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苍穹的法芙娜-Fortress

灵感来自木原音濑的《暑假》

即使时间进入四月,龙宫岛附近的海水依然凉的彻骨。早上带总士散步时一时兴起两人来了个短跑比赛,一路跑到海边,被浪花打湿了裤子。回去路上两人哆嗦个不停,被赶来接总士上学的真矢责备了一番。

 

“怎么一骑也跟着玩起来了……”真矢用毛巾狠狠揉着总士的头发。

 

一骑一边心虚地任她责备着,一边着手开火煮姜茶。

 

真矢对着总士幼稚的脸无奈道:“以前的皆城君多么稳重啊。”

 

一骑想,倒也不是,总士似乎是在自己弄伤他眼睛之后才变得寡言稳重起来的。在他们都很小的时候,他也曾是个和大家打成一团喜欢玩闹的孩子。

 

一想到总士身上所背负的命运与黑暗,一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所以这一次,一骑希望总士能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怎么胡闹玩耍都无所谓。至少当他再次面对自己的命运时,能不留遗憾。

 

对于真矢温柔的责备,总士一直乖巧地听着,至于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一骑就不知道了。即使总士变成了七八岁的小孩子,一骑依然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总士的脑袋可真了不得啊。一骑默默想。

 

 

之后真矢送总士去上学,一骑收拾了房间,出发去乐园。

 

现在乐园在来主操的强烈要求下分成了遛狗区和无狗区两部分。刚开始,两部分还被来主细心地分成了均等面积,然而甲洋选择无视那条三八线,任由巧克力在店里乱跑。来主气鼓鼓地朝一骑抱怨说,甲洋实在太过分了!为什么不能好好遵守约定呢!

 

一骑心说人家也没和你做过约定呀。

 

岛民们也不搭理来主的抗议。对他们而言,巧克力可谓是乐园的吉祥物,吉祥物想往哪儿跑就往哪儿跑。

 

于是来主的地盘逐渐缩小,最后被局限在角落里的一个沙发上。

 

巧克力在那里嗅了半天,甩甩尾巴,拒绝接近。

 

来主十分生气,抱膝坐在沙发上抗议了一整天,然而得不到任何同情。

 

“我要修正龙宫岛的法律!要求增加festum的合法权益!”来主愤愤道。

 

在大家的嘲笑声里,只有一骑对他表达了关心。一骑希望他快点吃完咖喱好让他洗盘子打烊。

 

“哇,只有一骑你对我好。”来主哽咽地扑向一骑。

 

小总士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爬上沙发,冷漠地挡在来主和一骑之间,阻止了来主那像软糖一样黏糊的拥抱。

 

“小孩子该睡觉了!”来主朝总士做鬼脸。

 

总士冷静地指出,你的实际年纪比我小。

 

“你也长得太快了吧!像怪物一样……”来主感叹。

 

小总士揪了揪来主的头发。

 

眼看他俩就要打起来,一骑连忙把总士拉开。

 

原本一直坐在远处默默围观他们的甲洋忽然笑出了声。来主非常惊奇,连连高呼,原来你会笑啊。

 

甲洋看着他,又恢复了脸部的平静。

 

“切!”来主扭头。

 

然后巧克力对着来主汪了一声。来主来了劲,盘腿坐在沙发上冲巧克力汪了回去。一硅一狗莫名其妙地吵了一架。

 

总士拉拉一骑的围裙表示,咱们还是回去睡觉吧。

 

 

四月中旬迎来了一整周的好天气。久违的东西坡海棒球对抗赛,在大人们的起哄下又被组织了起来。而且这次的规模远胜于往,甚至分成了小学组、高中组和成人组。

 

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的一骑收到了召集红纸,要求他必须代表西坡参战。一骑无力推脱,因为总士也受到了小学组的召唤。

 

“规则是什么呢?”总士一本正经地问道。

 

总士的运动能力和他的学习能力相比堪称普通。不过和一骑比起来,大家其实都挺普通的,毕竟有谁会在冰冷的海水里游个二十公里还不带喘气的啊!

 

东坡的人们绞尽脑汁想要否决一骑的参赛资格。

 

“一骑的身体不好!别逼他了!”甚至出现了这种看似温柔实则狡黠的劝阻。

 

然而什么也不能改变西坡人要让一骑秒杀全场的决心。一骑十分无奈,买菜时对着东坡的商户们连连摊手。

 

这种情形一直到周三时来主操毛遂自荐加入东坡的队伍后才有所缓解。自此之后东坡的岛民们终于直起了腰板,敢于在公开场合向人叫板了。

 

“我就说来主这小子一定行。你看他平时躲巧克力躲得多机灵啊,一定是跑野的好手。”

 

来主操一时间成为了东坡的明星兼秘密武器,十分自豪,耀武扬威,整天在甲洋面前闲逛,还企图抢占巧克力的地盘。

 

“你会打海棒球吗?”一骑十分纳闷。

 

“总士跟我说过呀!”

 

“可是总士自己也不会打海棒球啊。”一骑无法忘记自己昨天花了整整一晚上、动用了所有演讲技能,都没能向聪明的总士解释清海棒球规则。

 

“什么……”来主无比震惊。

 

“所以你要怎么参加比赛?而且你要参加哪组的比赛啊?”一骑提出了善意的问题。

 

甲洋又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

 

来主恼羞成怒,问甲洋说你有打过吗?不然你教我吧!

 

甲洋当然没有打过海棒球。那时因为翔子身体不好,为了照顾她的心情,甲洋和真矢从未参加过比赛,他们一直陪着翔子坐在岸边观战。

 

“规则的话,大概还是懂的。”甲洋说。

 

“教我嘛!”来主立刻说。

 

甲洋有点迷茫,扭头看了一骑一眼。一骑本来就琢磨着要带总士去海边练习一下,再加个来主或许会更开心一点。所以他很勇敢地邀请来主加入他们。

 

“甲洋一起来吗?”一骑问。

 

甲洋看起来有些意外,显然之前没把自己算进作战人员中。

 

“甲洋应该算东坡的吧?”总士解释道:“因为乐园在东坡,而甲洋是乐园的主人,所以应该算东坡队的。”

 

乐园的主人……甲洋细细念叨着这五个字。

 

“一起来玩吧,甲洋。”一骑再次邀请。

 

甲洋点点头。过一会儿,摸摸桌子,又拉拉头发,噌得站起来,走到一骑身边问要不要拖个地什么的。

 

“拖地?可以啊,我把椅子翻到桌上去。”

 

“我来翻就好了。”甲洋立刻卖力地翻起椅子。

 

 

周六一大早甲洋和来主就跑来一骑家了。一问两人都没吃早餐,一骑只得开火又做了两份。等史彦从陶室出来时看到这么多人不禁吓了一跳。

 

吃完饭,一骑去储物室里找道具。翻来翻去只找到一个快要散架的捕手手套,一骑又跑去问史彦家里还有没有备用的。史彦却无奈地说,你自那以后就不怎么玩这些游戏了。

 

一骑扭头问甲洋,甲洋也说家里没有。

 

甲洋一向没什么玩具,他早已接受这点。不知从何时起,他们这几个人愉快的童年和记忆一起消失在了时光之中。

 

那个不断梦见在黑色海洋中沉浮的一骑,那个独自躲在乐园外看书的甲洋,还有那个孤独地背负着世界黑暗的小小的总士……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会对过去的自己说什么呢?

 

可能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吧。

 

 

四个人从一骑家出来,朝远见医院走去。

 

真矢贡献出了自己的捕手手套,笑着说因为小时候常和姐姐还有翔子一起玩抛接球呀。

 

“翔子也一起玩?”

 

“嗯。”真矢温柔地笑了。

 

于是邀请了真矢过来当裁判。五个人特意选了一片很少有人经过的海岸,铺开塑料布,把行李扔到上面。

 

一骑做了一大堆三明治,来主嚷嚷着现在就要吃。

 

不一会儿真矢换了泳装出来,因为天还有些冷的关系,上身依然穿了运动服。她晃着两条白皙的腿在沙地上蹦了几下。

一开始太阳还躲在薄云后面,等男孩子们都换上泳裤之后,太阳便整个儿的冒了出来。深蓝色的海水被阳光一照,像是无数蓝宝石碎片连在了一块儿。

 

四个男生无一例外都是清瘦的身材。

 

来主身上的泳裤是甲洋初中时穿的,之前他一直在问能不能裸泳,然而大家都不理他,他也只好自讨没趣地把裤子穿上了。

 

做完热身运动,由甲洋讲解了游戏规则。一骑听着直感叹为什么甲洋的表达能力就那么完美呢。

 

一骑既不能做投手也不能做击球手,老老实实地跳进海里当一个外野。

 

投手和击球手由总士和来主轮流交换,而捕手则由甲洋担任。

 

来主的棒球天赋出人意料的好,一上手就掌握了变速球。就连真矢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说不定会成为一个棒球明星呢。”

 

“去大联盟吗?”

 

“什么是大联盟?”

 

“那是世界上最棒的棒球比赛。”

 

“世界?”

 

“过去,岛外的世界。”

 

一骑在令人战栗的海水中想到14岁那个无比渴望离开小岛去往世界的自己。希冀着外面的人、外面的房子、外面的生活,渡过无比黑暗的日子。一骑不知道当谎言揭穿之后,岛上的孩子们会想什么,是觉得无所谓,还是感到深深的失落。

 

总士在被嘲讽了五轮之后,终于用球棒击中了来主的投球。白色的小球被一股对孩子而言堪称怪力的力道击出老远。大家静静地看着小球落入水中,连一骑都没想到去捡。

 

他们跑回岸边,坐在塑料布上分享一骑的三明治。

 

“超好吃!”真矢毫不吝啬地赞叹道。

 

“真悠闲啊。“大家纷纷感叹,在塑料布上东倒西歪地躺下。云很多,不担心阳光太强烈。一骑闭着眼睛,仍由海风吹拂自己的面孔。

 

来主是精力最旺盛的人,他已彻底沉迷在投球之中,嚷嚷着还要再投一百个。一骑已经有点迷糊了,不想爬起来。总士和真矢自然也不可能陪他,于是这个重任只好落到甲洋头上。

 

两人跑远了点开始玩抛接球。刚开始甲洋漏接了几个,惹得来主不停地嘲笑。来主说,你是不是从来没玩过啊?

 

甲洋默不作声,以一个优美地姿势大力把球扔了回去。

 

刚巧砸在来主的脑袋上,害大家都笑了起来。两人斗上了法,不是想着要把球抛进对方的手套里,而是光想着看谁把球抛得更高。

 

直到某一次,来主的投球一路高飞,像白鸽似的跃入蓝天,再也没看到它掉下。

 

为什么天空这么美呢?一骑呆呆地想。

 

 

一骑所有的棒球都消失在了天空和大海中。终于感到一丝疲倦的来主抱膝坐在沙滩上,眼中映满了粉红色的晚霞。

 

“好美。”来主傻气地哭了起来。

 

“别哭了。”

 

“就是啊,别哭了。”

 

总士和一骑劝道。

 

“这是,这是生理反应!”来主哽咽着解释。

 

“回去吧。”真矢站在风中说。

 

今天很开心,下次再一起玩吧。来主这么说着,和甲洋一起向其余三人道别。真矢陪一骑和总士又走了一段路,然后在十字路口处与他们分别,转身去咲良家找她聊天。

 

最后只剩下一骑和总士拉着手往家里走去。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听见风和海的声音。

 

“晚饭吃煎秋刀鱼好吗?”走过半山腰时,一骑终于开口问。

 

“嗯。”总士点点头。

 

他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稚嫩,虽然早已接受他重生的事实,一骑仍感到不可思议。

 

“一骑,你害怕吗?”总士悄悄握紧了一骑的手掌。

 

恐惧清晰地传来,刹那间,一骑错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片黑色的海洋之中。

“害怕什么呢?”一骑望着沉入水中的夕阳,停下脚步。

 

“不知道。”总士紧紧握着一骑的手,“我觉得自己很悲伤,你、甲洋、真矢,大家都很悲伤。”

 

“那是因为我们失去了很多东西。”

 

“你害怕吗?”

 

“害怕啊,很害怕,每一天都在思考为什么自己活了下来,活下来的自己应该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祝福。总觉得如果不弄清楚的话,自己就像不存在一样。”

 

“一骑,你会消失吗?”

 

“会吧,总有一天这个世界都会消失。”

 

“我不要你消失。”

 

一骑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总士又问,那么我会消失吗?我是不是已经消失过一次了?现在的我还是一骑的总士吗?

 

“你永远是我的总士。”

 

“我想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过去的总士了。”总士固执地问。

 

一骑依旧拉着他的手,仿佛在思考明天的海棒球哪边会赢似的,说道:“变化的又不只是总士一人。大家都会变呀。”

 

“我是说,每一秒的总士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存在以前的总士和现在的总士。反正对我而言,总士就是总士,没什么好区别的。”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总士无奈道。

 

一骑笑了笑,说,但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一骑,我会消失吗?”总士问。

 

“不会。因为我会永远记得你。只要我还存在,你就不会是虚无。”

 

总士很久没有答话。直到星星都冒出来后,他才拉了拉一骑的衣服下摆,认真说:“我要快点长大。”

 

“嗯。”一骑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们沿着山路跑回家。灯火从窗口映出,像亿万繁星中的一颗。

 

独属于他们的一颗。

 

 

END

评论(8)
热度(188)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