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Free!-自从来到这里,雨一直下

宗介刚把护肩拿出来,梅雨季就降临了。

肩膀比高中时恢复许多,日常生活毫不影响,也就只有雨季难熬些要带上护肩保暖。

下雨不出海便闷在家里,午睡时竟然梦见小时候的自己和凛,两个人站在教室里忧愁地望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为什么宗介你不带伞?”凛有气无力地问他。

宗介答你干嘛不带。

“这下回不去了。”凛没有继续搭理宗介,反而趴到窗台上。窗子开着,时不时有几滴雨水溅到他脸上。

宗介拿出书本开始做作业。

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贵澄参加完部活回来时他俩还没离开。

“还不走?”贵澄有些惊讶。

“下大雨呢。”宗介替凛回答道。

“那我走啦。”

“你有伞?”

“要什么伞啊,跑回去。”贵澄做了个鬼脸,背上书包跑出门去。

凛羡慕地看着他的背影对宗介说,我们也走吧。

都等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宗介有些犹豫。

“看来今天不能去游泳了。”凛伸了个懒腰,将宗介前面的椅子翻转过来,坐下。

“你真的很喜欢游泳啊。”宗介用铅笔支着下巴。

“那当然啦。”凛把脸埋在胳膊里笑道,“宗介不是一样很喜欢嘛。”

“嗯,我喜欢赢。”

“笨蛋,游泳又不只有赢一件事。”

“但赢的感觉最好!”

“能赢当然好啦。”

两人一起笑起来。宗介想了想,把书一股脑的塞进书包里,对凛说,我们回去吧。

下雨呢……

你是女孩子吗?一点雨都淋不得?

凛立刻生气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拔高了嗓音喊,宗介你这家伙,刚刚明明是你不肯走的!

“我先走啦。”宗介装作平静地背上书包,走到教室门口一刹那突然拔腿就跑。凛叫了一声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扫进书包也跟着冲出去。

宗介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跟凛竞争,可事实上从凛转校之后他俩就没怎么比赛过了。他们是伙伴,决心和他一起游接力时宗介就下定了决心。不过总还是有些遗憾的,毕竟更希望他看到的是自己热情的正脸而不是可靠的背影。

宗介又没有那么成熟,如果可以,他还是想跟自己最重视的人一起挥洒汗水互相激励的。

睡醒了过一会儿给凛打电话,他还在国外训练,说过几天回来。宗介和他约好接机的时间,便挂了电话。起身去日历上画下个红圈,看一看,又加上一个凛字。


宗介开车去机场。外头雨还是没有停下,大厅里因为降温有点冷飕飕的。

可爱的地勤小姐似乎对宗介很感兴趣,走来走去好多次,眼神都没有离开过。宗介突然想起上周和江一起吃饭,席间对方一直在追问自己的感情问题。

“宗介哥,到底什么时候找女朋友呀。”江刚下班,穿着OL制服,难得的成熟优雅。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了?”宗介温和地笑道。

“别打岔呀!”江双手叉腰,大有不肯罢休的架势。

“凛呢?你怎么不去催他?”

“我催了!但是哥哥在国外,我鞭长莫及。真是的,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不知道照顾自己。”江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忧郁中,直到聚会结束还鼓着张脸。

出门后是御子柴哥哥来接的,对江好得简直有点可怕。宗介看着忍不住在心里心疼百百三十秒。

飞机延误了一小时,宗介靠发呆打发了。凛终于出来后宗介对他说要他一定请自己吃饭弥补。

“你这家伙……”凛先是一愣,随即轻笑起来,踢了踢宗介的小腿。

他和凛也有一年多没见,但分割的时光对他们而言好像并不存在。只是分开做各自的事罢了,转过头来又能毫无芥蒂的在一起。因为彼此都知道回去的路,所以没有太过担心。

宗介开车带凛回去。一路上两人都没什么话,凛似乎有点犯困,抵着车玻璃发呆。

等红灯的时候宗介问他准备留多久。

“一个星期吧,还有集训。”

“累吗?”

“还好。对了……”凛将手搭在宗介的肩膀上,“多谢你照顾我家里人了。”

“没什么。”宗介淡淡说。

“你又戴上护肩了?”凛皱起眉头。

“雨季嘛。”

“海上还好?”

“嗯。挺轻松的。”

“哎?”

宗介发动引擎,“改天带你出海好了。”

“好啊。”


宗介没想到凛第二天就跑来找他了。

“嗯?”

“不是你说要带我出海的吗?”凛也有些惊讶,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

“没想到你这么有行动力……”宗介轻笑起来。

凛脸上一红说你这家伙别太嚣张。

“走吧,带你出海看看。”宗介躲过他的飞踢,进屋收拾了下东西就出来了。

雨下小了,连绵的飘着,不需要打伞。宗介和凛并肩走着,宗介和他说些海上的趣闻,还说今年要多请几个帮工。

“嗯?”

“想去更远的地方。”

“这样啊……”凛若有所思道。

宗介微微笑着,带他去看自己的船,白色的船身,蓝色的船底,非常漂亮。凛的眼睛都发亮了,问:“你自己的船?”

“嗯,老爸把原来旧的那条卖了,加了点钱新买的。”

“真行啊你这家伙!”

“上去吧。”

凛点点头,兴奋地爬了上去,他跑上跑下玩了好一会儿才回到驾驶舱来。

其实渔船出海一次耗费挺大的,尤其是乘客只有两人还什么都不干。不过宗介管不了许多,开了引擎将船慢慢开出船坞。

他们驶出几海里便停了船任由其飘着。宗介从甲板下拿出鱼竿和钓箱交给凛。

凛挺无语的指指自己,宗介点点头,强忍住笑意替他穿了鱼饵。凛握着鱼竿左右不是,在甲板上晃了一周又坐回宗介身边。双腿一盘,把鱼竿随便一抛。

凛也不去管鱼竿,单手托腮问宗介怎么不用渔网。

宗介故意说因为你没经验帮不了忙,很危险。

“什么嘛。还想钓金枪鱼来着呢。”

“还不到时候呢。”宗介笑道。

凛看了他一会儿,欲言又止,垂下眼帘。海风吹着他鬓角的头发,遮住了侧脸。

他不是沉得住气的人,所以宗介问他想说什么。

“没什么。”凛把弄着鱼竿,“就是觉得你好像已经习惯了。”

习惯什么?习惯新的生活?习惯这种平静的人生?宗介也不清楚。他对凛说,这里是海。

“这是海,不是泳池。海是有自己的生命的。”

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是有这种模糊的感受罢了。游泳池里的水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闪闪发亮,然而汇聚到海洋之中却不过是一瓢之饮。这不是在说凛做的事是无价值的,不,恰恰相反,他很了不起,宗介羡慕他、为他高兴,因为他的人生是放大的,就如同闪光灯下的泳池,是被提炼而出的那一小部分。可是宗介却跟大多数人一起留在了这片海洋之中,那么他们的人生就是平淡无影的吗?宗介不想这样,也不认为是这样。

可是,又是怎样呢?

“你出海时遇到过鲨鱼吗?”

“远远地见到过几次,不过它们很聪明,不会靠近渔船。”

“唉……”

“话说有一次我跟爸爸还有其他人一起去远海的时候看到过虎鲸。”

“日本海有虎鲸?”

“靠近东海那边有。很大,很漂亮。它们的背是黑色的,肚子却是雪白的。”

凛突然笑起来他说宗介你很喜欢虎鲸吧?

“喜欢啊。”宗介微笑着侧过头看凛。两人视线相交,凛对他眯眼笑了一下。宗介正要回笑,却见他手里的钓线突然绷直了,赶紧喊凛收线,凛一惊,手忙脚乱差点把鱼竿甩出去,宗介冲过去握住他捏着鱼竿的手,这才镇定下来。

“慢慢收线,不要急。”宗介说。

“我知道啦。”凛的脸红了一下,大声争辩道。

凛钓上来的是一条石斑鱼,他很得意的亲自把鱼从鱼钩上弄下来。宗介说第一次海钓成功来拍张照纪念吧。凛听了害羞起来,别别扭扭地说不用了,但一旦面对镜头又笑得无比灿烂。

下午的时候雨变大了,宗介和凛躲到驾驶舱内聊天。说了一会儿只觉得船身摇晃得越来越剧烈,再抬头看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水汽透过缝隙挤进舱门,凛不安地问宗介,要紧吗?

“应该是撞上暴雨了。”宗介站起身,“果然还是不该冒险啊。”

“对不起,是我非要叫你出海的。”凛说。

“不,是我不好。”宗介从架子上取下雨衣套上,“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你去哪儿?外面太危险了……”凛站起身。

“没关系,我去检查一下甲板,很快回来。”宗介抓起手电筒,拉上兜帽冲了出去。

大雨像瀑布一样从天而降,不过比起雨,风更可怕。宗介不得不抓着船身才能迈开步子,他不是第一次在海上遇见暴风雨了,所以还算镇定,把事情一件一件小心处理完毕。当他要回去的时候船身突然猛烈地晃了一下,他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在他没来得及抓住任何东西前,船身被一个浪头侧面掀起,宗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甩了出去,在半空中时他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喊他,只是声音太小,下一秒就被灌入耳中的海水淹没了。

世界陷入一片漆黑。

起先五感被剥夺,只是一个劲儿的往下沉。然后渐渐感到胸口被海水从四面八方的挤压着,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求生的本能迫使宗介用力舞动手臂,双腿下蹬努力上游。好不容易浮出水面,才刚吸了一口气,另一个浪头打来,瞬间又将他淹没。

宗介一次又一次的上游,可是海水却像海妖的头发一般缠绕着他拼命将他往下扯。双脚一点都使不上劲,手也抓不到任何东西,仅靠自身的浮力根本无法抵挡浪潮。

宗介感到极端恐惧,无论他多用力的将水划开,他也只是不断下沉。

水好可怕。宗介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肌肉很快变得酸痛,再难抬起手臂或是驱动小腿。在黑暗之中他突然想起肩伤越来越严重的那段日子。也是这样惶恐,也是这样深陷水中,无法自由的游动,仿佛是被失去鱼鳍的虎鲸,在水中失去方向无法自已,只能慢慢等待死亡。

宗介很害怕。他不愿认输,不肯放弃,可他又真的很害怕,所以他忘记了所有游泳的技巧,像旱鸭子一样胡乱的挣扎着,直到海水彻底将他吞没。

为什么呢?为什么是他呢?

宗介不是没有在心中抱怨过。为什么他这样拼命努力换来的不是成功却是阻止了他所有梦想的伤病呢?为什么他不可以像凛那样在舞台上绽放自己的光芒,不能同他一起竞技,让生命最大限度的展现光芒呢?

这种失落与海水一起缠绕着他,演变成一种默认的、不再挣扎的绝望。

宗介放弃了。他任由自己下沉,他呆呆的望着海面上方的那片黑暗,放松了身体。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了身边水流的细微变化,一小群鱼从他身边穿梭而过。它们灵巧的摆动着尾巴,用极富技巧性的游法,避开暗藏的漩涡,顺应着水流朝前游去。水对于它们来说非但不可怕,反而是推进它们前进的动能。它们在水里,自由自在,不受束缚。

鱼贴着宗介而过的时候他仿佛能感受到它们的力量,甩尾、破水、向前,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多余。

多漂亮的泳姿啊。宗介想。

他放松了身体,用皮肤去感受水的流向,然后轻轻蹬着水,利用腰部的力量调整着自己的方向,使自己尽可能的贴合水流。

一瞬间,水不再和他作对了。水包裹着他,将他向前推送。

宗介抬起手臂,强有力的肌肉正在等待爆发。他记起了曾经无比熟悉的动作,手臂向后,双腿曲起,一划,一蹬,上半身自然破水而出,如同破茧的蝴蝶,张开了翅膀。

他不再害怕,他本就是喜欢水的,虽然可能无法站在舞台上了,可水依然是水,游泳在哪里都一样是游泳,他对于这个梦想的本质未曾发生改变也没有被外因所剥夺。他,还是在游泳,还是要游泳,他游得非常好,就如真正的鱼一样,漂亮矫健。

他的人生曾经走到过谷底,但不代表就此结束。在泳池之外更有其他广阔的天空,经历过流泪努力的人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再轻易放弃。虽然此时此刻宗介依然说不出他今后的目标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这个目标的出现不再遥远,而且,一旦出现,这一次他再也不会错过。

他不害怕失败,他会顺应它、面对它、最后战胜它。

宗介向上游着,只见头顶的黑暗渐渐稀薄,在最后一次探身后,他终于冲破了海水,重新回到海面之上。灰亮的天空与咸湿的海风热烈迎接着他,他张开嘴,大口呼吸着。

“宗介!!!!!!!”凛的声音从右手边传来。宗介眯起眼睛,透过雨幕搜寻着。只见那家伙腰上绑着绳子,正在水中寻找着自己。

“凛!我在这里!”宗介用力大吼,可惜体力消耗太大,此刻声音已经发不太出了。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凛竟然奇迹般的听见了。他冲宗介挥挥手,然后一头扎入水中,像鲨一般迅速游来。

宗介艳羡又自豪的看着他美丽的泳姿,这就是凛,这样的凛的确应该在所有人眼前绽放光彩,想到这里忽然有种欣慰的笑意,简直无法克制。

“宗介!”凛满面焦急地游到他身边,本想骂他害自己差点吓死,可看到对方脸上诡异的笑容后,凛便默默拉起了人,一言不发地带着宗介往渔船方向游。

“凛!”宗介在他身后大声喊。

“干嘛!”凛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一张嘴,雨水便往里灌,他实在弄不明白宗介怎么变得这么奇怪,难道真是脑袋进水了?

“我还是很喜欢游泳。”

“什么?”

“我说……”宗介顿了顿,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喊道,“我说我喜欢你!”

“哈???????”凛转头看他,呆若木鸡。

“快游啊。”宗介没理他,自己游到前面。

凛愣了一会儿很快追上来,不依不饶地问,你这家伙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我忘了。”

“忘你个头。”

“哈哈哈哈,凛,你这样很可爱。”

“宗介!!!!!!!!!!”

宗介同凛一起在翻滚的大海中游着,无拘无束。


END

评论(10)
热度(164)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