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Roll With It

十六岁的时候突然获得了超能力。


做梦的时候偶尔会看见未来。不过只能看见,不能参与,静静地做个旁观者,看着未来的自己做一些事情。

就是那个梦,告诉孙翔,该去打荣耀了。

孙翔从没和人提起过这个能力,主要是因为它太不稳定了,出现的频率也低,而且,在梦中,他只能看到自己在做什么,其他有用的事情,诸如彩票大盘未来对象,全都一概不知。

老实说,这个能力没给他带来什么便利,反而狠狠坑了他一次。就是那个梦,告诉他他会用上一叶之秋这个账号,梦里还说他能当上队长,风光无限。

因此,当陶轩向他提出转会交易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了。他觉得一叶之秋和嘉世的未来都是他的,和叶秋这个人早已没有一丁点关系。

当然他后来被打脸了,而那个能力也像青春期一样,消散的无影无踪。

在嘉世最后的日子里,孙翔收到了不少俱乐部的邀约,其中最重量也最有诚意的,要属轮回。轮回许诺给他主力位置外加高价年薪,可出人意料的是,孙翔没把话听完就拒绝了邀请。

“不好意思,没兴趣。”

“……没关系,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们还会再联系你的。”

说完,倒是对方先挂上了电话。孙翔心情不好,直接把号码设了个黑名单。

弄完了又心虚,坐在床上发呆,觉得压力和烦躁像个巨大的羽绒枕朝他脸上呼来。

他也不是不知道嘉世的情况,心里很清楚,这是一艘沉船,99%是要沉没的。当然事情没有绝对,这里依旧有1%的可能重新再来,但问题是孙翔自己想不想陪着这支队伍站起来。

他有那个必要吗?他有这么爱嘉世吗?

没有。孙翔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年轻的倒影默默想。

然而他是个骄傲的人,太傲了,他可以接受失败的挫折却无法忍受逃避的想法。如果在此时离开嘉世,那与一个逃兵有何分别呢?他将是那个因为队伍降级而冷酷离开,只追求自己前途的选手,无情无义,为人嘲笑。

光是想想,就让孙翔头皮发麻,气得捏紧拳头。

不,我不走。他对自己说。倒像是一个孩子在和自己大发脾气,任性地争夺一个不算喜欢的玩具。

孙翔就这样获得了短暂的平静。

可是,轮回又一次打来了电话。

“我不是说没兴趣吗?不要再找我了!”孙翔压着嗓子从休息室中走出来。

他靠着墙,愤愤地盯着地砖的缝隙。他不懂,为什么这些事情可以令人烦躁到这种程度。

“年薪,我管年薪干嘛?”

“周泽楷?我为什么要对他有兴趣?”

“不用,不要,没需求,谢谢。”

孙翔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声音也越来越大。肖时钦从房间里走出来略担忧地看着他。

“小孙?”

“我没事。”孙翔粗鲁地说了声再见,就摁掉了电话。

“怎么了?”肖时钦耐心地问。

孙翔执拗地盯着空白的墙面,不屑道:“推销电话。”

“是吗。”肖时钦笑了笑。

他一直挺温和的,孙翔看看他,好像第一次发现他其实是自己的前辈一样,惊异于他的年长。

是不是该问问他的意见呢……

“小事情。”

“嗯?”

孙翔不喜欢自己的犹疑,抓了下头发,说:“没什么。我先回去了。”

肖时钦还是温和地点点头,孙翔直觉他也在某个抉择之间,不过他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转会窗开启的日子越来越近,整个俱乐部中都散发着消极的气氛。只有苏沐橙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因为不管陶轩愿不愿意,她都要离开。

“小孙,轮回有接洽过你吧。”肖时钦淡淡问道。

他俩在嘉世附近的星巴克,肖时钦说请他喝个饮料,算是这段时间以来的感谢。 两人坐在窗边,绿叶影子落在肖时钦脸上,让他看起来较之平日轻松不少。

“你怎么知道的?!”孙翔惊讶道。

肖时钦无奈笑道:“你以为你拒绝了,轮回就不会去找嘉世吗? ”

“他们干嘛找陶轩?!”孙翔更加惊讶。

“你现在是嘉世的队员啊……”

“靠!我不去轮回!”孙翔这就急着起身,被肖时钦轻轻按回去 。肖时钦说:“刚才我去和陶轩说事情的时候听说的,你也别急,陶老板还没答应他们。”

“凭什么是陶轩做主?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事情就是这样运作的……”肖时钦叹了口气,“其实,轮回对你的心意很诚啊。”

“我不去。”孙翔赌气道。仿佛受了背叛,满心厌恶。

“为什么呢?那边是豪门新贵,如日中天,多少人想去啊。”

“你怎么不想去?”孙翔反问。

肖时钦没生气,笑道:“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再兴这套了,但 你可以。你是一个遇强则强的人,所以你适合豪门强队。”

孙翔不懂什么是遇强则强,他只知道自己心里一团乱麻。他不想再提嘉世轮回,于是生硬地扭转了话题,问肖时钦作何打算。

“其实雷霆有联系过我。”肖时钦看着自己的手。

孙翔惊道:“他们要你回去???”

“是啊。”肖时钦笑起来。

“这……”他眨眨眼,小心又好奇地问:“不会很尴尬吗?”

“坦白说,尴尬又害怕。”肖时钦捧着咖啡。“但是我打算回去。 ”

“为什么?”

“就是觉得经历了这么多,那个位置最适合我。”

“什么意思?”

“小孙,未来你也会遇到这么一支队伍,可能有各种不足,然而你却是真心实意爱着它的。你会愿意为他付出一切,想要在它身边走完职业生涯。对我来说,这一年终于让我看清,我命运里的这支队伍不是嘉世,而是雷霆。所以哪怕再尴尬,再害怕,我也想要回去。”

孙翔疑惑地看着他。

肖时钦笑道:“不太懂是吧。不久以前我也不懂,就是电光火石间的事,等你遇到了就会明白。”

“嘉世不是吗?”

“对叶秋或是邱非而言,嘉世可能是那种队伍。不过,就我观察,我不认为嘉世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

“所以我应该走?”

“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我不当逃兵!”孙翔立刻反驳。

“哈哈,小孙你真的很单纯。”肖时钦拍拍他的肩膀,“其实我也没资格说什么,毕竟未来的事谁都不清楚。选择权还是在你手上的,祝你好运。”

孙翔闷闷地喝着饮料,没有说话。


回到寝室,孙翔在床上发了半天呆,抓起手机给肖时钦发了个微信。问他,你觉得轮回干嘛要我过去?

他俩不久之后就将成为对手,然而共同的经历却让他们成为脱离队伍立场以外的一对不算朋友的朋友。

肖时钦没有辜负孙翔的天真,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他认为轮回现在的配置虽已接近完美,但较之其远程的强大,这支队伍在近战方面仍有弱点。为了弥补这个空位,一叶之秋这张神卡自然是不二的选择。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保护好王牌周泽楷。 即便周泽楷正值当打,但为了延长他的职业生涯,轮回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引入可以帮他分压的选手。放眼整个联盟,还有比 孙翔更合适的人吗?一个接近成熟、天才、有商业价值,且极其年轻的选手,再配上神卡,简直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孙翔被他分析的晕晕乎乎,一想到本来简单好懂的荣耀背后还有如此深的利益关系就觉得烦躁不安。他胡乱结束了对话,在安静地房间里数着自己的心跳。

如果他能预知未来……

不。孙翔翻了个身,一拳砸在床垫上。

三天之后他被卖给轮回。他反而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

孙翔气急败坏,当天下午就收拾了行李出发去S市了。肖时钦想送送他,也被果断拒绝。

自尊心严重受伤,肖时钦十分同情。然而若非陶轩如此冷酷,孙翔可能还会放任自己的骄傲,任性地做出对他不利的选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总之希望他能够在轮回恢复过来吧。


孙翔毕竟少年心气,在高铁上短短两小时之间,心情已经从打死不去轮回,变成了去轮回拿冠军让你们后悔。

背着行李从车站出来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把前来接人的轮回经理吓了一跳。

他钻进凉爽的车厢内,经理在旁边礼节性地跟他打招呼,他一个字没听进去,只看见车窗外S市那被暑气蒸得几近走形的柏油路。

到这时,他猛地冷静下来,像是被汗湿透的后背突然遭到冷风侵袭一般,凉得透心。

“小孙,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轮回经理关切地问。

孙翔愣了下,摇头。

“是赶了点,我们也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早……”

“我来早了?”孙翔皱眉。

“呃,快夏休了嘛。不过没事,早点过来适应也好!周队是本地的,他说随时都可以陪你训练。”

“你们都要放假了?”孙翔突然问。

轮回经理不太理解他的脑回路,这不刚刚说要夏休嘛……

“呃,是啊,不过就队员而已。其他工作人员还是照常上班,要加训的话,打个申请就好。”

“哦。”孙翔点头。

之后大致和他讲了下福利待遇,孙翔没怎么听。路上很顺利,不一会儿就到了俱乐部大楼。

接近夏休,大楼里充斥着夺冠和休假的双重喜悦。他和经理在底楼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不少人从楼梯上下来,有几个面孔很熟,孙翔知道他们是轮回正选队员。

“正好,介绍一下。小孙,这是杜明、吴启、吕泊远,以后都是同事了。”

孙翔和那三人点头示意。经理又问,你们干嘛去,晚上不是给小孙接风吗?

“知道知道,副队让我们先去点菜。”吴启说。

“小孙有特别想吃的吗?让他们点。”

孙翔摇头。

“那我们先走了啊,拜拜。”

经过孙翔身边时,那三人投来了好奇的目光。电梯刚好到了,孙翔带头走进电梯间。

经理直接把他带去轮回老板的办公室。周泽楷也在里面,穿一件T恤,很休闲的样子。孙翔还是头一次看他不穿队服以外的样子,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周泽楷主动过来和他打招呼,然后就不吭了,静静站在他身边。

孙翔略迷茫,往外边挪了点。

之后轮回老板出来,握了手讲了话,又嘱咐孙翔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晚上接风宴他有点事,就不去了,你们几个队员玩得开心点。

孙翔随口答应着。没来由的想到刚进嘉世那天,觉得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正胡思乱想着,有人敲门,是江波涛。

“不好意思,打扰了。”江波涛没进门,一手扶着门框,给周泽楷使了个眼色,“小孙的宿舍我安排好了哦。”

“那小孙就跟小江他们一起去宿舍看看吧。”

房门一关,走廊里就剩下江波涛、周泽楷还有孙翔了。江波涛问,路上顺利吗?

“嗯。”

和轮回经理在一起时孙翔还算放松,突然把他丢到轮回队员中间了,不免有些尴尬。虽说他也不太在意什么周泽楷江波涛,但……

见孙翔还背着大包,江波涛问:“你的包重吗?要帮你拿吗?”

“不重。”孙翔立刻说。

周泽楷伸了伸手,又按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走吧?宿舍在附近的小区里。装修很好啊,一人一间呢。”

孙翔点头。

三人一起走出俱乐部大楼,对话主要由江波涛引导,基本他问什么,孙翔就简单回答一下。到公寓底下时江波涛接了个电话,好像是杜明在问菜够不够之类的。

两人鸡同鸭讲半天,最后江波涛说,我这儿也差不多了,我过来一趟吧。

完了又和周泽楷说,小周你陪下小孙,等下直接到饭店来。

周泽楷点点头,一副十分可靠的样子。孙翔一惊,心说江波涛你别走啊!!!

然而江波涛还是走掉了,留下周泽楷和孙翔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周泽楷干劲满满地说:“7楼。”

轮回的宿舍有点像单身公寓,两间共享一个厨房和休息室。和孙翔共享的是吕泊远。不知是事先打扫过了还是怎样,休息室里空得像没人呆过似的。

周泽楷问,还可以吗?

“嗯。”孙翔把背包扔到宽大的床上。

“冰箱里有吃的。”周泽楷说。

“嗯。”孙翔坐在床边点头。

“嗯。”然后周泽楷就站定不动了。

孙翔不太明白他要干嘛,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他离开,琢磨了一下语气,生硬却小心地问道:“你要干嘛?”

周泽楷显然也没理解他的意思,尴尬地说:“等你吃饭。”

“哦。”

“嗯。”

“啊?”

“走?”

“哦,等下,我拿个手机。”孙翔把手机揣兜里,回头看了眼,拔下房门钥匙,走出了房。

“我住隔壁。”周泽楷指着对门的一间房解释。

“江波涛呢?”

“他住楼下……”

“哦。”

“有什么问题可以……”周泽楷正说着,突然被孙翔打断了。孙翔问,在哪儿吃饭?

“……在XX,走过去就到了。”

轮回在市中心,饮食娱乐都很方便。饭局上有轮回经理跟江波涛控场,因此气氛一直保持着亲切友好的状态。孙翔能吃能喝,食量惊人。

他本以为自己会吃不下饭,轮回的人也以为他的胃口可能不会太好,谁知都想错了。轮回经理挺高兴,觉得这是个好现象,小孙适应的很快嘛!

可等到独处时又不一样了。孙翔一边往衣柜里挂衣服一边想,这些东西昨天还在嘉世,今天就到轮回来了……

他怎么就像个跳楼甩卖的脸盆呢?

孙翔想到这里呯得一声关上柜门。


第二天早上吕泊远来找他吃饭,试探性地问,孙翔你昨晚睡得好吗?还习惯吗?

孙翔不太适应这种和人一起出门的感觉。毕竟在越云和嘉世的时候他更习惯独来独往。

现在吕泊远在他旁边叨叨,然后对门的周泽楷出来了,也想跟着努力叨叨两句。

孙翔问:“几点开始训练?”

“噢,那个……其实……”吕泊远挠头,“我们今天起夏休。”

孙翔停下脚步。“那不训练了?”

“练。”周泽楷说。

“呃,这不是离9月没多久了吗,副队说我们最好都留下来适应新队员。”吕泊远解释。

等走进训练室,孙翔看到轮回的正选队员全部到齐。简单的热身训练后,就开始组合训练。

孙翔今天才知道要和他打配合的是周泽楷。

“什么?你之前不知道吗?”江波涛很迷惑。

孙翔想可能有什么人和他说过,不过那时他不想来轮回,所以压根没往心里去。他不懂,周泽楷这样的选手为什么要找他来搭档。

“远近配合。”周泽楷解释。

孙翔反而疑惑这真的是周泽楷自己提出的想法吗?一个如日中天的选手为什么要和另一个攻击型选手打配合?难道他期望自己来辅助他掩护他吗?

孙翔握紧了拳头。

他没法忘记挑战赛时叶修说的话。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孙翔对屏幕上的一叶之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改变,那他就永远是那个被叶修所打败的嘉世的孙翔。

这是所有事中最令孙翔无法忍受的一件。

所以他昂起头问周泽楷,“怎么配合?”

“互相掩护互相补漏嘛,关键是培养出默契,没有特定的套路的。”江波涛笑道。

然而孙翔不明白,什么叫配合,什么叫默契,如果没有特定的套路,那他该要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出现在什么地方?他不再是一个人了,他要怎么兼顾全队?

“不用那么刻意……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要不你俩先试试?”江波涛提议。

第一次配合自然是令人无法直视。孙翔觉得自己全程畏首畏尾,反应极慢。原本像本能反应一般的技能选择,到了这会儿竟成了一大难题,用哪个技能,什么时候放,往哪里放,他都一无所知。而最令他难堪的是,周泽楷的表现依旧亮眼。

为什么周泽楷会知道他需要他在哪里出现?为什么周泽楷会明白用什么技能来配合他的攻击呢?

难道轮回买他来是为了让周泽楷去配合他的吗?

一次不行,第二次还是不行。第三次、第四次,只有越来越糟,绝无半点改善。

到下午两点时,就连一向镇定的周泽楷都松开了握着鼠标的手。

“要不今天先到这里吧。我看小孙挺累的,估计没休息好,反正我们也不急于一时嘛。”江波涛打了圆场。

孙翔率先走人,他简直一秒都没法待下去了。

走到外面,烈日当空,蝉鸣夹杂着机动车的引擎,吵得震耳欲聋。孙翔站了半天,才有汗水从额头滴落。

挫败、愤怒、惶恐交织在一起,让骄傲且年轻的孙翔,忽然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轮回买他来干什么呢?

或者说,嘉世为什么这么干脆的卖他走呢?难道因为陶轩看出了他没有带领队伍的实力?还是说,他这几年来的骄傲都是错的,他的确没有那个资本?

孙翔感到无比烦躁,却对面前川流不息的车流无可奈何。


吕泊远在共用的休息室等孙翔。他的面前放着绿豆汤,看到他来,立刻说,食堂做的,喝吗?

孙翔头也不回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甩上门。

过一会儿好像江波涛和周泽楷过来了,孙翔在房里听见吕泊远说孙翔心情不好,还是别去找他了。

一想到可能会让新队友产生误解,孙翔就更加心烦意乱。索性往床上一倒,假寐起来。

睡着睡着忽然眼前一亮,孙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来到了轮回宿舍的走廊里。

他掐了一下自己,不疼,在做梦。

那个突然消失的超能力又回来了。他在做预知梦。

他看到别人笑闹着从他身边经过,穿着毛衣,看起来是冬天了。

孙翔在楼道口找到了未来的自己,并跟着他一起上楼。未来的自己看起来有点郁闷,正和人打着电话,听声音似乎是吕泊远。

“你盐水吊的怎么样?”自己问。

对方说了什么他听不清,只看见自己挂了电话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七楼。

对面周泽楷的套间门紧闭着,似乎也不在。

自己掏出钥匙,正要开门,门却突然从里面被拉开了。

轮回的选手们正挤在里面,为首的杜明和吴启正在门口拉响炮。大家齐齐喊了一句,翔哥生日快乐。

吴启的响炮炸开了,而杜明还在那里扯线头。

未来的自己愣了一下,笑起来。他指着吕泊远说,你不是说你生病了吗!

吕泊远无辜道:“翔哥我错了,但我给你拿蛋糕去了,你就原谅我吧。”

周泽楷被挤在最后头,转悠半天也挤不过来。

江波涛走过来搂住未来的孙翔的肩膀,笑道:“寿星切个蛋糕吧。”

“你们什么时候搞的?我怎么都不知道!”未来的自己气道。

于念抢着说,翔哥你不是吧,那天我在淘宝买拉花时被你看到了啊,我以为那时你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以为是给周泽楷的!!!”

周泽楷无辜眨眼。

“好了好了,关灯吹蜡烛了。”

“翔哥许个愿!”

“我知道翔哥要许什么愿。”

“你说啊,你说翔哥想要什么。”

“翔哥想买个按摩浴缸。”

“吕泊远你好污,这种东西自己向行政申请去!”

“卧槽翔哥也喜欢好吗?”

“什么按摩浴缸?”未来的自己问。

大家立刻起哄说吕泊远你看看你,少拿翔哥当挡箭牌。然后又说,队长呢,让翔哥的最佳搭档来讲句话。

自己和周泽楷是最佳搭档?门外的孙翔瞪大了眼睛。这是比眼前的景象更令他惊讶的事情。

他?和周泽楷?

那烂的要命的配合还能当最佳搭档???

周泽楷想了想,隔着一堆推不动的人群对孙翔说,生日快乐。

而未来的自己露出了一个get的表情。

然后有人关了灯。那个孙翔在大家的威逼利诱下,许了个要拿冠军的愿望。吴启说你怎么能把愿望讲出来呢。

自己就说,这是事实,不是愿望。

吕泊远高呼着翔哥霸气压了上来。接着是杜明、吴启,还有大家。

那个自己被压在下面几乎喘不过气来,但还是笑得很开心。

孙翔本想走过去看个仔细,无奈梦到这里就断了。他睁开眼睛,回到S市的夏天里来。

房间很安静,只剩下空调运作的呼呼声。孙翔从床上爬起来,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不知道那是发生在多久以后的事情,唯一肯定的是,他和周泽楷成了最佳拍档,而且他在轮回很开心。

他在轮回竟然会这么开心吗?孙翔努力回忆着从昨天起见到的每一个轮回人,可脑海中留下的竟只是自己烦躁的心情。

所以他并没有好好瞧过他的队友们不是吗?

周泽楷,孙翔开始努力搜索有关周泽楷的回忆。最后认为这个人蛮奇怪的。

江波涛有点像小事情,还不错。

吴启……不记得。

杜明也不记得。

吕泊远……孙翔抓头,吕泊远……

于是吕泊远来敲门了。

“那个,孙翔?我吃饭去了,要帮你带外卖吗?”

孙翔冲过去拉开门,对着吕泊远一通打量。

吕泊远一惊,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孙翔捉摸了半天,问:“你是不是喜欢按摩浴缸?”

吕泊远眼皮一跳,问:“翔哥是不是想去大保健啊?”

孙翔脸上一红,结巴道:“你说什么!”

“就是去按摩嘛。”吕泊远苍白地解释道。

孙翔的脸更红,气道:“你才去按摩呢!”

“卧槽,哥啊,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吕泊远也涨红了脸。

周泽楷从对门出来听到了对话,脸烧得耳朵都红了。憋了半天,来一句,不行。

吕泊远巨冤。

孙翔一看到周泽楷就想到梦里的那句最佳搭档,依旧十分莫名,横看竖看,凑近了仔细看都看不到一丁点影子啊?

周泽楷被他卡在墙角差点遭受壁咚,感到十分痛苦,抓耳挠腮不知哪里得罪了这位新队友。

“孙翔……”

“周……队长,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

“你想要个搭档吗?”

“想啊。”

“你不是已经很厉害了吗?”

“大家一起,会更厉害。”

“我和你好像不太搭。”孙翔质疑。

周泽楷尴尬道:“呃,会好的。”

“你怎么知道?”孙翔紧锁眉头。

周泽楷觉得真是没法沟通了啊?!

“嗯……”周泽楷绞尽脑汁想挤出一个回答来。

还好轮回最靠谱的人,方明华回来了。方明华一过来就被孙翔这气势吓了一跳,忙问吕泊远说,周泽楷怎么招惹孙翔了?

“不知道啊!可能是队长不批我们去按摩吧?”

方明华想你们关系挺好啊?都要去按摩了,那是谁喊我回来江湖救急给小青年搞路子的?

周泽楷急着用眼神示意方明华,你快过来呀!!!

方明华了解了下上下文,笑着把孙翔按到沙发上,指着周泽楷说:“小孙,你以为小周天生就是队长的吗?”

孙翔不解。

“我问你,你觉得小周厉害吗?”

孙翔也老实,点点头说,周泽楷是厉害。

“他这么厉害,刚开始当队长时也不顺哦。万事开头难嘛。”

“嗯。”周泽楷点头。

“小孙。”方明华笑意更重,“你觉得你和小周比,谁厉害?”

吕泊远心说老方你比副队还黑啊,这问题叫人怎么回答?结果孙翔还真的回答了,他说,反正我会成为最强的战法!

“那么,最强战法怎么可能连这点小挑战都克服不了呢?”

孙翔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他又看看周泽楷,一咬牙一低头,说:“周泽楷,拜托晚上继续陪我训练吧!”

“好。”周泽楷点头。

吕泊远掏出手机刷了下微信,举起来汇报,“副队刚刚帮你们把训练室预约好了,晚上可以去那边。”

“江波涛也会预言吗?”孙翔目瞪口呆。

吕泊远拍肩道:“习惯就好。等一下什么叫也,难道翔哥会预言?”

“会啊。”孙翔不以为然。

“艾玛,预一个我们听听。”

“我和周泽楷是最佳搭档。”孙翔皱眉道。

大家反笑,这算什么预言,这不是肯定会发生的事吗?

就算不是明天,那也会是后天,大后天,总有一天的事,毋庸置疑。

孙翔想,他是最强的战法,他的队伍是最强的队伍,没有什么挡得住他!


END



(这个轮回被我搞成了超能力俱乐部呢……

评论 ( 45 )
热度 ( 15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