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第三部



1.


贺涵再也没主动提起过要照顾余淮的事。余淮虽然表面上也一副从没听过那话的模样,但整个人却慢慢朝贺涵打开了,不自觉地会向贺涵提起或是询问一些事情,比之之前那种生硬地态度又柔软几分。


贺涵知道,像余淮这样的人是逼不得的,现在两人之间的这种平衡反而是现阶段他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


况且他也不准备表现得太过冒进。他又不是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意昭告天下。他有自己的私心,也有自己的节奏。他既已播下了种子,那后面的花应该等余淮这边来开。


这天余淮照例去医院,贺涵出去见了个客户,便顺道去那儿接他。


余淮上车后总算没说什么不用麻烦他这种话了,贺涵不禁松了口气。然后又问晚上准备去哪儿吃饭。余淮想了想说点个外卖吧。


“点外卖还不如我下厨。”


“你下厨?不麻烦吗?”


贺涵笑了,“你这小孩怎么这么怕麻烦。”


“我回家就想躺着。”


“放心,不用你做。但你得陪我去超市一趟。”


“家里不是有面条吗?”


“我都亲自下厨了,就给你煮点面这合适吗?”


余淮听了这话忍不住笑起来,“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人中做饭排场最大的。”


“你以为这饭是白吃的吗?我用的那些锅碗瓢盆就靠你洗了。”


“我可以不吃吗?”


“想什么呢,当然不行。”贺涵笑着发动了车子。



两人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菜和家居用品。余淮是实用主义,拿了东西就走。但贺涵却注重产地品质,买东西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时间久了余淮不免觉得他婆妈,贺涵见到他在一边等着时露出的小表情,不禁觉得有趣,越发故意放慢速度,惹他着急。


“差不多行了吧,买什么不都一样吗?”余淮终于忍不住开口。


“如果买什么都一样,那还搞这么多牌子做什么?”


“不然就违反反垄断法了。”


“哟,还知道垄断法。”


余淮嘁了一声,表情甚是鄙视。


贺涵说,虽然买东西的最终结果都一样,但这东西在使用过程中的体验却完全不同。就好像世界上很多公司最后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经营问题就是因为只注重结果却忽略了过程中的跟踪和反馈。


“不就买个橙子吗?”余淮小声道。


“你啊,做人太不精致了。”贺涵说。


“我是男孩儿,要什么精致。”


“这话现在说说就算了,十年后要还是这样,你就会发现你和那些精致男人之间,无论是眼界还是生活质量的差距,都会越来越大。”


也不知这话余淮听没听进去,始终不做答应。贺涵愈是了解余淮,就愈发明白对方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模式。并不会因为你更年长或是更经验丰富就轻易认同你的观点,也许余淮自己都不知道,他骨子里的傲气并没有因为现实而彻底消散。



“贺涵?”


贺涵应声回头 ,赫然发现唐晶正站在对面。她手里推着购物车,显然也是来买东西的。


自他俩上次见面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两人虽然没找到机会碰面,但一直有微信联络。面对唐晶毫不掩饰的好感,贺涵曾几次三番地想要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希望她不要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然而考虑到他们从前的感情,于情于理,贺涵都觉得自己有义务当面向唐晶解释清楚,给她足够的尊重。


“我先回去。”余淮突然说。贺涵不用去看都能感受到他全身的僵硬。


还没等余淮迈开腿,唐晶已朝他俩走来。


“好巧啊。之前约了好几次都没约成,没想到竟能在这儿遇到你。”唐晶笑道。她的目光先是聚在贺涵身上,然后才瞥见旁边的余淮,不禁好奇,问:“这位是?”


贺涵不露声色地默默挡在余淮跟前,微笑着回答唐晶的问题,“他叫余淮。”


“你好啊。”唐晶热情地招呼道。


“你好。”余淮低声说。


“你俩一起来逛超市啊。”唐晶注意到贺涵车篮子里的家居用品,颇为惊讶。即使是她和贺涵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他们都没一起悠闲地采购过什么东西。


“嗯,正好有空。”贺涵答应道。


“你们是亲戚?之前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的孩子。”贺涵回答。


“什么意思?”唐晶不解,“难道你带着实习生来逛超市?”


贺涵不语。


余淮在他身边越发局促。


这沉默每多增加一秒,唐晶脸上的笑意也就更淡一份,直到最后变为一片空白。


“余先生好年轻啊。”她望着贺涵轻轻说道。


“不要叫什么先生,直接叫我余淮就好。”余淮说。


“那……”唐晶终于将视线转到余淮脸上,“余淮你工作了吗?”


“还在念书。”


“在哪个学校呀?”


“XX大学。”


“那是个好学校啊。”


余淮不语。


“唐晶。”贺涵终于出言打断。“今天不太方便,要不改天我再找你聊吧。”


“有什么急事呀?”唐晶脸色忽然一变,一昂下巴,扭头朝余淮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然晚上一起吃个饭?余淮你也一起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你们去吧,我先回去看书了。”余淮急忙说。


贺涵低声道:“这样,你去停车场等我,我很快下来。”


余淮没跟他争执,只是朝唐晶望望,然后一低头从两人身边匆匆走过。


待他走远了,唐晶终于收了笑脸,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斜眼望着旁边的货架。


这表情对贺涵而言简直不能更熟,他知道唐晶又跟自己较上了劲。


“唐晶……”


“我真傻。”唐晶深吸了口气,“我还以为你没和子君在一起就意味着你对我还有感情,我还有机会挽回……”


“对不起,我应该跟你说明白的。”贺涵郑重道。


“不是你没说清楚,是我自作多情,想得太多。”


“唐晶,我……”


“别说了。”唐晶不耐烦地打断他,“今后我不会再打扰你,放心吧。”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祝你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哈哈。”唐晶失笑,“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贺涵,你还是多关心关心那个孩子吧。”


“什么意思?”


“我承担得起的伤害,他不一定承担得起。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贺涵认真道。


唐晶摇头,“我觉得你不知道。”



唐晶离开后,贺涵下到停车场找到了正等在车边的余淮。余淮显然想说什么,但见他心事重重的模样便没有开口。


两人沉默了一路,快到家时,余淮终于说:“你刚才可以骗她的。”


“你想要我骗她吗?”贺涵反问。


“我不想你被人误会。”


“我没有会被人误会的地方。”


“当然,”贺涵又说,“如果你觉得我这么做会让你被人误解,那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会想借口解释。”


“我从没这么想过。我觉得我做的事情,问心无愧。”余淮固执道。


两人都望着挡风玻璃,没有看上彼此一眼。


“余淮,你要知道,如果我骗她,既是对她的伤害,也是对你的不尊重。”


“为什么?”


“因为在我心里,我们之间已经不再是金钱的交易了。”


余淮望向贺涵,车流的灯光在他年轻的脸上匆匆而过,仅在眼里留下星星闪烁。


 
评论(7)
热度(40)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