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 罗密欧酱
Powered by LOFTER

阿卡姆骑士-In Secret We Met, In Silence I Grieve

好嘛,我知道自己琼瑶


他在蒙巴萨找到了Jason的踪迹。

黑帮、走私、药物交易……他的孩子自离开哥谭后就一直执着于追查这类案件。

Jason放弃了阿卡姆骑士的称号,转而管自己叫红头罩。他的踪迹遍布全球,并且从不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这使得Bruce几乎无法预测他的动向,每当他赶到某个地方时,Jason总是早已离开。

他就像野火,没有停歇的一刻。

Bruce知道自己必须找到他,他们必须要谈谈。

“他在追查黑面具在肯尼亚的一个制药基地。”Barbara在耳机那端轻声说道,“但似乎卷入了当地的帮派纷争……”

“他受伤了吗?”Bruce问。

“我不这么认为。在仅有的几个视频里他看起来很好。”Barbara回答得很快。

“我现在就出发去蒙巴萨。”

“祝你好运。”Barbara犹豫了一下,又说,“把他带回来,Bruce。”

然后她没有等Bruce回答,就切断了通讯。

她总是那么聪明,她知道在这件事上Bruce没法做出任何承诺。他们都很清楚,Jason受了伤,并且永远不可能恢复如初。其实他们也明白他们无法帮到他任何事,只是固执地期望他能回到大家身边,也许有一天,也许有一天……

谁知道呢。

最重要的是他得回来。


抵达蒙巴萨时已经是午夜三点了。

Bruce马不停蹄地换上制服投入夜色。东非温暖的夜晚与哥谭是两个极端,这儿没有刺骨的冷雨,只有湿润而腥咸的海风。Bruce穿过一个个陌生的屋顶,努力搜寻着红头罩的身影。

“我快冻死了。”Jason在他身后抱怨着。“我们几乎在雨里泡了一整晚,而且我的靴子里都是水!”

“耐心,罗宾。夜巡很快要结束了。”

“所以我干了一整晚的活,最后就得到一句耐心?”

“你想要我说什么?”Bruce叹了口气。

“说句辛苦了怎么样?”Jason越过他,一头扎进雨幕中。

他总是那么情绪化,Bruce暗自感叹,他想要享受,想要说俏皮话,想要在楼宇间自由自在地飞翔,就好像他天生就属于这里,好像这才是他的生存本能。

而这往往让Bruce焦躁得发疯,因为他们在做的事并不能被享受,他们得更小心、更警惕、更加心怀敬畏,而不是单纯地将此当成是一场充满竞争性的游戏。

可Jason的身上总有那么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Bruce害怕这种态度总有一天会伤害到别人,或是他自己。

“你对他太严苛了,他只是个孩子,孩子们总喜欢玩耍。”Alfred说。

“这不是给他玩刷的事。”

“又或许他只是很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我们所做的事很危险,稍有疏忽……”

“那就好好教导他。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还要多久,Alfred?”

“你不能一面觉得他成长太慢,一面又时刻将他拴在地上。”

“我只是很担心……”

“Jason是个好孩子,给他一点时间与信心。”

“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所以我才更害怕他受到伤害。”

“为什么不把这些话告诉他呢?如果你不说,他永远不会懂。”

他不需要懂,他只要听话,这样我就能保障他的安全。Bruce默默想。


Bruce停下脚步,稍稍平复了下逐渐变得急促的气息。他朝西方望去,只见黑色的海蛰伏在白色的沙滩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我把靴子的口给收紧了,这下雨就落不进去啦。”Jason欢快地从车窗滑进车厢。

他年轻的脸上带着明亮的笑意,像一只扑腾的鸟,闯进夜色。

他只是个孩子,Bruce想。


身后传来了轻柔的落地声。Bruce对那声音十分熟悉,因为只有经过他教导的孩子,才有这种本领。

红头罩就在距离他十米左右的地方,即便隔着面罩,Bruce也能感觉到对方的警惕。

“Jason。”Bruce开口道。

他没有动,而Jason也没有离开。

“我们得谈谈。”

Jason突然动了,他举起手里的钩枪,射中Bruce后方的砖墙,然后借力荡了过去。

Bruce的身体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就已经跟了上去。

他们在屋檐间飞跃、追逐,有几次Bruce甚至感觉到Jason在故意等他追上来。这激发了他久违的好胜心,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但这毕竟不是他的城市,所以在黎明来到前,他彻底失去了Jason的踪迹。

不过没有关系,现在Bruce很清楚,他会找到Jason的。


第二夜他没有遇到任何人。

到第三夜的时候,Bruce被卷入了一场帮派火拼。三方势力中只有他不具备充足的火力,再加上对地势的陌生,使得他落入了下风。

这场战斗拖得很长,也足够暴力。所幸Bruce具有足够多的经验与智谋,在蒙巴萨警方的配合下终于成功制服了大部分匪徒。

等警车离开之后Bruce才有机会确认自己的伤势。他的左臂和右肋都中了子弹,而右肋的出血情况尤为严重,简单的处理根本不起作用。Bruce不禁有些后悔没有把Alfred一起带来了。

他得找个诊所……

他跌跌撞撞地朝前走去,视线由于失血过多而变得愈发模糊。有什么东西绊了他一下,他猛地栽了下去。仅剩的力气随着这一跤彻底离去,他躺在蒙巴萨温热的地上,眼见黑暗与麻木像件斗篷朝自己兜头罩来。

“操。”

有人在他耳边快速咒骂着什么,但Bruce实在太累了,无法分辨那些词汇。

一只手按在了他的伤口上,Bruce本能地想要挣扎却被用力推回地面。

“别动。”这一回声音清晰地传进了Bruce的耳朵。

然后冰冷的刀锋划开了他的盔甲,止痛剂的药效袭来,令他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次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疼痛已经不再那么剧烈了。透过模糊的视野,他隐约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俯身望向他。

留下。Bruce的脑中只剩下这一个词。

然而那个身影却决定离开。

留下。Bruce在心中咆哮。

可是他失去了平时的气势与伪装,无法要求对方听从他的指令。他所能做的仅仅是伸出右手努力去够对方的手腕。

留下。他是那么的疲惫,他只想要他听他这么一次,仅此一次就好,不要离开。

“Jason。”Bruce闭上眼睛,无声地说道,留下。

那只手腕晃了晃,终究没有挣开。


“我告诉过你要听我的指令,你有哪个词听不懂吗?!”他愤怒地质问道。

然而Jason的声音比他还要大,他几乎在吼叫,“可是他伤了你!”

“你会让自己陷入危险!”

“你已经在危险当中了!你要我怎样?看着你去死吗?”

“我不会死。”

“去你的,你以为自己是超人吗?!”

“这不关你事。”

“好啊,现在你的生死不关我事了。”

“如果你能安静听我的指令也许我们的行动就不会总是一团糟。”

“你是在把这一切都怪在我头上吗?”

“为什么你就不能听我一次?”

“对不起,我被生出来可不是为了听人指挥当条哈巴狗的!”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其实这话出口时他就已经后悔了,可无论何时他都不是会收回自己话的人。

Jason的脸变得刷白,受伤的眼神像匕首似的捅进了Bruce的心脏。

他扔下手里的面具,转身就跑。

Bruce也转身面向屏幕,努力平复着自己胸中的怒火与疼痛。

为什么他就是不听自己的呢?


Bruce睁开双眼,看见白色的窗纱伴随着细碎的波涛声在风中轻轻舞动。

他默默看了一会儿,直到最后一点麻药劲过去。他的伤口被仔细缝合包扎好了,应该已无大碍。

“这是你第二次落到我身边了。”Jason说。

他坐在窗边的一把木椅上,没有带任何装备,红色的卫衣将上身每一寸皮肤盖得严严实实的。

这是Bruce在哥谭那次短暂的会面后第一次见到Jason的脸。那么苍白,那么疲倦。失去了疯狂与愤怒的支持,他的眉梢嘴角满是显而易见的痛苦痕迹。

Bruce的视线落到了他脸颊上那个J字型的伤疤。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对你做了什么?Bruce在心中不停地问。

察觉到他的目光后,Jason立刻扭过头,假装望向窗外面的海平线。

“你救了我。”Bruce说。

“我不是故意要救你的。”Jason耸耸肩。过了一会儿他又扭头看向Bruce,“你在想什么,一个人去招惹配有重型军火的蒙巴萨黑帮?你以为这儿还是你那个只会小打小闹的疯婆子哥谭?醒醒吧蝙蝠侠,这里才是真实世界。”

“那你呢?一个人去招惹蒙巴萨黑帮?”Bruce努力压抑住自己焦急的怒气。

“我有枪,而且我不怕死。”

“别跟我提那个字!”

“什么?死?你觉得我会在乎?”Jason冷笑了一声。

他到底怎么了?他的孩子到底伤得有多深?Bruce痛苦地想。他仔细打量着Jason,满眼只见到无尽的痛苦。Jason整个人的模样就像是痛苦实体后的剪影,他令Bruce感到寒冷与沉重,仿佛在最寒冷的冬夜被抛入水池,被死一般的冷水紧紧包裹、锁住。

“我来这儿是为了找你。”Bruce说。

“我知道。”Jason轻轻说。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闭上眼睛,“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找到我的。”

“跟我回去。”

“回哪儿?阿卡姆吗?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人把我关起来了。”他用食指敲了敲脸上的疤痕。

Bruce从没想过要将Jason投入阿卡姆,但他的确需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责任……

“听着。”Jason睁开眼睛,直视Bruce的双眼,“我不会跟你去任何地方。”

“你需要帮助。”

“我需要帮助很久了。”

“Jason……”

“我要出去一趟,希望等我回来时你已经走了。”

Jason说完便起身离开了,他没有关门,黑漆漆的门洞默然无声地回望着Bruce。


Bruce当然没有走。他在这间只有一个卧室和一个卫生间的小房子里绕了一圈,找到一本书、几份报纸,以及手枪和大量弹夹。

卫生间里摆放着许多药瓶,他仔细阅读了里面的说明,发现大部分都是用来镇痛的。

Jason很快就回来了,他对Bruce的执意逗留没做任何评论,就好像早就知道Bruce不会这么轻易离开似的。

他把没开封的水和食物放在桌上,然后重新坐回椅子上。


“Jason在哪儿?”他朝Alfred发问。

管家像是没听见似的,依旧慢条斯理地泡着茶。

“Alfred!”他不耐烦地低吼道。

“为什么您要在乎Jason少爷在哪儿呢?不是您让他离开的吗?”

“我没有叫他走。”Bruce心虚地说。

“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总之那些话在我和Jason少爷听来就是逐客令了。”

“我……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知道,Bruce少爷,成千上百种语言,我只听见您说了最残忍的那种。”

“现在你也要和我发脾气了吗?”

“我只瞧见一个人在这儿因为说错了话而发脾气。”

“他在哪儿,Alfred?他真的走了吗?”

“你想要他留在这儿做什么呢?如果你只想要服从,那就去挑个机器人。”

“看在老天的份上,Alfred,他是我的孩子,我当然要他留在这儿!”

“哈,这会儿您也知道Jason是你的孩子,而不是你从超市里买来的机器人了。”

“为什么你要给我难堪?”

“那你为什么要给Jason难堪呢?天知道那孩子只是想救你。”

“我不想他因为我受到伤害。”

“而你恰恰是这儿唯一伤害他的人。”

“我……”

“Bruce少爷,对于那些想帮我们的人,我们只要说谢谢就可以了。”

“我不能失去他,他是我的责任,是我的孩子。”

“你确定Jason知道你的想法吗?”Alfred的声音终于有所松动,他温柔地说,“因为在旁人看来,你只是在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推开。”

“我只是想要保护他。”

“而他也只是想保护你。那孩子爱你,Bruce,我知道你也爱他,可是不知怎么的,你们似乎都不理解对方的想法。”

“我该怎么做,Alfred?那孩子不像Dick,他太敏感又太过固执,我不知道要怎么与他相处……”

“何不从道歉做起呢?趁他还没绝望之前,先来到他身边。”


“对不起。”Bruce的声音回荡在窄小的房间中。

Jason从假寐中惊醒,脸色苍白地望向他。

“我很抱歉,Jason。”Bruce又说了一次。

Jason的眼中突然烧起了愤怒,就像在哥谭时那样,只是这一回不再炙热,反而多出一缕怨恨。

“为什么你要说这种话?”他咬着牙问。

为什么?Bruce愣住了。当然是为了自己没有救到他、找到他、保护好他,让他在小丑那个变态下受足折磨而悔恨。

“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Jason猛地站了起来,浑身颤抖。

“Jason,冷静。”

“不许你叫我冷静!”Jason几乎在吼。

“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看着我,还问我怎么了?”

“Jay……”

“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你是谁,可以站在这里同情我怜悯我,把我当成一条流浪狗来随意施舍好意。我压根就不需要你的狗屁道歉!操你的,操……”

Jason重重坐回椅子里,胸口痛苦地起伏着,“我他妈才不要当你成为耶稣路上的狗屁十字架。”

“我没有……”

“操你的,Bruce,在我回来之前你有想起过我吗?嗯?有想起过Jason Todd这个蠢货的点滴往事吗?”

“我当然想起过你,我一直在想你!”

“是啊,把我当成一个警示,告诉新来的孩子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不听话。又或者把我当成一份谈资,让别人安慰你、开导你,叫你往前看,然后你就可以不要那么自责!”

“那你想要我怎样呢?!”Bruce咆哮道,“难道要我把蝙蝠侠埋起来再也不出现吗?!”

“你至少可以为我默哀!”

“你怎么敢说我不为你默哀?!”Bruce痛苦地吼道,“我每时每刻都在为你默哀,为我没能保护好你而自责,为我让你孤独地死去而痛苦,如果可以让你回来,我愿意承受你所受到的一切折磨,哪怕是十倍,我都不在乎!”

“操你的……”Jason的声音颤抖个不停,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他从我身边夺走了你,你根本不懂这对我来说有多痛苦。”Bruce说。他没法忘记当他发现Jason失踪时的恐慌,没法忘记通讯器每次响起时的期待与失望,更无法忘记当他收到那盘小丑寄给他的录像带时的那种毁灭式的痛苦和绝望。

那比一切伤口都要疼痛,并且永远不会消失。

但是Bruce知道,他所受到的伤害远比不上Jason所承受的。他要怎么做才能安慰到他的孩子,才能稍稍减弱一些他体内的疼痛?

他该怎么做?Bruce多么希望有人可以告诉他。

“我恨你。”Jason轻声道,眼泪爬过他丑陋的疤痕,落进地里。


晚些时候下起了雨。

Jason蜷缩在他的椅子上,头埋在膝间,不停前后摇摆着。

“吃点东西。”Bruce看着桌上没有动过的食物袋。

“不吃,会吐。”Jason简短地说道。

“你不舒服?”

Jason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晃着身子。

又过了一会儿,他像是受不了似地轻轻呻吟了一声,然后用手臂紧紧地把自己圈起来。

Bruce忍不住站起身。

“别过来。”Jason依旧垂着头,用气声说。

在Bruce还小的时候,他常会梦见自己父母死去的场景。每当那时,Alfred就会躺到他身边,将他搂在怀里讲一些快乐的事来分散注意力。

现在,Bruce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笨拙地开口道:“还记得以前我和你吵架,你离家出走那次吗?”

Jason没有吱声。

Bruce继续说:“Alfred不肯告诉我你去了哪儿,所以我也对他发了脾气让他离开。”

Alfred优雅地向他鞠了一躬,然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里,花了不到十分钟,就收拾好行李重新回到厨房。

希望我回来时你已经冷静下来了。说完,他就离开了。

于是Bruce独自在厨房里又生了一小时的闷气。他在健身房花了三小时,又在书房呆了两小时,最后好不容易等到十点,才换上制服,开始夜巡。

当他在清晨五点回到蝙蝠洞时,没有一个人迎接他。他孤独地给自己做了份三明治,然后在电脑桌前吃光了它。

接着他睡觉、醒来,依然是一个人。

他们说他喜欢孤独,他也以为自己会喜欢孤独,但其实并不是这样。这个庄园,对一个人来说未免太大了些。

所以到第三天的时候,Bruce终于说服自己,给Alfred打了个电话。

“我已经冷静了。”他对自己的管家这么说道。有些心虚又有点害怕,唯恐对方再逼一步就要方寸大乱。

但Alfred毕竟是Alfred,他永远知道Bruce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他问,你有什么话要对Jason说的吗?

“告诉他,我说错了话,我希望他能回家。”

“很好,那么,Jason少爷说他也很抱歉,他下次会试着努力去听你的指令。”

“不是努力去听……”

Alfred适时切断了通讯。

无法想象三年前的他们有多么快乐与满足,就连争执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然而这所有美好的一切都已成泡影,在痛苦的现实面前毫无抵抗。

“我应该在一开始就让小丑杀了你。”Jason忽然说。

“你不是那种人。”Bruce摇摇头。

“为什么不?我连自己的父母都可以出卖。”

“他们虐待你。你们之间没有感情。”

“难道我们之间就有感情了吗?”Jason抬起头来,眼睛在月光下蓝得惊人。“为什么选择我?我是个小偷、混混、可以为了生存把父母卖给帮派的混蛋,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能够被拯救?”

“你救了我。”

“所以你只是在报恩?”

“一开始是,但后来……”

“后来什么?”

后来你成了我的孩子,和你在一起时我很开心。Bruce想。

“后来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潜质,我相信你可以变得更好。”

“如果你想我变好,你大可以把我丢在寄宿学校。在你作为蝙蝠侠跳上我的窗台之前,我已经过得很好了。”

也许这是我最大的错误。Bruce又想。

“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呢?”Jason问。

算什么?Bruce不明白Jason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什么叫你对我来说算什么?”

“除了你之外,我再也没相信过第二个人。在你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会一个人度过一生,不被任何人需要,也不需要任何人,我可以做任何事去换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对我来说,只要能安静地活着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去在乎别人的目光和生活。但你落到我身边,给了我另一种生活,是你说你想要我成为你的罗宾,也是你说你想要我成为你的养子。你让我第一次知道被需要是什么滋味,为了这,我也可以为你去死。”

“我愿意为你去死,Bruce。但你可以吗?如果是你被那个变态抓去,我绝不会放弃搜寻,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的尸体找到。”

“所以我一直在等你来,无论小丑怎么打我,我都相信你会来救我,因为你需要我,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可你始终没有来,于是我一遍遍问自己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呢?难道一直是我自作多情,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我,就像你不需要一条狗为你牺牲一样。” 

“不,我需要你,Jason。”

“你需要我什么?你很容易就能找到我的替代品。”

“Tim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那我呢,我对你来说是什么?”

“你是我的孩子。”Bruce无力地说着。

语言是那么苍白且贫瘠,他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Jason明白他对他有多么重要。

千万种语言,Bruce竟一种都说不出口。

“我不是任何人的孩子。”Jason哽咽道。“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跟我回去。”Bruce说。

“去哪儿?哥谭吗?我毁了那个地方,也毁了你,你永远不会原谅我了。”

他是那么脆弱,用手臂环抱着自己的样子根本就还是个孩子。

“我被毁了,Bruce,我回不去了。”透过泪水,Jason痛苦地说道。

“你被小丑洗脑了,那不是你。”

“是我!那就是我,Bruce,那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你痛苦,想要你和我一样从内而外的死去!”

“但我没有死,Jason,现在还来得及回头,让我帮你。”

“没人能帮我。”

“我会帮你的。”

“难道你就不明白,我永远也好不了了吗!”Jason喊道,“我不会好了!”

“那你想我怎么做呢?眼睁睁看你离开?!”

Jason扭过头,被眼泪打湿的侧脸在月光下泛着暗淡的光芒。

他短促的呼吸充斥着Bruce的耳膜,令他焦急得快要发疯。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头困兽,各种情感如铁壁般从四面八方朝他压来。他想要大叫,想要抓着Jason的胳膊命令他清醒过来,想要撕开一切语言的距离紧紧拥抱对方直到他不再颤抖不再悲伤。

但他始终站在原地,每当他想要靠近,Jason就会大喊大叫,这让他害怕犹疑,不敢再接近。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Bruce一遍遍地问着他,努力试图破解这道无解的难题。

告诉我,Jason,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趁他还没绝望之前,先来到他身边。”Alfred的话忽然在Bruce的耳边响起。

“Jason……”Bruce半跪在Jason身边,慢慢伸出手臂将他环在胸口。

他从没让自己的内心如此暴露过,可他也真是没有办法了。蝙蝠侠所掌握的一切技能在这里一无所用,此时此刻他仿佛又是那个跪在巷子里的男孩,整个世界只剩下无法描绘的汹涌情感。

他环抱着Jason,正如Jason环抱着自己。疲惫与不安像海浪般冲刷着他们,直到他们完全湿透,沉浸其中。

在这不久之前,Bruce曾以为他永远不会有机会拥抱Jason了,可现在他就在自己怀里,哪怕他变得冰冷、破碎,却依然存活着,这让Bruce感到无比脆弱。

“我很痛,Bruce。”Jason呜咽道。

“我在这儿,Jay。”

“哪里都好痛。”

“嘘,我来了,我在这儿。”Bruce轻轻抚摸着Jason的头发。

他有很多东西想告诉Jason。想告诉他他需要他,他觉得有Jason的陪伴很快乐,当他以为失去Jason的时候几乎无法呼吸。可是Bruce不知该怎么说,他只能一遍又一遍抚摸着Jason的后背,希望对方能明白。

“我好想你能爱我。”

Jason的声音是那么轻,仿佛落入沙子中的雨滴,Bruce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他不明白,难道他不是一直爱着Jason吗?

“我爱你,孩子。”

“不,不。”Jason不停地摇着头。

Bruce抬头朝外望去,只见蓝色的天和黑色的海,而那就是全部了。


Bruce是在海鸥的叫声中醒来的。房子里只剩他一人,而Jason早已离去。

他一定是被下了安眠药,所以才没听到任何动静。

Bruce慢慢坐起身,任由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后颈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接起闪烁个不停的通讯器。

“Alfred。”

“Bruce少爷,你在哪里?”

“蒙巴萨。别担心,我这就回来了。”

“Jason少爷呢?”

“他……走了。”

Alfred有一阵没有说话,Bruce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他只是觉得很累,很空。

“你还要继续去找他吗?”

“我会先回伦敦做些别的事。”

“他怎么样?”

“他很不好,Alfred,但是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也许……”Bruce握紧了拳头,“也许我们该给他一点时间一个人静一静。”

“我恨这一切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我也恨,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我只希望他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们抱着最美好的期望向前看吧,Bruce少爷。当Jason回来时,我们必须做他最强大的后盾。”

“Alfred……”

“Bruce少爷?”

“你……你知道我爱他吗?”Bruce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突然很怕知道答案。

我知道,我祈祷他也知道。最终,Alfred如此说道。


“Bruce少爷,我们回来了。”Alfred提着行李站在前厅喊道。

Jason站在他身后,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倔强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Bruce站在楼梯的倒数第二个台阶上,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揪着自己的西裤口袋。

“您有什么话要吩咐吗?”Alfred仰头问。

他和Jason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对方看了他一眼又故作夸张地移开了视线,幼稚地将目光钉死在大理石地砖上。

Bruce忽然觉得又气又好笑,但胸口却出奇的温暖。他说,欢迎回来,Alfred。

“还有你,Jason,欢迎回家。”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2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