,最后又把它抛弃,它会多难过?”

“为什么要抛弃?”

“我不知道,看看这些衣服,都还是八成新的,只是因为搬家东西太多、或者纯粹不喜欢了就把它们丢掉……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傻,但我总忍不住去想,衣服会不会很难过,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Jason……”

“我知道自己在犯傻,别管了,结账吧。”

“孩子。”Bruce摁住了他的肩膀,“每样东西都有存在的价值。新的东西自然有别人去买,而旧的东西,也会被你和与你一样的人需要。”

“那那些从来没人买的东西呢?它们有什么价值?”

Bruce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不问问你的哲学老师呢?”

“嘿,老大,这就过了,”Jason故作受伤道:“我可是辍学已久呢!”

Bruce轻哼一声,“现在我明白你为什么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了。”

他们把选好的衣服拿去结账。Bruce付的钱,Jason主动表示他愿意用擦车来偿还。

“你不必还我钱。”

“你在做慈善吗?”

“你一定要这么说话吗?”

“抱歉,这就是我,改不过来。”

“我没有在做慈善。”Bruce和Jason一起走在街上。这是星期天下午,周围有许多人,马路对面的公园里有很多妈妈带着小孩在玩沙堆。Bruce在一家热狗店门口犹豫了一阵,然后推门进去。

“我是说,”他靠在柜台边,看着Jason,“你不用还家人的钱。”

“家人?”

“我在想,既然你愿意当罗宾,那么也许你也会愿意留在我家。”

“你是说不用付房租也不用担心随时会被踢出去的那种‘留在你家’?”

“是的。像一家人那样的‘留在我家’。”

“唔,像家人那样。所以说,我不会拿到报酬了?”

“天哪。”Bruce摇摇头,向服务员点了两个辣热狗,“孩子,你拿不到任何报酬。”

“因为我是你的家人?”

“因为你是我的家人。”

“好吧,我没意见。”Jason耸了耸肩。

“很好。”Bruce递了一个热狗给Jason,“现在,闭上嘴,把这热狗吃了,然后回家。”

“好的,老大。”Jason嚼着热狗,含糊地说。


END


评论(20)
热度(430)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