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杀啦杀-木棉手帕

1.

吉树想从窗口溜出去,一只脚刚踏上窗框衣领就被人从后面揪住了。

他妈一手抄着菜刀一手抓着他笑得十分甜美,她说,不行哦吉树。

“为什么?我想跟朋友出去玩!”吉树嘴上抱怨着脚却乖乖收回来。他妈松开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来回揉着他的脑袋,“今天不行,要是你流子阿姨来时没看到你妈妈会很伤心的。”

“流子阿姨是谁啊,关我什么事啦。”吉树开始满地撒泼。

他妈根本不搭理他独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连菜刀都被她扔到一边双手捧脸浑身泛出粉红色的光芒。“哎呀,就是差点从你爸爸手里把妈妈抢走的女人哦。”

……

“流子真是个好女人呢。”吉树他妈,满舰饰真子这样说道。


2.

吉树是听着流子的故事长大的。

小时候让他妈给他念睡前故事,总是刚开了个头她就自己睡死过去,然后把她摇醒哭闹着一定要听完。那妈妈给你讲流子阿姨的故事吧。她笑着说。

故事里的女人好厉害,穿着性感的制服用武力征服了整所学院。不管是肌肉型还是智力型的对手,在她面前统统不堪一击。

真的有缠流子这个人吗?吉树向大家发出询问。

“流子大姐头嘛,身材可是一级棒的哟。”他舅舅满舰饰又郎,老大不小的人了,提起流子来还忍不住要掉口水。

“嗯嗯,小流子作为一个十六岁少女的确发育的很完美。”他外公满舰饰蔷薇蔵,老得头发都白了,依旧不知羞的说出了这种话。

“流子是个非常好的姑娘。”他外婆,总算正常了点,温柔地说道。“我记得那时真子跟流子特别要好,流子常常住到我们家来,简直跟另一个女儿一样。”

说的感情那么好,结果这么多年不是一次都没来过?吉树在心里抱怨了一句。

现在他被按在椅子里一边抖腿一边看他妈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把一坨不知是什么原料构成的材料扔进面包粉里裹好。他妈大声唱着跑调到没边的歌曲,她唱,不,亲爱的,我什么都不需要,只希望,都市的染缸不要带坏了你,你干干净净地回来吧~

窗外的阳光洒进杂乱的厨房里,他妈抱着铁盆欢快地跳着好像穿越了长长的时间隧道又回到过去变成一个小小的少女。吉树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点犯困,他趴在桌子上只见真子的影子在地板上忽长忽短跟精灵似的。


3.

满舰饰真子是个自来熟。

新来的转校生竟然是早上快迟到时遇见的把自己弟弟胖揍一顿的女生这种看起来跟她稍微有一点点关系的人当然不能够轻易放过。

坐我旁边吧,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流子。她亲热的指着自己旁边的位子。

也不是不可以啦。流子显然被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拎着书包坐下时还很有礼貌的小声说了一句以后请多多关照。

“嗯!”真子甜甜笑道。

不过流子可不是什么软萌的普通高中少女。才上到第三节课,校门外就传来了巨大的机车轰鸣声。

怎么回事?学生们在书本下偷偷交谈着。

流子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皱着眉头,铅笔在笔记本上指指点点似乎在为一道题发愁。真子则坐得端端正正看似在看黑板实则早就做起了白日梦。

“缠流子你给我出来!”

一个男人在楼下大喊道。

这下再也没人假装听课,大家全都涌到窗口一探究竟。只见楼下浩浩荡荡站着一排暴走族,大概有二十多个人,留着颜色各异的长发,手上缠着绷带,拖着球棒。

教导主任被推到一边战战兢兢地擦着汗不敢上前。

“缠流子!有种的就给我乖乖出来!”

“流子流子,有人在叫你哦。”真子好心提醒。

“嗯?”流子抬起头来往窗外扫了一眼。她一手叉腰一手抓了抓头发,“真烦人呐,看来不好好教训他们一顿是不行的了。”

“老师。”她推开桌子站起来,“我可以下去一趟吗?”

别去啊你想死吗?所有人都这么想。只有真子一人跳起来兴奋地说:“加油哦流子!”

“哦!”流子扭头看了真子一眼,给了她一个帅气的拇指。

之后流子的打架技巧震惊了所有人,当她轻松搞定暴走族们重新回到教室后所有人都静悄悄的看着她,她坐下,周围立刻空出一大片地来。

流子没说什么,好像习惯了这些一般。她翻开笔记本,上面的铅笔滚了下去。

“给。”真子捡起铅笔放到她桌上。她捧着脸对流子说,“流子你好帅哦。”

“你……”

“哎呀你的手受伤了!”真子抓过流子的手。

“擦伤而已啦没关系的。”流子说着想抽回手,但真子握得紧紧的丝毫不肯放松。

不行哦,受了伤一定要好好治疗。我爸爸是医生,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她说。

流子看着她突然觉得心脏跳得有点过快,脸上一红,微微低下头问,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真子拖着椅子同她更靠近一些,她歪着脑袋甜甜一笑,“我跟流子是好朋友嘛。”


4.

缠流子原先是不良少女。

当暴走族老大不容易,一个女人能当上暴走族老大就更不容易了。最厉害的是,流子竟然还称霸了整个街区。

“以前不懂事嘛,脾气比较暴躁,一不开心就打咯。”流子和真子靠在一起坐在桌前吃零食。

“但是流子好厉害。”

“嘛。”流子害羞的笑了,眼里却露出些小得意。真子眨巴着大眼睛瞧她,觉得特自豪。

“流子为什么转校到这里来了呢?”

“因为在原来的地方呆烦了。而且我也不想当不良少女了,爸爸死后我想一个人好好过日子。”

流子顿了顿随即垮下肩来,脸贴到桌面上沮丧地说,谁知道这里也一样,总有笨蛋跟过来找我打架……

“没关系没关系。流子会把他们全部打跑的,我相信你哦。”真子嘴里塞满了蛋糕,用脏兮兮的手摸着流子的头。

从来没人敢这么摸她,可如果是真子,流子却感觉很舒服,哪怕她的手再脏都是暖暖的。于是流子像只被揉舒服的猫长长的舒了口气闭上眼睛。


5.

跟所有恶俗的故事一样,英雄身边最亲近的那个人往往会受到威胁。

一伙暴走族绑架了真子。

流子只是去给她俩买个冰淇淋,回来时真子已经不在那里了。她的书包被扔在地上,上面夹了张纸条,指向某某仓库。流子想也没想直接就单枪匹马的冲过去。

她用球棍撬开卷帘门,背着光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喊:“把真子还给我。”

用真子的话来说就是这辈子都没见过流子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好像恶鬼一样。暴走族们自然是给她设好了陷阱,但流子不管不顾,哪怕流血受伤被揍到趴下都不肯停下。

爬也要爬过去。她的眼神是这样说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流子?真子被绑在柱子上忍不住想。

当流子再一次被球棍打趴下后真子大叫道:“逃吧流子!不要管我了!”

“你在胡说什么呀!”流子被人踩着后腰,额头上的鲜血渗进眼里,左半边脸也高高肿起,她说你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会抛下你不管呢?

“流子……”

“我们说好要在一起的啊。”流子对她笑了,夕阳照着她的脸庞好像一支纤细的玻璃花。于是真子再也不说别的了,她紧紧闭上眼睛用最大的声音喊道:“流子加油!!!!!!”

“哦。”流子鼓起所有力量挣脱开来挥出拳头,“不准对真子下手啊你们这群败类!”


6.

流子!!!

被救下后真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扑过去紧紧抱住流子。流子满身是伤被她这么一扑支持不住倒在地上,但也没放开手。她们抱在一起,像两只小小的动物,用各自的皮毛拱着对方。

真子把鼻涕蹭在流子的制服上不停地说流子是笨蛋,大笨蛋。

流子有点好笑问她我怎么笨了。

“万一流子死了怎么办?”真子哇哇大哭起来。

流子想笑,嘴角都翘起来了又突然觉得有点难过,她抿着嘴眼神温柔的注视着真子。她伸手重新抱紧她,慢慢在她背上安抚着,她在她耳边说笨蛋我怎么可能死呢。

“我是缠流子哦。”

“流子大笨蛋!呜呜呜呜。”

“哈哈,你要哭到什么时候啦。”

“以后我也要保护流子!”真子挣脱出她的怀抱,握紧了拳头狠狠道。

“哦!我们回家吧。”

“嗯。”

真子和流子牵着手一起走出去。仓库外停着流子的小绵羊,她拍拍后座叫真子坐上去。

“哇,真子第一次坐暴走族的后座唉。”

“笨蛋,这又不是机车,不过也是你的专属位置哦。”流子边说边给真子戴上头盔。

“我不会放手的。”真子甜蜜的搂着流子的腰,她把圆圆的脑袋抵在流子背后,那样温暖安心,好像整个世界塌下来都无所谓。

流子发动引擎,驶上公路。流子胳膊上缠着真子的木棉手帕,手帕飘啊飘啊,一直把夕阳跟烦恼统统抛在身后。没有终点,没有起始,她们就这样奔跑在公路上,真子突然松开了手高高举起,她说我最喜欢流子啦!

“哦!”流子笑起来,露出好看的牙齿。


7.

但终归是有分别的一天的。

流子要去外地,而真子要继续念大学。于是还是得分开。

“我不想跟流子分开嘛。”最后那一个月真子几乎天天都这么说。

她抓着流子的衣服,流子去哪儿她也跟着去哪儿。

流子在厨房烧水,她也那么贴着。要泡茶时抬不起手,流子便无奈的对她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放开我好不好?

“流子为什么非要跑去外地呢?”

“因为我也有要实现的梦想啊。”

“流子的梦想是什么?”

“先继承老爸的遗志吧。然后要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流子好帅!”

“是吧。”

“那真子也要努力!”真子勾起胳膊。

“哦。”

真子背着手一歪头绕到流子面前问,“流子以后回来看我吗?”

“会啊。”流子悄悄侧过头去,“我会来接你的。”

“嗯嗯。对啦,流子。”真子一闭眼,一仰头,嘴巴撅得高高的,“亲一个吧。”

“唉?!”流子顿时涨红了脸,话都说不利索,结结巴巴道,“你乱说什么啊。”

“不是乱说,如果流子不亲我的话我就来亲流子喽。流子~~~~~”

流子从睫毛下偷偷看着真子,对方仍旧闭着眼,撅嘴的模样傻气极了。流子也闭上眼,正过脸来快速在真子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MUA。

“嘿嘿。”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流子和真子大笑起来,两人笑着笑着都站不住,在地板上滚作了一团。流子流子,真子不停地喊着,在流子怀里蹭来蹭去。


8.

后来真子嫁了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和流子依然电话联系着,只是流子再没回来过。

真子每年都说流子你回来找我玩吧。

但流子总是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敷衍过去。直到这一年,吉树十岁,她终于说要回来看看了。

真子忙前忙后想要准备一桌大餐,结果弄到一半就累得在厨房地板上睡死过去。吉树像妈,一无聊便要睡,所以当流子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般场景。

母子俩睡得天昏地暗完全不在乎炉子上还炖着东西。

流子垂下正要敲门的手,她推门进去,在玄关把礼物放好,然后轻手轻脚的绕过吉树,进到厨房关掉炉子,俯下身,拍了拍真子的脸。

真子动动鼻子,破了一个气泡。

“真子。”流子单手托腮蹲在地上看她。

“流子。”睡梦中,真子傻傻应道。

“水开啦!”流子在她耳边大喊一句。

“水开了?!”真子立马跳起来。直到她发现根本没烧什么水才突然反应过来,她扭头,只见流子正站在那里。还是那么年轻,身材保养得超级好。

“流子!!!!!”真子猛扑过去。

流子张开双臂接住她,甩了个圈。真子叫嚷着,像过去一样把鼻涕蹭在流子衣服上。

“怎么这么吵啊?”被吵醒的吉树拖着步子走进厨房。

他妈看到他立刻从流子身上跳下来,她抓着吉树的手说,你看,这就是你流子阿姨,超帅的是吧。

“哟。”流子对吉树笑了笑。

吉树,在一身皮衣看起来超酷胸部又大的流子阿姨面前,可耻的脸红了。


9.

“再来一碗!”

“还有很多哦。”

吉树眼巴巴地看着流子把桌子上的食物一扫而光而且有把饭都全部吃光不给他留一粒米的趋势。他妈这时候也不罩着他了,哼着小曲儿眼睛滴溜溜的绕着流子转。

流子给他们讲她这些年来的经历。吉树越听越觉得厉害,这种由内而发的帅气真不愧是让舅舅都要喊一声大姐头的女人。

吃完饭,流子帮真子收拾了碗筷后便说要走。

“不住一夜吗?都这么晚了。”

“不了,我明天还要去静冈呢。”

“我们难得见一面……”

“对不起啊真子。我保证很快回来看你。”

“流子……”真子眼巴巴地看着她,只是现在她不会像树袋熊一般贴过来。

“对不起。”流子的手插在兜里,也没有伸出去去抱她。

“算啦,真子原谅你了!反正真子会一直等流子的!”真子说到这里终于甜甜地笑起来,还跟从前一模一样。

所以流子也跟以前一样,说了句,“哦!”


10.

流子坐在机车上戴头盔时看到吉树正从他房间里爬出来准备溜出去玩。

流子叫住他,“你一个小孩子这么晚跑出去做什么?”

“我去找朋友啦。”吉树说得理直气壮。

“别交不好的朋友哦。”

吉树做了个鬼脸。

这孩子……流子突然说,你知道吗你妈妈以前是喧嚣部部长哦。

喧嚣部是啥?

“就是打架部啦。”

“什么?!!!老妈?!!!打架?!!老妈以前是不良少女吗?”

“哈哈哈哈,她没跟你说过吗?你妈妈可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呢。”

就算是我,也打不过认真起来的真子。流子说这话时眼睛望着窗户,窗户里正在洗碗的真子感应到她的目光,举起一只沾满泡沫的手挥了挥,流子见了忍不住笑起来。

她笑得非常非常温柔。温柔到让吉树想起庙会时吃的棉花糖,粉粉软软,很甜,像云一样。

“喂,好好对你老妈。要是敢惹她哭的话我就回来把你胖揍一顿。”流子扔下这句话就骑车离开了。

黑暗中,吉树只能看见她系在机车上的一方手帕,雪白雪白,闪闪发光。



END

评论(2)
热度(29)
  1. 火锅酥罗密欧酱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KLK的同人啦!!!!有生之年能看到KLK的同人!!!KLK什么CP我都吃!
返回顶部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