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魔法禁书目录-异常

1.

上条当麻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接近中午了。

要命,还没给茵蒂克丝准备早饭呢!上条一想到这事吓得呼吸都停了三秒,要知道这位少女一向凶残,若是饿着了也不知要拿上条先生的头出气到何时呢。

上条面朝墙壁窝在在被子里屏息静听了三秒,确认房间里只有电视声而没有恐怖的磨牙声后才悄悄扭过头来。只见娇小的银发少女正坐在茶几前,怀里抱着斯芬克斯,活的,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

“哟,茵蒂克丝,早、早上好。”

少女闻言懒懒地回头看他一眼,“嗯,早上好,当麻。”

上条小心翼翼地问:“你饿吗?我去煮碗面?”

茵蒂克丝沉默一会儿竟小声回答,“不饿。”

天、天、天哪!!!!!!茵蒂克丝没吃早饭都不喊饿,这是哪门子的平行世界啊!啊?啊……

刚经历过平行世界一日游的上条先生敏感地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喂,茵蒂克丝。”上条试探性地问,“你真的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睡过头没给你准备早饭?”

“我又不饿。”

“你……身体不舒服吗?”

“当麻真烦!”茵蒂克丝别着脸冷淡地说。

上条当麻胸口如遭重击。这样的茵蒂克丝才不是原来的茵蒂克丝呢!难道世界线真的又紊乱了?上条心里七上八下,起床洗漱了,准备出门一探究竟。临走前又问了遍茵蒂克丝饿不饿,得到的回答却只是茵蒂克丝的一记冷哼。

天哪,不幸啊……


2.

上条在学园都市逛了半天也没遇见一个熟人,正摸不着头脑之际忽然见到街对面的便利店前站着一个身穿水手服的少女。

上条会注意到她是因为那个女孩有着一头白色的短发。长度刚好盖过脖颈,让人一看就想起了曾经和他很不对盘的少年,一方通行。

少女身穿浅蓝色的百褶裙,脚上是搭扣皮鞋和白色的短袜,袜口松松的堆在脚踝上,衬得她的腿看起来尤为纤细。她身上没有别的装饰品,只有头上别了一朵红色的铃兰花。她似乎在等什么人,不时地敲敲手臂,许是实在不耐烦了,便转过身来。

上条当麻在看到她脸的那一刻惊得呼吸都停止了。

这个少女,长得简直和一方通行一模一样啊!!!甚至是眼中的狂态和不满时咂嘴的样子都与学园第一极其相像,仔细再看的话他们的身材也所差无几,难怪上条会被她吸引,除去性别的话那女孩就是另一个一方通行。

这是怎么了?以前没在学园都市里看到过她呀?

上条决心上前询问一下,谁知还没等他把手搭到少女肩上,从街道的另一端忽然窜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看清来人是谁后,上条下意识的躲进了街角的阴影中。

名为最后之作的娇小女孩,此刻正头戴护目镜双手叉腰元气满满的站在那位与一方通行长得极像的少女面前。

“御坂要向你道歉,御坂因为一些事来晚了,让你久等了真是对不起。御坂御坂礼貌地说。”

“你这家伙有没有时间观念?真想好好揍你一顿。”少女粗鲁地说道。

“御坂知错了,请你不要使用暴力。御坂捂着头用可爱的笑脸对着你。”

“臭小鬼,下次再敢迟到就宰了你。”

“不会的,百合子最疼爱御坂了。御坂御坂撒娇道。”

“切。”

“一起去吃家庭餐馆吧。御坂御坂提议。”

“啊啊,知道了。”

两人边说边朝前走去,一边走,最终之作还一边亲热的吊在少女的胳膊上。虽然少女嘴上一直在抱怨,但始终没有推开她。

这种相处模式不就是以前的最终之作和一方通行吗?那么,现在,一方通行去哪儿了?为什么最终之作会和这位少女在一起呢?

联想到早上茵蒂克丝的怪样,上条当麻的脑海中突然划过一个恐怖的念头。

难道说……在这个世界里,一方通行变成女人了?!


3.

上条当麻无精打采的坐在喷泉旁。不幸啊,真是太不幸了。他不知道是自己又穿越了比较不幸还是在这个世界里刚和他建立起良好关系的一方通行变成了一位名叫百合子的高中女生这个事实更加可怕。

百合子百合子,曾经他质疑对方性别时也想过要叫他百合子,谁知当这个梦实现时却成了彻彻底底的噩梦。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上条先生我要这么悲伤啊?如果一方通行变成女性的话自己与他岂不是更容易交往了?想到这一点的上条,脸上浮起了可疑的红晕。不过兴奋只持续了一会儿,上条重新垮下肩膀。

不管怎样,我好像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一方通行……

“咦,这不是类人猿嘛。”

上条应声抬头,只见白井黑子正站在自己面前。白井上下打量他一眼问:“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精神很差的样子?”

“喂,白井,如果你喜欢的人变性了怎么办?”

“姐姐大人不管是男是女我都喜欢。”

“你这家伙真有活力啊……不对,”上条喃喃道,“难道你还是原来那个白井吗?”

“啊?类人猿你不要紧吧?在说什么胡话?”

“啊哈哈我是说你还是老样子。总觉得突然安心下来了。”

“你这类人猿……”

“对了,白井你是风纪委员吧?也就是说你能拿到学园内所有学生的资料?”

“是可以啦,但我警告你别想做坏事哦。”

“不会。只是想拜托你帮我找一个人。”

“谁?”

“一个叫百合子的女生。”


4.

铃科百合子,16岁,长点上机学园一年级生。LEVEL 0。

在看完白井黑子拜托初春饰利找到的资料后上条不禁在心里松了口气,原来这个世界的一方通行是无能力者,这样他也比较容易接近他……不,她吧。

上条觉得自己对百合子的感情非常复杂。一方面在介意喜欢的人突然变成了女性,另一方面又不住的在期待,想要看看这个从未接触到学园黑暗一面的一方通行会是什么模样。

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没有超能力,没有乱七八糟的实验,这样的“他”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过去,上条曾数次目睹一方通行崩溃的模样,这与初次遇见他时,那人如魔王降临般的恐怖形成了鲜明对比。有时上条回想起俄罗斯那幕都忍不住感到后怕,如果自己当时没有打醒他,他会坠落进多深的黑暗呢?就像最终之作过去说的,其实一方通行是一个很弱的人,总是想要保护却也总是失去。

如果可以,上条希望他彻底远离这些纷争。就像现在这样,渐渐退出舞台,将保护他人的压力交由上条,让上条来守护这个包含着他们所在意的所有人的世界。

可上条却始终无法向他解释自己对他的在意,大概是怕被拒绝,也可能是他们相处的时间有限,上条根本不能想象向他告白会得到什么回答。

可恶,是男人的话也想把喜欢大声说出口啊。

“你要去找她吗?”白井问。

“咦?”

“打探得那么清楚,莫非你对人家有意思?话说我觉得这个女生长得很像什么人……”

“什么有意思啊!真是的!”上条脸红着大声争辩道。

“哦呵呵,你这类人猿的小心思怎么可能逃得出黑子大人的眼睛。”

“你这家伙性格真糟糕……”

“那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找她。”

“等一下,为什么你也要跟着一起去?”

白井一甩头发,双手抱肩傲慢地说道:“那是自然的,身为风纪委员的我怎么可以放任你这类人猿随便接近一位纯洁可爱的少女呢?”

“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啦!”

“下流无耻色情变态企图接近姐姐大人玷污人家清白的大混蛋……”

“喂喂喂。”

“啊啊啊必须快点找到那个女孩子然后让你们凑成对这样你这类人猿就再也不会来烦我和姐姐大人了哦呵呵呵呵呵。”

“黑子,请你先从妄想中回来好吗……”初春虚弱的说道。

“咳咳,总之,我的意思是……”白井装模作样的轻咳几声,“我们现在出发去找百合子吧。”


5.

根据上条之前偷听到的情报,他与白井在车站前的家庭餐厅中发现了铃科百合子与最后之作的身影。

进去吧。唉?被发现了不太好吧。有什么关系,你这人胆子也太小了。

于是白井和上条偷偷溜进了和百合子相邻的座位里。

“你为什么不吃蔬菜?”百合子的声音从座椅另一端传来,非常清晰。

“听说西兰花里有毛毛虫。为了防止被店员听到御坂御坂小声地对你说。”

“才没有呢。快点把蔬菜吃掉,不然你别想再碰土豆泥了。”

“可是我真的很讨厌西兰花。御坂御坂委屈的哭了起来。”

“真是的。”百合子推开面前的苏打水,起身走到最后之作旁边。她用叉子叉起一朵西兰花递到最后之作嘴边,“快吃吧。”

“就算你喂我,御坂也要坚定立……”

最后之作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一颗西兰花。

“不准吐掉。”百合子命令道。

“呜呜。”最后之作涨红了脸费尽力气终于把西兰花吞下了肚。“御坂认为这是不好的举动,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和讨厌的食物,不应该被强迫去吃任何东西!御坂御坂向你抗议。”

“等你这小鬼长完身体再说这些吧。”

“明明百合子也很瘦也没有胸部,你为什么不多吃点饭呢?御坂御坂试着刁难你。”

“谁说我没有胸部啦,臭小鬼,我这只是激素的问题!”

“看起来比激素严重得多呢。御坂御坂打量着你的身材说道。”

“臭小鬼。”百合子突然伸手捏住了最后之作的脸蛋。

“呜呜,禁止……暴力……御坂御坂……艰难的说道……”

“是该有人好好教训你一下了你这没礼貌的小鬼。”

“御坂御坂趁你不注意偷偷挠了挠你的咯吱窝。”

“哈哈哈哈,住手啦,哈哈哈哈哈。”

原来“他”也会露出这种笑容啊……上条当麻忍不住想。总觉得现在的“他”变得特别轻松自由,再也没有什么阴谋暗算,也不会有人从“他”身边夺走什么,普普通通,过着平和的生活。

“你还傻愣着干嘛,赶紧上去搭讪啊。”白井小声提醒道。

“不用了。”上条微笑着摇摇头,“只要确定他在这个世界过得很幸福就足够了。”

“你今天真的很奇怪你知道吧……”

“哟西,现在要打起精神找出回原来世界的方法!”上条打起精神准备离开。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人走进了餐厅。那个和一方通行长得一模一样,这回是真的一模一样,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一方通行本人的白色的家伙出现在餐厅门口。他敲了敲拐杖,大吼一声:“最后之作,你又跑到哪儿去了!”

“呜。御坂御坂害怕得躲到百合子身后。”

“你就是这孩子的监护人吧?”名叫百合子的女生抬头看着一方通行问。

“是啊。”一方通行一边随口回答一边伸手去抓企图偷偷躲到桌子下面的最后之作。

在另一边的上条当麻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所震慑到,沉默三分钟后他终于大叫道:“唉!!!一方通行你没变女人吗?!!!”

“啊?”一方通行把目光锁定在上条当麻身上,表情慢慢扭曲,直到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

“找死是吧?”他说。


6.

“我还以为百合子就是你。”

被修理一番后,上条当麻老实坦白道。

一方通行无奈的捂着额头道:“我说你这家伙,连男女都分不清吗?”

“因为之前刚被扔进平行世界过一次,所以我也分不清了……总之,万分抱歉!”

“百合子是最近新搬来学园都市的学生哦,之前帮过御坂一个小忙所以作为回报御坂最近在带她周游城市。御坂御坂向你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们俩真的好像,是兄妹吗?”

百合子理都没理上条,径自和最后之作打完招呼就离开了。最后之作装模作样的摇摇头,“上条先生真是不受欢迎,御坂御坂叹了口气。”

“我真知错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状态没调整过来还以为要世界末日呢。不幸啊,上条先生我明明只想当个普通学生来着。”当麻无奈地揉了揉头。

一方通行扫了他一眼,“话说回来,的确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又跑到哪里去了么?”

“哎,一言难尽。”上条猛地低下头去,“你、最近好吗?”

“老样子,整天陪着这小鬼无聊死了。”

“那不就是很好嘛。”上条忽然笑起来。一方见他这样不知怎的,心里咯噔一声,脸上泛红起来,他心里烦,便站起身抓着最后之作说要走。

“御坂还想和上条先生多说两句呢,御坂御坂甩着手抗议。”

“闭嘴,你已经溜出来很久了,快回去。”

“一方通行是大笨蛋。御坂御坂掂起脚尖来捶你。”

“啊?你这不知好歹的小鬼,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啊。”

噗。上条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来这家伙,在这个世界也能这么开心,哪怕现在还没法大笑但随着生活的积累,总有一天也能彻底离开黑暗快乐的笑起来吧。

想到这里,上条当麻大声说:“喂,一方通行!我很喜欢你哦。”

一方通行收住脚步,脊背发硬,一点一点扭过头来,眉毛皱在一起,挤了半天才挤出一个音节。“啊?”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知道一下。”上条当麻爽朗地说道。

“切。”一方通行似乎想瞪他一眼,但最后什么也没做只是揪着最后之作快步走开了。


7.

既然上条没有穿越,那早上那个奇怪的茵蒂克丝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半夜肚子饿起来把冰箱里所有东西都吃掉了,后来肚子太撑所以不想吃早饭。”

“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还对我那么冷淡啊!”

“因为、因为我怕被当麻骂嘛!毕竟是一个礼拜的食物……”

“什么?!你把我这礼拜所有的食料都吃光了?杯面呢?杯面总……”

上条在看到茵蒂克丝心虚的目光后彻底陷入绝望。“好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茵蒂克丝眨眨眼,抱着斯芬克斯问:“当麻你不骂我了吗?”

“骂你也没用啊,总比被你啃脑袋好。而且……”上条想起刚才和一方通行说的话,脸上忽然发烫,他搔搔脸颊,低声说,“而且,亏得这个误会,我也说出了一些以前没敢说的话。”

“什么啊当麻,你的脸好红感觉有点恶心。”

“咳,不用你管啦。那现在我们吃什么?这个月的零花钱我可早用完了哦。”

茵蒂克丝想了想一拍手道:“我们可以去找最后之作,我记得那个白色的人很有钱,一定愿意请我们的。”

“一方通行?”上条的视线落到手机上,想了想笑道:“嗯,就找他吧。”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