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黑子的篮球-敲冰索火

想来他大概还是不懂的。 

分手后第三年,因为工作的关系冰室要回日本一次。火神一直在国内,所以故意不去说,只同几个朋友讲了算是顺便拜访。出发前两天正在家收拾行李,忽然skype跳出窗口,一看是火神,镇定下情绪,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火神一脸焦急,开口便问,辰也你回日本怎么不告诉我? 

我就待三天,还要去秋田,所以不想打扰你。 

但你总要在东京转机吧……火神更加着急,眉毛都皱在一块儿。 

嗯,差不多下午六点到。 

那我去接你。 

不用了。 

不行,就这么说定了。 

那好吧,麻烦了。 

关了视频,冰室静坐了会儿不免觉得好笑。火神竟还真以为自己不愿见他,天知道冰室在日本统共认识这么些人,还个个都是火神的朋友,无论怎样都会在他面前提起这事。无非是他自己去说和让别人去说的差别,也火神这样单纯的人会上当,心急火燎的跑来询问。 

他终究是不懂这些心思的。从以前起就是这样,可偏偏冰室一遇到他心里就七拐八弯的,也难怪他们始终没法在一起。 

高中时曾一度闹到绝交边缘,也是一个觉得自己表达的够清楚,另一个却横竖摸不着头脑。所幸那会儿还能打球,大家痛快打一场,心结也就散了。 

冰室是很早以前就喜欢上火神的了。只是一是自己好强,二也怪他俩早认了兄弟。当初又没想到后来会有这等心思,把话说死了,偏生火神又是认死理的,是哥哥便一直是哥哥了,于是又自己神伤赌气,面子上还要争做大度。一会儿不要同你做兄弟,一会儿又打输了比赛便不要来往了,把火神折腾得天翻地覆。看他可怜巴巴的辰也辰也叫着,自己也难受。 

后来不知怎么得竟说破了。诚凛拿到IH冠军后,火神给他打电话报喜,说了两句聊起小时候在美国时的往事,冰室心里一动,张口便说,I love you,Taiga。 

说完两边都沉默了。 

冰室悔得心都停跳了三秒,但转念一想反正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再也不见,总比自己闷在心里发烂要好,说出来只道断了这个念想,从此安安心心同他做朋友再也不去折磨他了。 

火神傻傻说,我也喜欢你啊辰也。 

美国人说惯了I love you,火神大概也猜到了他不是那个意思,可仍想笨拙的给他一个台阶。无奈冰室打定主意偏不愿理,平静且温柔的逐字逐句道:“是那种爱哦,大我。我喜欢你,所以既不想和你做兄弟,也不想同你当朋友。” 

火神不语。 

冰室兀自笑笑说,别担心,我只是把话说出来而已,你不用回应我的。嗯,就这样,我挂了。 

说不期待回应又是假的。喜欢这么多年,哪怕亲口听到他说拒绝也是好的,只是自己给自己断了退路也不能再奢求什么。 

闷在家难过了两天,第二天晚上洗完澡出来看了眼手机,发现有一条火神的留言。 

只有一句话,能下楼来吗? 

时间已过去两小时,也不知他还在不在。冰室心里清楚这时候还是不要见的好,无奈又真的放不下,扔了手机就匆匆奔下楼去。 

火神竟还等在楼下,背对着门洞,下巴埋在围巾里,不知在发什么呆。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便稍稍偏过头来看一眼,见是冰室就僵住了。 

冰室也没上前,依旧站在过道里。 

两人对视一会儿,火神忽然笑道:“我喜欢辰也。” 

那个笑容与他平时的不同,仿佛是下定决心要做某个艰难的决定一般,无论结局如何都不会回头。冰室见了,心底泄气,只说你不喜欢的。 

喜欢!我喜欢辰也!火神大声说。 

你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懂,我是认真的。 

“你不必迁就我!”冰室竟真生气起来,“不用因为我说喜欢你就故意来迎合,我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故意不与你来往,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这点!” 

他一吼,火神便弱势下来,结巴着重复道,不是啊,我是真的喜欢你。 

冰室想以前你不喜欢,我一说你就喜欢了,哪来的这么巧。另一方面又气他故意来迁就自己,自己被他同情也就罢了,只恨他不把自己当回事,说迁就便迁就了,没点脾气。 

冰室冷下脸说,你要再说这种话我们以后就别见面了。 

辰也!辰也! 

“你回去吧,我只当你没说过这些。” 

火神见说不动,要上前来拉。冰室心里正烦想甩手走人,谁知火神用了十分力道一把把他拽过去。火神扶住他肩膀时冰室忽然想到,原来他长这么高了。火神松了手,插进兜里,又说一遍,我喜欢你。 

只要一想到以后没法见到辰也了就觉得难过的受不了。我想辰也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不知道怎么说,只是觉得如果这不是喜欢的话,我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 

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同情你,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火神低下头,脸上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 

冰室想他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呢,再想想,火神也是不会说谎的人。心里突然一动,喉咙发紧,悄声问,大我,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火神呆呆看他。 

冰室终于释然,微笑道,我很喜欢大我哦。 

我也喜欢辰也。 

是吗? 

嗯。啊对了。火神眼神飘移起来,搔搔鼻尖,辰也你能和我、我、交往吗? 

冰室笑道:“你又知道交往是什么意思吗?” 

火神一低头突然把嘴唇贴过来。他依旧呆呆的,也不知道顺势抱住,手僵在身体两侧,就连嘴唇也只稍稍碰到不敢压上。冰室只觉得他抖得厉害,但却觉得非常非常幸福。 

火神贴了会儿又退回去,脸涨得通红,结巴道,是、是这个意思。 

“大我。” 

“嗯?” 

“Kiss是这样的哦。”冰室捧住火神的脸,重新吻上去。先轻轻蹭,然后用舌头描摹对方唇线,最后趁他换气之余侵入口中。一个绵长又细腻的吻后,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如此便开始交往。挂在链子上好久的戒指终于跑到手上,感觉像做梦一样。甜的时候有很多,比如周五时坐上电车跑去秋田或是东京。靠着车门,边打电话边看外面的电线杆飞驰而过。 

电车进站时,火神在车上,冰室在站台。火神微驼着背隔着玻璃努力分辨人群,两人目光相遇的一刻,整个人都闪亮起来。 

还有一起去迪斯尼,一起排队吃拉面,一起放假回美国看父母,都是非常非常温暖甜蜜的回忆。只是在这之余,冰室却仍感到不安。好歹苦苦暗恋了这么多年,得到手后绝不该是现在这种样子。这些事从前也能做,与交往有什么关系呢?总觉得两人之间应该更亲密更火热,虽不知具体是怎样,但单纯认为现在的他们并没有恋爱小说中写得那样干柴烈火。 

冰室想要更多,却看不到从火神身上汲取的方式。所以愈发感到不安,愈发感到痛苦。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只可惜火神实在太木头,很多时候一不小心说错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碰上冰室这样的,便闷在心里,如此再三,杯弓蛇影,相互折磨。 

所以一直拖到冰室高中毕业两人终于分手,算来交往不过半年,却像是过了大半辈子,累到不行。是冰室开的口,怕见了面狠不下心所以直接打电话过去。 

火神应该早有感觉,并没有太吃惊。还是有挽留,只是力度远非坚持交往那晚可比。 

“是不是做回兄弟会比较好?”冰室最后问他。 

“是吗?”火神闷闷地反问。 

那时冰室不懂他这句是什么意思,只回答也许吧。 

“辰也。” 

“嗯?” 

“我真的喜欢过你。” 

“是吗。” 

事到如今冰室不愿再去深究。在他心里早已认定火神并不是真的喜欢他,决定交往那晚就清楚。他的喜欢之于火神其实是一种推力,不过是将他逼到绝境非要做出一个选择罢了。火神根本就不懂爱是什么,他只是单纯的以为不想离开自己是因为爱。可爱也分很多种,有些是爱情,有些不过是习惯而已。 

冰室想火神是不懂的。自己先放弃也好,省得耽误了他让他一直误会下去。 

之后互相躲了一阵,直到冰室回美国后才渐渐恢复来往。发发邮件,偶尔视频几次,倒也很轻松。没想到从前那种关系才是和他相处的最自然方式。 

可是倘若问冰室是否真的放下火神了他又没法回答。 

应该还是喜欢他,哪怕在这般稀少短暂的聊天机会中仍忍不住去试探火神。想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是否还有地位,刚开始能明显感到他的痛苦并因此偷偷窃喜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渐渐感到他成长了,在自己面前放得开了。 

过去一句能把他激到语无伦次的话如今再说,他也只会愣一下就让它滑过了。 

竟是自己错过了不成?有时候冰室也会扪心自问。如果那时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下让他真正喜欢上自己,现在会是何种结局呢? 

猜不到,真的没法去猜。 



冰室的飞机原定于六点抵达日本,但因为东京暴雪的关系硬生生在日本上空停留了四个小时。下飞机时一看跑道上堆起的厚厚积雪,冰室不禁心里一冷,这样糟糕的天气,火神怕是不会等他了。 

进到大厅打开手机一看果真没有留言。他却想还好他没等自己,又冷又晚的,万一冻出病来怎么办。 

拿了行李出机场想叫车,远远地好像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名字。抬头一看,只见火神正拎着个塑料袋从外面跑来。 

“辰也!”火神奔到他面前大口喘着气。大雪落在他火红的发间,没有化开。火神张口,立刻有白色的雾气跑出来,他说,对不起,我绕到外面的便利店买饮料去了。 

他用冻僵的手指笨拙地从袋子里摸出一罐热咖啡塞进冰室手里,他眯眼笑道:“快喝吧,很冷吧。” 

冰室突然想扔掉行李冲上去抱住他。 

这念头瞬间即逝,他握紧了咖啡,抬头微笑道:“你才是冻坏了的那个人吧。” 

“我?没有啦,我之前一直待在大厅里的,那里暖气很足。” 

冰室眼神一暗,随即立刻掩饰了,抓住他的胳膊问附近是否有居酒屋,先过去喝一杯暖暖再说。火神答应了,说自己开了车,帮他把行李搬进后备箱。冰室一边同他寒暄着一边不着痕迹的坐到后座去了。 

火神根本没注意,专心倒着车。冰室在后面看着他的侧脸不禁很感慨,心想,他没有变,他还是不懂。 

机场附近的居酒屋早就打样了,火神开着车在大雪里兜了好久才找到一家M记。两人进去找了个角落坐下。冰室既已打定主意不露心思,所以越发顺着火神的思路聊天。火神也因此说了很多,两人都很开心。 

聊天中火神手机震了两次。他拿起来看了眼,认真回复了再放下。第二次回复完后冰室打趣着问他是不是恋人发来的。 

火神呆了呆,一副纠结该不该承认的表情。 

冰室噗嗤笑道,说吧,我不会介意。 

于是火神点点头说,是恋人,问我接到你没有,还有路上注意安全。 

唉,交往很久了吗? 

差不多有三年。 

是什么样的人? 

嗯。火神想了想回答说,是很好的人。 

他说的那样大方,冰室也不好再问什么。只觉得大石碎胸口一般,在他单纯坦率的目光里,冰室只能感受到他对现任的爱意。火神已经放下自己了,他找到了真正的归宿,他不在意他了。 

他再也不会因为他的话难过,再也不会愿意为他努力改变自己,再也不会被他患得患失的爱所束缚而感到痛苦。 

冰室突然想到过去很多次和他吵架后,火神那总想伸出却没能抓住他的手。现在他的手握住了别人的,而那个人不会轻易放弃。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这句话火神有没有拿来形容过自己?仔细想想,他是说过的,对很多人说过,他说辰也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原来他竟是爱着自己的。并不是错觉、同情。那时的火神是真真实实痛苦的爱着自己的。 

他是野生动物,需要被人驯服,只是自己没有那个耐心,先放开了他。 

现在回想起分手当天火神对于他做回兄弟更好的质疑才发现,他那时一定非常难过。不懂的,竟是自己。 

是自己不懂他。 

想清楚这点的冰室几乎无法面对火神。好像在漩涡中打转一般,拼命抓着那块木板不愿放手,一次次欺骗自己一旦放手就会死,只是现在,木板散开了,再也没什么可抓的。冰室顺流而下,原以为的死路却不过是条温和的小溪。他和水流一道向前涌去,只一刹那就离开了原地。 

于是冰室真正放下了。他温柔地对火神说,真好呢。 

祝你幸福。他衷心说道。 

火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答,谢谢。 

“好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去宾馆了。”冰室站起身。 

“我送你?” 

“不用了,刚才在路上看到附近正好有一家,这就过去吧。” 

“那我走了。” 

“嗯。” 

两人一道走出门去,火神看了看他,摆摆手道了句别就坐进车里。车子驶进大雪中,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冰室抬头看看天,忽然长舒一口气。胸口的积郁终于全部消散,他拉上兜帽,微笑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END

评论(2)
热度(124)
  1. ReiAi罗密欧酱 转载了此文字
    终究是错过了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