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酱

所有文章禁止一切形式的非授权转载,禁止二次上传以供下载。

蝙蝠侠-My Emotions Are Blinding 2

8.

Damian像只小狗似的跟在Dick身后,Dick走一步他就走一步,Dick停下他也停下。

“怎么了?”Dick扭头看他。

Damian双手抱胸若有所思地扬起脑袋盯着Dick。

“怎么了,小D。”Dick耐心地问。

“上周三晚上你去哪儿了?”Damian发问。

“嗯?”

“你不在你的公寓里。”

“我出门了。”

“去哪儿?我把你常去的地方找了个遍都没看到你的身影。”

Damian来找他而他竟然不在,这让Dick的心里充满内疚,“我真抱歉,孩子,你找我有事吗?”

“不要用一个问题来回答一个问题!”Damian严厉地说。

“好吧,我上Jason那儿去了。”

“Todd?”

“嗯。”

“我注意到你们最近总是黏在一起。”

“呃……”Dick不太明白Damian的意思,所以他开了个玩笑,“我们没‘黏’在一起。”

“别转移话题。”

Dick叹了口气,“好吧,我承认,我们最近是走得近了些。但他是我的另一个弟弟,我的确该花些时间和他在一起。”

“他都当了你弟弟十几年了,你最近才想起来要和他一起玩?”

“我们也没玩,我们就聊聊天看看电影什么的。”

“Grayson。”

“好吧好吧,我承认之前我和Jason的确不太亲近,那是因为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面对他。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所以我想是时候和他翻开新篇章了。”

Damian仔细打量着他。对一个小孩来说,他的目光可够锐利的了,Dick忽然有些心虚。

最终,Damian移开了视线。

你和Todd很奇怪。他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留下一个莫名其妙又特别心虚的Dick。

我到底怎么了……Dick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到了周二的时候,住在Dick楼下的女孩儿终于鼓起勇气来约他出去了。他们经常会在楼梯上遇到,有一次她甚至把自己炖的牛肉分了一大半给Dick。她很好,很善良,换做以前Dick可能会答应和她约会,但不知怎的,现在的他却没法同意。

“你就这么拒绝了?”Jason在电话那边问。

好吧,他们终于由短信发展到了电话,Dick喜欢电话,他觉得打字太麻烦了。

“嗯。”

“你真是个残酷的男人。”

“我只是对感情负责。”

“啊?”Jason夸张地叫了一声,“我的耳朵没毛病吧。”

“闭嘴。”Dick脸上一热。

“Grayson,你真是我见过的脸皮最厚的人。”

“而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最难原谅人的人。”

“那B算什么?”

“拜托,B只是有点多疑。”

“你确定只是有一点?!”

Dick大笑起来,“你还记得Selina送给他的那篮小猫吗?”

“嗯。”

“B把它们带到蝙蝠洞做了全身检查。”

“什么?”

“嗯哼,每一只都做了。你能想象B抓着这些胡蹦乱跳到处乱跑的小猫做检查吗?”

“你录下来了吗?”

“没有,不让他发现我就够难的了。”

“我真希望我能亲眼见到那个场面。”Jason懊丧地说道。

“如果你经常来庄园的话还是有可能见到的。”Dick把公寓地板上的漫画书踢开,盘腿坐上沙发,“想听个秘密吗?”

“嗯?”

“其实B也在躲着你。”

“这算什么秘密。”Jason干巴巴地说。

一想到他脸上可能有的表情,Dick就忍不住想笑,“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躲着你吗?因为当你在他身边时他会比平时更焦躁。”

“为什么?我又做错什么了。”

“你什么都没做错。B焦躁是因为他紧张。”Bruce可能会为了这句话和Dick大吵一架。不过管他呢,这是事实,Jason应该知道。

Jason突然沉默了。

Dick继续说,如果你想让B不爽,那你应该多回庄园。

半晌Jason才开口,“这是你劝我回去的新花招吗?”

Dick爽朗地笑起来,“一半一半吧。”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让Bruce不爽。”Jason又说。

“嗯?”

“有些事情让大脑忘掉容易,但让心忘记却很难。”

“……呃,这是电影台词?”

“你怎么知道?”

“我不信你会对B说出这种肉麻的话。”

“呵呵,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

“你对他说什么肉麻话了?”

“告诉你就有鬼了。”

“那你刚才说的台词是哪部片子里的?”

“我才不会告诉你,这部片子我还挺喜欢的。”

“喜欢就拿来分享嘛。”

“不。不管是书、还是音乐、还是电影,只要拿出来分享,基本就是在毁它。”

“为什么?!”

“因为你无法预测你对面那个混蛋会怎么评价你心爱的东西。”

“我保证不黑它。”

“不。”

“拜托。”

“我绝对不会在你面前说它一个字。”

“想都别想。”

“你真小气。”

“告我啊。”

“你知道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会一直追问下去的对吧。”

“……”

这真是让Dick乐坏了,“我会不停不停不停地问你。”

“好吧,你赢了。那部片子叫《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名字好长啊。”

“你看看,这就开始评价了。”

“我错了我错了。”Dick笑道。“呃,Jason?”

“嗯?”

“我想在我的公寓里办个家庭聚会,你愿意来吗?”

“家庭聚会?”

“嗯,就只有B、Alfred、Tim、小D,还有你和我。”

Jason有一阵没有说话,Dick不安地抓了抓自己的脖子,又低头看向地板。

“谁做饭?”Jason突然问。

“我……?”Dick下意识回答。

Jason哼了一声,低声说道:“为了看你的好戏,我会过来的。”

在Dick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握着手机傻笑半天了。


9.

“每天都想着一个人是不是很怪?”

“嗯?”Dick的心脏莫名漏跳了一拍。他抬起头,看到Roy正在房间另一头和Wally说话。

“短信、电话,只要是她的消息都能让我一秒兴奋。更别提每周和她见面了,光是想到这事我就能开心好久。我觉得自己太病态了。”

Dick捏紧了手里的材料,努力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文字上。

“这叫害相思,亲爱的。”Wally一副过来人的语气。“你爱上她了。”

“啊?”Dick大声惊呼。

Roy和Wally一齐望向他,Roy的表情由惊讶瞬间转变为惊恐,眼睛里包含着各种情绪诸如尴尬、愤怒、伤心等等……Dick连忙站起身,劝慰道:“冷静,Roy,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谁。”

“Donna。”Roy可怜巴巴地说,“你该不会也深爱着她吧?”

“不不不。”Dick连忙否认,“不,我没有爱着Donna。当然我是爱着她……坐下,Roy,听我说,我爱她就像爱我自己的姐妹一样好吗?你尽管放心。”

“噢。”Roy干巴巴地说,他重新坐回沙发,努力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我还以为……”

“我没有。”Dick叹了口气,走到沙发前挨着他俩坐下。

“所以你爱上Donna了?”他问。

“嗯。”Roy点点头,试图把自己的脸藏在手掌里。Wally轻快地拍着他的胳膊,同情地说:“Roy简直为她疯狂。”

“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真了?我还以为你对她的迷恋是一时的。”Dick问。

“我不知道。某天醒来我就发现她已经深入我的生活了。我想和她聊天,想把有趣的东西第一时间分享给她,当她对着我笑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点亮了。”

不知为什么,Dick的眼前突然出现了Jason的身影。老实说就在Roy说话前一秒他还想摸出手机和Jason分享一下Roy的八卦……

他突然有点慌张,忙说:“但这也不代表你爱上她了对吧?你们可能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

“不,Dick。”Roy严肃道,“我可没整天想着你。所以我很确定,这不是友情。”

好吧,好吧,但他也没整天想着Jason不是吗?而且说真的,Jason可是他的兄弟!

“他都当了你弟弟十几年了,你最近才想起来要和他一起玩?”Damian的话像句邪恶的咒语萦绕在他的耳边。

不不不,绝不可能。他绝对绝对不可能对Jason抱有那方面的感情。

“Dick,怎么了?你看起来很苍白。”Wally推了他一把。

Dick像过了电似的弹了一下。

“你最近很奇怪。”Wally仔细研究着他的脸,“真的很奇怪。”

有时候Wally的直觉真是敏锐到令人害怕。

“你最近都不和我们一起出去,任务结束后也只窝在房间里发短信。而且你还开始看很久之前的爱情电影了。”

“不光是很久之前的,我还看了五十度黑呢!”Dick争辩道。

“说到这个,你是和谁去看的?”

“Jason。”话一出口Dick就后悔了。他看到Roy和Wally默默交换了个眼色。

“你和Jason从不亲近。”Roy说。

这让Dick有些恼火,事实上他认识Jason的时间远比Roy要久,他可不想看到Roy在这儿摆出一副他才是世界上最了解Jason的人的模样。是的,他们曾经组过队,但那又怎样呢?现在和Jason最亲近的人可是他,Dick。

所以他对Roy说,也许你还不够了解我俩。

“哇,这火药味是怎么回事。”Wally强行挤入他俩当中,“我们要为了Jason打架吗?”

“不。”Dick站起身,从容不迫地朝大门走去,“Jason是无辜的,犯不着把他拉进来。”


当然Dick后来很快和Roy和解了,但这事仍然在他心里留下了印记,现在他不得不认真思考起他和Jason之间的关系了。

他和Jason到底在做什么?

他之前也经历过很多感情,理应对此有诸多了解,然而理论是一回事,实战又是另一回事了。在爱情的战场上,Dick觉得动心比动脑更正确。

他无法总结Jason给他的感觉,他只知道当Jason的名字在他的手机屏幕上跳出来时整个世界都被打包扔到太平洋以外了。

现在,眼下,只有他,和Jason。

“嗨。”Jason在电话那头说。

“嗨。”Dick握紧了手机。

“开个门好吗,我差不多按了三分钟门铃了。”

“哦,马上。”

Dick差点忘了今天是他举办家庭派对的日子,他给Jason开了门,然后回到厨房,一脸迷茫地看着不知何时摆满整张料理台的食材们。

“你准备做什么吃的?”Jason熟门熟路地走了进来。他穿着他最喜欢的那件棕色的皮夹克,在脖子上围了一条红色的毛线围巾,有点短,尾端还镶了两个干瘪的毛线球。

Dick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

“很好,看来你发现我的围巾了。”Jason挑了下眉毛,把手里抱着的纸袋放到Dick的碗柜上。

“哪儿来的?”Dick觉得有些口干。

“Bizarro织的。”

“什么?”

“嗯哼。”Jason点点头,“我买了冰淇淋,你要趁着恶魔崽子没到之前先吃几口吗?”

Dick摇摇头,依旧盯着Jason。他把手腕露出来了,Dick着迷地盯着那一小段皮肤,心想,他以前有露出来过吗?

“喂喂?有人在家吗?”Jason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Dick赶紧收回目光,清了清嗓子。

“现在已经十点了,而你看起来根本还没开始动手做饭。”Jason已经把外套和围巾脱下了,现在里面就剩一件T恤,他的两条胳膊光溜溜得暴露在空气中。

“嗯……”Dick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不是发呆的时候,Dickie。”Jason碰了碰他的肩膀。Dick哆嗦了一下,天哪,Jason的手指真冷。

“你怎么了?”Jason瞪了他一眼,“该不会你已经放弃思考,不准备做饭了吧。”

“我……”

然而在Dick解释之前,Jason已经找到他的围裙穿在身上了。“好吧,看在我们最近相处的不错的份上,我就帮你做饭好了。”

为什么他的耳朵红了?Dick迷茫地想。

“你到底来不来帮忙?”Jason喊道。

“就来。”Dick赶紧洗了手,来到Jason身边。

“把这些切了。”Jason把一堆蔬菜推到Dick面前。

然而他没有把菜刀一起递给他。刀具都放在Jason的左侧,站在他右侧的Dick当然要越过他的身体去拿刀。空间有点小,他俩又靠得比较近,于是Dick的手很自然地碰到了Jason的小臂,肩膀擦过对方的锁骨,他能清晰感受到Jason身体所散发出的微薄热度,以及对方突然收紧的呼吸。

这一幕似曾相识……Dick努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直到他突然发现这一切曾在他和Jason一起看过的电影里发生过。

五十度黑。相爱的男女主角。

我的天哪……Dick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被扔了一个闪光弹,砰地一声,炸开了花。

“你好了吗?”Jason问。

Dick朝上看去,只见Jason的脸涨得通红,他的脸颊、耳朵、甚至是脖子都红成了一片。他从没意识到Jason是个如此敏感的人。

“我……”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自己弄吧,我出去一下。”Jason突然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Dick愣在原地,脑中反复播放着刚才的场景,他知道自己肯定错过了什么,他应该早就发现的……

Jason的笑声、突如其来的怒火、他的电影、音乐、他对情人节的抱怨,还有他涨的通红的脸……

天哪。Dick抓紧了胸口的衣服,天哪,天哪。

天哪!

Jason对他的感觉和他对Jason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不是兄弟或是朋友之间的感情,这是爱情,他爱上Jason了。

“Jason!”Dick冲出房门,在大门边找到了正要推门出去的Jason。他用身体挡住门洞,然后一脚把门带上。

“滚开,Dick。”Jason恼火地说。

“不。”

“我叫你走开。”

“没门。”

“你要干嘛!”Jason怒道。

威吓是Jason在惊慌时会做出的本能反应,这一招或许能唬住别人,有时甚至能让B沉默,但这从来不能够吓倒Dick Grayson。不,Dick才不会称了他的心意乖乖闭嘴或是让道。他们之间从来不是这种关系。

Dick上前一步,抓住Jason的手腕。他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接下来我要做件事,如果你不想的话可以推开好吗?”

“你……”

下一秒,Dick就用自己的嘴唇把Jason即将脱口的垃圾话堵了回去。天哪他从没发现Jason的唇形是多么适合接吻。他含住对方的下唇,轻轻噬咬着迫使Jason张开嘴巴好让他自己的舌头趁机滑入。

一开始,Jason没有任何动静,直到Dick加重了吮吸的力道才终于令他回过神来。他粗暴地回应着Dick的吻,试图掌握主权。然而在这方面Dick的经验远胜于他,他慢慢地引导着对方,一步步将他推向屋内。

当Jason的脊背碰到墙壁的时候他突然挣开了这个吻。他瞪着Dick,重重喘着气。

“Jay。”Dick还是觉得晕乎乎的,他低声呼唤着,希望对方能赶紧回到他的怀里,或是把他搂在怀里,管他呢。

“我不能和你做这个。”Jason说。

“为什么?”Dick朝他靠近,“你我都想要这个。”

“不。”Jason果断地推开他。

“我不能。”他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10.

Jason推开房门,轻手轻脚地把钥匙挂到墙上,然后走向自己的卧室。

“你回来的挺早?”Artemis的声音突然在客厅响起。

Jason眯眼望去,只见一个黑影正依靠在墙壁边。该死的,她干嘛老是要吓唬他?

“嗯。”Jason含糊地答应着。

“发生什么了?”Artemis朝他走来。

“没事。饭吃的有点快罢了。”

Artemis挑起眉毛,“你走了还不到两小时,你觉得我会信?”

“Bizarro呢?”

“公园。”

“噢。”

“你溜了?”

“没有。”

“我以为你很期待这次聚会。”

“我没有!”

“你到底是想像个录音机一样的继续说反话呢,还是想找人好好倾诉一下。”

Jason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管他呢,反正情况也不会更糟了。于是他说:“我吻了Dick。”

谁知Artemis竟然笑了,“那不是很好?你知道,有段时间我一直以为你是无性恋。”

“……”

“看什么?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和谁调情。”

“我和你调过情。”Jason严肃道。

Artemis冷笑一声,“你管那叫调情?”

在Artemis面前,Jason永远都找不到反驳的勇气,所以他只能无奈地看了对方一眼,继续自己的话题,“总之,我吻了我兄弟。”

“所以呢?”

“你没听见吗?我说,我亲了我的兄弟。”Jason抓狂道。

“我不知道你在这儿疯什么,据我所知,你跟他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他充其量只是你的前辈。”Artemis漫不经心地梳理着她那长得不可思议的辫子。

Jason看着她,仿佛她是世界上最奇怪的生物。

“看什么?”Artemis挑起眉毛。

“这可不是蝙蝠老爹和夜翼大哥一直告诉我的。”Jason坏脾气地说道。

“就好像你有听过他们的话似的。”Artemis说。

这话有点道理。Jason在心里点了点头。

“我这么说会不会让你好受点,”Artemis看着他,“我的族人们一直管彼此叫姐妹,而这并不能阻止她们互相亲吻。”

“……你知道吗,我真的特别不想知道你们在‘天堂岛’上干的事儿。”

“别那么害羞,小家伙。”Artemis堪称怜爱地拍了拍Jason的肩膀。

“走开。”Jason气愤地甩开她的手。

“那么你喜欢他吗?Dick?你是因为性冲动吻了他,还是因为你真的想吻他所以才吻的?”

“我不知道。”Jason不想承认他的嘴唇还因为那个吻而热辣辣的,“是他先吻我的。”

“好吧,至少我们知道他挺喜欢你。”

“你不了解Dick,他是个接吻高手,他可以和任何人接吻。”

“怎么,我们现在要开始演BJ单身情人那套了吗?Hugh Grant怎么会爱上我这个胖姑娘?”

“为什么老是把Dick和Hugh Grant放在一起说,他俩一点都不像……”Jason突然住口,惊讶地看着Artemis,“等等,你竟然看BJ单身日记。”

“我用你的Netfilx账号看的。”

“……”

“所以到底是哪个?你到底为什么回吻他,如果我是你,我会一拳揍到他脸上去。”

“是啊,我还挺想看那个场面的。”Jason干巴巴地说。

所以他对Dick是什么感觉?Jason只知道自己不讨厌对方,即使是他俩关系最糟糕的那段时间他都不讨厌他。他们无法理解对方,这没什么,Jason和很多人都互不理解。他会觉得Dick有时很恼人,却始终不认为他讨人厌。

很多时候他甚至会被对方的乐天主义逗乐,也会忍不住对此开几个玩笑把Dick弄得哑口无言。

他喜欢Dick着恼的表情,喜欢他用警告的语气念出他的名字,喜欢他的蓝眼睛终于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天哪,就当他是个受虐狂好了,谁知道Dick有多少朋友,要他注意到自己是有多难。

Jason喜欢Dick注意他。他不仅仅喜欢Dick对他生气,更喜欢他喜欢自己喜欢的电影,喜欢他被自己的笑话逗乐,喜欢他认真听他说话时眼睛里迸发出的光彩。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才让Jason越陷越深,竟然任由他俩的关系发展到了这一步。

老天,这可不是他想要的。Jason紧紧闭上眼睛,他不想爱上什么人,也不要别人爱他。

爱情很可怕。

“难道你以前没有爱上过什么人吗?”Artemis问。

“我不觉得我不具备爱的能力。”Jason摇摇头。他现在真的感觉糟糕透顶,胃里仿佛灌了七八杯冰水搅得他直犯恶心。

“这真是你说过的最谦虚的话了。”

“我是认真的。我不能爱什么人。”

“是你不能,还是你不想。”

“我不知道。”Jason掐着自己的双手,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不知道。”

操。发生这些事后叫他以后还怎么和Dick相处?为什么生活老要刁难他?

“别管这些了。把Bizarro叫回来做准备行吗?”Jason站起身,“我们今晚就出发去墨西哥。”


11.

Dick打不通Jason的电话。不论什么时候,他的电话永远不在服务区。Dick知道他和他的小队去墨西哥办事了,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就没时间接个电话不是吗?

Dick承认那个吻可能有点冲动,但他真的控制不住,他现在很确信自己真的爱上Jason了。光是想到这件事就让他心跳加速,想要释放荷尔蒙。

一夜之间他又变回了那个初尝恋爱滋味的青春期男孩,他只想拥抱着他的爱人,一直一直吻他直到他俩融化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Dick理解为什么那天Jason会拒绝自己,那的确发展的太快了,是Dick没有控制好节奏。所以他才急不可耐地想要和Jason谈谈,如果冷静下来的结果是Jason不爱他,他也可以接受,但不管怎样他都需要听他亲口说出,而不是用冷冰冰的语音信箱来回应他。

五天之后,就在Dick快忍不住跑去墨西哥的时候,他终于接到了Jason的电话。

“喂?Jason?”他紧紧握着手机。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边的声音是个女声,Artemis平静地问:“夜翼?”

Jason绝不会把自己的电话随便交给别人……Dick的心中闪过一丝不安,“Jason怎么了?”

“冷静,漂亮男孩。小家伙没事。”

“那为什么是你在给我打电话?”Dick尖锐地问。

“因为他喝醉了,我需要你来把他带走。”

“什么?”Dick愣住了。

Artemis无奈道:“你的预备男友喝醉了,你是准备任由我把他丢在酒吧呢还是赶紧过来接他。”

“我马上过来。”Dick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Artemis把酒吧地址发到了Dick手机上,他只用了二十分钟就赶到那儿。只见亚马逊人正站在路边用一条胳膊轻松地架着几乎站不稳的Jason。

Dick把机车停在一边匆匆朝他俩走去。

“他到底喝了多少?”Dick惊讶地问。他从没见过Jason醉酒,更加没见过他这样面色潮红安静地靠在什么人肩上。他不动声色地把人揽到自己怀里。

Artemis倒是无所谓,对甩开Jason这个大包袱这事感到十分乐意。她双手抱胸,看着Dick,“你和他喝过酒吗?”

“呃,喝过一两次,都是啤酒。”

“那么也许你该尝尝灌他烈一点的酒。三杯威士忌,不能再多了。”

“什么?”Dick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低头看了眼温顺地趴在他肩头的Jason,“你确定他只喝了三杯?”

Artemis耸了耸肩。

“好吧……”Dick感到Jason开始醒了,正企图挣开他的怀抱。“总之,谢谢你通知我。”

“没关系。我就是不想再被他吐一身。”

所以这情况到底发生多少次了……Dick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他把Jason扶正然后同Artemis道了别。

一离开Artemis的视线,Jason立刻变得不安分起来。Dick费了老大的劲才把机车头盔套到Jason的脑袋上。

“这不是我的头罩。”Jason大着舌头说。

“我猜咱们得将就一下了。”Dick跨上车,示意Jason坐到他身后。

Jason摇摇晃晃地站在原地,眯眼瞪他,“你是Dick Grayson。”

“嗯哼。”

“你怎么在这儿。”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我没有家。”

Dick叹气道:“不,你有。帮个忙赶紧上车好吗?”

“随便。”Jason撇撇嘴,坐到Dick身后。

“抱紧我。”Dick拉过对方的双手,贴到自己的腰上。喝醉之后的Jason倒是异常主动,直接将胸膛贴上Dick的后背。

这倒也不赖。Dick忍不住想。

他们回到Dick的公寓,把Jason抗上楼几乎是件不能完成的任务,但谁叫Dick是黄金男孩呢,最终他还是成功办到了。他让Jason自己靠在走廊上,转身去掏钥匙开门。

Jason在他身后低声喊他,“Dick。”

“嗯?”

“Richard。”

“嗯?”

Jason吃吃地笑了起来。

“哈哈,拿我的名字取笑我可太老套了。”Dick终于打开了门。

“多奇怪啊,几乎没多少人叫你Richard。”Jason醉眼朦胧地说。

“好吧,我觉得你喊我Richard的时候挺性感的。”Dick开了个玩笑。他拉起Jason的手,想把他带进房。

Jason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Dick被他推得往后连退几步,直到后腰碰到客厅里的沙发才停下。

现在,Jason正在他怀里,对着他的下巴吐出潮湿的热气。Dick低下头,只看见对方隐藏在浓密睫毛后湿润的仿佛是亚马逊石似的蓝眼睛。而这双眼睛里只有Dick一人的身影。

“你知道吗?”Jason打了个酒嗝,他傻笑着看着Dick,“你有一双特别特别特别蓝的眼睛。”

“是吗?”Dick压低了声音,手指情不自禁地摩挲着Jason的脸颊,“我也想说一样的话。”

“噢。”Jason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你真漂亮,Jay。”

“我打赌你对每个和你上床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我这么说只是因为我真的这样觉得。”Dick笑道,他把Jason搂得更紧一些,这下他俩几乎脸贴着脸了,“所以,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没信号。”Jason说。

“你用的可是韦恩特制的手机,你以为我真的会信你没信号?”

“那你想怎样?告我?跑去找蝙蝠老爹说我不接你电话?”

“哇,现在你管B叫老爹了吗?这是不是说咱俩还是兄弟?”

“滚蛋,我永远都不是你弟弟。”

“这点我能接受,只要你永远当我的小翅膀就行。”

“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把这么恶心的话说出口的。”

“就当这是我的超能力好了。”Dick厚脸皮地说。

Jason嗤之以鼻。

“Jason。”Dick把他稍稍拉开一些,好正视对方的眼睛,“我爱你。不管你醒来后是否记得,我都想对你说,我爱你。不是兄弟那种爱,是想要和你接吻上床永远在一起的爱。”

“我是不是听到上床两个字了?”Jason嘟哝道。

Dick轻笑起来,“没有,你大概听错了。”

Jason似乎又说了什么,Dick没有听清,他只知道下一秒Jason就趴在他肩上打起了呼噜。

“好吧。”他无奈地摸了摸对方的后脑勺,苦笑道:“以后我们得好好练练你的酒量了。”

他把Jason半拖半抱到床上,脱下对方的靴子和外套,没动裤子和T恤,因为他知道Jason在这方面有多龟毛。做完这一切后Dick也脱了衣服和鞋子躺倒Jason身边,他把落在Jason额头上的几缕头发拨开,看着对方因为这个动作微微皱起又慢慢松开的眉头。

Dick几乎快忘了如此简单的小事会令他有多么幸福和满足。他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Jason一起一伏的胸口,感到一阵暖意。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真是一件神奇的事。


12.

Jason在头疼中醒来。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被Bizarro当成核桃砸了七八下,连转动眼球都会感到一阵阵钝痛。他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意志力才成功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陌生却熟悉的房间,Jason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见过这地方。他慢慢侧过头,发现床头柜上有人好心地放了一杯水和两片阿司匹林。

Jason感激地嘟哝一声,抓起药片吃了。他又在床上坐了五分钟,这才感觉身体慢慢恢复了控制。

他注意到刚才的水杯下压了一张纸条,忽然有种不那么好的预感。

纸条上就一行字,“出门买东西,别走,我们得谈谈。Dick。”

噢……Jason倒回床上把脸埋进枕头。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自己正在Dick的卧室,躺在Dick的床上,把脸埋在Dick的枕头里。

操。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他的裤子和衣服都皱巴巴地吊在身上,也就是说他没有在喝醉之后铸成大错。但被Dick看到他的醉相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天知道他的嘴巴会替大脑做主说出什么倒霉话。

Jason去浴室洗了把脸,然后给Artemis打了电话。老天啊,他们是队友,他相信这个女人,而她竟然毫不犹豫地把他给卖了!

“昨晚过得愉快吗?”电话一接通,Artemis就忍着笑问。

Jason在心里给了她一根中指,“你竟然把我丢给Dick,你可真是个十佳队友啊。”

“怎么,难道他没有满足你?”

“老天爷,现在才是正午,你就不能不说下流话吗?”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懂你的意思。”

“说真的,Artemis,这过头了。”Jason抓了抓他已经乱得够呛的头发,“在我想清楚我和Dick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你不能把一个醉醺醺的我就这么丢给他!谁知道我会说出什么令人后悔的话。”

“所以你说了什么吗?又或是你做了什么?”

“没有!”Jason吼道,“据我所知我们什么都没做。”

“唔。”Artemis冷漠地回应道。

“但是,”Jason给自己倒了杯水,努力想让脸上的温度平静下来,“但是我记得Dick说了什么话。”

“嗯?”

“他说……他说他爱我什么的。”

“哇。”Artemis吹了记口哨。

“妈的,你的反应还能再烂点吗?”

“第一,我不是你的朋友。第二,我不是你的恋爱顾问。第三,下次你再这么和我说话我会一拳砸烂你的头罩,听见了吗?”

“……好吧。”被Artemis这么一呛,Jason体内的热度倒稍稍下去了些。但接下去Artemis又说了一句,“好了,现在我们至少知道Dick Grayson对你是什么感觉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你身上,小家伙,你到底对他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Jason下意识想这么回答,然而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不,你知道,你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对他什么感觉了。

他似乎一直对Dick抱有朦胧的好感,现在这颗感情的种子遇到了合适的时机和土壤,终于生根发芽。不管他想不想承认,但这所有的感觉都太好了,他无法不感到愉快。

“但是我不能……”Jason自语道。

“你到底喜欢他吗?”

“是,我喜欢Dick。”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但这不代表我能够爱他。”


“什么叫你不能爱我?”

Jason抬起头,正对上站在门口的Dick。电话那端的Artemis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切断了通讯。

Jason依然握着手机,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为什么你不能爱我?”Dick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些,哪怕他的心里已经刮起了狂风骤雨。他停在客厅边,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前一句还在说喜欢我。”

糟糕。为什么最坏的巧合总能让他碰上。

Dick还在原地看他,Jason觉得他就像个装了太多水的水球,随时都可能炸开。

可惜的是Jason从不是个知难而退的人。当情况坏到一定程度时他就会开启自爆模式,用最差劲的方式强行收尾。所以现在,他决定破罐破摔。

他对Dick说,你没听错,我不能爱你。

Dick露出了明显受伤的表情,但他仍在努力,“是因为我的关系吗?是因为我不能给你安全感?”

Jason摇摇头。

“那是为了什么?我发誓,Jay,我对你是认真的。”

Jason也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这跟你无关,是我的问题好吗?我不能爱你。”

“为什么?”Dick提高了音量,“看在老天的份上,就算你要拒绝我也该想个好点儿的理由!”

“这就是我的理由行吗?我不爱人,我不能爱人!”Jason站起身,想要离开。无名的怒火像蛛网似的紧紧缠燃着他,他只想回到一个人的时候,就让他一个人呆着,不会伤到任何人或是被任何人伤到。

可Dick不打算放他离开,他一把抓住Jason的手腕。Jason感到对方手上的力道,他明白Dick正在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这真的只能让他更生气。

“我吻了你,而你也回吻了我。”

“就当我是个被性欲冲昏脑子的混蛋好了。”Jason咬着牙道。他想挣开Dick的束缚,却被对方以更大的力道固定在原地。

他总忘了Dick疯起来有多可怕。

“你不是!”Dick大声道。

“你根本不了解我。”Jason说。他知道这话有多伤人,但他就是想伤害Dick。

“我了解你。”Dick不为所动,“我从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了解你了。”

“放屁。你那时只把我当成一个抢了你制服的小鬼!”

“我没有。我一直试图接近你,理解你。”Dick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Jason都不知道他还可以更用力,他觉得自己的手腕正在发出悲鸣,可他不准备妥协。他瞪着对方,吐出恶毒的话语:“尽管骗你自己去吧,Dick。打从第一眼起你就知道我是个混蛋,你知道我会伤了这家里每个人的心。所以你从来就没想着要和我亲近!”

“我没有……”

Jason看出了Dick眼中的动摇,这让他觉得又生气又可悲,如果不说这些话他还可以骗自己他和Dick的关系一直不错,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几乎不明白自己和Dick到底在干嘛,他们从来就看不顺眼对方不是吗?最疯狂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想杀死彼此,所以现在这种你爱我我爱你的游戏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可笑吗?

“你从没喜欢过我。”Jason说。

“不是的!”Dick终于回过神来,“我一直都试着去了解你,但是我没有机会,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直到最近,最近你终于允许我走近你了,你根本不明白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爱上你了,Jay,你让我爱上你了!”

“好吧,这只能证明你是个蠢货,竟然会爱上我这种人。”Jason冷漠地说。

“什么叫你这种人?你是我遇到过的人中最好……”

“操你的。你敢说我是个好人试试!我他妈不是好人,我是个混蛋,我是个能把一切搞砸的大蠢货!”

“你不是。”Dick的下颚绷得紧紧的,Jason已经很多年没见他这么生气了。

“我就是。”

“为什么你要这么说自己!”

“我乐意!”

“把话收回。”Dick警告道。

肾上腺素在血管里疯狂窜动,Jason上前一步,对着Dick的脸低声道:“滚蛋。现在,放开我,否则我发誓会把你揍到连Bruce都认不出你。”

Dick死死瞪着他。有那么一瞬间Jason以为他不会放手,然而下一秒,Dick的手就松开了,就好像他从没试图把Jason的手腕捏断似的。他若无其事地朝房里走去,看都没看Jason一眼。

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卧室后,Jason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发抖。他抓起扔在地上的外套,匆匆离开。


13.

操、操、操!

Jason快步走下楼梯。

他就知道自己会搞砸。而这一次他和Dick绝无可能和好。

为什么非要他遭受这一切呢?就让他安静地暗恋着Dick不行吗?放这他不管的话总有一天这种感觉会减淡,Dick都不用知道他曾经喜欢过他。他们依然可以正常说话,偶尔一起做做任务。可现在呢?Dick甚至都不愿意看他了!

他要怎么向B、向Alfred、向所有人解释这一切?

操。

Jason猛地拐进小巷,背靠墙壁闭上眼睛。他要冷静一下,不然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

“Jason?”

Jason惊得一哆嗦,转头望去,只见Tim正夹着台笔记本电脑站在小巷外。

“Tim?你他妈还能更吓人点吗?!”

“我已经叫了你很多声了。”Tim皱着眉朝他走来。“你在想什么,一点警惕性都没有。”

“滚开行吗,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说话。”

Tim眨了眨眼,并没有被他的态度吓退,“你和Dick吵架了?”

“操。”Jason掉头就走。

“你可以跟我谈谈的,我不会和任何人说。”Tim冲着他的背影喊。

“找别人八卦去!”Jason吼道。

“Dick也很生气。”Tim说。

Jason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停下脚步,“你说什么?”

“我说,”Tim来到他身边,“Dick也很生气。我本来是去找他商量事情的,结果他气到根本不想讲话,直接把我打发走了。”

“Dick把你赶走了?”Jason疑道。

Tim叹了口气,“称不上赶,但他的确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你知道Dick的,他一般不会这么对人。所以你俩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猜你这么愤怒地出现在他家楼下不会是个巧合。”

“好吧,如果他不想和你说话,那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幼稚。不觉得这种你追我赶的恋爱游戏对你们这样年龄的人来说已经不太适合了吗?”

“你刚刚他妈的说了什么?”

“Dick在追你?”

Jason愤怒地踢倒了墙边的垃圾桶。

“你拒绝了?”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Tim这么讨厌的人?Jason瞪着对方,打定主意要用眼神在他身上凿出个洞来。

然而Tim无所畏惧。他说,如果你想要我站在你这边,那就把事情经过都告诉我。

告诉Tim也没什么,这孩子口风很紧。有个声音在Jason的脑海里轻轻说道,而且如果他和Dick真的准备冷战十年的话,他的确需要一个站在他这边的盟军。

管他呢,事情还能怎么糟?!

“为什么你觉得我和Dick是那种关系?”他试探性地问。

“我是一个侦探好吗?而且你俩表现得不能更明显了。”

Jason又在心里骂了一句,他说,如果你真的够聪明的话就该明白Dick没有追我,他只是一时脑抽。

“你是这么对他说的吗?难怪他会生气。”Tim摇摇头。

“什么意思?”Jason问。

“他爱你。我已经很久没见他对谁这么认真了。”

“他只是太久没谈恋爱。”

“因为他之前一直和你在一起。”Tim一针见血地指出。

“这证明不了任何事。我们只是聊天而已。”

“这还不足以证明他对你的感觉有多真吗?”Tim耐心地说,“为什么你一直在否定Dick的感情?”

为什么?因为只有他说服自己Dick不爱他他才能说服自己不去爱Dick。

他不想爱上任何人。他已经在感情上崩溃过一次,绝不想再来第二次。

他还从没真正爱上过什么人,因此他并不知道自己可以爱到什么程度。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恐惧。

有一个故事是说一个士兵爱上了公主,他向公主表白,公主却对他说如果你能在我的阳台下连续守100个昼夜,无论风雨,我就以身相许。士兵当然答应,然而当他守到第99个夜晚的时候他却永远离开了。

Jason知道他为什么要走。因为他看到自己的爱有多深,如果他得不到回应的话他会他妈的疯掉。

Jason还没做好准备把自己的心交出去,或许他永远都没法准备完全。

“等一下。”Tim仔细研究着他的表情,好像在解一道该死的数学题似的,“你在害怕?你害怕和什么人确定关系。”

Jason没有吭声。

“Jason……”Tim的眼里带了点同情,不过更多的是理解,Jason猜自己已经是看到了这部分感情才没挥拳朝他脸上揍去。

“Jason,”Tim说,“害怕的不止你一个人。每个人都会有对爱情产生恐惧的时候,毕竟要和一个人交心

真的太难了,尤其是对我们这样的被害妄想患者而言,我完全理解。”

“你理解?”

“当然。而且……”Tim拍了拍Jason的肩膀,“我想Dick也很害怕。”

Jason一愣,“Dick在害怕?”

“拜托,你以为他爱上过多少人,而最后的结局又如何?”

“那也不都是他的错。”看看他在干嘛,他竟然在为Dick说话!

“这正是他为什么这么害怕的原因之一。他害怕搞糟你们的关系。”

Jason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他才不会弄糟,搞砸一切的人是我。”

“要我说,你俩简直半斤八两。”Tim笑了笑。“听着,我知道你对感情很当真,也可能相信着真爱,这当然很好,但是……但是也别看得太重好吗?”

“别太犹疑。别老想着等自己或是对方准备好,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对的时机。如果你不去尝试,你根本不会有遇见的可能。”

“也许我根本不想遇见什么人。”Jason说。说谎,有个声音在心里低声说。

Tim耸了耸肩,“尽管骗你自己去吧。Jason,你是个好人,Dick就更不用说了,你们俩都值得幸福。所以如果你俩真的觉得对方不错的话,就别错过了。”

“别老想着天长地久,想想现在。”

思考恰恰是他现在最不想要的事。Jason强迫自己把目光转向Tim的笔记本,“你到底在这儿干嘛?为什么抱着个电脑走来走去。”

“我最近在查一起案子,但遇到了瓶颈,我想也许通过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看整件事可以给我一些启发。”Tim回答。

“这案子够暴力吗?”

“呃,嗯……”

“很好,我会帮你。”

“你愿意帮我?”Tim惊讶道。

“没错。即使你对我说了一大堆恶心话,但我还是会帮你。我就是这么一个好人。”

Tim笑了起来,“去我家还是去你那儿?”

“你家。”Jason斩钉截铁道,“我可不想听Artemis的唠叨。”


14.

结果他们发现Tim的案子并不如想象的简单。有人走私了一批配备了重型火力的机器人进哥谭,而这帮蠢货竟然没发现这些所谓的机器人其实是一种外星生物。最后他们不得不召集了所有人手,还叫上了两位绿灯侠才勉强搞定。

过程中Jason从三楼摔了下去,不幸昏迷。等他再醒来时大战已经结束,只有Alfred坐在他的床边照看。

“以防你提问,我会先把情况简述一下。首先,你晕过去之后是Duke把你扛回来的。其次,你只昏迷了三小时,所以基本没错过什么战斗。最后,大家都来看过你了,之所以这儿只有我一个人是因为他们刚去洗澡和休息。”

“好的……”Jason努力消化着这些信息。

“你会没事的。”Alfred揉了揉Jason的头发,温柔地说:“你只是有些脑震荡,休息几天就会好。”

“抱歉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只要你们都安全,这些担心算不了什么。”Alfred对他笑道,“好吧,既然你醒了,那我该去看看Richard少爷了。”

“Dick?”Jason心中闪过一丝不安,“他怎么了?”

“他的左腿骨折。我想他至少得在床上躺上一周了。”

“发生什么了?”Jason慌忙从床上坐起来。

“噢,你知道的,这儿摔一下,那儿摔一下,结果就骨折了。”

“严重吗?”

“你可以自己去确认一下。”Alfred冲他眨了下眼睛。

要不是Jason现在真的很慌乱,他也许就该为Alfred可能知道了他和Dick之间发生的事而担心。但他没有,他现在满脑子都是Dick。

他知道他们做的事很危险,但今晚是他第一次为Dick的生命感到担忧。各种可怕的想法在他的大脑里疯窜,他想象着Dick的眼睛,他笑起来时的酒窝,想起他们的最后的吵架,如果Dick发生了什么不幸,那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无法不把Dick看‘重’,对现在的他而言,Dick就是很重要。

他爱Dick,哪怕他依然毫无准备。


等Alfred离开后,Jason又强迫自己在床上多坐了三十分钟以确保Alfred已经从Dick的房间出来了才溜下床。

Dick的房间还亮着灯,他推门进去时看到对方正舒服地躺在床上看漫画。Dick的左腿打着石膏,不过瞧他脸上的神态,估计不算严重,Jason的心这才稍稍落地。

“Jason……”Dick一脸惊讶,忙把漫画扔到一边,“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以为我们分手了……”

分手……Jason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朝Dick走去,态度恶劣地纠正:“我们没有分手,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哦,对。”Dick清了下嗓子,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你的腿怎么样了,疼吗?”

“还好。你呢?我刚才来看你的时候你还没醒。”

“我没事。”

Jason把Dick的腿往一边推了推,自己坐上床。Dick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疑问。

“所以,我猜我欠你一个解释。”Jason看着墙壁说道。

“嗯?”Dick示意他往下说。

“我不讨厌你。”Jason做了个深呼吸,“事实上,我喜欢你。你懂的,想吻你那种喜欢。”

“好的……”Dick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朦胧的笑意,他坐直了些,身体朝Jason倾来。

“但是,这让我很害怕,你懂吗?”Jason固执地盯着墙,“我真的被吓坏了。我是说,我的确喜欢过一些人,但是仅仅是喜欢,我从没让他们走进过我的内心……所以……”

“Jay……”Dick握住了Jason的右手,他的声音很轻,像在说悄悄话似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吗?”

“嗯?”Jason终于把目光落到Dick的脸上。Dick在笑,但不是他惯常的那种灿烂的笑容,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又有点忧郁,Jason从未见过这样的他。

“我也很害怕。”他不自觉得收紧了那只握着Jason手背的手,“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们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就好像做空中飞人而底下却没有安全网一样,这让我很紧张。当你拒绝我、不肯相信我对你的感觉的时候,我……我真的很难过。”

“我很久没对人有这种感觉了,Jason,当你对我笑、和我说笑话的时候 我觉得全世界都被点亮了,而当你站在那儿冲我喊你不相信我喜欢你时……这令我心碎。”Dick慢慢说着,“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用思考自己应该用哪个身份,不用做Grayson,不用做夜翼,只是……做我自己。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这让我快乐,所以我想让你也一样快乐。”

“为什么是我?我简直不能更糟了。”Jason看着两人交叠的手。

“你不糟,你对我来说够好了。”

“才怪。”Jason做了个鬼脸。

Dick轻笑道:“是真的。你又不是没见过我最混的时候,我几乎把一个家伙打个半死然后绑到旗杆上。”

“严格意义上说,那会儿我还‘死’着,所以我没有看到。”

“拜托,我知道你有监视我。”

“你怎么能这么自恋?我才没有监视你。”

“好吧,那你一定跟踪我了,因为刚才我说出这事的时候你根本不惊讶。”

“这家里的人都这么讨厌吗?”Jason无奈道。

“我们都不完美。”Dick说,“我们甚至还伤害对方。但既然我们在最坏的时刻挺过来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你怎么知道未来不会比‘最坏’更坏?”

“说真的你真的认为有比我们试图杀死对方这种情况更坏的?”Dick笑道。

Jason叹了口气,“好吧,我认输。”

他看着Dick,“也许你现在被多巴胺迷住了大脑看不到我的缺点,但你总有一天会见识到的。你会觉得我很差劲。而我会对你感到厌倦,觉得被束缚,想要逃避。我知道这些,因为我经历过。”

“好的。”Dick说。

“好的?”Jason皱眉,“我说了那么多你就只有一句‘好的’?”

“啊?我以为你在说电影台词?”Dick慌道。

“什么台词?”

“呃,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哦,对……”

“看起来你也没那么真爱那部片子嘛。”

“闭嘴,我真爱的片子多了去了。”

“好吧,记得告诉我,我想和你一起看。”

“所以……”Jason小心地捏了捏Dick的手,“所以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吗?”

“对,如果你想的话。”Dick轻轻回握,“我想和你在一起。”

“好吧。”

“就只有一句‘好吧’?”

“都跟你说了,我是一个很戏剧化的人。”Jason得意道。

“嗯哼,我看出来了。”Dick微笑着伸开手臂。Jason瞪了他一眼,然后躺到他身边。

Jason问:“你觉得B知道我们的事吗?”

“我觉得什么都瞒不过他,不过既然他不说,那我们最好也不要说。”

“心机。”

“不,我只是比你们任何人都了解B而已。你知道在你出现之前我和他单独相处了多少年吗?”

“随便吧,大哥。”

“哇,你知道吗你叫我哥哥的时候有点性感,让我很想吻你。”

“你很变态,Grayson。”

“说真的,我可以吻你吗,因为我真的忍了很久了。”Dick故意露出一个很落寞的表情。

Jason响亮地哼了一声,翻身覆上Dick的身体,他低下头,贴着对方的嘴唇低声道:“闭嘴,Dick。”

Dick笑着抬起一只手,扶住Jason的下巴,吻了上去。


END

评论(18)
热度(540)

© 罗密欧酱 | Powered by LOFTER