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全职高手-Fly Me To The Moon

王杰希合志旧文,拿来祝小王生日快乐。


王杰希打小就和扫帚八字不合。

在其他小朋友都骑着儿童扫帚慢悠悠地绕着花坛转悠的时候,他还是没能让地上这把崭新的进口扫帚跳进手里。

“起。”王杰希注视着这把有着光滑躯干的玩具扫把。有一瞬间扫把似乎感应到了主人的命令,拼命想要站起,然而这就像冬天起床一样,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扫把大概是觉得自己没能在第一次的时候跳进王杰希手里有点丢份,因此丧失了信心,驴打滚似的在地上咕噜滚了一圈,又躺平不动了。

王杰希的巫师爸爸说,不要紧,反正等你十七了可以考幻影移形。

从那一天起,对王杰希来说,最靠谱安定的出行方式,就是幻影移形了。扫帚什么的,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王杰希是个天生的巫师。中国的巫师学校不同于国外,不分什么学院,也不流行什么学院竞赛。咱们的巫师学校从不搞虚的,就爱搞搞提高班跟补习班。王杰希自不用说,作为一个变形课满分的学生,他一直是提高班里的尖子生。大家都说,王杰希以后肯定是要进魔法局的。

然而当十七岁的王杰希带着简历踏着预言走进魔法局大门的时候,魔法局上下正为一件事头痛不已。

什么事?

教改啊!

教育局说了,你们这些学校太不像话!整天应试教育补习增考!一点都不考虑学生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特别是体育,你们有好好放学生去上体育课吗?有让学生充分享受足球和魁地奇的快感呢?知不知道今年世界杯预选赛中国队又输给伊拉克了啊!

“对不起,魁地奇是怎么算进去的?”王杰希举手提问。

“总之就是被算进去了。所以巫师学校也要教改。”

回想起学生时代那被一次次占用的飞行课,王杰希不知是该窃喜还是该悲伤。

“但是,为了挽回颜面,我们决定安插一个人去体育局!”

“啊?”王杰希的大小眼一起表达了疑惑。

“小王同志,人事档案挂魔法局,改明儿您就去体育局报道吧。”

“……”

“小王同志,要给我们魔法界争光啊!”

于是就这样,王杰希来到了体育局。


故事说到这里,咱们要插一段无关紧要的八卦。是关于魔法局和体育局就中国魁地奇的问题的小小扯皮。
体育局表示有国足这一个黑锅就够我们背的了,这魁地奇我们不约,打死都不约。

魔法局说,这也是体育运动啊,中国有十万巫师都在玩魁地奇呢,你们体育局怎么能不管?

体育局说,这是争光项吗?不是的话,我们不接。再说了申报魁地奇主办城市的也是你们魔法局,你们能力出众,要我们瞎掺和些什么呀?

魔法局说,那你怎么不说这还是外交部推锅给我们的呢?

体育局听了频频点头,说,咱们跟着外交部老大哥走。所以啊,这魁地奇还是你们自己负责吧。

魔法局局长被麻瓜的嘴炮轰晕了,实在不懂,为什么教育局可以管巫师学校,而体育局却可以不管魁地奇。他觉得麻瓜可能是地球上最可怕的物种,因此回去特批资金说要加大巫师学校对于麻瓜语言的研究和学习。

总之,这都不是事儿。事儿的关键是,巫师小王,在体育局毫无立足之地。

小王能干嘛呢?体育局局长端详着王杰希的脸。正思考着,秘书打电话进来说,荣耀联盟的冯主席又来求批资助了。

“话说……这个游戏里有个角色是骑扫把的吧?”

秘书一愣,说,是啊,局长您问这干啥?

体育局局长一拍桌子指着王杰希道:“我知道你该干嘛了!你该去打荣耀!”

再于是,十七岁的春天,王杰希,中国巫师学院优秀毕业生,加入了微草战队。


“我没法和王杰希沟通!”方士谦风风火火地冲进林杰的寝室。

“又怎么了?”林杰语重心长,给方士谦倒了杯水。

“我靠他竟然问我为什么魔道学者要骑扫帚!!!你叫我怎么和这个人交流?”

“那你就告诉他这是游戏设定嘛。”

“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要我来告诉他?!”方士谦瞪大了眼睛,十分不满。

林杰正想劝几句,忽然看到门口又站了个人,赫然是话题的中心,王杰希。也不知道他在那儿站了多久,听进去多少,不过表情倒是很冷静,一点也不像方士谦这般崩溃。

王杰希还挺礼貌地敲了敲门才走进来。他不看方士谦,方士谦也扭头不看他。林杰对自己说,要淡定。
“小王,怎么了?有事?”林杰十分耐心地问道。

王杰希一皱眉头,老实问:“林队,有个问题,我不明白。”

“说说看?”

“为什么魔道学者要用扫帚?”

话一出口,方士谦立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副你看看我说什么的表情。

林杰作为少数几个知道王杰希真实身份的人,不免感到又尴尬又好笑,强忍住笑意问:“那你觉得魔道学者该用什么移动呢?”

“幻影移形。”王杰希理所当然地说。“这样更快更有效率。”

“我听不下去了,队长你给他洗洗脑!”知晓王杰希身份的方士谦再也无法忍受这个怪异的巫师,又跟阵风似地冲出了林杰的房间。

王杰希还是不卑不亢地站着,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林杰默默觉得,这一点可能是让方士谦最生气的地方……

“小王啊,这就是个设定,不必太在意。”

“不,主要我……”王杰希的神色有些古怪,“我不擅长骑扫帚。”

“啊?”饶是林杰,也不免感觉到了一丝脱线。这个王杰希思路好诡异啊……

林杰说,小王啊,这就是打个游戏,你会不会骑扫帚和这根本没关系。你看很多玩家都不是巫师呢,他们不也照样玩魔道?

“他们不是巫师吗?”

“你看我像巫师吗……”

“……不太像。”

“所以啊,打游戏和你的实战经验基本没什么关系。而且我估计你可能是整个联盟唯一有魔道实战经验的人……”

但对巫师王杰希而言,麻瓜的世界实在陌生。光是电脑,就让他困惑了很久。

还记得第一次在微草训练室接触魔道学者的时候,逼真的游戏体验让王杰希下意识拔出了魔杖。绿色的光芒直射电脑,脆弱的机器根本不堪一击,很快就烧成了焦炭。

“呃,以后训练室里禁止携带魔杖好吗?”林杰微笑着往后退了一步。

王杰希自我研究了很久,终于确定魔道学者是最接近巫师的职业。

比如说修鲁鲁是呼神守卫、熔岩烧瓶相当于火焰咒、星星射线和折现有点像粉碎咒,而驱散粉的功能等同于障碍咒。至于什么闪电锁链,王杰希把它理解为不可饶恕的咒语。这些咒语不用魔杖,而是用鼠标和键盘来实现。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扫把旋风是什么东西?

“呃,你意会一下。”林杰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方士谦在旁边冷嘲热讽,说,你不是巫师吗?不会骑扫把算什么巫师?

王杰希说:“不是所有巫师的出行工具都是扫帚。大部分人更偏爱幻影移形和飞路粉,当然,除非你没能考出幻影移形。”

方士谦明明不是巫师,也不懂什么叫幻影移形,但他直觉王杰希就是在嘲笑他。他感到非常不爽,觉得这个后辈真是太讨人厌了。

方士谦说:“别的我不懂,反正我只知道实践出真知。你既然进了咱们微草,就自个儿努力着吧。”

王杰希不太想搭理方士谦对他没来由的敌意,不过,不管怎样,他都认同对方的这句实践出真知。既然他的问题出在飞行上,那他就得面对问题、克服问题、跨过这道坎儿。

回宿舍后,王杰希就派猫头鹰给店家写了封信,订了一把最新款的火弩箭。高级货,堪称扫帚中的玛莎拉蒂。


一个礼拜过后,火弩箭到货。林杰方士谦和王杰希一起拆了扫帚的包装,如传闻中的一样,线条流畅,白蜡树木材制成,细枝整齐划一用金线牢牢捆在一起。

方士谦表示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丑的扫帚。“你得好好学啊,不然这玩意儿就算扔在俱乐部里,大爷也不乐意拿它扫地。”

王杰希默默翻了个白眼。

微草,豪门,俱乐部盖在三环内还能有个大院子。宅男们平时不爱出来逛,所以便宜了王杰希当训练场地。加之雾霾严重,就算他满城乱窜,麻瓜们也看不到他。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对着静静躺在地上的火弩箭说:“起。”

火弩箭不愧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扫帚,身姿矫捷毫不拖泥带水地跃进王杰希手里。木头触到掌心,有一股微微的热感,仿佛在催促主人尽快上天。

王杰希长腿一迈,跨坐到扫帚上。

林杰突然感到一阵羞耻。

王杰希冲他俩点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他抬头看天,灰扑扑的一片,不知道雾霾上面是什么景象。王杰希微微屈膝,用力一蹬,展翅——

火弩箭嗖得窜出去,只是不是往上,而是向前……

方士谦看着撞到树上的王杰希差点没笑疯。王杰希若无其事地爬起来,摘了头上的树叶,一拍裤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我再练练。”王杰希镇定地说。

“你慢慢练。”林杰点头,把方士谦强行带走。


少年王杰希陷入了忧郁。

为什么自己就是不会骑扫帚呢?

“我和你说,这就跟有人不会骑自行车一样,属于小脑不发达。”方士谦言之凿凿。

“小脑?自行车?”王杰希疑惑。

结果他只用了一小时就学会了骑自行车。方士谦有点无语地看着他双手脱把,无比淡定地在院子里骑来骑去。方士谦的车……他用来装逼的山地车……

可是王杰希就算学会了自行车他也没能骑着扫帚飞天。火弩箭的运动范围似乎局限于横向而非纵向,每次稍一用力,就跟子弹似的朝前冲。有一阵王杰希都开始考虑要不要换职业去当神枪手了。
但是,不能。他是巫师的代表,不可以在此败退。为了学弟学妹能有一条全新的出路,王杰希必须要学会骑扫帚。

王杰希邮购了很多书,那阵飞来微草的猫头鹰太多,差点引起有关部门注意。为了缓解压力,林杰开始教王杰希网购。不得不说,快递公司的效率比猫头鹰高多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傻乎乎的猫头鹰撞在微草的玻璃窗上了。

王杰希研读了大量书籍后再一次进行了试飞,这一回方士谦找来了一个摩托车头盔给他戴上。王杰希戴着方士谦给的头盔,林杰给的手套,脑中回忆着飞行理论,两脚用力,腾空而起。

起初火弩箭还是想向前冲,但是在撞向树的前一秒,王杰希用力抬高了帚身,强大的后坐力让他连人带扫把贴着树干直窜云霄。虽然被枝叶打了一脸,但王杰希还是冲破了诅咒,飞了起来。

方士谦和林杰在下面仰头看着,他们看见王杰希越变越小越变越小……

“队长,你说他怎么就没个停啊?”

“他飞多高了……”林杰无语。

“你说他是不是不会平行飞啊?”

“怎么可能,他起步就是平行飞好吗?”

林杰话音刚落,就看到王杰希跟颗导弹似的脑袋向下从天而降。以一个y=-x2+bx+c的抛物线完美升空并且降落。还好王杰希机智,在离地3米的地方直接跳帚,这才没和火弩箭一起扎进砖墙里。

“我觉得吧。”方士谦难能可贵地、诚恳地对王杰希说:“您还是练个神枪手吧。”


难道自己真的不会飞?王杰希坐在屋顶上思考人生。他的猫头鹰在他头上转悠了半天终于收了翅膀落到他腿边。王杰希掏了半天口袋愣是没掏出点可以吃的,猫头鹰不满地轻轻啄着他的手指。王杰希一边给它啄着,一边看着他的翅膀,忽然灵感一现。

“不如先去体验一下正常的飞行?”

当王杰希这么说的时候,林杰和方士谦都以为他要去坐飞机。哦,可以啊,下回比赛去S市,你跟我们一起坐飞机去呗。

“飞机?”王杰希皱眉。

“不然呢?”

“鹰头马身有翼兽。”

方士谦觉得十个牧师都救不了自己。


B市的鹰头马身有翼兽出租服务特别少。因为这动物太庞大了,还凶猛,在B市这种人口密度过大的城市不容易隐藏。王杰希找了半天才在附近的山里寻到一家,一次二十分钟,四百块钱,前提还要鹰头马身有翼兽喜欢你。

这个挺难,因为王杰希向来和动物绝缘。他打小就喜欢猫,无奈猫看到他就跑,就算他考出了阿尼玛格斯资格证变成猫混在草堆里都没有猫来和他玩耍。王杰希觉得这比不会飞更令他无奈。

开车送他去山里的方士谦表示,可拉倒,你说的怪物又不是小猫,说不定凶猛怪禽就爱你这种。

王杰希懒得纠正他鹰头马身有翼兽不是怪物。

出租点在山顶上用魔法划出了一块围场,在方士谦这个麻瓜眼里这里就是一片荒芜,只有几块破牌子惨兮兮地挂在干枯的树枝上。

按道理,王杰希不该带方士谦进去。但人家来都来了,还一副特别好奇的样子,就算王杰希有心无视都不能够屏蔽。

“要不要进去?”王杰希问。

方士谦立刻拒绝,鄙夷道:“谁要进去看怪兽。”

王杰希觉得这个人拐弯抹角的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去不去?”

“不去!”

“那麻烦你在这儿等一会儿……”王杰希正要迈步,一下被方士谦扯住了,还特大力,闹得他向前一趔趄。

“喂,为什么我站在这儿什么都看不到?”方士谦狐疑道。

“因为施了反麻瓜咒。”

“靠!种族歧视!”

王杰希歪头。

“那你拍张照片给我。”方士谦掏出早已备好的相机。

“你是不是想看鹰头马身有翼兽?”

“是……”

“那你跟我进去吧。”

“这儿不是有什么反麻瓜咒?”

“先给你解咒,完事后再给你消除记忆就好。”王杰希若无其事地说。

“我靠这么狠……”

“看不看?”

“看!”方士谦立刻回应。

于是王杰希抽出魔杖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方士谦随即露出了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的惊讶表情。

王杰希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向他展示身后漫步在绿草间的各种神奇生物。


不管方士谦,王杰希径直走向鹰头马身有翼兽所在的栅栏。老板说今天就你一个客人,随便挑。老规矩,鞠躬,对视,别移视线,直到他们朝你鞠躬。

王杰希在栅栏前站定,面前是一溜健壮的怪禽。怪禽们专心致志地刨着土,连头都没抬一下。王杰希鞠躬,然而还是没有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搭理他。

你说,人家都不看你,你怎么和它目光对视?

王杰希微微焦躁起来,难道自己真的与飞行无缘了吗?

“我靠,这怪物超大。”不知何时溜达过来的方士谦大声说道。

王杰希和老板同时皱起眉毛,要知道鹰头马身有翼兽是非常骄傲的生物,它们最讨厌辱骂它们的人,万一它们生气攻击,那方士谦可是在劫难逃了。

果不其然,刚才还心不在焉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们全都斗志昂扬地昂起了脑袋,虎视眈眈地看向了方士谦。
王杰希默不做声地移到方士谦身前,握紧了口袋里的魔杖。

“看什么!”方士谦,一米八三的北方大汉,纯爷们,真硬汉,天不怕地不怕地回瞪了回去。

对视超过三十秒,鹰头马身有翼兽中竟然有一头低下了脑袋,鞠躬行礼。

“奇了……”老板喃喃道。

这头神奇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似乎很喜欢方士谦,不仅让他坐,还让王杰希一起坐上去了。飞行前方士谦一直在问老板说,这鸟真的载得动两个大汉?

“载得动,加我都没问题。”老板可劲地吹着。两个人,八百块,太划算了。

跨坐上鹰头马身有翼兽时两人还有点兴奋,但怪禽站起时的颠簸瞬间令人胆寒。就连王杰希的脸色都有点发白。黑心老板还跟没事儿人似的乐呵呵地看着他俩,笑道:“抓紧了啊,走你——”

鹰头马身有翼兽应声张开宽大的翅膀,王杰希和方士谦直觉身体止不住的后倾,不得不抓住兽身上的短毛,防止自己滑落。在短暂的助跑后,猛兽的后腿用力一蹬,一跃飞入空中。

鹰头马身有翼兽一路上升,从王杰希的角度只能看到高速拍动的翅膀和间或露出的阳光。当他们终于抵达到一个合适的高度后,怪禽忽然停止了加速,展开翅膀,尽情滑翔。

这一刻,王杰希终于感受到天空中微冷的空气,以及光滑湛蓝的天幕。

山峦在脚下收缩,原本清晰的风景逐渐简化为卫星地图,膝盖正面迎接冷空气,微微泛着冷。

“卧槽。”方士谦在王杰希身前麻溜地爆着粗口。

兴许是许久没上天了,有点兴奋,这头鹰头马身有翼兽谄媚般地卖弄起了自己的技艺,在半空中做出了各种高难度动作,时而俯冲时而疾升,吓得两人不敢再四处乱看,一门心思就想着怎么抓紧羽毛不被甩下去了。

等到飞行结束,鹰头马身有翼兽四足落地,方士谦几乎立刻滚倒在地。王杰希稍微好一点儿,还能扶着怪禽的脖子站直身体。不过也仅限于此了,付了钱立刻就跑,不想再听老板多唠叨一句。

趁着方士谦还晕着,王杰希给他来了个一忘皆空。等方士谦醒后发现自己正和王杰希在车里坐着,手表指向四点,当中的一个多小时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方士谦敏锐地望向王杰希。

王杰希懒洋洋地看着窗外。

方士谦一边摸着脑袋一边发动了引擎,他觉得这个王杰希一定有问题!


试飞也飞过了,如果王杰希还想感受一下翱翔的感觉,那他就必须学会骑扫帚。

不成功便成仁!王杰希对自己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学不会飞行,那他就要离开微草重新寻找工作。

“哦,不行的话,你准备干嘛?”方士谦咔嚓咔嚓地吃着薯片。

王杰希也拆了一袋,咔嚓咔嚓地吃着,他说,去当傲罗。

“啥叫傲罗?”

“就是警察。”

“民警啊?”

“刑侦大队吧。”

“嘿,你这麻瓜语学的还挺快,接下去就该贫起来了。”方士谦十分不满。

王杰希现在不仅麻瓜语说得很溜,他还知道方士谦的这种行为叫the one,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是他the one的对象。

总之王杰希方士谦和林杰在某个风和日丽阳光普照的好天气里跑去了微草大楼的天台。王杰希将在这里做最后一次飞行试验,他全副武装,穿上斗篷戴上帽子,手里提着被擦得发光的火弩箭,在蓝天底下威风凛凛,显得十分的中二病。

林杰非常心累,劝他还是平地起飞,免得从楼上摔下去有危险。但王杰希坚决不同意,认为不可以给自己留后路。只需往上不许掉落。

于是林杰在昏昏沉沉的午后两点钟,目送着巫师王杰希走向天台边缘。王杰希微微侧过头来,低声道:“我走了。”

阳光刚巧撞在他斗篷的银扣上,折射出令人晕眩的光芒,那一刻普通人林杰似乎亲眼看到了魔法的痕迹。
王杰希带着扫帚从楼上一跃而下,气压像十张羽绒床垫迎面扑来。他在下坠中睁开眼睛,左眼见到熙熙攘攘的麻瓜世界,右眼望见隐藏在墙壁之间的魔法生物,光怪陆离,如魔似幻。王杰希微笑起来,单手悬挂在停在半空中的火弩箭身上,一个引体向上,受身操作,翻身俯上扫帚。

这一刻,火弩箭仿佛真正被去除了枷锁,化身赫尔墨斯的箭矢,极速前进。

气流的颠簸让火弩箭很快打起转来,眼看又要向下摔去。

“我一定要飞。”王杰希冷酷地想着。

他牢牢统治着他的扫帚,不给它从手中溜走的机会。火弩箭宛如被扼住喉咙的鹰隼,急速下降,王杰希两膝夹紧木头,慢慢放开双手对于扫帚的束缚。

刹那之间,火弩箭的两侧好像伸出翅膀一般,扑腾了两下,停在了半空之中。王杰希再度伸手握住扫帚,这一回它就像被驯服了一般,顺从地垂下了脑袋,任由王杰希波动方向。

“飞。”王杰希在五百米高空如此命令道。

火弩箭平稳翱翔,王杰希眯眼在微草上空徘徊,已然成功掌握飞行。

“咱们微草行啊!”在办公室里围观了全场的微草老板如是想到。


很久以后,当微草的第一任老板离职,当方士谦都退役了之后,这个联盟里便再也没有知道王杰希真实身份的人了。

也许是那一届的局长驴了他,总之,在那之后魔法局并没有大力发展荣耀文化,这么多年了,毕业后被骗进职业游戏战队的似乎就他一个。

巫师王杰希就这样在麻瓜中逐渐改变了生活习惯。他学会了开车和坐飞机,迷上了购买小家电,最终在油盐酱醋的日常里将自己那檀木制独角兽毛芯的魔杖束之高阁,而当年的好伙伴火弩箭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在了俱乐部的储物室里。

当他因为陪队员去轻纺市场买东西而陷在车流中动弹不得时,王杰希也只是耐心地调着车载广播,情绪稳定,没有想要幻影移形。

“艾玛,怎么礼拜六还这么堵啊。”袁柏清在后座上大声抱怨。刘小别倒挺开心,捧着手机趁此机会专心打游戏。副驾上的高英杰一直一脸紧张,王杰希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我要是会飞就好了。”袁柏清忧郁道。

刘小别终于摘下了耳机,冷笑道:“你不是守护天使吗?飞一个给我看看。”

“刘小别你是猪吗?你咋不练个剑道八极给我看看呢?”

“我要去连剑道那是分分钟的事,但你要学会飞那估计就难喽。”

“好啊,我举报,你嘲讽队长。”

“我去你的,我哪里嘲讽队长了。”

“你难道忘了队长的魔道学者也会飞?你这不是在嘲讽队长不会飞吗?”

“你敢不敢就事论事?”

“你敢不敢正面回答?”

“我去你大爷的,来PK。”

“来就来,报个游戏名看我虐你。”

“你等等我找找。”

王杰希冷漠冷酷冷情冷脸地注视着前方堵得一动不动的车流,心想,我的确会飞。


四人到了轻纺市场,开始东看西瞧。他们主要是来买点装饰品来应付即将到来的全明星。

这一年全明星的主题竟然是和角色对话。不知是哪个倒霉催的想出来的,竟然让大家cos一下自己的游戏角色。穿着比较正常的枪系和格斗系选手表示情绪稳定,剑系的选手也表示可以勉强hold住。就是苦了暗夜系、法师系一众杀马特和暴露狂。还有些玩人妖号的朋友甚至打算提前退役放弃治疗。大家纷纷觉得这可能会成为自己职业生涯、乃至整个人生中最羞耻的一晚。

“我没有中二病。”大家在职业群里哭嚎。

“没有中二病你整那个荧光紫的铠甲干嘛?”

“朋友们救命刚才俱乐部让我去试装了,裤子我穿不上。”

“卧槽,这衣服真的袒胸露乳啊!”

……

最近一打开手机就能收到各种各样痛并快乐、羞耻并激爽的消息。但不管怎样,王杰希还是巍然不动,一副对这个活动十分缺乏兴趣的样子。

今天央求队长开车载他们来轻纺市场,三位小队员们也是抱着想让队长也活跃起来的心思。这会儿摸索半天,开始试探着问王杰希有没有试过cos服了。

“没。我说不用特别给我做了。”

“咦?”

“我以前有几套,送去改改细节就好。”

刘小别三人面面相觑,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大秘密。

他们队长,原来曾经是个中二病啊!!!

“想好要买什么了吗?”王杰希问。

“啊!还没有,先逛逛……”

王杰希没说谎,他这几年没怎么发胖,巫师学校的旧校服还可以勉强套进去。至于扫帚,还有火弩箭可以凑合……不,等一下,他的火弩箭去哪儿了?

王杰希皱起眉头。


回到俱乐部,王杰希直接去了储物间,翻了一圈没找到,又下楼找到几个保洁大爷询问,大家都说从没见到过一把形状古怪的扫帚。

“仔细想想,很高很大,弯的挺奇怪的一把扫帚?”

“没。不能扫地的估计早被扔了吧。”

王杰希有点郁闷,心想这火弩箭也好几千呢。晚点回去算了下时间,给方士谦留了言等他上线。

方士谦自从退役后就去了国外。因为时差,两人聊得不算多。不过他俩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毕竟王杰希不管说什么或是不说什么都能惹着方士谦。

那时方士谦还没走,两人还是和以前当小队员时那样拌嘴,新来的队员不了解情况,老以为他俩关系恶劣。后来想想,他俩的确不算朋友,却微妙的当了那么多年的队友,成为彼此最后的依靠,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段孽缘了。

现在方士谦的QQ头像终于变亮了,上来就没好气地问,大清早找他干嘛?

“你知道我火箭弩放哪儿了吗?”

“我靠我怎么知道。你后来有骑过那玩意儿吗?”

“骑过一两次吧。”

“……不记得,你储物间去过了吗?”

“当然。”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多大人了,自己东西不会保管好啊?”

“太长了,箱子里放不下。”

“你放心,丢不了,我早说你那扫帚那么丑,人家扫地都不要。肯定搁哪儿了,你让保洁大爷帮你找找。”

“让找了,找不到,所以来问你。”

“靠,那我更不知道了。”

王杰希耐心地等着。果不其然,不一会儿方士谦又开始打字了,他说,你有没有去林队房里找过啊?

林杰的房间朝北,位置不好。当初微草刚成立时大家挑房间,他第一个就选了这间,老好人,公认的。他走后,那间屋子不知为何一直没安排人住,王杰希觉得那边清净,要想事情时总往那儿跑,撞到过几次方士谦,两人都留了点东西在那屋里。

想来把火弩箭扔过去也不是不可能。

王杰希下楼借钥匙时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去过那个房间了。那个在他年轻、迷茫、对未来捉摸不定的时候常去的房间现在是什么样呢?

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一片漆黑,王杰希熟门熟路地摸到墙上的开关,开了灯。

房间空荡荡的,看起来有段时间没打扫了,日光灯照出了一层飞舞的灰尘。空床上堆了不少东西,王杰希翻了翻,发现了过年时贴的装饰画。

感觉真是好多年了啊。王杰希感叹道。他站在房间正中,仿佛被施了闪回咒似的,眼前出现了一幕幕景象。看到林杰、看到方士谦,看到很多过去的微草队员,还看到刚毕业的自己,提着火弩箭从窗口一跃而出,在湛蓝的天空中飞翔。

魔道学者会飞,这不是最自然的设定吗?

他的目光落到树在墙角的一个灰色长条上,他把长条抽出来,摸到了熟悉的形状。

王杰希温柔地微笑起来。


这一年全明星的现场堪称灾难。

后台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顶着五颜六色的假发和七零八碎的装甲满场乱窜。基本都是不忍直视的,但也有几个人特别亮眼,比如轮回的周泽楷,又比如兴欣的苏沐橙。

“你说为什么我就今年入选了全明星?”刘小别身穿塑料铠甲,脚踩妖艳高跟,郁闷地看着打扮得活泼可爱的重剑少年卢瀚文。

“运气好吧?”卢瀚文傻笑道。

远方裸着上半身的韩文清俨然生人勿近,只有张佳乐不怕死的在他身后狂笑。腰间的子弹拖了一地,像条尾巴似的跟着他转悠。

孙翔和唐昊非常自豪的展露了好身材,遭到了前辈的一众鄙视。

前来看笑话的叶修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正靠着墙喘气。王杰希正好站在他旁边,给予了他非常冷漠地注视。

“笑什么笑!”黄少天骂道:“你要是还在,你就该穿着散人那身破烂装备上台接受五万人的嘲笑!”

“不好意思啊,哥退役了,我还是看你接受嘲笑吧。”叶修嘲讽。

喻文州本来想劝两句,结果被衣服上乱七八糟的带子差点绊了一跤,惹得叶修又大笑起来。

“老王,扶我一把。”叶修挣扎着朝王杰希伸出手。

王杰希把火弩箭放到一边,把叶修拉起来。叶修一眼看到他的装扮,笑道,“老王,你这身挺合身啊。”
“还行。”

“你这衣服哪儿来的?校服?”

王杰希一愣。所幸后台嘈杂,并没有人望向这边。叶修平淡地看着他,眼里没有秘密。

“你知道了?”

“你忘了我现在在体育局工作?那天翻人事档案,看到你,就顺手查了一下。”

“哦。”王杰希干巴巴地说。

“所以,真有那个世界?”叶修问。

“一直都在你们身边。”王杰希淡淡道。

“你会魔法吗?”叶修笑道。

“会。”

“那飞呢?”

“魔道学者会飞,不是最天经地义的设定吗?”王杰希反问道。

前台主持人终于报道了微草战队的名字。

王杰希告别叶修,和刘小别、高英杰一起步入舞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但更多的,是在呼唤微草。

王杰希抬头,看见高悬在上方、被灯光照得发亮的穹顶。手中的火弩箭忽然变得异常兴奋,轻声呼唤着对飞行的渴望。

他是王杰希,他快三十了,也许职业生涯即将抵达终点,也许他不可能再回到纯粹的魔法世界之中,但他依然是一个巫师,是一个被唤作“魔术师”的,真正会魔法会飞行的魔道学者。

王杰希骑着扫帚腾空而起,在千万的呼声中,举起掩藏在斗篷下的魔杖,洒下了漫天的星光。


END

评论(35)
热度(1189)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